第一二五一章 重逢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1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哦?”钱桉和郑亨惊奇的看着宝音,没想到她会是这个态度。

“怎么……”宝音面现淡淡的讥讽道:“朝廷不是已经对他动手了吗,莫非你们以为我会蠢到,连这都看不明白?”

“不会不会,殿下误会了。”钱桉连忙摆手道:“我们不是吃惊,殿下知道朝廷对王贤的态度,而是……”顿一顿,他赔笑道:“我们是没想到,殿下会如此深明大义。”

“深明大义……”宝音脸上的讥讽意味更浓道:“莫非我还有的选不成?”

“殿下哪里话……”钱桉和郑亨讪讪笑起来,心下却是大定。不错,只要宝音不昏头,就知道和王贤划清界限,是她保住地盘和族人的唯一出路。

“要干什么你们就直说吧,”宝音有些烦躁的一摆手,不耐道:“我没工夫陪你们拐弯抹角。”

“成,那我们就直说了。”钱桉看看郑亨,后者便闷声说道:“朝廷有旨,命我们不择手段也要阻止王贤犯边,然而他兵锋正盛,正面交锋恐怕讨不到便宜。”

“还有些自知之明……”宝音冷笑一声,刺的两人浑身难受。

“所以我们想,能不能请殿下相助,在接风酒宴上埋下伏兵,将他和他的党羽一网打尽!”郑亨咬牙说完,便死死盯着宝音。

“所谓擒贼先擒王,只要擒下王贤和他的党羽,他的军队就不足为虑了。”钱桉沉声补充道,说完,也死死盯着宝音。

“你们想让我来动手?!”宝音像听到天大的笑话一样,嗤笑一声道:“怎么说,他也是我名义上的男人,让我两不相帮也就罢了,你们竟还想让我亲自动手?!”

“殿下,那王贤肯定对我们十分戒备,只有您动手,他才会毫无防备啊!”钱桉劝说道。

“是啊殿下,要是让他离开大王城,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!”郑亨唱起了红脸道:“您和姓王的牵扯太深,只有亲手把他拿下,才能彻底和他划清界限,保住您的族人生活的这片土地!”

“合着说,我要是不答应,你们就要把我们博尔济吉特部撵出河套?”宝音把脸一冷道。

“我们当然也不想了,”钱桉渐渐掌握了上风,笑容侵犯性十足道:“可是等到朝廷平定了乱局,自然要秋后算账,到时候咱们就是想替殿下说话,都没有理由啊。”

“这么说,我还得谢谢你们了?”宝音哂笑一声道。

“殿下客气了,咱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啊。”郑亨也咧嘴笑起来,话里话外居然开始占宝音便宜了。

这也难怪,面对这位风华绝代的蒙古公主,没有几个男人不会想入非非,只不过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狗胆,敢流露出来罢了。

郑亨显然是自觉吃定了宝音。

宝音仿佛不以为意,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略一沉吟便淡淡道:“我最多帮你们把兵藏起来,你们还是得亲自动手。”

“这……”郑亨和钱桉对视一眼,宝音能答应到这种程度,已经超乎他们想象了。而且宝音不愿意亲自动手,正合他们的心意,要是用她的人埋伏在酒席上,两位钦差反而会担心,到时候会出什么变故。

这也算两人给宝音设下的一个小陷阱,要是她一口答应下来,两人肯定会警觉起来。

二位钦差又故作姿态和宝音扯皮一番,在彻底激怒她之前,终于同意由宝音来提供场地和条件,然后他们亲自动手。

许是感觉太过顺利,临了时,钱桉不放心的又问一句:“殿下,您可想清楚了,这事定了就不能反悔了。”

“你们要是担心,就自己动手好了。”宝音冷淡道:“我等着看看,皇上能不能把我的族人撵出河套。”

“殿下别多心,我们半点不怀疑殿下。”钱桉和郑亨忙道:“其实谁都知道,天子已经容不下王贤了,殿下怎么可能让族人给他陪葬呢。”

“就是,夫妻本是同林鸟,大难来时各自飞,何况你们还不是夫妻。”郑亨则继续口花花道:“不过殿下放心,将来还有老夫呢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”钱桉都听不下去了,赶忙干咳两声,打断了郑亨的胡言乱语,拉着他告辞出去。

“你干嘛?”出去后,郑亨甩开钱桉的胳膊,不爽道:“拉着老夫干什么?”

“侯爷,慎言啊。咱们还指望她呢!”钱桉无可奈何的看着郑亨,心说:‘你的年纪都够给人当爷爷了,怎么就不知道害臊呢?’

“怕啥啊,她还能咋滴不成?”郑亨满不在乎的哼哼一声,便上马扬长而去。

钱桉皱眉看着郑亨的背影,摇头叹气好一会儿,才上了轿子离去……

七天后,斥候来报,王贤的大军已经到了距离大王城一百里处。

钱桉和郑亨再次找到宝音,和她敲定行动的细节。在确定了人员如何埋伏、到时如何动手之后,便到了最后一个问题,拿下王贤之后该怎么办?

钱桉的意思是,将王贤解送进京,郑亨却担心会生变故,两人正商议着,便听宝音冷冷说道:“抓都抓了,还留着干什么?自然是杀了利索……”

听了宝音这话,两位钦差竟齐齐打了个寒噤,心说这女人狠起来,真是比蛇蝎还毒……

最终,还是采取了宝音的意见,拿人之后,直接杀掉,以绝后患!

“没别的事,我就去迎他了。”宝音起身送客,准备出城迎接王贤。

“殿下留步,还有一事,”钱桉却冷不丁说道:“听闻您有一爱女,出城期间就由下官来照料吧。”这才是他的杀手锏,有宝音的独生女儿作人质,不怕她会出幺蛾子。

“就不劳上差费心了,”宝音却淡淡一笑道:“因为担心城中会出乱子,前日我便把小女送去公主城了。”公主城距离大王城一百余里,就是快马去接,也来不及了。

“这!”钱桉和郑亨愣了一下,没想到宝音居然还留这一手。前者脱口而出道:“那你就别去了。”

“我不去压着他的火,你不怕他二话不说就把你们砍了?”宝音轻蔑一笑道。

“我们又没得罪他,他砍我们干嘛?”郑亨和钱桉闻言一哆嗦,强笑道。

“没别的事,我便先出发了。”宝音便再不看两人一眼,径直出门,上马扬长而去。

“叫你不早说!”宝音一走,郑亨便气的直骂钱桉道:“这下好了吧,上哪去找人质去?”

“我怎么知道她会把女儿送走!”钱桉无奈道:“算了吧,今夜侯爷独自赴宴,我在军中留守,以备不测。”既然已经箭在弦上,自然不能因为一个小插曲就这么算了。

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钱桉点点头,闷声道:“不过咱俩换换,你去赴宴,老夫在营中留守。”

“您是上官,又是侯爵,于情于理都该您来出面。”钱桉一点都不想去冒这个险。

“就说老夫今日闹肚子,你替我出席就成了。”郑亨拿出那股子勋贵的横劲儿,不容商量的挥手道:“成了,别磨叽了,就这么定了!”

钱桉只好无奈的同意……

半日之后,宝音的队伍迎上了王贤的前军。

看着那名英姿飒爽的蒙古公主,在若干女兵的簇拥下疾驰军前,一路上一直沉闷压抑的队伍,终于有了些活跃的气息。

将士们自动让开一条去路,兴奋的在路旁瞧着这位大名鼎鼎的草原明珠,纷纷向她恭敬的行礼致敬。宝音也十分和气的向他们致意,在斥候的引导下,向王贤的中军一路行去。

待宝音行远了,将士们便议论纷纷起来。

“宝音夫人可真漂亮啊,只有咱们元帅才能配得上!”

“是啊,元帅真是好福气……”

“听说元帅和宝音夫人是不打不相识,也不知当时是谁赢了谁?”

“谁赢谁输有关系吗?”

将士们嘻嘻哈哈笑成一团,倒把那份肃杀的气氛冲淡了不少。

宝音骑在马上,又行出数里,便见王贤一身戎装,骑在一匹通体雪白的骏马上,正朝自己疾驰而来。

看到这一幕,泪水登时模糊了这位坚强勇敢的蒙古公主的双眼。视线迷蒙间,便见王贤疾驰到她的身前,伸出手臂便把她从马背上打横抱了过来。

宝音惊呼一声,已经落进了王贤坚实的臂弯中,然后被他紧紧的搂在了怀里。宝音的娇躯变得柔软无比,她紧紧靠在王贤怀里,听着王贤有力的心跳,使劲闭上了眼睛,泪水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,噼里啪啦落了下来。

看到这一幕,漫山遍野的将士们登时起哄开了,不知谁挑的头,成千上万人一起大喊道:“亲一个,亲一个!”

王贤痴痴的盯着怀里的佳人,看她泪如雨下的样子,一颗心早就柔软无比,伸手为宝音摘掉泪水,呵斥他的部下道:“瞎起哄!”

却换来将士们更大的起哄声,‘亲一个,亲一个!’的喊声愈发整齐高亢。

“亲就亲!”王贤尚在迟疑,宝音却仰起了头,只见她朱颜如雪,一双勾魂摄魄的大眼睛,满满都是化不开的情谊。

王贤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?低下头,重重的吻在了宝音滚烫的朱唇上。

宝音热烈的回应着,像是要把数月来的思念和担忧,还有那不足为外人道哉的闺怨,全都化入这一吻中。

将士们瞪大了眼睛,下一刻,欢呼声直冲云霄。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