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五零章 二位钦差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1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虽然宝音矢口否认,但两位钦差还是很清楚,一定是她放走了吴为等人。㈧㈠Δ中文Δ网W只是知道又怎样,这大王城乃是宝音的天下,他们还能咬她不成?

不过打那之后,宝音也再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,反而时常派人送酒送肉、犒赏大军,让两位钦差心里舒服了不少,暗道:‘看来她也知道胳膊拗不过大腿,不敢跟朝廷真的闹翻。’

在两位钦差看来,宝音放走吴为的举动,也就成了一时冲动之举……毕竟,王贤被罢官论罪、亲友故旧下狱,生了这么多事情,也没见宝音有什么过激的反应。显然这位蒙古公主,是很能认得清形势的,知道感情用事没有任何好处,保住自己的地盘和族人才是最重要的。

他们便打消了有所行动的念头,安心在大王城驻扎起来,等待朝廷进一步指示。至于吴为带走的那一万人马,随他去就是了,既无粮草又无援军,根本不需要朝廷讨伐,自己就会崩溃的。

谁知先于朝廷旨意到达的,却是王贤大军凯旋的消息,两位钦差登时吓掉了魂儿。

“胡说八道的吧!”武安侯像被蛰到了屁股一样,一蹦三尺高道:“这都能让他反败为胜,还有没有天理了?!”他们这些勋贵,都是被王贤收拾惨了的,但凡那货还有一丝东山再起的可能,他也决计不敢当这个出头鸟!

是太子殿下和辅大人拍着胸脯,反复保证这次王贤肯定完蛋,又对他许以公爵之位,这位老侯爷才又冒出头来,给朝廷当这个马前卒的。现在一听说王贤凯旋而归,老侯爷抹脖子上吊的心都有了。

“哎,这真是上天降下来祸乱大明的妖孽!”钱桉也是万分不可思议,但他是文官,圣人教诲在心,且并未切身领教过王贤的手段,所以比武安侯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将,反而更加沉着。“咱们这回,看来真要拼上一身豁,也得把姓王的给拖住了!”

“咱就是给千刀万剐了,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!”武安侯郑亨摇头连连,从听到这一噩耗的那刻起,他就只有一个心思,那就是赶紧有多远跑多远。“咱们赶紧撤吧!退回宣大去再说!”

“撤不了了,”钱桉乃是杨士奇的学生,联络朵颜部之事就是经他之手,对局势自然看的比武安侯清楚。真让王贤回到京城,就是他老师杨士奇的死期,他这个胁从也绝对跑不了。“侯爷,朝廷有严旨,咱们必须要硬抗王贤。”

“那就趁旨意还没到,赶紧闪人啊!”郑亨满脸惊慌道:“晚一步咱们就成了填坑的了!”

“晚了,旨意早就在了。”钱桉苦笑着摇头。

“怎么可能,咱们都才刚知道消息,传到京里最快也得两天,再回来,又是两三天,足够咱们赶回口内了。”郑亨说做就做,起身便要出去吩咐,紧急拔营。

“侯爷,你请留步。”钱桉却挡住郑亨的去路,缓缓从怀中掏出一卷黄绫,正色道:“请接旨吧。”

“什么?!”郑亨傻眼了,目瞪口呆的看着钱桉道:“什么时候来的旨意?我怎么不知道!”

“是出京之前,太子殿下密授下官的。”钱桉神情古怪、五味杂陈道:“说如果王贤真的率军回来,便宣读这条旨意,否则,就不用拿出来。”

“你就当没这回事儿吧!”郑亨急眼了,想要推开钱桉,夺路而出。

那边钱桉已经高声宣读起来:“着武安侯郑亨、兵部右侍郎钱桉,倘若王某率军回师,务必不择手段将其阻拦,倘若致其过大王城内犯,尔等以战败论处。倘若尔等临敌退却,则以临阵脱逃论处。”

武安侯登时僵在那里,原来打自己离京那天,逃生之路就已经被封死了……

“侯爷,咱们现在退是死,不战也是死,只能豁出去,搏一条生路了。”钱桉叹了口气,将旨意送到郑亨手中。

郑亨却畏如蛇蝎,猛地一缩手,任由那黄绫掉到地上,惊慌失措的摇头连连道:“那时殿下只当王贤率残兵败将而回,万万不会想到,他带着几万大军、挟大胜之威而归,并不是要我们以卵击石的!”

“侯爷觉着,这道理能在殿下那里说的通吗?”钱桉苦笑道。

郑亨登时颓然,情绪稍稍平复下来,他便明白了,不按照殿下的吩咐去做,全家老少都得跟自己遭殃。

沉默了好一会儿,武安侯缓缓的弯腰,捡起地上的黄绫。那轻飘飘的一尺黄布,武安侯拿在手中却感觉重如泰山。他佝偻着背转回身来,脚踩棉花一样走回帐中,一屁股坐下来。

见他已经认命,钱桉心下稍安,沉声为武安侯打气,更为自己壮胆道:“其实情况没那么糟,王贤的军队连番恶战、损失惨重,已是强弩之末,不能穿鲁缟。我们手中五万大军以逸待劳,胜算肯定还是在我们这边的!”

“放屁……”郑亨却没心情听钱桉在这里纸上谈兵,冷笑道:“王贤的大军接连消灭鞑靼和朵颜,兵锋之盛,天下无人可挡!就凭咱们手中这些酒囊饭袋,一个回合就会被杀的屁滚尿流!”

郑亨毕竟是排名前列的靖难功臣,虽然江湖越老胆子越小,但眼光和见识摆在那里,焉能不知自己的军队根本不会王贤的对手?

话说回来,他要是但凡有一点自信,也不至于吓得想拔腿就跑……

“哦,”钱桉虽然是兵部侍郎,但却是个一天都没上过战场的书生,听武安侯这样一说,登时也傻了眼:“难不成,天下就没有能挡住王贤的人了?”

“就算有,也绝对不是你我。”郑亨哼一声道:“把远在交趾的英国公召回来,嗯,还有黔国公也得一起,两人联手说不定还有点希望……”

“远水解不了近渴啊!”钱桉无奈道:“二位公爷一个远在安南,一个远在云南,等把他们调回来,黄花菜都凉了!”

“谁说不是?”郑亨苦着脸道:“罢了罢了,死就死吧,别连累了家小就成。”

“侯爷,咱们不能正面交锋,还可以想想别的办法嘛。”钱桉眉头一皱,计上心来道:“王贤的军队再厉害,要是没了他这个领头的,一样不攻自破!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郑亨不解的看着钱桉道。

“至少到现在,大家还都是一伙儿的,看看能不能利用他没防备,一举把这个大祸害拿下!”钱桉沉声说道:“这样咱们可就立大功了!”

“怎么可能,都到这地步了,姓王的能不防备咱们?”郑亨像看白痴一样瞧着钱桉,头都懒得摇道:“你这是什么狗屁主意。”

“王贤固然会防备咱们,”钱桉却不以为意的笑道:“但有个人他不会防备。”

“你是说……”郑亨愣了一下。

“不错!他绝对不会防备和顺长公主!”钱桉点头道:“只要我们能说动她帮忙,拿下王贤易如反掌!”

“怎么可能,”钱桉想了一下,大摇其头道:“那蒙古娘们儿和王贤什么关系,你能不知道?她不帮着姓王的收拾咱们,咱们都要烧高香了。你还指望她帮着咱们,这不是白日做梦吗?”

“不试试怎么知道,”钱桉却沉声道:“形势所迫之下,父子尚且会反目,何况他们也不是正经夫妻。既无媒妁之言,亦无耳鬓厮磨,能有多少感情怕不好说……”

“倒也有几分道理……”郑亨拢着胡须,眯眼琢磨道。在他的印象中,王贤应该统共没和宝音见过几次面,两人的孽缘更像是被各方各面强拧在一起,确实不像是有多少感情的样子。

商议已定,二位钦差便到了长公主府,去拜见宝音。

距离那场惊心动魄的大战已经过去两个多月,大王城基本恢复了原貌,然而长公主府还是当初遭兵灾的样子,残垣断壁、瓦砾未扫,连被砸坏的门窗都没修复,也不知这位蒙古公主到底是在想什么。

宝音就是在破破烂烂的正堂中,接见的二位钦差,一身的雍容华贵,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。

上茶之后,宝音柔声问道:“不知二位上差今次所为何来?”

尽管从骨子里鄙视蒙古人,但两位钦差还是不由自主折服于宝音的气度风采之下。言语间不敢有丝毫怠慢,钱桉赶忙道明来意道:“接到前方军报,镇国公率领大军班师,不日即到大王城。”

“哦,你们不是说他死了吗?”宝音吃了一惊,拉下脸道:“朝廷还有没有点正事儿!”

“殿下息怒,按说镇国公这回是十死无生,可是谁能想到,居然又让他翻了盘?”钱桉苦着脸道:“事已至此,说什么也没用了,咱们还是合计合计,怎么应对吧?”

“这有什么好商量的,一应礼仪大人肯定比我懂,你们看着安排就是。”宝音闻言不动声色,谁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,“需要什么尽管知会,我大王城自会一力满足。”

“呵呵,殿下可能误会了。”钱桉和郑亨对视一眼,听着宝音话里话外,似乎真对王贤没多大感情,前者便一咬牙,试探道:“朝廷并不希望看到镇国公重返京城,不知长公主殿下能否理解朝廷的苦衷,以大局为重呢?”

“哦……”宝音眉头轻跳,惊讶之色一闪即逝,又恢复那副古井不波的模样道:“这倒也不稀奇……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