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四八章 王道不要脸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1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乾清宫,寝殿中气氛渐渐不太融洽。

天家父子云山雾罩的打了一针机锋,便有些话不投机了。

朱高炽终于不再拐弯抹角,看着朱瞻基道:“朕听闻,京里最近很不太平,跟东厂胡作非为有关系。朕不是说你不该重建东厂,但要多加约束,不要让他们干扰到百姓的正常生活。”

“父皇教训的是,”朱瞻基点点头,下一句却成了:“只是治重病要用猛药,现在不是约束东厂的时候,老百姓难免苦一阵子,等到大局已定再说吧。”

“什么时候会大局已定?”被不软不硬的顶了一下,朱高炽皱眉问道。

“快了。”朱瞻基答道:“东厂已经搜集到王贤上千条罪状,从中整理出了十二条不赦大罪,儿臣让他们把罪名夯实,务必做到铁证如山、无可置辩。”顿一顿,他笑道:“然后便可以公布天下,盖棺定论了!”

“哎,何至于此……”朱高炽神情一黯,叹息道:“难道就没有缓和一点的法子了吗?”

朱瞻基最腻味他的就是这个,当了****还想立牌坊!压下心头的不快,太子沉声说道:“父皇,事关社稷存亡,来不得半点心慈手软!”

“朕还是觉得,你做的急了点,”朱高炽眉头紧锁,缓缓说道:“万一,朕说是万一,王贤要是回来了,恐怕不会善罢甘休。”

“父皇!儿臣已经撤掉了大都督府,将王贤在山东之外的亲故全都抓捕入狱,同时派人去河套,接管他余下的部队,此事已经没有半分缓转的余地!”朱瞻基厉声说道:“只能以雷霆手段一办到底,尽早定下大局为上!”

“哎……”朱高炽也知道,既然让朱瞻基去做,就只能接受他的风格,说什么也都白费了。

父子二人正准备结束这场没有意义的谈话,张诚进来禀报,说杨士奇有急事求见。

朱高炽和朱瞻基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诧,因为皇帝如今不理事,军国大事都是向太子禀报。太子这才到乾清宫一会儿功夫,杨士奇都等不了,显然是出了不得了的大事!

“快宣!”朱高炽和朱瞻基异口同声道。

张诚便赶紧出去,不一会儿,领着失魂落魄的杨士奇进来。

朱高炽和朱瞻基看着平素里,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首辅大人,此刻却脸色蜡黄,嘴唇颤抖,脚步踉踉跄跄,官袍下襟的膝盖位置,还有两个土印子,似乎是来的路上被绊的。

杨士奇噗通跪在二位主上面前,嘴巴张了几次,竟都说不出话来。

“发生什么事了,竟让首辅慌成这样?”朱瞻基想显示一下自己的镇定自若,开起了玩笑道:“莫非天塌下来了不成?”

“是,是天塌下来了!”杨士奇如丧考妣道:“陛下,殿下,你们要有个心理准备啊……”

朱瞻基看看朱高炽,心说我爹还没死啊?朱高炽则心说,我爹早就死了啊!

“说!到底是什么事?!”朱瞻基怒喝一声道:“这天下还有什么事,是我父子顶不住的?!”

“王贤,王贤他还没死……”杨士奇惨声说道。

“啊!”朱高炽脑袋嗡的一声,惊得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,朱瞻基惊得一下子从锦墩上站起来!

“他果然没死……”朱高炽无力地哀鸣道:“朕就说吧,你们操之过急了……”

“他回来又怎样?”朱瞻基目露凶光、咬牙切齿道:“我们又不是没料到,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,还怕他孤家寡人不成?!”

“他不是一个人,还有六万军队呢……”杨士奇颤声道。

“啊!”朱高炽闻言眼前一黑,险些晕厥过去,一下子又摔倒在床上。

朱瞻基也一屁股瘫坐在锦墩上,再没了方才的气焰,使劲摇着头道:“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呢?!”

“老臣也认为不可能,可是前方八百里加急,说王贤消灭了鞑靼残部,俘虏阿鲁台父子,又全歼了朵颜三卫,阵斩格尔玛,俘虏查可韩和达尔罕,已经率领三万多骑兵,和他的两万多步兵汇合,即日便到大王城……”杨士奇像白日见鬼一样,恍恍惚惚道:“也许是他们逗老臣玩呢,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呢,王贤会妖法不成?呵呵,肯定不可能……”

要说最恐惧王贤全师而回的,还不是朱高炽父子,而是他这位内阁首辅……

朱高炽和朱瞻基父子却很清楚,消息一定不会有误,王贤真的创造了神迹,带着他的大军横扫了草原,杀气腾腾回来兴师问罪了!

皇帝父子俩,这才猛然想起,王贤一直是个能够创造奇迹的男人,只是这些年他不显山不露水,似乎已经让人忘记了,他过往的那些辉煌战绩。

只是这次,跟以前都不一样啊!以前那是耍阴谋玩诡计,只要他够高招,自然会有机会翻盘。可这回是战场上,十几万大军真刀真枪的对垒啊!他怎么能在粮草断绝,腹背受敌的情况下,反过来把两倍于他的敌人吃掉呢?

要不是鞑靼人和朵颜人都被全歼,阿鲁台、格尔玛等人不是被俘就是被杀,没有一个逃的掉,皇帝父子肯定以为,这是他们串通起来,联手演的一场拙劣的大戏!

可,这不是戏剧,而是血淋淋的现实……

君臣三人用了足足一个时辰,才接受了王贤大获全胜、王者归来的事实,至于需要多久才能消化因此带来的冲击,估计要很久很久,甚至一辈子都消化不了。

但当务之急,是要将一切恐惧和震惊都抛到脑后,集中精力想清楚,如何应付接下来的局面。

洪熙皇帝头晕脑胀、咳嗽连连,这次真的不是装出来的,他感觉自己随时都会昏迷过去,却兀自强撑着,看着朱瞻基和杨士奇道:“怎么办,二位可有章程?”

“父皇也不必太过惊慌,”朱瞻基强作镇定道:“我们之前已经做了充足的准备,在大王城、宣大、居庸关设下三道防线,共有十几万军队,足以抵挡王贤的进犯!”

“鞑靼人和朵颜人,同样是十几万军队,还不一样被吃的干干净净。”朱高炽可不是那么容易糊弄,眉头紧锁道:“何况他们还都是骑兵,你那十几万军队,恐怕十有八九是步兵吧,怎么挡住王贤大军?”

“至少有长城。”朱瞻基硬着头皮道。他也清楚大王城也好,宣大也好,都是一些城池而已,如果军队不敢出城迎敌,只能目送敌军过境。何况大王城会落在谁的手里还不一定。

“也只有长城了……”朱高炽叹息一声,幽幽道:“如果被叩开了居庸关,轻骑一天就可以兵临北京城下,我们要考虑,是坚守北京,还是……”朱高炽看看二人,低声说道:“还都南京。”

“皇上!”“父皇!”朱瞻基和杨士奇都大吃一惊,想不到皇帝心中竟蹦出迁都的念头。杨士奇自知犯错,之前一直不敢吭声,这会儿也按耐不住,出声说道:“皇上!那王贤孤军在外,没有地盘没有后援,可谓无本之木,对我们构不成致命的威胁!况且,那些将士也未必愿意跟他对抗朝廷,只要我们措施得当,必可分化他的部队,大大削弱他的力量。”

“首辅说的有理!”朱瞻基马上附和道:“现在讨论迁都还为时尚早,平白让天下人小瞧了咱们,以为皇上怕王贤到了要望风而逃的程度!”

他情急之下,话说的难听了点儿,气的朱高炽咳嗽连连,指着两人道:“要不是你们把事情做得这么绝,朕又何须如此?!”

“皇上息怒,太子殿下的话是有些欠妥,但道理没错!”这会儿,杨士奇终于镇定下来道:“现在王贤的军队还没回来,我们不能先自乱阵脚!应该着眼于,看看能不能把他挡在口外,如果不能,臣愿意自缚出居庸关,将所有罪责揽下,给他出口恶气!”

“哎,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?”朱高炽摇摇头,苦涩道:“朕早就说过,此事一旦大白天下,朕是脱不了干系的。”说着咳嗽两声,定定神道:“事到如今,说什么都没用了,精诚团结,一起面对吧!”

“是!”万钧重压之下,太子也终于不再和父皇别苗头,同仇敌忾起来。

“你们办三件事,”朱高炽缓缓道:“首先,宣布大捷的消息。然后,释放诏狱里的犯人,第三,恢复王贤等人的一切名誉、官职。”

“父皇!”朱瞻基登时急了,面红耳赤道:“我们从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不说,王贤他们也不会领情的!”

“蠢材,”朱高炽微微摇头,低声道:“朕没指望他们领情,朕要争的是民心、占得是道理……”

“民心?道理?”朱瞻基愣了一下。

“皇上圣明!”杨士奇却恍然大悟,满脸钦佩的说道:“这是不可战胜的王道!”

“什么王道?”朱高炽却面现浓浓的自嘲之色,缓缓摇头道:“朕哪还有脸称王道?只不过是不要脸的手段罢了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