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四六章 有仇就要报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1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大军在原地休整一日,便拔营返回大王城。

行军路上,队伍的气氛十分怪异,将士们一个个沉着脸,闭着嘴,看上去就像吃了大败仗一样。哪有半分横扫草原、大获全胜的喜悦?

刚行军没两日,他们遇到了前来接应的吴为军。

吴为的军队看到王贤率领大军凯旋,全都激动坏了,欢呼着丢下兵器,冲到王贤的大军之中,和远征的将士们忘情拥抱!

远征军的将士们虽然不明白他们为何如此激动,但深入草原近两个月来,终于又看到自己人了,同样也十分高兴,暂时把满腹的愤恨抛到脑后,和前来接应的同袍们抱在一起,向他们大声吹嘘自己的丰功伟绩!

确实,特鲁河一战,消灭了一半鞑靼铁骑!千里追击,打得阿鲁台哭爹叫娘!绝境中挺进大漠,全歼鞑靼余部!又回师消灭了来势汹汹的朵颜三卫!

这其中任何一桩,都足以让将士们青史留名,够他们吹嘘一辈子了!何况是全都属于他们!

那些前来接应的将士,听的目眩神迷,捶胸顿足!直恨自己为什么会被派去增援大王城,错过了这连番的大胜!

一片欢腾声中,吴为来到王贤面前,通红着双眼道:“能再见到大人,实在是谢天谢地!”

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向来福大命大!”王贤也很高兴,给了吴为一个熊抱,使劲拍了拍他的肩膀,腾起阵阵尘土。“不是让你留在大王城,协助宝音守城吗?怎么这么不相信我?”

“哎,我也知道大人一定没问题,”吴为叹了口气道:“但大王城已经实在待不下去了……”

“怎么,你们和守军发生矛盾了?”王贤愣了一下,自从深入大漠后,他便和后方断了联系,对目前的情形一无所知。

“那怎么可能。是朝廷派了钦差到大王城要接手我们的军队,”吴为恨声道:“还有东厂的番子也到了,要把我们这些人逮起来。”

“什么?”王贤和柳升等人都被搞糊涂了,柳升问道:“老吴,你说什么呢,东厂都关了多少年,怎么又冒出番子来了?”

“哎,你们不知道,这一个月朝廷发生了太多的事情,已是天翻地覆了!”吴为喟叹一声道:“一个多月前,大军被朵颜人断了粮道,大人率军深入大漠的消息传回京城,所有人都认为大人回不来了,就算能回来,也是个全军覆没。”

王贤点点头,确实没有人能想到,他和他的大军能绝处逢生,反败为胜。

“皇上一得到这个消息就病倒了,然后把朱瞻基放出来,封他为太子,命其监国。”吴为双目怒火熊熊,虽然事情他早就知道,但复述起来还是怒不可遏道:“朱瞻基一上位,就和杨士奇一起对大人下手了!他们宣布,大人抗旨不遵,孤军冒进,才会导致全军覆没,使国家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。这都是大人的罪过,所以必须严惩。”

说着吴为看看王贤,面无表情道:“您的爵位已经被褫夺,所以现在称您为公爷是不对的。但也不能称您为元帅,因为您所有的官职也都被褫夺了。”

“还有侯爷,您也一样。”吴为又看看众人,苦笑道:“诸位也不例外……”

“这群王八蛋!也太不讲究了吧!”柳升等人怒不可遏的蹦起来:“就算要动刀,也不用这么着急吧!”

“别这么激动,不然待会你们会爆掉的。”吴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才继续道:“然后,他们疯狂的撤换了所有我们这边的官员,换上他们自己的同党,还有那些靠边站的勋贵。他们还撤消了大都督府,重设五军都督府,让朱勇、王通这些人出山,替他们镇住军队。”

“朱瞻基对那些靠边站的勋贵一手甜枣,一手大棒,他许诺,大事底定之后,将封他们为公爵,杨士奇也保证,不会再干涉他们对军队的控制。但要是谁不听话,立即就归为王党份子,投入诏狱折磨个生不如死!”

“这个诏狱不是锦衣卫的,而是东厂诏狱。”柳升等人一个个恨得咬牙切齿,吴为那边还嫌不够,继续说道:“朱瞻基还让胡灐重开东厂,眼下唯一的任务,就是将跟大人有关的亲朋、属下、同僚全都抓进东厂诏狱,日夜严刑拷打,逼问大人的罪状。”

“银铃和大人的妹夫在京城,也被抓进诏狱里,据说很是遭了些折磨,也不知近况如何……”吴为看看王贤,只见他原本还能强忍着怒气,一下子喷薄出来,重重一拳打在那面帅旗的旗杆上!

粗大的旗杆晃了一晃,留下一个清晰的血拳印。王贤的手鲜血直流,这一拳实在太重了……

左右赶忙要替他包扎,却被王贤粗暴的推开。看到元帅要吃人的样子,没有人敢上前,只能任由他的鲜血,滴滴答答落在地上。

人就是这么庸俗,不触犯到他真正在乎的东西,还有理智可言、道理可讲。一旦他最真实的东西被伤害,就再也不会讲什么道理,直接化身一头失去理智的野兽了。

“要不,吴大人先歇歇,回头再继续说。”莫问见吴为好像永远都说不完一样,真担心等他说完,所有人都要变成疯子了。

“让他继续说!”王贤却冷冷道:“我倒要听听,他们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?!”

“说!”唯恐天下不乱的柳升,自然巴不得吴为爆出更多猛料来。

“如今那帮勋贵已经全都被收拾的服服帖帖,被朱瞻基派去接管了居庸关、山海关,还有宣府大同……”吴为便继续说道:“他们还跑到大王城,要把我手里的一万骑兵,还有那两万多押运辎重的步兵夺走,以免大人回来,手里还能有军队可用。”

“幸亏大王城不是他们的天下,宝音夫人把他们撵出城去,那帮家伙便威胁要剥夺宝音夫人长公主的身份,把博尔济吉特人赶出河套去。”吴为又道:“宝音夫人虽然不惧他们,但我担心留在大王城,会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,而且也怕他们打我们步兵的主意。便连夜把军队带出了城,沿着大人的路线,一路上收拢咱们的步兵,过来和大人汇合……”

吴为终于一气说完了,王贤手上的鲜血也凝结了,他仰天大吼一声,就像一匹受伤的狼。

柳升等人也跟着他们的头狼仰天大吼起来,不这样无以发泄他们无边无际的痛恨和愤懑!

怒吼之后,王贤也不理会他的将领们,转身进了自己的中军帐。

将领们犹豫再三,还是没有跟着王贤进去,他们都很清楚,自己的头狼需要独自思考一段时间,好做出那个艰难的决定!

很快,明军营中都知道了吴为带来的消息,将士们彻底愤怒了,他们把王贤的营帐围了个水泄不通,却跪在外头一声不吭。

吴为和柳升闻讯赶来,看到了让他们终生难忘的一幕,只见四五万将士,黑压压潮水一般,一眼望不到边,从四面八方跪向那白色的中军帐。

更让他们震撼的是,这么多将士却没有一个出声的,全都默默的看着帐篷,方圆数里内静悄悄一片,却绝不是死气沉沉,而是让人感到有熔岩在地下翻滚、有乌云在天空翻腾,其中分明孕育着毁天灭地的力量!

那是沉默的力量,那是无声的呐喊,那是最让人无法抗拒的请求!

帐中的王贤很清楚,这帮将士是在求他,带领他们回去报仇。但是因为他这个主帅说过,要等回去大王城再说,所以他们不敢开口,只能用这种方式默默地表示他们的态度!

但王贤如何能轻易开这个口,哪怕已经满腔怒火,他也十分清楚,一旦开了这个口,就将放出无数的洪水猛兽,再也没有回头路了!

当吴为和柳升费了老大劲儿,终于挤进中军帐时,只见王贤披头散发,赤脚盘腿坐在矮桌上,面前横着那把镶金嵌玉的天子剑。

“大人,这都是为你而战的将士啊!”吴为指着帐外,对通红着双眼的王贤沉声说道:“他们是在为你鸣不平,是要替你讨公道,千万不要寒了他们的心啊!”

王贤重重点头。

“大人,”柳升也指着帐外,对王贤高声道:“他们在等什么,您最清楚不过!不要让您的将士们失望啊!”

王贤再次重重点头,终于,在吴为和柳升的殷切注视下,他缓缓从矮桌上站起来,提起那把天子剑。也不穿鞋,就这样被发跣足、提剑出了中军帐。

帐外,无声等待的数万将士,一看到他们的主帅出来,一双双暗淡的眸子,渐渐地燃起了明亮的火光。

那是复仇之火,那是希望之火……

王贤目光缓缓扫过众将士,然后举起天子剑,一手握住剑鞘,一手握住剑柄,缓缓拔出了雪亮的剑身。

王贤将那华丽的剑鞘丢在地上,把宝剑竖在胸前,目光紧紧盯着那剑身上自己的倒影,剑脊将他的面孔分成两半,一半带着悲天悯人的菩萨像,一半则是杀气冲天的恶魔像。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