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四四章 真相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1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明军营中,查可韩和达尔罕这才明白,原来阿鲁台这厮早就被明军全歼了军队,自己从一开始就被明军给骗了!这一仗败得一点也不冤,但实在是太惨了!

两人一个个垂头丧气,找块豆腐撞死的心都有了……

这时,王贤终于在众将簇拥下,出现在两人面前。明军将士也纷纷涌过来,围观主帅对这两名朵颜俘虏的审讯。他们实在太想弄清楚,这些朵颜人到底吃错了什么药,为何会突然对官军动袭击?

明军将领请示王贤,是不是让将士们离开,王贤却微微摇头,轻声道:“他们有权知道真相。”

这还是查可韩和达尔罕头一次见这位横扫草原的镇国公,没想到他如此年轻,看上去斯斯文文,像个书生多过将军。但时至如今,没有任何人敢质疑他的军事才华,事实上,在蒙古人看来,他已经过徐达、常遇春、蓝玉这些传奇将领,成了最让他们闻风丧胆的明朝军神!

此刻,这位杀人盈野,连灭两大部族的明朝军神,就站在他们面前,目光冰冷的望着二人,他还未曾开口,两人便已两股战战、冷汗津津,磕头如捣蒜开了。

“元帅饶命,我等一时糊涂、铸下大错,请元帅给我们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吧……”

“是啊公爷,我们愿意永远做公爷的奴仆,再也不敢生反叛之心……”

明军将领听的直乐,心说这些蒙古头领还真是如出一辙,一打败了就要给人做奴仆。公爷这一仗打下来,家里都不用雇人干活了。

王贤却依然面沉似水,冷声说道:“你们朵颜三卫从龙有功,世受皇恩,为何敢冒天下之大不韪,袭击朝廷的大军?!”王贤此言一出,军中一片肃杀,所有人都死死盯着查可韩两人,生怕漏掉一个字。

“这正是我要禀报公爷的秘密!”达尔罕抢在查可韩前头,大声说道:“是朝中有人下令让我们这么干的!”

‘轰……’听达尔罕说这一句,明军将士一下就炸了锅。

王贤一抬手,所有人又鸦雀无声,只见镇国公黑着脸道:“你说清楚点,是哪个朝廷?!”

“当然是北京的朝廷!”达尔罕忙回答道:“我们朵颜三卫乃是大明的军队,向来只认大明的皇帝,不知有其他!”

查可韩本来被抢了话头,还有些生气,但听达尔罕这样一说,不禁松了口气,心说这小子还没有蠢到家,知道强调自己明军的身份。

“你胡说!”明军将士却打死都不信,七嘴八舌嚷嚷起来道:“我们是皇上派来北伐的,朝廷怎么可能让你们这些藩臣攻打我们呢?!”

“真的!我说的都是真的!”达尔罕看向查可韩道:“不信你们问这老东西,就是他和朝廷里的宰相联系的!”

“放屁,我们大明根本没有宰相!”明军将士无论从理智还是情感,都绝对无法接受达尔罕的说法。抓住一点错误,他们便马上嚷嚷起来,群情激动之下,军官们都压制不住。

达尔罕求助的看向查可韩,他是刚刚死了老子当上族长,是以格尔玛和查可韩很多事情都只是知会他个结果,具体过程达尔罕并不清楚。

“是大明的辅杨士奇!”查可韩见明军要吃人的样子,赶忙高声喊道:“他上个月派人找到我,许诺说,只要帮他灭掉镇国公的军队,就把辽东以北,永远的封给我们朵颜三卫!”

说着查可韩以头撞地,涕泪横流道:“我们实在太想得到东北了,结果上了那奸贼的当,对王师犯下滔天大罪!可我们也是没办法啊,姓杨的威胁说,要是我们不同意,就关闭互市,永绝贸易,我们的族人就要饿死了!”

“胡说八道!杨士奇疯了吗?勾结外族,消灭王师,这种秦桧都不敢干的事情,他堂堂内阁辅怎么可能会干?是谁给他这个胆子?!”柳升瓮声瓮气道:“何况,东北那么大块国土的归属,也不是他能说了算的!”

“我们也觉着悬……”查可韩忙答道:“可他的人说,此事已得到了洪熙皇帝的肯,我们也就信了……”

“空口无凭,就敢陷害我大明的君臣!”沉默许久的王贤,挥手沉声道:“左右,把他推出去斩了!”

便有军士上前,要把查可韩拖出辕门。

“别,别,我有证据!”查可韩赶忙挣扎着大叫道:“当时我和大头领也怕杨士奇会事后不认账,所以坚持要有圣旨才肯办事!”

“哦?”王贤这才一抬手,示意军士暂停,目光闪烁的盯着查可韩道:“你手中有圣旨?”

“这倒没有,杨士奇说,这种事见不得光,皇上不可能同意下旨,可以用私人的名义写一封保证书给我。”查可韩忙道:“但我坚持必须要朝廷的正式文移,僵持了一阵子,许是见时间要来不及了,他终于用内阁的名义,了一份廷寄给我们大统领!”

说着,查可韩挺挺胸,用下巴示意道:“那廷寄就在我怀里,元帅可以拿去看看,绝对不会有假!”与那些没见过市面的蒙古部落不同,朵颜三卫自国初便已经臣服大明,三族族长都有朝廷的官衔授予,每年都会接到大量的旨意、诏书、文件,自有一套处理这些文移的班子,想要糊弄他们,确实没那么容易。

士卒赶忙从查可韩的怀里,摸出一个牛皮袋,然后双手呈给柳升。柳升接过来一看,确实是朝廷廷寄专用的袋子,上头还有破损的火漆,依稀能看到篆体‘内阁’的字样。

所谓廷寄乃是以内阁的名义向朝中、地方的官员训话告诫、指示方略、考核政事、责问刑罚失当等的机要文书,按说只是一种没有强制性的指导性文件。但天下谁不知洪熙皇帝对杨士奇言听计从,但凡内阁提出的事情,从来都没有任何反驳,所以内阁的廷寄在朝廷地方官员眼中,与圣旨并没有太大区别。

在大臣们看来,廷寄上说的事情,基本上就是定局了,随后的圣旨只是走个形式而已……很显然,朵颜三卫的头头脑脑也是这样认为,所以他们确定了廷寄没有问题,便答应了杨士奇的条件。

柳升从牛皮袋中抽出一份折页,双手呈到王贤面前。王贤打开一看,眼睛像钉在了那薄薄的纸页上一般,所有人都能看清,他们的元帅脸色先是煞白煞白,然后又变的一片铁青!

王贤的怒火让场面变得无比压抑,所有人大气不敢喘,直到他将那折页递到柳升众将手中。柳升等人接过来,传看那折页,看过之后无不咬牙切齿,有人流泪不已,有人则跳脚大吼道:“杨士奇这老贼,不把你千刀万剐,老子誓不为人!”

“元帅,那廷寄是真的吗?”在场的将士们不可能都亲眼看看那折页,何况他们也看不懂。但他们可以问,问他们无比信任、无比崇敬、无比依赖的元帅。

王贤看着一张张紧张的面孔,心情似乎无比纠结,但终究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。

“上头写的真是那样儿?!”将士们仍不死心,揣着最后一丝希望,小心翼翼问道。

王贤又点了点头,涩声道:“他没有撒谎,内阁确实是这样说的……”

王贤说完这一句,场中一片死寂,所有人都低下了头,弯下了腰,很多人的眼泪噼里啪啦淌落下来,泪珠砸在地上,洇湿了他们脚下的土地……无声的哭泣像会传染一样,越来越多的官兵跟着哭了起来,最后全营的将士全都哭了……

这群铁骨铮铮的男儿,千里追击阿鲁台时,所有人疲惫欲死,胯部被磨得血肉模糊,骑在马鞍上像坐在通红的火炉上一样,那时,却没有一个掉泪的……

得知粮草断绝、后路被断,所有人命悬一线时,依然没有一个掉泪的;在沙暴肆虐的沙漠中连日行军,饥饿和疲惫,还有漫天的风沙,折磨的所有人都要疯掉了,还是没有一个掉泪的……

与朵颜人一场恶战,战死了数千兄弟,他们仍旧没有掉泪……

此刻,这些战功赫赫、伤痕累累的汉子们,却一个个哭得像个孩子……因为他们为这个国家九死一生,吃尽了所有的苦头,不知多少兄弟马革裹尸,不知多少兄弟永远的落下了残疾,这个国家非但没有褒奖他们,反而在他们背后狠狠的捅了刀子!

疼!真疼!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加心痛的感觉了……

片刻的痛苦之后,将士们的情绪转化为了愤懑,一个个咬牙切齿、捶胸顿足,相互问道:“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会这样?!”

有将士高声厉喝道:“他不仁我不义,反了算了!”

“对!反了算了!”一句话,像是引爆炸药桶的导火索,越来越多的将士一起高喊道:“反了!反了!杀回北京城,把那姓杨的老贼千刀万剐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