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四一章 被打死了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1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不知不觉,这场主将间的厮杀便变了味,两人虽然仍旧一板一眼的对砍,精力全都放在小心思上。

要论起心眼儿来,还是汉人占上风,只见许怀庆一斧猛然劈出,却有些用力过猛,被格尔玛避过之后,再想收回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

格尔玛一直苦等逃脱良机,见状大喜,举起狼牙棒朝许怀庆兜头劈了下去,许怀庆赶忙俯身马背,有些狼狈的避过。看到许怀庆彻底乱了套,不能再阻拦自己,格尔玛猛地一夹马腹,便一下窜了出去!

谁知许怀庆等的就是这一刻,只见他没有勉强恢复坐姿,而是就势俯身马下两手握住斧柄,猛地向上一撩!此时正是两马交错,那锋利的大斧从下往上划过,正划在格尔玛战马的腹部!

哧啦一下,战马柔软的腹部被划开,粗大的马肠子,随着鲜血喷涌而出,溅红了许怀庆的半边身子!格尔玛的战马悲鸣着轰然倒地……

格尔玛哪想到,许怀庆那一下是在给自己挖坑?猝不及防之下,随着战马摔倒在地,虽然他反应很快,一下就蹦了起来。

但许怀庆的斧子更快,格尔玛站起来时,锋利的巨斧已经挥到了他的脖子上!

格尔玛惊恐的目光中,许怀庆大喝一声,一斧斩下了他的头颅!

格尔玛连惨叫都来不及,脑袋便飞上半空,惊恐的表情永远的凝固在他的脸上,也不知看到自己脖子喷血的画面没有?

许怀庆这才一挺虎腰,端坐在马背上,探手接住了格尔玛下落的头颅,然后高高举起!

见到主将如此神勇,明军将士兴奋的欢呼起来!

那些兀良哈人却全都面无人色,有那么一刹那,居然只要看到这个画面,便全都石化在那里,被明军像劈柴一样砍倒在地。

下一刻,结束了石化状态的兀良哈人,疯了一样向许怀庆扑了过来,不要命也要抢夺许怀庆手中的首级,要不是他周围全是高手保护,直接就得被愤怒的兀良哈人生吞活剥了。

但越来越多的兀良哈人扑了上来,那些高手们也抵抗的十分吃力,再也不复之前潇洒的高手风范。

‘至于吗,老子只是想装个逼而已……’捅了马蜂窝的许怀庆,有些错愕的看着蜂拥而来的兀良哈人,再看看手中那络腮胡子的人头,他猛然醒悟过来,这死鬼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重要。

是什么样的人物?能让兀良哈人如此疯狂?许怀庆心说我不会把他们的老大给杀了吧?管他是不是呢,许怀庆都扯着嗓子高喊道:“格尔玛已经授受!朵颜人还不投降?!”

“格尔玛死了!朵颜人的老大死了!”明军将士早就把这个欠了他们滔天血债,害的他们差点完蛋的朵颜头领记在心里。闻言狂喜不已,纷纷跟着一起高喊。唯恐朵颜人听不懂,还用蒙语一起跟着喊。

这一招似乎对兀良哈人用处不大,反而激起他们的悲愤之情,反抗更加激烈起来。但对翁牛特人和乌齐叶特人,却是立竿见影!

虽说朵颜三部同气连枝不分彼此,但其实日子还是分开过的。另外两部的族人,素来只听从自己的族长,至于他们的族长听从大统领的,那是族长的事,与他们无关。所以对兀良哈之死,他们并不会感到悲愤,只会感到天塌一般的恐惧!

在他们看来,大统领死了,那么最强的兀良哈人也就完了,相对弱小的自己部落,如何能抵挡恐怖的明军?

这下,并未腹背受敌的南北两路朵颜军,竟一齐动摇起来。与他们拼命死战的明军两翼,一下子压力大减,终于也享受到了正面明军砍瓜切菜的快感!

“不要慌!”危急时刻,查可韩冲到了翁牛特人的阵前,对他们嘶声高喊道:“这只是明军的伎俩!就算大统领真的战死,也只会激起兀良哈人更加拼命!”

查可韩已经当了四十年翁牛特族长,在族中威望无两。他又亲手斩杀了几名想临阵脱逃的翁牛特贵族,终于勉强稳住了阵脚。

查可韩却依然无比紧张,他知道,格尔玛一死,兀良哈人固然会陷入疯狂,但所谓鸟无头不飞、兽无头不行,失去头领的兀良哈人同样会陷入彻底的混乱,在明军和那该死的鞑靼军腹背夹击下,完蛋是迟早的事!

而且他更担心的是南面的乌齐叶特人,更准确的说是乌齐叶特人的族长,那个不靠谱的达尔罕!想到这,查可韩直起身子,抻着脖子,越过厮杀的两军,望向乌齐叶特人的方向……

这一看不要紧,查可韩登时亡魂皆冒,只见乌齐叶特人已经放弃了战斗,开始撤出战场了!

“这个该死的二世祖!”查可韩一口老血吐了出来,险些从马背上摔下。

左右赶忙扶住老族长,便听他嘶声道:“快,快撤,晚了就来不及了……”

这是明摆着的,兀良哈人已经群龙无首,达尔罕带着乌齐叶特人又一跑,翁牛特人要是再不跑,就要被明军包饺子了!

翁牛特人本来就是被老族长强压住的阵脚,这下老族长终于下了令,一个个如蒙大赦,纷纷调转马头,撤出战场!

翁牛特人和乌齐叶特人一跑,明军彻底没了压力,转眼就合围了兀良哈人。这会儿兀良哈人那股悲愤劲儿也过去了,纷纷清醒过来,看到就剩自己还在战场上,残存的斗志,便如沸汤泼雪般,消失的无影无踪,所有人都放弃了战斗,也撒腿加入了逃跑的行列。

明军经验已是十分丰富,见兀良哈人拼命突围,也不强加阻拦,而是放开口子任他们逃窜,然后跟在后面连砍带射,轻车熟路的追击起来。

这笔账十分好算,面对夺路而逃的亡命之徒,硬拦在他们面前,就算把他们留下,也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。跟在屁股后面追多开心,自己人一个不用死,对敌人的杀伤却未必小多少。

朵颜人做梦也想不到,他们兴冲冲追着明军而来,满以为是在痛打落水狗。一转眼,自己却成了丧家之犬,被明军撵在后头狼狈逃窜……

又一场追击战开始了,明军惊喜的发现,那些朵颜人的逃跑技术,完全无法与鞑靼人相提并论。当然,这也跟他们的追击技术,在和阿鲁台的交锋中,已经加满了技能点有关。

那些朵颜人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壁虎断尾、什么叫瞒天过海、什么叫李代桃僵,就只知道一个劲儿的朝前跑。明军追起来毫不费力,完全不用使用在追击阿鲁台时,锻炼出来的那些特殊技能。

明军一路追击一路砍杀,短短几十里路,就有两万多朵颜人被追兵杀死,场面简直惨不忍睹。要知道,明军方才一场苦战,也不过只杀了一万多朵颜人而已,追了个把时辰,居然造成了两倍的杀伤!

朵颜人彻底崩溃了,他们发现根本甩不掉跗骨之蛆般得明军,只能被他们不断的蚕食掉。所有人都知道,这样下去没有人能逃的了,但让他们停下来抵抗,却是神仙也办不到!

逃不掉又没有勇气抵抗,于是只剩下一个选择。大量的朵颜人停了下来,下马跪在地上,双手抱头,投降乞求活命。

然而他们却忘了,自己全歼明军的运粮队,攻陷固宁城时,除了故意放去报信的一百余人,一个汉人都没留!

要知道,被他们杀死的一万多人里,除了五千官兵,还有六千多手无寸铁的民夫啊!

此刻,到了血债血偿之时,明军岂会饶他们性命?!

自然是一个不饶,统统杀光!

查可韩吐血之后,身体虚弱不堪,哪里能经得起长途奔驰的颠簸。跑着跑着,他终于渐渐坚持不住,一头从马上栽下来,在地上连滚了十几圈才堪堪停住。

“老族长!”簇拥在他周围的部众,见状纷纷下马营救,又是掐人中,又是扇耳光,才把鼻青脸肿的老族长唤醒。

查可韩看着满脸焦急的族人,感到十分欣慰,吃力的摆摆手道:“不要管我了,你们逃命去吧。”

“不!我们不能丢下老族长!”族人们虽然满脸惊慌,却不肯离去。当然,除了对老族长的感情外,也是因为他们都绝望了。

“哎……”查可韩叹了口气,看着远远逼近的明军,吩咐自己会说汉话的侄子道:“告诉他们,我有一个天大的秘密,是关于我们为何出兵的。”喘息了几下,他才勉强坚持道:“只要饶过我们的性命,老夫自然如实相告。”

转眼间,明军杀到近前,看到这些朵颜人下马在道旁,围在一个老者旁边。已经杀红了眼的明军,哪管三七二十一,就要把他们踏平!

“不要杀我们!我们有天大的秘密要禀报镇国公!”见明军毫不犹豫就要杀人,查可韩的侄子赶忙闭着眼大声喊道。

斩马刀硬生生停在他面前一寸处!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