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四零章 打不过了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1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方圆数里的战场上,厮杀已经到了白热化!

不得不承认,成名已久的朵**兵,绝非浪得虚名,一旦抛掉了杂念,又有大头领亲自率军厮杀,终于发挥出他们强大的战斗力,明军虽然依旧凶猛无比,但再也不复之前砍瓜切菜的爽快了!

格尔玛挥舞着手中的狼牙棒,不知敲碎了多少明军的头盖骨,所到之处,居然无人能敌!直到许怀庆拍马杀到,用宣花大斧架住了那横扫千军的狼牙棒!

双方的兵刃猛地碰撞在一起,溅起一串火星,格尔玛手上一沉,见有明军将领,居然能和自己力气不相上下!不由狂笑一声,手上又加了几分力,把宣花斧压得微微下沉。许怀庆面目狰狞,手上也咬牙加了力,终于止住了下沉,重新恢复了平衡。

格尔玛额头青筋暴起,用尽全身力气,许怀庆咬碎一口银牙,同样用尽全身力气,居然还是平手!直到双方都支撑不住,才不约而同的将兵刃撤开,还未喘息,就再次砍向对方!

短短几息功夫,双方兵刃便交击十几次,一串串火星四下飞溅,杀了个难解难分!双方士兵谁也无法上前相帮,只能让出一块空地,让两位大将痛快厮杀!

普通将士的厮杀,虽然没有这样的火星四溅,却更加惨烈致命。他们渐渐纠缠在了一起,战场上战马嘶叫跳跃,马刀寒光飞舞,到处是刀剑碰撞的叮当声,被砍落下马的两军将士,转眼就被无数的马蹄踩得粉身碎骨。地上到处都是残肢断体,绿草早就被践踏成泥,鲜血很快便染红了这片土地,在低洼处汇成一片片血池,有将士跌落在里面,登时就成了血人!

渐渐地,双方将士全都满身血污,只能通过是否披头散发来判断敌我了,披头散发的是蒙古人,挽着发髻的是汉人士兵。

就在此时,查可韩和达尔罕几乎同时抵达了战场,从两翼对明军发起了包抄!明军和兀良哈人兵力相当,战力也差不多,本就是旗鼓相当的局面!当翁牛特人和乌齐叶特人也加入进来,战局便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倾斜!

两万多明军将士,被朵颜三卫团团围住,所有的方向都遭到了猛烈的攻击!虽然明军将士阵型不乱,各个奋不顾身,疯狂的与敌人作战,一时倒也不用担心会被围歼!但朵颜人的兵力优势已经完全发挥出来,而且士气和战斗力也与开战时,完全不可同日而语。双方这样鏖战下去,明军迟早摆脱不了败亡的命运……

雪上加霜的是,这时候,已经撤出战场的鞑靼人,见局面大为改观,竟又杀了个回马枪!

“阿鲁台这老狐狸,捡桃子的本事倒是天下第一!”查可韩年迈体衰,自然不会在第一线厮杀,他在己方阵后指挥督战,第一时间就看到那些鞑靼人。

在查可韩看来,阿鲁台之前肯定是故意败退,让他们朵颜人顶上,这时候再回来捡便宜……这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查可韩发现自己还真是小瞧了阿鲁台。

‘此战之后,一定不能留他父子性命……’查可韩在心中,默默判了阿鲁台死刑。

不过无论如何,这时候鞑靼人能回来,对己方都是一个好消息。就算鞑靼人的战力轻如稻草,也是压垮骆驼的那根稻草啊!

朵颜军将士也看到鞑靼人杀回来了,全都笃定此战己方必胜了!不由纷纷欢呼起来,士气大振之余,对明军的攻击也愈加猛烈!

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,明军居然也士气大振,和他们一样纷纷欢呼起来,反击的力量明显增强!

“莫非这些家伙得了失心疯?”查可韩有些蒙圈儿了,他聪明的脑袋怎么也想不明白,明军这是高的哪门子兴?

但下一刻,他就明白了……

眼看着那些鞑靼人越来越近,朵颜军将士兴高采烈,个个奋勇争先,拼命向明军展开了攻击!

查可韩只见那些鞑靼将士纷纷举起弓箭,登时有些糊涂,这能射的到明军吗?要知道,朵颜人把明军围困在内,外圈全是他们自己的军队!

‘莫非是要抛射,误伤怎么办?!’想来想去,查可韩只想到一种可以越过己方射到敌军的可能。不由破口大骂道:“阿鲁台何其歹毒,居然不顾我军的生死?!”

下一刻,鞑靼人纷纷松开了弓弦,数不清的利箭呼啸着飞射出去!

让查可韩亡魂皆冒的是,那根本不是抛射,而是平射!

说时迟那时快,无数朵颜军将士背后中箭,下饺子似的惨叫着落马。他们至死都不明白,怎么会被友军射死?!

朵颜军完全没有防备,甚至在鞑靼军第一轮射击之后,绝大多数朵颜军士兵还在忘情的与明军厮杀,根本不知道背后射来了夺命的利箭!

鞑靼军士兵好整以暇的又抽出一支箭,射出了第二轮!又是数不清的朵颜人背后中箭落马……

这会儿,朵颜军将士才反应过来,纷纷猝然回头,朝着鞑靼人愤怒大喊道:“射错了!射错了!”

“哦,下次射准点儿!”鞑靼人的回应声从远处飘来,与话音同时而来的,是第三轮射击……

这次,朵颜军将士终于有了进步,至少许多人是正面中箭而亡的了。然而,这并没有什么卵用,该死的还是得死……

“他们是敌人!”查可韩看的明明白白,早就在那里跳脚大喊道:“他们是敌人!”

可惜,他位于战场北面,距离实在太远,声音完全被喊杀声淹没了。

等到朵颜军彻底回过神来,知道来的不是己方的援军,而是对方的援军,这才恍然大悟,明白为啥明军会欢呼了。

当然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朵颜军将士慌忙纷纷取下弓箭回身,想要和那些该死的叛徒对射,却忘了身后还有猛虎在咬人呢!

在援军的帮助下,正面的明军一下子压力顿解,毫不迟疑的反守为攻,对兀良哈人展开了最猛烈的攻击!血色的长刀漫天挥舞,无数人头高高飞起,又噗通落在地上,被马蹄踩了个稀烂!转眼之间,兀良哈人的阵型便明显薄了很多,而且是从里外一起变薄……

腹背受敌之下,兀良哈人彻底阵脚大乱,这下就算格尔玛再勇猛过人,再身先士卒,也无济于事了!之前打鸡血之所以有用,是因为他的部下萎靡不振,十成的战力发挥不出五成,而现在他的军队已经竭尽了全力,十成的战力发挥出十二成。

兀良哈人又不是超级赛亚人,总不能指望他们打出二十倍界王拳吧?

而且这种一面被大刀猛削,一面被利箭猛射的滋味,那真是再**不过了,只要是个人就顶不住啊!

兀良哈人终于不可遏制的动摇起来,开始纷纷向两翼移动,至少避开腹背受敌的局面再说吧?

就连格尔玛也是这样想,可他对面的许怀庆却不同意,依然死死缠着格尔玛,就是不让他走脱!

格尔玛的亲卫拼了命,想要给大头领解围,却被许怀庆的亲兵死死挡住。而且他们悚然发现,那名明军将领的亲兵竟然个个都是高手,手里也不是明军的制式兵器,而是长枪短棍、抓挠掸子,五花八门什么都有,而且每一样都是那样致命,对付他们就像砍瓜切菜一般。

要说这些鞑子见识确实短了些,那是抓挠吗?要让那位手持一双镔铁爪的少林高手听了,非把他们的脸都抓破不成!那是掸子吗?要是让那位手持拂尘的武当高手听见,肯定用拂尘糊他们一脸,让他们感受感受,鸡毛掸子是这滋味儿吗?

为了保护主要将领的安全,王贤将锦衣卫搜集起来的那些武林高手,分配给他们做亲卫。这些高手本来就武艺高强,又经过军事训练,杀起人来自然威力无穷,恐怕连许怀庆都不是他们的对手……只是这些原本自由散漫的家伙,被王贤教训的有些过了,居然严守着‘保卫将领安全、绝不自由乱战’的规矩,也不帮他们的许将军搭把手。

当然,因为语言不通,也没人知道对面这个看起来很牛逼的络腮胡子,居然就是朵颜人的大头领格尔玛!

格尔玛骑在马上,一边与许怀庆厮杀,一边用余光观察周遭的情形,不看不要紧,一看吓一跳!只见自己的亲兵被许怀庆的护卫杀的屁滚尿流,已经和自己越来越远了。而且以格尔玛的眼光,居然看不出那些护卫个个身怀绝技,竟然不比许怀庆差多少……

格尔玛这下吓得不轻,哪里还有战意?便想伺机夺路而逃……他和许怀庆本就不相上下,这下一个仍然卯足了吃奶的劲儿,另一个却已经心不在焉,哪里还能再战成平手?

许怀庆连出几斧,杀的格尔玛左支右绌,居然完全占了上风,心下不由大奇,又见格尔玛眼神飘忽,哪里不知道他想脚底抹油?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