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三八章 追上了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1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查可韩便带了一些护卫,打马到了前头的鞑靼军中。这些日子,鞑靼部众都已经认识这傲了吧唧的老头,见查可韩又来了,纷纷让开去路,但投过去的目光,却有些不善。

对此查可韩习以为常,也认为十分正常,原先牛皮哄哄的鞑靼人,如今却成了他们兀良哈三部的普通军,换到谁头上都不顺气。

查可韩也不生气,反而十分享受这种目光,耀武扬威的到了阿鲁台面前。

阿鲁台似乎正在和一群鞑靼贵族商议着什么,他的长子失涅干也在。看到查可韩来了,众鞑靼贵族神情复杂的行礼,失涅干更是亲自相迎,扶着查可韩下了马。

查可韩安然享受失涅干的服侍,他对这个精通兵法、点子也很多的阿鲁台长子十分看重,早就拿定主意,等事情一了……第一个就先把这小子宰了……

“太师,你们在整啥呢?”查可韩也不向阿鲁台行礼,背着手,大摇大摆走到他面前。

“老弟来的正好,”阿鲁台却不以为意,热情的招呼查可韩道:“有个事儿刚要跟你们招呼一声。”

“啥事儿啊?”查可韩问道。

“是这样的,”失涅干替老父答道:“我们的斥候刚刚来报,前方二十里处,发现明军步兵。”

“步兵?”查可韩道:“无马的?”

“是啊,这事儿透着邪性,按说明军都是有马的骑兵,咋整出无马的步兵来了?”阿鲁台揪着已经寸许长的胡子,大为不解道:“莫非是他们的援兵到了?”

“哈哈哈!太师啊,你被明军吓破胆了!”查可韩却捧腹大笑道:“就算明军派援兵过来,那也得是有马的骑兵!整些没马的步兵来干啥?送菜啊?”

“那这些没马的步兵是啥来头?”阿鲁台一脸懵逼问道:“天上掉下来的?还是地下钻出来的?”

“都不是!就是我们追的明军!他们把马都吃了,所以骑兵只能下马沦为步兵!”查可韩此刻倍感振奋,他分明清楚的感受到,阿鲁台连遭打击之后,已经昏头昏脑,智力远远不如自己了!

“吓,骑兵沦为步兵,那还有啥前景可言?”众鞑靼贵族闻言,顾不上对查可韩的敌意,兴奋的嚷嚷起来:“骑兵才是王道!下马就离死不远了!”

“不下马咋整,他们都吃不上饭了,只能下马吃马了!”查可韩哈哈大笑道。

“老弟,你确定,他们真的是骑兵下马?”阿鲁台还有些不放心的问道。

“确定、肯定、一定!”查可韩轻蔑的看着阿鲁台,心说这老小子,脑子没了,胆子倒是没变。便将一路上在明军营地看到的情形,绘声绘色讲给阿鲁台等人。

“啊!确实有马骨!”一众鞑靼贵族一脸恍然道:“我们怎么没有想起来?”

“还真是这么回事!”失涅干谄媚的看着查可韩。“您老实在是可以洞悉一切,我等远远不如啊!”

查可韩赞许的看着失涅干,心说这小子马屁还拍的这么好,果真是个人才,看来一定不能留他……

阿鲁台则黯然神伤,似乎为自己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想到,而懊丧不已。

‘哈哈,老家伙你完蛋了!未来草原第一智者的称号非我莫属了!’查可韩幸灾乐祸的看看阿鲁台,当仁不让的发号施令道:“太师还愣着干什么,你们报仇雪恨的时候到了!”

阿鲁台神情一阵纠结,最终还是下定决定,看一眼查可韩道:“老弟,你们可要跟上啊!”

“那当然!有我们为你们压阵,太师只管放手杀敌便是!”查可韩满口答应道:“整吧!”

阿鲁台重重一点头,咬牙下令道:“好,全军出击!”

阿鲁台一声令下,早就按耐不住的鞑靼军将士,便一窝蜂向前杀去。

阿鲁台和失涅干父子,也随着军队向前,却见查可韩没有丝毫要挪窝的意思。阿鲁台问道:“老弟,你不一同前往?”

“虽然很想,但我还得禀报大头领。”查可韩可没那么傻,战场上刀剑无眼,万一要是挨上一下,第一智者变成第一死者怎么办?

“那好,我们先走一步了!”阿鲁台父子也不强求,率众向前而去。

“刚他码的!”身后响起查可韩那带着浓浓乡土味的加油声。

鞑靼军上前不久,朵颜军也开到了。看来格尔玛也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一见到查可韩,格尔玛便问道:“战况如何?”

“刚刚杀上去,还没有战果传回来。”查可韩信心满满道:“不过明军连马都没了,阿鲁台肯定没问题!”

“哎,又没有机会厮杀了!”达尔罕气的捶胸顿足,居然异想天开道:“阿鲁台打不过明军也说不定……”

“怎么可能,他要是打不过,我就叫你老叔!”查可韩摇头大笑。

话音未落,就见己方的斥候飞马来报:“三位头领不好了,阿鲁台被明军杀的大败,明军趁势追击,已经在数里之外了!”

查可韩一听愣在那里,达尔罕却来了劲,朝他嘿嘿直笑:“叫我啥?”

查可韩登时臊得老脸通红,还是格尔玛替他解围道:“行了!都啥时候了,别整些没用的了!”

“废物!真是废物!”查可韩回过神来,分外气急败坏的大骂道:“居然连残兵败卒都收拾不了,阿鲁台还活着干什么?白白浪费粮食!”说着转过头来,冷笑着对达尔罕道:“你不是着急吗霍想去削人吗?削去吧?”

“我呀……”达尔罕却一反常态谨慎起来,也不急着去削人了,而是问那斥候道:“阿鲁台是干什么吃的,他可是有马的骑兵,就算打不过没马的步兵,也不至于被人家撵着跑啊?”

“明军是有骑兵的,鞑靼军一出现,他们就杀出来了。”斥候赶忙解释道。

“老叔,你坑我呢咋滴?不是说明军都下马了吗?”达尔罕质问起查可韩来。

“这个嘛,没什么好奇怪的,明军三四万匹战马,总会留一些备用的!”查可韩被问的有些发囧,气急败坏道:“你小子咋这么多废话,不会是光会嘴炮儿吧?”

“谁说的,我肯定要削他们!”达尔罕一挺脖子,振振有词道:“不过这会儿,明军正在势头上,咱们还是一起上的保险些。”

“你就是怂。”查可韩哼一声,看穿了达尔罕外强中干的本质。

“行了!”见敌人还没打过来,两人先吵成一团,格尔玛不悦的喝止两人,黑着脸道:“眼下也只能整了!”他们和鞑靼人的距离过近,已经能看到败退下来的鞑靼骑兵了,这时候要是单纯撤兵倒也来得及,但得把缴获到的战利品全都丢下才行。

看看那些朵**兵,不仅备用的马匹上驮满了东西,一个个身上也是大包小包,活像在搬家一样。让他们丢下那些东西,谁能舍得,谁能答应?

格尔玛算计着,明军撑破天还有两万骑兵,自己这边近五万大军,肯定能够吃的下,无非就是费力点。

“整吧!”查可韩心里把阿鲁台骂了个狗血喷头,但这会儿也没别的办法,只能硬着头皮顶上了。他也很清楚,追兵在后,大军是不能轻易言撤的,不然很可能会从撤退演变成溃败,局面就彻底不可收拾了!

这边朵颜人刚刚摆好阵势,就见鞑靼人败退下来了。

眼看着阿鲁台带着溃兵,直冲本方军阵而来,格尔玛破口大骂起来:“这阿鲁台蠢到家了,他到底是谁的前锋?!”要是任由鞑靼军跑过来,朵颜军的阵势肯定会被冲散,后头的明军趁势跟上,这仗还有法儿打吗?

“快传令阿鲁台,让他的军队从两翼撤退!”还是查可韩临危不乱,赶紧连下两道命令:“传令咱们的前军,射箭阻止鞑靼人前进,若是不听,格杀勿论!”

两道命令起了关键作用。尤其是朵颜卫的前军,纷纷张弓搭箭,射向越来越近的鞑靼军,果然起了立竿见影的效果。那些鞑靼将士一边破口大骂:“蒙古人不打蒙古人!”一边只能乖乖的拨转马头,转向朵颜卫的两翼。

一阵兵荒马乱,朵颜军好歹没有被冲乱了阵型,格尔玛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来,擦一把喊道:“老哥,还是你有招儿啊!”

查可韩心里得意极了,面上还要矜持道:“大头领过奖了,咱们还是专心迎敌吧!”

“好!”格尔玛点点头,便两腿一夹胯下乌骓,那黑色的战马便撒蹄奔驰起来,带着主人在朵颜军阵前驰骋。格尔玛举刀朝己方将士高呼道:“今天,就是我兀良哈三部称霸草原的起点!将士们,随我杀上前去,屠杀那些饿鬼一样的汉人,让他们见识见识未来草原霸主的厉害!”

“嗷!嗷!嗷!”数万朵颜卫将士纷纷举刀,兴奋的仰天长啸,一时间刀枪如林,气吞万里如虎!

格尔玛又嫌不够,又加一把料道:“斩下那王贤的头颅,封万夫长!”

“嗷!”朵颜卫将士彻底按耐不住,纷纷丢下身上的包袱,在格尔玛弯刀的指挥下,铺天盖地冲向明军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