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三四章 太师你好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0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所谓金风未动蝉先觉,睡觉都睁着一只眼的阿鲁台,其实在萨汗古大叫一声时,便猛然惊醒过来,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将逃跑的装备穿戴整齐,然后冲出营帐一看,果然见远处影影绰绰!

阿鲁台不会像萨汗古一样天真,管他是不是幽灵军团,赶紧闪人再说!他第一时间骑上马,飞快的往营外窜去。

可冲到绿洲边缘,阿鲁台便发现,明军已经挡在了前方。他变换了几次方位,都没有找到开溜的口子,便知道已经被彻底包围了。正如失涅干所言,阿鲁台不敢冒险突围,便折回了绿洲。

失涅干猜的没错,阿鲁台在绿洲隐蔽处,早就挖好了地窖,还储存了水和粮食,足够他隐藏到明军撤退。而密道的入口,正是他被发现的这片水边灌木。说来也是长生天作弄,阿鲁台的好运突然消失了,当他钻入灌木,想要进入密道时,却悚然发现,昨夜的狂风居然把密道口的挡板给吹飞了,大水灌满了密道,已经不能进人。

阿鲁台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,眼看着明军的身影在附近晃悠,只能躲藏在水中,借助灌木隐蔽起来。而且生存技能丰富的鞑靼太师,还折了一段芦苇杆儿,一旦有人靠近,便整个人沉入水中,只留一段芦杆儿在水面上呼吸。

正常来讲,这样也能躲过搜索了,哪知王贤下了狠心,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。而且还有他的好儿子失涅干,尽心竭力的带人寻找。找遍了营地依然不罢休,又跑到泡子边来搜索。

就算这样,也没人能想到,神通广大的鞑靼太师,居然可以在水下生存。可惜人倒起霉来,喝凉水他都塞牙,居然有士卒在灌木丛边,捡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皮囊,打开一看,里头分成两格,一边是精盐,一边是孜然……

士卒们不当回事,失涅干见了却如获至宝啊,当即断定,阿鲁台就在附近!这才出现了之前他跳脚尖叫的一幕。

士卒们按照失涅干的吩咐,一寸一寸的搜索起附近水域来,阿鲁台这么大个人,哪还能躲得过去?不一会儿,就有士卒看到浑浊的水下,模模糊糊有个人影蹲在那里。

明军将士不由大奇,这阿鲁台难道是蛤蟆精转世,怎么能把脑袋整个沉在水下,莫非淹死了不成?

仔细一看,才瞧出了端倪,原来有一根中空的芦苇杆儿,悄然探在水面之上。

失涅干喝住了要把阿鲁台揪出来的明军士卒,狞笑着走到一旁,伸出一根手指头,按住了芦苇杆儿一端。

明军哄笑声中,水下的阿鲁台终于坚持不住,扑腾着挣扎起来,失涅干这才一把将自己老爹捞了出来,得意忘形的大笑道:“老不死,没想到会有今天吧!”

失涅干得意洋洋的压着水淋淋的阿鲁台,绕过水泡子去向王贤邀功。

灌了一肚子水的阿鲁台,这才看清是谁把自己揪出来的,先是一惊道:“你没死?”

“怎么,你很想让我死吗?”失涅干怨毒的看着阿鲁台,狞笑道:“当然了,我要是死了,你干的丑事,就永远没人知道了!”

“孽畜!”阿鲁台登时明白过来,明军能找到避风塘,能找到自己,绝对跟失涅干脱不了干系,他猛地扑上去,一把揪住失涅干的领口大骂道:“所以你就当了叛徒,带着明军把族人一锅端,还把你亲爹逮去邀功?!”

明军将士闻言纷纷侧目,他们还以为失涅干是亲朝廷的蒙古贵族,没想到居然是这么块料。

失涅干压根不理会那些刺目的眼神儿,也是,他连族人都能卖光,一点脸面又算得了什么?

“老东西,是你先不把我当儿子的!”失涅干一根根掰开阿鲁台的手指,冷声道:“至于那些族人,你一有危险就丢下他们自己逃跑,拿他们当挡箭牌从不手软,何时把他们当过人?”说着高声尖叫道:“我都是跟你学的!”

阿鲁台居然被驳得哑口无言,哆嗦着嘴唇好一会儿,才吐出一句道:“明军给了你什么好处?”

“干掉你我就是鞑靼人的王,漠北的族人,还有你那些小妾,全都是我的了!”失涅干想都没想,便得意洋洋道。

“好,果然是我的好儿子……”阿鲁台定定看着失涅干,缓缓点头道。

泡子旁,王贤的鱼线终于紧绷起来剧烈抖动,一旁的柳升等人赶忙提醒:“公爷,快收杆!”

王贤早就等着呢,哪用他们提醒,赶忙双手一提,鱼线笔直的被拽出水面,一条尺许长的大鲶鱼便被欢蹦乱跳钓了上来。

“哈哈,好大一条鱼!”众人欢呼声中,王贤大笑着将鱼竿一甩,那条大鲶鱼便落在草地上,一旁的侍卫赶忙手忙脚乱的捉起来。

这时,失涅干毕恭毕敬走过来,深深弯腰禀报道:“公爷,阿鲁台逮到了。”

“哈哈,终于逮到了,赶紧洗吧洗吧,下锅炖喽!”王贤兴高采烈的吩咐一声。

阿鲁台一听,吓得心中狂叫道:“见鬼了!这镇国公怎么还吃人啊!”别看老太师年纪大,动作一点不比心思慢,噗通跪在地上,磕头如捣蒜道:“公爷饶命,公爷饶命,老夫年纪大了,肉容易塞牙……”

“哦?”王贤转头看着吓得面如土色的蒙古太师,哈哈大笑道:“老太师误会了,本公说的不是你,是刚钓上来的大鲶鱼。”

“哈哈哈!”柳升等人捧腹大笑起来。

“那就好,那就好……”阿鲁台赶忙陪笑着擦汗,还没来得及松口气,却又听王贤说了一句,登时亡魂皆冒。

“你的肉,是用来喂狗的,用不着炖熟了。”只听王贤幽幽说道。

“啊……”阿鲁台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惹得柳升等人又是一阵疯狂大笑。

阿鲁台人老成精,哪听不出王贤是在戏弄自己?他是在故意扮蠢,争取让自己的处境好过一些。只见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哀求道:“饶命啊,元帅饶命啊……”

包括王贤在内,在场的明军众将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成名已久的鞑靼太师,实在没想到,他居然是这副活宝模样。虽然王贤也知道,这八成是阿鲁台乞活的手段,但对胜利者来说,只不过是一场猴戏罢了……

调笑够了,王贤笑容一敛,众将马上严肃起来,冷冷看着阿鲁台。阿鲁台登时满头冷汗,嗫喏着不敢再开口。

“阿鲁台,你在特鲁河畔,可想过饶了那些官军的性命?在大王城,可想过饶了城中百姓的性命?”王贤这才冷冷质问道。

“我……”阿鲁台刚要开口狡辩,冷不丁一旁失涅干跳出来道:“我举报,这老货曾经下令,攻破大王城后,要屠城三日!”这家伙是真担心,万一阿鲁台过去这关,自己吃不了兜着走。所以,一定得把爹弄死。顿一顿,他又壮着胆子道:“而且这老不羞,还对尊贵的宝音夫人垂涎三尺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明军将领一听果然火冒三丈,王贤的脸也阴沉下来。柳升狠狠瞪一眼失涅干,骂道:“住嘴!你也不是好东西!”

失涅干这才缩缩脖子,不敢再废话。

“你还有什么好说?!”王贤冷冷看着阿鲁台,似乎下一刻就要让左右把他推出去砍了。

阿鲁台突然抬手,猛抽自己耳刮子开了,左一下右一下,打得十分用力,就像那不是自己的脸一样。一边打,他一边涕泪横流道:“都是小老儿吃了猪油蒙了心,居然敢不自量力冒犯元帅天威,元帅就是把我剁碎了喂狗,也是罪有应得。”

“那就满足太师最后的愿望,改斩首为醢刑,剁碎了之后喂狗。”王贤淡淡说道。

“不要啊!”阿鲁台登时尖叫起来,想要上前抱住王贤的两腿,却被侍卫死死按住。只听鞑靼太师没人声儿的嚎叫道:“小老儿这次是彻底服了,再也不会背叛大明,我和我的族人,愿意永远做公爷的奴仆!请公爷看在我还有点用处的份上,饶我一条狗命吧!”

“不能饶!”失涅干跳脚道。话没说完就被柳升一脚踹倒在地,一口唾沫啐到他头上道:“真是你爹的好儿子!”

苦苦哀求,王贤却一直微微摇头,阿鲁台以为王贤下定决心要杀自己,吓得烂泥一样瘫在地上。单看他有多精通逃跑之道,就知道老太师有多爱惜自己的性命。

就在阿鲁台感觉天塌了,地陷了,刚下生的小羊仔儿没了娘之时,却听王贤幽幽说道:“我要你做奴仆做什么,你只要听我吩咐办好一件事,本公便可饶你不死。”

失涅干感觉天塌了,地陷了,刚下生的小羊仔儿没了娘……

阿鲁台却登时活了过来,满脸激动的看着王贤,恭顺乖巧道:“公爷只管吩咐,小老儿上刀山下火海,一定办到。”

“我让你继续跟我打……”王贤轻声说道。

“啊?!”阿鲁台愣了一下,慌忙摆手道:“可不敢了!打死我也不干了!”

“不跟我打,那你就只有死了。”王贤淡淡道:“来人,放狗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