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三零章 监国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0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皇上!皇上!”看着软软歪倒的皇帝,大学士和内侍们登时乱成一团,有人赶忙上前搀扶,有人跺脚大叫:“太医!快传太医!”

众人七手八脚,吃力的把皇帝扶上龙床,太医也火速赶到,把闲杂人等都撵出去,开始手忙脚乱抢救皇帝。

杨士奇等人被撵出寝殿,在外头焦急的等待。四位大学士中,虽然杨士奇权力最大,最为皇帝倚重,但对皇帝感情最深的却是杨溥。他忍不住埋怨杨士奇道:“皇上的病你最清楚,就不能缓一缓再告诉皇上?”

“此等大事,你有胆量隐瞒,老夫可没那个胆子……”杨士奇两手一摊,冷哼道:“再说你也怪错人了吧,把皇上害成这样的不是老夫,而是你一直偏袒的王贤!”

杨溥的战斗力连杨士奇的一半都没有,登时被噎的哑口无言,只能愤愤的跺着脚,气的哆嗦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私底下干得那些破事儿!”

杨溥此言,在黄淮听来,似乎只是不疼不痒的一句废话。杨荣杨士奇却齐齐眼角一跳,后者眼中更是杀机迸现。杨荣微微摇头,示意杨士奇稍安勿躁,首辅大人才稳下慌乱的心神,细细盘算起来,感觉杨溥应该无从知晓自己的谋划,可能只是自己太过敏感了……

见杨士奇不吭声了,杨溥哼一声,也不再乘胜追击,四位大学士心怀各异,在乾清宫外一直等到天黑,紧闭的殿门才重新打开,太医院周院判从里头出来。

“周院判,皇上龙体如何?”杨士奇劈头就问。

看到杨士奇,那周院判便忍不住两股战战,额头冷汗津津,颤声道:“回,首辅……皇上醒了,但病情……还得再观察几天……”

这周院判原是太医院的二把手,四年前,金院判毒死了王贵妃,畏罪自杀,他才坐上太医院的头把交椅。

当日杨士奇进太医院,到金院判房中与他密谈时,周院判可瞧了个正着!而且因为就在隔壁,隐隐听到了一些不该听的东西。结果没过几天,素来谨小慎微的金院判,就魔怔了一样,给王贵妃下了毒……

所以,周院判很清楚,金院判之所以会走上绝路,就算不是杨士奇逼迫,他也绝对脱不开干系!

现在,又到了皇帝病重,怪事丛生的关口,周院判是真怕杨士奇再找上自己,重演金院判那一幕……

杨士奇哪还顾得上理会周院判的小心思,自顾自追问道:“你给个准话,皇上的病到底怎样?”

“这,小人真的说不准啊……”周院判都快哭了。

幸好,张诚从里面出来,给周院判解了围。他看看几位大学士轻声道:“皇上请大学士入内。”

杨士奇这才放过周院判,对杨荣三人下令道:“你们等在这,老夫进去面圣。”杨荣自然没有异议,杨溥和黄淮却满面愤然。但这种时候,也不好跟杨士奇在金殿前叫板,只能任由杨士奇独断专行。

“皇上的意思是,请几位大学士一起进去。”张诚却幽幽说道。

杨士奇嘴角抽动一下,只好闷声道:“那就一起进去吧。”

寝殿内,洪熙皇帝躺在龙床上,面色苍白、气息微弱,额头搁着条白巾,看上去情况十分不妙。

几位大学士一见皇帝这副离死不远的样子,全都惊的手脚冰凉,就连杨士奇也不禁悲从中来,噗通跪在龙床前,老泪直流道:“皇上啊,都是老臣的错……”

杨荣三人也跪在杨士奇身后,眼圈通红,悲从中来。

朱高炽微微摇头,声音如游丝一般,艰难道:“不关首辅的事,是朕的身子不成了……”

听皇帝这样一说,杨士奇等人更是痛不欲生,杨溥老泪纵横道:“皇上千万不要这么说,您只是偶染微恙,皇上青春正盛,很快就会龙体无恙的!”

杨士奇等人重重点头:“皇上千万不要胡思乱想啊……”

朱高炽却依旧摇头,满脸心灰道:“朕的身子,朕自己清楚,祖宗交到我肩上的这份担子,朕是挑不动了……”

“皇上!”几位大学士哭成了泪人,洪熙皇帝眼角也淌下泪来。张诚从旁一边抹泪,一边劝道:“皇上,诸位阁老,别哭了,还是赶紧说正事吧,说完了好休息……”

“是啊,说正事吧……”朱高炽闭上眼睛,调整了一会儿情绪,睁开眼对杨士奇等人道:“朕不济事,可国政一天都不能耽误,眼下当务之急,是如何应对我军惨败的局面……”

“皇上放心,臣等已有定计,”杨士奇带着泪,沉声答道:“首先,追究王贤战败的罪责!其次,严旨斥责朵颜三卫的举动,命他们交出凶手,立即退兵,否则大明必将关闭互市,派天兵讨伐!同时,从玉门关到居庸关一线,立即进入战时状态,震慑宵小、以防万一!”

黄淮杨溥闻言心中大怒,你什么时候跟我们商量过?这就‘臣等已有定计’了?况且这定计怎么听着如此荒谬?合着只要朵颜人随便找几个凶手交出来,然后退兵回去,朝廷就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?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!

但皇帝已经病成这样了,他们怎能咆哮君前,只好把话都吞到肚子里,任由杨士奇在那里胡说八道!

“……”听了杨士奇的话,洪熙皇帝闭目喘息了一阵,方无奈的睁开眼道:“朕脑袋昏昏沉沉,已经无力思考这些国事了……”

“皇上!”杨士奇以为朱高炽要和稀泥,急忙高声道:“国家危难之时,天下万民都等着您拿主意呢!”

“朕有心无力了……”朱高炽无力的摇摇头,声音微弱道:“还是换一个人给你们拿主意吧……”

“皇上!”杨士奇、杨荣、杨溥、黄淮,全都被皇帝这一句话,惊的全身汗毛直竖,大张着嘴巴看着半死不活的洪熙皇帝,猜测着他这话到底什么意思。

好在朱高炽并没有卖关子的心情,他微微闭上眼睛,口中声音虚弱,却字字如惊雷道:“朕已经传旨,命朱瞻基进宫见驾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杨士奇等人目瞪口呆,他们万万想不到,皇帝居然是这个意思!

说完该说的话,朱高炽也好像耗光了全身的力量,闭目躺在龙床上,昏昏沉沉、不发一言。

大学士们跪在龙床前,杨荣偷偷瞥一眼杨士奇,黄淮偷偷瞥一眼杨溥,但眼神里的意蕴却截然相反。杨荣那一眼,带着丝丝的惊喜和果然如此的笃定。黄淮那一眼,却只有惊恐和落寞……

君臣几人就这样各怀心思静静等在大殿中,只有殿角的更漏发出微弱的滴答声。

太孙府依然大门紧闭,绿荫森森、月照荷塘,仿佛外界的纷纷扰扰,都传不到这片封闭幽静的方寸天地一般。

朱瞻基端坐在书案前,提笔在纸上挥毫泼墨,在画一幅猛虎下山图。纸上的猛虎吊睛白额,张牙舞爪,铜铃般的虎目中,怒气有如实质,仿佛真要从画纸上扑下来,择人而噬一般!

一旁伺候的陈芜,忍不住击节叫好道:“殿下的丹青直追国手!昨儿个画的仙鹤,就想要飞上天一样。今儿这老虎就像要从纸上扑出来一般!”

朱瞻基提着笔,一边端详着图上的猛虎,一边摇头道:“可终究,它们是冲不出这画纸的。”说着叹了口气道:“以后不画这些活物了,画出来,就把它们关进牢里,永远也放不出去……”

“殿下又在自伤了,”陈芜连忙劝慰道:“听说皇上的病越来越厉害,殿下冲出樊笼,已是指日可待。”

朱瞻基摇摇头,刚要说话,便见个小太监一阵风冲了进来,满脸狂喜的大叫道:“殿下!大喜啊!”

让小太监这一咋呼,朱瞻基手冷不防一抖,一滴墨滴在了画纸上,不禁微微皱眉。陈芜登时黑下脸,呵斥起来道:“小畜生还有没有点规矩,看咱家不扒了你的皮!”他是真气啊,倒不是气小太监打扰了殿下作画,而是气小畜生居然敢越过自己,直接来找殿下禀报,想上位想疯了吗?

朱瞻基皱眉看着画上的墨点,缓缓问道:“这府上能有什么喜事?大黄狗又下崽儿了?”

那小太监见闯了祸,又被陈芜一瞪,早就吓的魂不附体,哆哆嗦嗦回禀道:“宫里来人,请殿下速速进宫见驾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陈芜一听,登时被惊喜冲昏了头脑,瞪大了眼睛尖叫起来:“你不是胡说吧?!”

“奴婢哪有那个胆,宫里的刘公公已经进了府,马上就到了。”小太监赶忙答道。

陈芜赶忙对面无表情的朱瞻基一个劲作揖道:“这真是盼什么来什么,恭喜殿下,贺喜殿下啊!”他整个人都要欢喜爆了,苦熬三年,终于到头了!

朱瞻基却不为所动,毅然不丁不八的站在桌前,保持着提笔的姿势。微微沉吟片刻,他看向陈芜道:“拦住刘公公,不要让他进来!”

“为何?”陈芜愣在那里。

“哪有那么多为什么,”朱瞻基修身养性几年,性子确实沉稳了许多。他微微皱眉道:“就说孤病了,起不来床,让他回去吧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