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九章 钦差到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1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一众黑衣人刚跳上去,船就驶离了岸,等王贤他们上气不接下气跑到江边时,那船已经驶出数丈远了。

“放箭放箭!”班头一声令下,机兵纷纷解下弓,搭上箭,瞄准船。

“放个屁!”王贤一脚踢在班头的屁股上,骂道:“船上还有自己人呢!”

“就眼看着他们逃掉?”胡捕头中年发福,好容易气喘吁吁跟上来。

“放心,跑不了。”王贤露出招牌般的狐狸笑容。

话音一落,便见芦苇荡中划出数艘快船,包抄围住了那艘黑黢黢的无篷船。

马巡检一身战袍,手持盾牌,立在当先的一艘快船上,大声道:“你们已经被包围了,放下武器投降,不然只有死路一条……”

为了配合巡检大人的威吓,快船上弓手纷纷放箭,尽管大多数箭支射落水中,但仍有几支箭射在船舷上,发出令人胆颤的砰砰声。

那船上的黑衣人不敢托大,竟也取出盾牌举起防护。这下把老胡惊呆了:“这是军队的制式长牌,这伙贼人来头不小!”

更让人震惊的还在后面,只见黑衣人放出一枚红色的烟花。那烟花在夜空炸开不久,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炮响,一丈多高的水柱冲天而起,险些掀翻了一艘快船。

听到打炮声,快船上的官差全都惊得趴在船上,哪还顾得上放箭?

岸上众人循声望去,便见一艘大船从上游驶来,那船虽大,速度却很快,方才那一炮,便是这艘船打出来的。

胡捕头眼尖,看到那船后,脸色煞白道:“这不是备倭的水师战舰么?怎么跑咱们来了?”

“难道他们是官府的人?”王贤也惊呆了,这唱的是哪一出啊?好在他越是紧张就越是镇静,吩咐胡捕头道:“情况有变,让兄弟们都停下!”

其实哪用吩咐,水陆两路的官差都被这阵势吓呆了,他们只是县里的民兵而已,哪敢惹朝廷的水师!

在明朝人看来,打炮是王师的专利,有炮打的一定是朝廷的精锐部队……

战舰越来越近,足有三层、两丈多高,月光下黑黢黢极具压迫感,如移动的城堡,缓缓逼近了蝼蚁般的富阳官差。

无篷船靠了上去,紧贴上战舰的侧舷。这时候战舰上垂下软梯,黑衣人扛起几个捕快,要登梯上舰。

“我们是富阳县官府的,这几个是我们官府的官差!”突然岸上的官差一齐大喊道:“你们是哪部分的,有话好好说,先把我们的人放了!”

黑衣人却丝毫不理会,登船扬长而去……

岸上,王贤和胡捕头傻了眼,这到底是哪路神仙?怎么就这么牛?

“追!”王贤最先回过神来,红着眼跳上一艘快船,先不说别的,要是这么回去,怎么跟那被掳去的几个兄弟的家人交代?

“可是大人,他们有炮……”操船的水手怯懦道。

“下次你让人抓去了,老子掉头就走!”王贤一脚把他踢个跟头,暴喝道:“要是跟丢了,他们的爹娘娃娃你们养!”

这句话还真管用,几艘快船陡然加快速度,追赶那艘水师战舰而去……

那艘战舰最上层,立着十几名精壮的大汉,全都面孔冷硬、肩宽腰细、双腿粗壮。他们穿着黑色的夜行衣,腿上打着绑腿,脚下蹬着快靴,立在甲板上纹丝不动,却让人感觉像是十几头择人而噬的黑豹,充满了危险的爆发力。

可这些强悍的家伙,却对紧紧缀在身后的几艘快船毫无办法。他们船上的大炮,虽然可以轻易将这些小船轰成渣,但对方毕竟是官差,闹大了肯定要被姓胡的骂……

大汉们望着为首的一个面孔焦黑的中年武士,那人眯着眼道:“三个道士的身份查明了么?”

“回九爷的话,他们说自己是富阳县的捕快,为了查清最近僧道被掳案的真相,才假扮成了道士。”一名黑衣武士恭声道:“他们身上有捕快腰牌,应该是真的。”

“他妈的,这富阳县还奇葩。”中年武士骂一声,“把三个家伙还给他们。”

“胡大人还没看过呢。”另一名黑衣武士小声提醒道。

回答他的,却是中年武士重重的一脚,那武士不敢躲闪,砍麦杆一样跪倒在地,哇得吐出一口鲜血。

“记住,镇抚司姓纪不姓胡!”中年武士语气肃杀道:“再有人敢拿姓胡的压我,就不是踹一脚这么便宜了!听明白了吗!”

“喏!”众黑衣武士齐声应道。

王贤的快船正紧追不舍,便见战舰上接连抛下三样人形物体,扑通扑通落进水里。

“快救人!”王贤也顾不上追了,马上命人下水。

好在南方人水性好,几十名民壮跳进水里,不一会儿功夫就捞上三条汉子,正是那三名倒霉的捕快……

“万幸,都还喘气。”

听了胡捕头的禀报,王贤方长长舒了口气。

“可惜那艘战舰已经没影了。”马巡检假装尽职道。

“没影就没影吧。”王贤却不在乎道:“你还真想跟神仙打架啊?”

“呵呵,不想。”马巡检摇头道:“你说这是哪路神仙?”

“管他哪路神仙,”王贤耸耸肩膀道:“别让咱们再碰上就好。”

“说的对!”马巡检大为赞同道:“收工收工,回去睡觉去!”

王贤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了,家里的灯早就灭了,他拿火折子点着一根蜡烛,才发现小茉莉趴在桌上,睡得正香。

王贤过去拍拍她,想叫她去床上睡,玉麝却一下子惊醒了,用手背擦掉口水,揉着惺忪的睡眼道:“公子,你回来了,我给你打水洗脚……”

“太晚了不洗了,赶紧去睡吧。”王贤摇头道:“明早晨再说吧。”

“不行啊,要是小姐知道,婢子让公子没洗脚就睡觉,会骂死我的。”玉麝却坚持道:“公子坚持一下哈,很快的。”说完手忙脚乱的去打水准备,王贤只好在椅子上坐下。

玉麝端来水,麻利的给王贤脱鞋。说起来,人没有享不了的福,一开始小茉莉要给王贤洗脚,他还不好意思的拒绝说,我自己洗就行了。结果小茉莉当场就哭了,王贤问你哭啥?玉麝说公子嫌弃婢子……

王贤这个汗啊,好吧好吧,你要洗就洗吧。有个小美人给洗脚,是个男人就求之不得的,他只是还不习惯,不付钱就有人给洗脚……

打那之后,王贤就再没自个洗过脚、洗过头乃至洗过澡,腐化堕落之快,着实愧对党和人民的教育。

别看小茉莉年纪小,但手上很有些功夫,捏得王贤浑身舒坦,整个面容都松弛了下来,“玉麝,你这手法长劲不少啊。”

“婢子跟隔壁的含烟姐姐学的……”玉麝抬起头来,额头沁着细密的汗珠,小脸写满认真道:“她说婢子只要学到一半的功夫,就不用担心公子会撵我走了。”

“你跟她学……”王贤不禁苦笑,那含烟姑娘是兵房冯司吏的小老婆,据说原先是扬州瘦马,被个富商养了七八年,后来富商死了,大太太就把她转卖给了冯司兵。

一想到含烟姑娘那从头看到脚,风流往下流,从脚看到头,风流往上走的媚态,王贤咽了口吐沫,再看看清纯稚嫩的小茉莉,竟要拜她为师,他就忍不住想大喝一声……一定要好好学!

一阵胡思乱想,王贤的心思又飘到那艘战舰上。浙江省能出动战舰的,除了那位唐伯爵外再无别人,可唐伯爵抓那些假僧道作甚?莫非是为纯净省的宗教队伍做贡献?

再联想到那个说来不来,拖拖拉拉的胡潆胡钦差,也是为了和尚道士而来,还要验看他们的度牒……富阳这种小地方,又没有什么高僧大德,恐怕胡钦差也是在找某个或者某几个假和尚或者假道士吧。

再想到胡潆已经找了将近五年,那假僧道到底是何方神圣,竟要朝廷花费如此功夫寻找?

王贤想不明白,或者他不敢去想,不想去明白,因为揭开真相的同时,自己这个小,也很可能会被吞噬进去……

‘无论如何,胡钦差已经走了上百个州县,都没发生什么意外。’王贤暗暗拿定主意:‘我管他找神仙还是鬼怪,全力配合就是……’

一夜无话。日次一早,王贤刚起床,玉麝正给他梳头,他安排在县境的眼线慌张来报:“大、大人,钦差座舰抵达我县,转眼就到码头了。”

“快去通报二老爷!”王贤慌忙自己穿衣提鞋,发现还是自个动手来的快。

不一会儿,王贤奔到衙门,和同样慌慌张张的蒋县丞碰上头,两人便带着仪仗护卫奔到码头。气还没喘匀,就见几艘战舰逆流而上,离着码头越来越近。

看着那些水师战船,胡捕头小声对王贤道:“第三艘就是昨晚那艘……”

王贤点点头,和蒋县丞赶紧向那艘树着官衔牌的旗舰迎去。

旗舰缓缓靠岸,一名六品服色的中年官员,在几名僧道的陪伴下,立在甲板上,朝二人微笑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