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一九章 金牌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0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追击战没有多少花头,就是紧追不舍,要么追上对方,要么把对方逼到崩溃。所以王贤下定决心之后,便命许怀庆率一万轻骑,渡过塔布河,追击阿布只安的军队。

他则率领中军紧随其后,差不多天亮时分,也出现在昨夜鞑靼军宿营的地方。

这时,许怀庆已经派人向他禀报了一个时辰前的情形,王贤和柳升骑在马上,看着一片狼藉的营地,感到有些不可思议。柳升啧啧称奇道:“都说那阿布只安是个莽夫,想不到望风而逃的本事也很是了得。”

被捆在马背上随军而行的失涅干却嗤之以鼻道:“单凭那蠢货,也想逃过王师的追击?肯定是和老狐狸汇合了!”

“哦?”柳升微微吃惊,虽然失涅干这话无凭无据,但他却直觉应该就是真相。“这样的话,还真有些棘手。”有阿鲁台带的逃兵,和没有阿鲁台带的逃兵,绝对是两个概念。

“不管怎样,追下去就是了。”王贤谈不上有多沮丧,他早做好了艰苦追击的准备。鞑靼人狡猾如狐,塔布河那样的大胜,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。“狐狸再狡猾,也逃不过好猎手,坚持追下去,一定能抓住他们!”

接下来数日,鞑靼人狂奔不止,明军穷追不舍,但就是抓不住鞑靼人的主力。

阿鲁台逃跑的花样实在太多,他能掩藏起大军的踪迹,用诱饵部队制造假象,诱使明军误入歧途。他还能利用路线的变化,带着明军兜圈子,把他们引进沼泽密布的草原深处,然后突然甩掉明军,逃之夭夭。

但王贤和莫问也不是吃素的,被阿鲁台耍了几次,就渐渐摸出了门道,他们命许怀庆不惜马力,全力与鞑靼人纠缠……这种漫长的逃跑和追击过程中,分配人马的体力是一门大学问。无论哪一方,都要合理安排每日行军和休息的时间,以保证来日可以继续高强度行军。谁敢不惜体力,图一时痛快,保准受到十倍的惩罚。

王贤却反其道而行之,让许怀庆的前锋军不顾一切追击,一下子就逼得鞑靼人不得不疲于奔命,累的险些吐血。阿鲁台不得不再次制造假象,想要引诱明军跑偏,许怀庆果然中计,前锋军被上千鞑靼人牵着鼻子越走越远。

阿鲁台见明军上当,终于可以让疲惫的军队停下来松口气,谁知半夜里,一直老老实实跟在前军之后的明军主力,却突然杀到阿鲁台面前!阿鲁台这才猛然醒悟,王贤是故意让自己和他的前锋军疲于纠缠,满脑子都是如何甩掉许怀庆这跗骨之蛆,自然就会忽视真正致命的明军主力。

尽管阿鲁台再次凭借他超人的洞察力,带走了大半军队,还是有四五千鞑靼人被明军永远的留了下来……

这一仗虽然没有取得多辉煌的战果啊,但却打破了阿鲁台‘不可追上’的神话,让十几天来一直满腹憋火的明军将士,痛痛快快出了一口气。对是否能追上阿鲁台,也终于有了信心。

就在王贤准备命将士继续追击之时,一个不速之客追了上来。

“元帅,朝廷由天使前来传旨。”一名斥候军官飞奔而来。

王贤和柳升对视一眼,均感十分意外。一来,大军如今深入草原,与内地几乎断绝联系,朝廷的钦差却能找到他们。二来,就算要联系,只需要有信使递送旨意便可,根本没必要出动钦差。

“来者不善啊。”柳升咧嘴一笑,总让人感觉有些幸灾乐祸。

“确实,善者不来。”王贤罕见的没有反驳柳升,挥手让人将那钦差带过来。

不一会,一名风尘仆仆的太监,被人扶着来到王贤面前。这厮一路上显然吃尽了苦头,那一身代表高级宦官的大红蟒衣,已经变成了黄绿色,一张脸上更是风霜满面,看不清本来的模样。更惨的是他那两条腿,因为连日骑马,内侧皮肉磨破,又得不到休养,已经化脓流黄水了……

“咱家内官监副总管周安,拜见公爷侯爷。”那太监忍着痛,向王贤和柳升行礼。

听对方自报门户,王贤和柳升才知道对方是宫中排名前三的大太监周安,柳升嘿嘿笑道:“我说老周,你怎么弄成这副鬼样子。”

王贤却淡淡道:“免了吧。公公一路辛苦,不知皇上有何旨意?”

周安吃力的从背后取下一个竹筒,扯开封口的火漆,倒出一卷黄绫把在手上,对王贤等人道:“请公爷领旨!”

柳升一个劲用眼神示意王贤,就差直接喊出来‘站着接旨’了。王贤却不理睬他,规规矩矩跪地接旨道:“臣王贤接旨,恭请圣安。”

“圣躬安。”周安替皇帝应一声,然后便拖长声调念起来:“上谕,览卿奏,欣闻王师于塔布河畔大破鞑虏,卿欲乘时破灭渠魁。备见忠义之气,通于神明,却敌兴邦,唯卿是赖。然则虏酋阿鲁台奸谋诡计尚有包藏、部众铁骑尤有数万。兵法云,穷寇莫追。孤军深入草原,实乃兵家大忌,望卿切不可贪功冒进,宜早日班师,封功受赏,以解官民相望之苦,朕当为爱卿亲解战袍,共享太平盛世。遣此亲札,想宜体悉。望于见诏之日,即起兵还朝,切记,切记,钦此。”

周安的声音,在太监里算是抑扬顿挫的了,他不慢不紧的念着诏书上的内容,竟也煞是好听。然则柳升等人却一个个七情上面、火冒三丈,看上去随时都可能忍不住,把那圣旨和周安一同撕个粉碎……

王贤的面色渐渐的沉了下来,胸中同样怒火升腾,他实在没想到,京城方面居然忌惮自己道这种程度,居然宁肯放弃这个消灭阿鲁台,还北方几十年安宁的天赐良机,也要召自己班师还朝!

难道之前自己的妥协退让,全都退到狗身上了?!难道皇帝不干涉作战的承诺,也全都让狗吃了不成?!他真想剖开那帮人的胸腔看看,他们的心眼到底是怎么长的?!

不知不觉诏书念完,王贤还沉浸在愤怒中不可自拔,根本不按套路接旨。

这下周安就尴尬了……环视着周围柳升等人一个个要吃人的样子,尤其是王贤那铁青的脸色,他吓得两股战战、一脑门子冷汗,哪里还有一点传旨钦差的威仪?他被人扶着站在那里,犹豫了好一会,只好硬着头皮,怯生生道:“公爷请接旨吧。”

谁料王贤眉头紧锁,置若罔闻,依然不肯接旨。

周安心中暗暗叫苦,他是被下了死命令,一定要把旨意送到王贤手里。见王贤不肯接旨,他只好支撑着上前,将旨意递到王贤面前。你不肯接,我递给你总成了吧……

就在双方相持不下之时,柳升怒气冲冲上前来,一把夺过周安手中的圣旨,废纸一般攥在手里,双目圆瞪着周安,愤愤的质问道:“这到底是谁的主意,我军全胜在即,此时班师岂不是前功尽弃。若让阿鲁台这个老狐狸逃了回去,大明北境岂得安宁?!”

周安冷不防被夺去圣旨,登时愈加手足无措,但他该说的话还是得说,只能迎着安远侯要吃人的目光,带着哭腔道:“老奴只是个带话的。既然侯爷已经替公爷接旨,还请公爷和侯爷准备准备,与咱家一起班师回朝吧!”

“呸!我接个屁旨!”柳升却把那黄绫丢到地上,使劲踩了几脚,然后拔出宝剑,就要宰了周安!“老子杀了你这个阉奴再说,看看你还怎么跟老子班师回朝!”

周安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尖叫起来道:“杀钦差,杀钦差可是造反啊侯爷,你想要被诛九族吗?!”这厮纵然吓得魂不附体,依然忘不了自己的身份。可见,朱高炽和杨士奇派此人前来,却也有几分识人之明。

“老子就杀了!”柳升狞笑一声,一剑劈向周安的脑袋。

“住手!”王贤终于出声了,他一开口,护卫在一旁的心严和尚便禅杖一挑,磕飞了柳升已经砍到周安脖子的宝剑。

“哼!”柳升恼火的别过头去。这厮总想着想办法让王贤下定决心,已经快要走火入魔。

周安烂泥似的瘫在地上,众人突然问到一阵骚味,原来这厮吓尿了裤子。

王贤撑着双腿,缓缓站起身来,拍了拍膝盖上的草叶和泥土,看也不看那周安道:“周总管远道而来,一路上吃尽了苦头,还请下去休息。至于军事自有我等安排,无需总管费心。”

王贤说完,马上便有侍卫架起周安出去,至于周安带来的那些随从护卫,早就吓的筛糠一般缩成一团,哪个还敢解救自家公公。

就这样了,周安还想回头再说点什么,却看到周围的将士各个怒目圆睁的瞪着自己,一个个紧攥着剑柄,恨不得要把自己剁碎的样子,这位一条筋的周公公,终究将快到嘴边的话,深深的咽了回去。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