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一五章 宜将剩勇追穷寇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9-2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遵命!不破鞑虏誓不还!”众将轰然领命,主帅既然已经决断,下属自然义无反顾。

“好!立即整齐兵马,向东追击!”王贤沉声下令道。

“遵命!”众将再次应声便赶忙分头整军,准备出发。

柳升这位副帅不需要操心那些琐事,等所有人都离去,他看了看王贤,欲言又止。

王贤也看了看柳升,叹了口气道:“就像我之前给你说的,谁知道下次,我还有没有领兵的机会……”

“公爷,攘外必先安内,安内才不必受制于人。”柳升回答道。不过他也知道,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。

王贤很清楚,真正讲起草原作战,所有人绑一起都不如柳升经验丰富,要想追上阿鲁台、消灭鞑靼军,就还得必须倚重他。总不能指望那心怀叵测的失涅干吧?

如果不给柳升一点希望,他这种情绪肯定会影响到接下来的作战。所以王贤又叹了口气,低声道:“那些事情,等打完仗再细说吧……”

“好!”柳升果然眼前一亮,毫不犹豫的应了一声,激动的看向王贤,只见他脸上古井不波,看不出丝毫情绪。

不过这对柳升来说已经足够了,他胸脯拍得山响对王贤保证道:“公爷放心!俺柳升前半辈子就是在草原大漠上度过的,对这里比自家后院都熟!肯定可以带着大军追上阿鲁台,杀他个片甲不留!”

“怎么,”王贤又好笑又好气道:“你不怕沼泽、戈壁还有沙尘暴了?”

“嘿嘿,”柳升不好意思的拢了拢胡须,笑道:“人定胜天,人定胜天嘛!”

“也不怕打摆子了?”王贤又打趣一句。

“肯定不怕!”柳升把头一仰,振振有词道:“公爷天命所归,瘟神岂敢作祟!”

王贤无可奈何的瞪他一眼,低喝道:“以后少说这种屁话!”

“不说不说,心里知道就行。”柳升被训,却满脸是笑,浑身骨头都轻了三两。

镇国公率大军北伐鞑靼,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大明朝野的心。洪熙皇帝更是命令王贤一日一报,对大军的动向关心无比。

是以大王城解围的第三天,京城便接到了八百里加急的捷报!得知王贤不仅解了大王城之围,而且与守军联手歼敌五万之众!

大胜的消息让皇帝和大学士长长松了口气,不管如何忌惮王贤,他们终究还是以国事为重。一开始,明军裹足不前、见死不救的状况传来,让皇帝和大学士们好几天寝食不安,唯恐以前从未挂帅出征过的镇国公,重蹈当年淇国公覆辙。眼下大明可经不起那样的大败啊!

他们还是真心希望王贤能解围成功,把鞑靼人赶回漠北。当然,如果镇国公与阿鲁台能够两败俱伤,那自然最好不过……

不过无论如何,赢了总是好事。洪熙皇帝和他的大学士们终于可以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,浮生偷得半日闲,放个小假歇一歇了。

京城的百姓没有皇帝和大学士们这份复杂的心情,听闻大军胜利的消息,全都兴奋的欢呼起来。他们也真担心年轻的镇国公,会把大明的军威丢掉。

而且从最现实的角度说,镇国公要是输了这一仗,宣大长城将成为最前线,鞑子的兵锋随时可抵居庸关,北京城岌岌可危,京城的老百姓全都得跟着遭殃……

不过还好,镇国公名不虚传,一战就干掉五万鞑靼人,这真是多年未有的大胜啊!

大明的天威保住了!蒙古人还是手下败将!也不用担心北京城的安危了,解气!提气!大大松了口气!

无比高兴地京城百姓,纷纷到店里沽酒买肉,准备好好庆祝一番。好多店铺甚至免费供应酒肉,以庆祝王师大胜鞑虏。结果这天刚刚中午,京城的酒肉便沽售一空。让回家路上,派人去打酒,晚上准备小酌一下的杨士奇,一滴酒都没买到。

没酒喝是小事,但杨首辅最善于见微知著,马上意识到这背后似有不妥。他赶忙命人落轿,亲自微服私访、体察民情。

杨士奇走在大街上,满耳听到的都是镇国公如何爱兵如子,镇国公如何英武善战,镇国公如何神机妙算……他暗暗计数,走了百步距离,听到了八十一次镇国公,而且全都是美誉之词,没有一句诋毁!

这让杨士奇浑身汗毛直竖,他难以相信自己多年暗中布置,对王贤百般诋毁,竟然敌不过姓王的一战之威!

杨士奇尤不死心,驻足在一群唾沫横飞,狂赞王贤的百姓旁边,趁他们说话间隙,插嘴道:“你们不是都说那王贤是曹操、司马懿那样的大白脸吗?这样的人,赢了仗有什么好高兴呢?”

“谁说镇国公是大白脸?”一个浑身肌肉,脾气暴躁的汉子,牛眼一瞪道:“他是咱们的大英雄!”

“就是,满朝上下蝇营狗苟,一群当官的就知道贪污受贿的,也就亏了还有镇国公这根顶梁柱!”一个读书人模样的中年人愤慨道:“镇国公要是大白脸,他们算什么东西?”

“就是就是!就算镇国公是大白脸又怎样,那也跟咱们没关系,只要能揍鞑子、保江山,就是好的大白脸!”话赶话之下,老百姓们居然说出,‘大逆不道’之言来。

“你们这是受了什么蛊惑?!”杨士奇身居高位多年,已经忘了如何把自己当成普通人,竟恼怒的训斥起这些毫无节操的百姓来:“居然和那欺世窃国之辈同流合污!”

“你放什么屁!”起先那个脾气暴躁的汉子,登时就不让了,一把揪住杨士奇的衣领怒喝道:“看你穿的人模狗样,怎么就不说人话?!”

其余人也愤愤的怒视着杨士奇。

“你要干什么,快放开老夫!”杨士奇何等身份,居然被人揪住衣领,勃然大怒:“竟敢对老夫动手动脚!”

杨士奇的随从为了不打扰首辅体察民情,原本远远坠在后头,见到杨士奇被人揪住,慌得赶紧奔过去。

“我还没动手呢!你个老匹夫看清楚,这才叫动手!”那汉子扬起巴掌,便给了他重重一个耳光。

杨士奇只觉半边脸像被马车撞过一样,身子便猛地一侧,便砍树般直挺挺仆在地上,脸又重重在地上磕了一下。登时便头晕耳鸣、眼冒金星,嘴巴鼻子疼得失去知觉……

这时候,杨士奇的跟班才赶到,见首辅大人被一个巴掌打倒在地,摔得嘴巴鼻子全是血。几人吓得亡魂皆冒,赶忙上前,七手八脚扶起首辅大人,然后才想起去抓肇事者,谁知那人已经无影无踪。

看到被打的老者来路不凡,其余人也一哄而散,杨士奇的跟班竟一个都没抓着……

很快,轿子抬过来,众人将半边脸、一张嘴高高肿起的杨士奇抬上轿子,赶紧送去太医院治疗。

太医院的太医见了也吓了一跳,心说谁这么大胆子,敢把老首辅打成这样?虽然杨士奇的跟班坚持说是不小心跌的,可是这话只有瞎子才信,因为杨士奇半边脸上,分明清晰的印着个巴掌印!

当然也没人敢说破,太医们连忙为首辅大人处理伤口,虽然看着吓人,但只是些皮外伤,不一会就完事了。

跟班们扶着杨士奇又上了轿子,闻讯赶来的顺天府尹,一看首辅大人半边脸都肿成猪头三,上头涂满了青青黑黑的药膏,哪里还有半分百官之师、辅国重臣的威仪?

顺天府尹心中偷笑,脸上还要悲痛欲绝,假装使劲的抽自己耳光,诚惶诚恐的请罪道:“下官罪该万死,居然让首辅大人在京城遭袭,不过请首辅放心,下官已经派人捉拿凶手去了,定将他绳之于法,给首辅大人出气!”

杨士奇却摆了摆手,似乎不想让他这样做。顺天府尹以为杨士奇在故作姿态,赶忙下保证道:“下官保证,天黑之前,定将凶手缉拿归案!”

“别折腾了,”杨士奇只好忍着疼,抽着嘴角、摆手让那顺天府尹走人道:“该干嘛干嘛去……”

“老首辅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,下官佩服的五体投地,老首辅安心休养,下官告退……”顺天府尹巴不得杨士奇不追究,不然这事闹开了,他肯定没有好果子吃。赶忙千恩万谢告退而去。

顺天府尹一走,杨士奇的跟班愤愤道:“老爷,怎么能放过那厮!”

杨士奇没好气的瞪那跟班一眼,含糊道:“还嫌老夫不够丢人吗?”

“那咱们回府?”跟班讨了个没趣,小声问道。

“进宫,老夫要面圣。”杨士奇说完,便放下帘子。

轿夫便抬着杨士奇往乾清宫而去,坐在轿子上一颠一颠,杨士奇牙花子一阵抽搐,被打松的一颗后槽牙终于掉了下来。

杨士奇刚要张嘴吐出那颗牙,轿子突然又猛的一颠,杨士奇白眼一翻,居然将那颗牙吞了下去。他赶忙干呕连连,试图将那颗牙吐出来,可惜一切都是徒劳。只好放弃了尝试,坐在轿子里暗自苦笑,心说:‘老夫这可真是打落牙往肚子里吞啊……’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