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一三章 鞑靼太师的花样逃跑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9-2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话说当时,明军阵前,失涅干被亲兵拉着掉头就跑。

情知大势已去,失涅干也不作他想,径直就逃到河边。当时,大量的鞑靼人还没挤过来,河边还有插脚的地方,失涅干便看到他爹的护卫在河岸警戒,不许任何人靠近。失涅干便知道,他爹又有什么逃跑的新花样了,他毕竟是大台吉,硬冲过去旁人也没办法。

当他穿过护卫组成的人墙,便看到阿鲁台和一群鞑靼贵族,每人抱着一个羊皮囊,在那绷着腮帮子猛吹一气。

失涅干一看,登时一个激灵,想不到老狐狸还藏着这一手,赶忙凑过去,甜甜叫了一声:“爹。”

阿鲁台正瞪眼了眼睛,猛吹一气,听到这恶心死人的一声,险些就漏了气,气得他直翻白眼,赶忙像癞蛤蟆一样鼓起腮帮子,给羊皮囊补气。

等把手中的羊皮囊吹足了气,然后用绳子绑起气口,阿鲁台这才面色苍白的气喘吁吁道:“愣着干什么,快点绑筏子啊!”

“哎!”失涅干赶紧接过羊皮囊,绑到一个床板大小的木排上。

“绑紧点!这可是保命的家伙!”阿鲁台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在旁边喋喋不休。要不是吹完一个皮囊,上气不接下气,他才不会假他人之手,来组装自己的生命之舟呢。

羊皮筏乃是黄河上游地区,汉人的主要渡河工具,最关键的就是用整张羊皮制成的羊皮气囊。这需要很高的宰剥技巧,从羊颈部开口,慢慢地将整张皮囫囵个儿褪下来,不能划破一点毛皮,然后再经过一番炮制,吹上气,把皮胎的头尾和四肢扎紧,就成了一个鼓鼓的圆筒。

将若干个这样的圆筒,绑在个几块木头拼成的木排上,羊皮筏子就制成了。这玩意儿体积小而轻,吃水浅,十分适宜在内河航行,而且所有的部件都能拆开,且重量很轻,十分便于携带。可谓是居家旅行、跨河逃跑必备神器。

失涅干长这么大,也就只见过一次,没想到老狐狸居然就带了一副。

很快,另外八个羊皮囊也吹好了,一众鞑靼贵族又齐心协力,将筏子组装完成,然后推入河中。

平日里老态龙钟、走路慢慢悠悠的老太师,此刻身形矫健,嗖的一下,第一个跳上了筏子。

失涅干和众鞑靼贵族也分秒必争的爬上去,因为此刻,鞑靼溃军已经一窝蜂涌到了河边,看到那具羊皮筏子,就像瞧见救星一样,疯了似的涌了过来。

阿鲁台的侍卫赶忙拼命拦住那些人,直到有人大骂道:“你们这些蠢货,拦住我们你们也上不去筏子!”

阿鲁台的侍卫这才恍然大悟,是啊,那筏子就那么大,载了阿鲁台父子,还有六个鞑靼贵族,哪里还有我们的地方?赶忙回头一看,只见筏子上的鞑靼贵族已经撑着长矛,将筏子驶离了河岸,阿鲁台还大声安慰他们道:“不要慌,送完老夫筏子就回来……”

也不知这话有多少人信,反正筏子上没人信的……

转眼间羊皮筏子驶到河中央,操船的贵族还要往河对岸划,却被阿鲁台一把攥住了充作船篙的长矛。那贵族不解,颤声问阿鲁台道:“太师,怎么,要回去吗?”他还以为阿鲁台突发善心了呢。

“回去个屁。”阿鲁台骂道:“我是不让你让对岸划。”

“啊?!”筏子上的人都吃了一惊:“为何不过河?过了河就可以和后军汇合了!”

“你们怎知,明军在河南岸没有伏兵?”阿鲁台却断然道:“我们有筏子,在河上最安全,去下游和他们汇合。”

“这,三军无帅,如何迎敌?”失涅干的脑袋,塞了太多的汉家兵书,登时反对道。

“再废话你就滚下去。”阿鲁台冷冷瞥一眼失涅干,道:“眼下的局面,就是成吉思汗复生,也无可救药了,保证自己的安全才是最要紧的。”

一旁的众鞑靼贵族暗暗点头,心道,又跟老太师上了一课。

失涅干却愤愤不平,在他看来,要不是阿鲁台拼命催促连夜赶路,大军何至于如此不堪一击?老狐狸居然毫无歉疚之意,反而又丢下大军逃窜,还振振有词的推销他那套逃跑理论,实在是无耻至极!

虽然看在阿鲁台没丢下自己的份上,失涅干把到嘴边的话吞了下去,但他脸上一闪而过的不以为然,还是让阿鲁台看的很是不爽,闷声道:“不知感恩的狗东西,若非老子你能逃出生天?”

阿鲁台话音未落,便听一阵破空声猝然而来,数支利箭从河岸边射来,显然有明军发现了他们。筏子上的鞑靼贵族登时乱成一团,但筏子上空间太小,又挤满了人,哪里有地方给他们躲闪?

然而那只是对一般人来说,鞑靼太师阿鲁台在这方面,自然远超凡人。破空声响起时,他明明是站在最外侧,弓箭射来时,他却已经躲到了一众鞑靼贵族的身后,谁也不知他是如何办到的。

阿鲁台有了人肉盾牌,那射过来的十几支箭,自然伤不到他分毫。有道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,失涅干的动作也不慢,一把揪过一个鞑靼贵族挡在自己身前,也没有被射中。

其余人就没那么幸运了,六个鞑靼贵族四个中箭,两个惨叫着坠入河中,两个捂着中箭的部位,跌坐在筏子上。没中箭的都长长松了口气。这会功夫,筏子又漂出十几丈,已经超出了明军的射击范围。心说还好吉星高照,这下算是逃出升天了……

众人还没高兴完,就听到有噗噗的声音,一个鞑靼贵族奇怪道:“谁在放屁?”

还是阿鲁台最先反应过来,四下一看,破口大骂道:“放你娘的屁,是筏子漏气了!”

失涅干等人赶忙顺着阿鲁台的目光看去,惊恐的看到四五个羊皮囊被刚才的那波箭射穿,正在不紧不慢地瘪下去。

“快堵住啊!”阿鲁台急忙一边喊着,一边亲自动手想去堵漏,失涅干等人也赶紧帮忙,然则羊皮囊早已被射穿,根本无法挽救了……

眼看着筏子随着浮力变小,渐渐下沉,转眼就没过了脚脖子,众人惊恐的看向阿鲁台,现在已经离开浅水区,沉下去就是个死啊!

阿鲁台果然不负众望,马上便有主意道:“必须减轻重量……”说完目光便在筏子上寻索起来,落在了两个伤号身上。

所有人都明白了,看到其余人不怀好意的目光,两个伤号登时毛骨悚然,惊恐的央求起来:“太师不要啊,我们可是忠心耿耿几十年啊……”

“现在正是你们为老夫尽忠的时候。”阿鲁台说完,递个眼色给立在两个伤号身后的失涅干三人,三人心领神会,立马将两个伤号推入水中。

两个伤号惨叫着落水,没扑腾几下就沉了底……

筏子上少了个人,筏子下沉的趋势果然止住了。阿鲁台松了口气道:“剩下四个羊皮囊,勉强能载动咱们四个。”

失涅干等人也松了口气,便听老太师又下令道:“你们快检查一下,看看别的皮囊情况如何,不能再漏气了。”

失涅干和两个鞑靼贵族马上俯下身,蹲在筏子边上,检查余下的气囊。坏一个气囊就得下去个人,他们哪敢大意。

不检查不要紧,一检查吓一跳,三人惊恐的发现,余下四个气囊中的两个,也开始漏气了……

然而,三人却都不动声色,更没人声张,准备先站起来再说。谁知两个鞑靼贵族刚抬起腚来,就被身后的阿鲁台一脚一个踢了下去。

两个鞑靼贵族噗通落水,一个直接被水流卷走,另一个身手十分敏捷,居然不可思议的抓住了筏子边沿,在水中破口大骂:“老东西!你丧尽天良,不得好死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就被阿鲁台一刀砍下了双手,那人惨叫着脱离了筏子,转眼也被水流冲走。

阿鲁台将仍旧留在筏子上的两只血手踢到水里,转身便看到失涅干拿着兵刃,满脸警惕的看着自己。

筏子上,只剩下心怀鬼胎的父子俩。筏子下,只剩下两个完好的羊皮囊,开始缓慢倾斜起来……失涅干在上,阿鲁台在下,河水已经没过了鞑靼太师的脚脖子。

“你早就发现那两个皮囊也漏气了?”失涅干高声喝道。

“不错,我故意没说。”阿鲁台淡淡道:“要是早让他们知道了,此刻还站在筏子上的,就不一定是我父子了。”一边说着,阿鲁台脚下也没闲着,不着痕迹的向失涅干所在的位置靠近了不少。

“你站住!”却没有瞒过失涅干,他举刀指着阿鲁台,神情紧张道:“不要靠近!”

“放心,虎毒还不食子呢……”阿鲁台一脸悲肃的看着失涅干道:“老夫毕竟黄土埋到脖子了,要是这筏子上只能活一个,你认为老夫会选自己吗?”

失涅干被阿鲁台说的一愣,又见他从怀中掏出一枚金印,朝自己递了过来道:“把这枚太师金印收好,老夫要是回不去了,我鞑靼人的大业就由你来继承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