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零八章 母女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9-2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鞑靼人还没反应过来,仆从军便举刀砍了过来。鞑靼人身上全是掠夺来的东西,基本连兵刃都没有,被仆从军砍瓜切菜,登时死了一地。很多人临死前,还不甘心的气愤质问:“贱种,为何要杀我们?!”

“杀的就是你们!”仆从军将士,把对阿鲁台的憎恨,全都发泄在这些鞑靼人身上,杀死了还不解恨,还得再捅一刀!

鞑靼人自然不能引颈就戮,剩下的人赶紧用铁锅铁铲,抵挡住仆从军的砍杀,然后双方你死我活的厮杀成一团。

守军将士冲到近前,看到鞑靼人和仆从军在自相残杀,一时间不由都傻了眼,不知道到底是该进攻还是观望?守军将士自然是倾向于亲自动手、报仇雪恨,但他们毕竟兵力不足,派人去联系城外的明军,希望一同发起进攻,消灭城中的敌军。

然而城外的明军却回话说,先围观他们狗咬狗,等分出胜负再说……

这真是一场龙争虎斗,鞑靼人战力高,但仆从军人数多,而且还有愤怒加成,在付出了七八千人的死伤后,仆从军全歼了还滞留在城中的一万鞑靼人,然后便丢下兵器,跪地投降了……。

随着仆从军跪地投降,持续一个多月的大王城攻防战,终于以守军大获全胜告终,在地道中躲了数日的老弱妇孺,终于可以重见天日了……

宝音和萨娜穿过欢呼哭泣的人群,人们看到宝音,纷纷俯跪于地,顶礼膜拜这位大王城和河套的守护神,许多妇孺满眼泪水的向宝音伸出双手,乞求得到她的赐福。

宝音十分耐心的对百姓赐福,闻讯而来的百姓却越来越多,萨娜看这样下去,等天黑也走不出这条街,便大声说道:“今日别吉还有要事,诸位还是请先让让吧!”

老百姓闻言,马上便让开一条去路,宝音对众人温言勉励几句,这才得以脱身。走出人群的视线,宝音无奈摇头叹气,似乎感到颇为?恼,但旋即想起什么,那张宜喜宜嗔的俏脸上,又绽开了甜美的笑容。

萨娜一看宝音脸上的笑,就忍不住嘟嘴道:“就算是快要见到额驸了,也不用这样吧……”

“我就是高兴,怎么了?”卸下心头的万斤重担,宝音心情轻快,故意跟萨娜逗起嘴来:“人家的援兵这不都到了吗?你的嘴巴上,怎么还能挂个油葫芦?”

“他们的援军来的也太巧了!”萨娜愤愤的瞪着宝音:“我终于懂了,你们早就串通好了!”

“你还是不懂。”宝音忍不住得意的笑道:“以我们两个的聪明程度,还用得着串通吗?”

“那你们怎么会配合的这么好?”萨娜不信道。

“知道什么叫,心有灵犀一点通吗?”宝音笑着又挑一下萨娜的下巴,得意的揽住她的脖颈道:“我知道他会在最恰当的时机出现,那么只要我营造出这个时机来,他自然就会出现。”。

说说笑笑,两人来到城西一处隐蔽的宅院中,进到后院,侍卫在杂草重生的地面上一阵摸索,才掀开整块的草皮,又铲去浮土,竟然露出一块铁板来!若非事先知情,恐怕永远都不会有人发现这块铁板。

然后侍卫用刀柄,在铁板上敲击起来,敲击声长长短短,显然是在发暗号。

发完暗号,侍卫便退到一边,神情紧张的等待着。自从开战以来,不管战局顺或不顺,从来都淡定自若、从不慌张的宝音,脸上竟然浮现出紧张的神色……看的一旁的萨娜暗暗松了口气,还好,别吉还是正常人……

等了片刻,铁板下传来沉闷的轧轧声,继而,那沉重的铁板缓缓向两边分开,竟露出一个井口大小的洞口来!

洞口中有灯光透上来,侍卫赶忙朝下头喊话道:“巴图、德勒克,我们已经赢了!可以上来了!”

听到这一声,地洞中的人才彻底放心,几名公主府侍卫爬出洞口,其中一人背上还背着个满头小辫子的女孩儿,那女孩儿大约六七岁,肌肤白嫩如瓷、模样伶俐可爱,双眼紧闭,就像睡着了一样。

“阿蘅,你怎么了?”看到女儿上来,宝音赶紧上前,想要抱住她,却见她紧闭着眼睛不睁开。宝音登时花容失色,那颗平素里冷静睿智、镇定无比的心,一下就乱成一团。

却听小女孩忍不住咯咯笑起来,声音与泉水一般叮咚清脆:“娘亲,你可真笨,从下头上来当然得闭着眼,不然会瞎的。”

宝音登时满脸黑线,声音充满郁闷道:“现在是阴天,用不着闭眼……”

“我在下头又不知道,当然要小心为上喽。”小女孩这才睁开眼睛,那双晶莹剔透的大眼睛里,满满都是狡黠灵动,看着宝音气鼓鼓的样子,她伸出一双小手,奶声奶气道:“娘亲抱。”

“哎……”宝音登时便没了脾气,一把抱过女儿,紧紧搂在怀里,亲了又亲,吻了又吻。

一旁的萨娜暗暗偷笑,这真是卤水点豆腐,一物降一物……。

这时,马车来了,宝音抱着阿蘅上了车,阿蘅问道:“娘亲,我们是要去见爹爹吗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宝音吃了一惊,难以置信的看着还不到七岁的女儿,不知她是怎么知道的。

“娘亲上次笑得这么好看,是那年在京城和爹爹一起时……”阿蘅很认真的回答道。

“扑哧……”萨娜忍不住笑出声来,宝音春风满面、桃花带笑的样子,确实是平时难得一见。

“那时候你才三岁!”宝音揉着阿蘅的小脑袋,摇头不已。

“我就是知道,”阿蘅得意洋洋的样子,跟宝音简直如出一辙,她欢天喜地道:“真的是爹爹来了?阿蘅终于又有爹爹了!”

宝音闻言心中一酸,算起来,这孩子竟然只和王贤见过两次,一次还是出生时,另一次则是那年先帝迁都,她去北京朝贺,才让女儿和她的父亲相聚了不到一个月……

宝音不由替女儿委屈的不得了,当然也免不了替自己委屈起来。如是一想,她把车帘一掀,对驱车的侍卫道:“不去了,我们回府。”

“啊,娘亲,可是我想去啊!”阿蘅登时瘪下小脸,可怜巴巴的央求道:“就让我去看一眼吧。”

“……”宝音搂住阿蘅,好一个心酸,然后才柔声道:“阿蘅别急,该是你爹来看你才对,我们回府,好好收拾收拾,等他回家。”

阿蘅虽然冰雪聪明,但也不可能理解成人世界的复杂感情,只好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乖乖依偎在宝音怀中,跟她回了公主府……

马车驶入余烬未灭的公主府中,在前院缓缓停下。萨娜先跳下车来,一看满地狼藉的状况,登时心如刀绞,气得跺脚流泪道:“杀千刀的鞑靼贼,你们都得下地狱!”说完她转过身去,对马车上的宝音道:“别吉,家里没法住了,火都没灭呢,咱们还是去别处落脚吧。”

宝音透过车窗,看着被烧毁大半的宫室,满地碎掉的瓷片玉器,还有被砸碎的琉璃瓦、大铜缸,也是一阵阵肉疼,不由咬牙切齿道:“真该死!”虽然当时大义凛然,说不在意那些强盗冲入自己的公主府,但女人都是口是心非,她能不心疼就怪了!这可是倾注了她无数心血的家啊!

“他要是早点来,公主府就能保住了……”萨娜对王贤的不满又被勾了起来,说完她赶紧看了一眼宝音,心说,我这不是自找没趣吗?别吉肯定会嫌我多嘴。

谁知宝音这次居然深以为然道:“就是!”

没想到宝音的态度居然大转弯,萨娜不由愣了一下,又听她吩咐道:“总还有能住的屋子吧,咱们哪也不去,就在这儿住了,让他个一家之主好好瞧瞧,把我们娘俩丢在这草原上,都让人欺负成什么样了!”

萨娜闻言这个汗啊,心说,是您欺负阿鲁台好吗……不过她这次肯定不会多嘴,马上大赞道:“对!好主意!就要让他内疚死!”

说完,萨娜便赶紧让人找了个还算完整的小院,请宝音母女入内梳洗更衣。娘俩舒舒服服洗了个澡,给女儿换穿新衣,宝音便开始对着镜子认真打扮起来。

阿蘅看着娘亲十分罕见的在那里描眉画眼,开始还有点兴趣,但见她衣裙首饰换了一套又一套,就是怎么也弄不完了。小女孩终于无聊的抗议道:“娘亲,天都黑了,你怎么还没弄好!而且爹爹怎么还没来啊!”

本来一直沉浸在欢喜期待中的宝音,闻言一下子愣住了,攥着刚要插进发髻的簪子,看着外头昏黄的天光,登时愠然不乐道:“萨娜,去看看他怎么还没来!”

萨娜赶紧让人去打听,才知道朝廷的大军根本就没入城……

当时,城内的守军将俘虏收拾停当后,便邀请朝廷大军入城,然而对方却回话说,为了防备阿鲁台的反扑,大军暂不入城、移师城北驻防。至于统帅王贤,就更是无从得见了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