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九七章 杀手锏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9-1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他们踩着地上堆积如山的尸首,冲到了城下,架起了云梯,开始蜈蚣一样顺着梯子,一个挨一个往上爬!

这是守城官兵一个月来司空见惯的,他们不慌不忙看着梯子上挤满了敌兵,才高高举起大石,朝着云梯最顶端的一个敌兵砸去!

那名敌兵登时脑袋开花,惨叫着跌落下去,又将身下的士卒也带落下去,就这样一个带一个,最后居然有三分之二的敌兵,从云梯上跌落下去。高处落下的自然非死既残,就是从低处跌落,不会摔伤的敌兵,也很难幸免……城墙下人挤人全都是脚,一旦跌倒,必定被践踏致死,休想再站立起来……

还有守军会用丈许长钩,将云梯勾住,然后几个人一起用力,直接将其推离城墙,掀翻在地,效果也是一样的……

显然,鞑靼人的云梯已经威胁不到经验丰富的守军了……

但当炮灰部队费尽千辛万苦,终于将那些笨重的攻城器械,运到城下时,守军的麻烦也就来了……

那些挡箭车的巨大木墙,挡住了城上的飞矢如蝗,甚至连滚石檑木也不怕,让攻城部队终于在城下站住了脚,终于可以张弓搭箭射向城头,向守军报‘一箭之仇’了。

城头的守军登时被压制的不轻,射下来的弓箭都稀疏了不少。

那些带着梯子的楼车,趁机靠上了城墙,攻城的士兵们争先恐后涌上楼车,踩着楼梯往城头上涌去。

守城的士兵看到情况危急,赶紧想用石头去砸,但那楼车高于城墙不少,根本就扔不过石头去!守军又用长柄铁钩勾住楼车,想将其推离城墙。然而楼车沉重无比,下头还有许多士兵肩顶手推,任凭守军使出吃奶的力气,崩断了铁钩也休想动摇楼车分毫!

见守军终于无可奈何,攻城的部队登时士气大振,飞快的登上楼车顶部,然后挥舞着兵刃,跳上了城头!

守军将士的士气却颇受影响,打惯了居高临下的守城战,看到敌兵冲上城头,猛虎一样攻了过来,官兵们难免气势为之所夺,竟不由自主想要退却。

战场上永远都是狭路相逢勇者胜,冷兵器时代尤其如此。只要一方稍稍迟疑胆怯,必会付出血的代价!

果然,那些千辛万苦终于攻上城头的炮灰部队,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,就像虎入羊群一般,转眼就把成片的守军砍倒在地!守军连连后退,居然一下子就丢了好几段城墙!

城外大旗下,失涅干和鞑靼贵族看的清楚,见越来越多的炮灰军攻上城墙,鞑靼贵族们真心佩服失涅干起来,口中更是谀词如潮,恨不得把他夸成是当世战神,拖雷再世!

失涅干勉强保持着严肃的神情,心里却乐开了花,暗暗狂喜道:‘老子就是厉害,这些狗屁敌人简直不堪一击,我还有撒手锏没用出来呢!’狂喜之余,失涅干又忍不住想入非非起来,破城之后一定要把宝音琪琪格,这颗草原明珠抢到家里做夫人!草原上的部落头领不知多少人,做过这样的春梦,但是今天老子就要把它变为现实了!

一想到宝音琪琪格,失涅干终于绷不住,嘴角使劲上翘。满脸淫笑不要紧,他的嘴角居然还流出了口水,亮晶晶的挂在腮边,看的一旁的鞑靼贵族暗暗偷笑……

等失涅干回过神来,才发现嘴角的口水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赶忙借着挥手擦了把嘴角,声嘶力竭道:“儿郎们加把劲!城破之后,任尔掳掠!”

不用失涅干激励,眼看胜利在望,炮灰军自会奋勇争先!

眼看着越来越多的敌兵涌上城头,守军将领亡魂皆冒,要是任由事态恶化,城墙就要失守了!

在这千钧一发的危急时刻,城头上突然响起激越的鼓声!不用回头,将士们也知道那是宝音殿下在为他们击鼓助威!

因为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,就是这鼓声带他们撑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急时刻,让他们的大王城依然屹立不倒!

紧接着,百余面战鼓一同敲响,那是城头守军的家眷在跟随宝音一同击鼓!

鼓声隆隆,振聋发聩!

守军将士登时清醒过来,他们猛然想起,自己要守卫这座城池,守卫城中的妻儿父老,守卫他们最崇敬的宝音殿下!

就是死也不能让敌人毁掉自己的家园、****自己的妻儿、伤害宝音殿下啊!

守军将士们一下子振奋起来,红着眼睛迎上同样红着眼睛的敌人!兵刃猛烈的撞击在一起,花火四溅,你死我活的嚎叫着厮杀成一团!

守将又将预备队调上城头,巩固了兵力上的绝对优势,将士们拼命死战,终于挡住了鞑靼军前进的步伐。然后凭借兵力的优势,把他们使劲压缩!

守将又下令角楼上的射手,用火箭射击那些楼车!

大王城虽然不算太大,但建造时严格按照规制,在城墙各处都修建了角楼,防备的就是敌军攻上城头!

角楼高于城墙一两丈,自然也高于楼车不少,射手们站在角楼中,可以自如的射击楼车上的敌兵,而楼车上的人拿他们毫无办法。

密集的火箭朝一座座楼车射去,冲到楼车上的敌军惨叫着中箭摔了下去,更糟糕的是,那些火箭上缠着厚厚的油脂,射在楼车上便燃烧起来,很快引起熊熊大火,然后烧断了楼梯,让后续部队一下子被挡在下面!

在角楼射手的帮助下,城头的守军终于稳住阵脚,他们杀光了冲上城头的敌兵,然后七八人抬着粗重的木梁,狠狠撞向楼车。那楼车本来就是粗制滥造,又经过那么多人踩踏,还被火箭点燃,在木梁猛烈撞击之下,登时四分五裂……

守军士气大振,又如法炮制,在付出了数百人的伤亡后,终于摧毁了敌军投入战斗的二十余具楼车。

楼车被破之后,鞑靼军的攻势为之一窒,城头响起守军的欢呼声!

城外大旗下,看着一具具楼车被摧毁,失涅干神情登时无比阴沉。

“他奶奶的,要是没有那见鬼的鼓声,大王城就拿下来了!”鞑靼贵族们更是捶胸顿足,扼腕连连:“到底是谁敲得鼓?”

“还能有谁?当然是宝音琪琪格!”有头领眼尖,认出那在角楼上击鼓的红衣女子,乃是宝音。

“他娘的,这个小娘皮还挺厉害的!”众鞑靼贵族又是气,又是****道:“等攻下城来,让她光着屁股敲个够!”显然,意淫宝音的不是一个两个,登时********乱飞,令人不忍猝闻。

失涅干听了十分不爽,他已把宝音看成是自己的女人,岂容他人意淫。把脸一沉,失涅干怒喝道:“都闭嘴!再胡说八道,老子阉了他!”

众鞑靼贵族吓了一跳,不知失涅干吃错了什么药。失涅干也自觉失言,毕竟宝音目前跟他没有一毛关系,犯不着为她得罪这帮贵族。失涅干咳嗽一声道:“我是立了军令状的,天黑之前必须破城!”

“哦……”众贵族这才理解的点头,纷纷为他出谋划策道:“咱们不是还有一半的楼车吗,全投进去吧!”方才的第一波攻击,失涅干只用了一半的攻城器械,还留着另一半备用。

“哎,人家已经摸到门道了,”也有人悲观道:“恐怕用处不大……”

“他们摸不到门道,”失涅干冷哼一声,咬牙切齿的沉声道:“这次,我要用撒手锏了!”

“撒手锏?!”鞑靼贵族们不明所以。

城头的守军苦战到日上三竿,终于听到鞑靼军收兵的号角声。听到命令,那些炮灰军却一反常态,没有立即撤退,反而疯了一样狂攻不已!

守军虽然错愕,但是没了楼车的威胁,挡箭车也被基本毁掉,仅凭着那些简陋的云梯,炮灰军再怎么拼命,也威胁不到他们……别忘了,守军也已经拼上命了……

看着那些炮灰军不听号令,执意寻死,鞑靼贵族们无比错愕,不知那帮卑贱的家伙为何患了失心疯。再卑贱也是命,何苦要自寻死路,又没说攻不下城来就杀光他们。

只有失涅干满脸冷酷,丝毫没有意外的神情,显然明白那些炮灰军寻思的原因……

顿饭功夫,城头上的喊杀声终于停了下来,这一波参与攻击的炮灰军全都死伤殆尽……

但守军将士也绝不轻松,今日的战斗无论从强度和难度,都远超往日,他们的损失也超过两千,赶得上之前半个月了。

这次不用宝音提醒,也没有人敢放松下来,敌军显然不会这么早就收兵,他们还有许多的攻城器械没有投入使用,显然还会至少组织一次攻击。所有人抓紧时间转移伤员,补充弹药器械,或者喝水吃饭,恢复体力,等待下一次大战。

果然,正午时分,鞑靼军卷土重来,守军将士赶紧各就各位、严阵以待。但当他们看到这次打前阵的敌军样貌时,所有人都惊呆在那里……

竟然是上万名女子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