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九四章 兵临城下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9-1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河套,被围攻一个月的大王城。

城外的草原已经变成了血色的海洋,方圆数里的地面上,到处是横七竖八的人马尸首,这都是鞑靼人的杰作。

在之前一个月的进攻中,阿鲁台父子没有动用嫡系的鞑靼军队,而是驱使附庸部落的兵力攻城。蒙古人不会打造攻城器具,只有一些粗糙的云梯,采用最残酷蚁附攻城之法,鞑靼骑兵挥舞着兵刃,在后头驱赶着那些可怜的各部男丁,还有抓来的汉人男子攻城。稍有迟缓者,就会遭到身后鞑靼骑兵的射杀,进也是死,退也是死,那些可怜的各族丁壮只能不要命的,一波接一波朝城头涌去。

城上的守军在宝音的指挥下,一直坚决而强悍的抵御着敌人的攻击。他们将一切能够投掷的东西倾泻而下,羽箭射光了,就用开水、滚油往下泼。滚石檑木砸光了,就从民房中拆下石块木梁,往下砸。那些被驱赶攻城的各族壮丁,身上没有丝毫遮蔽,一片一片的从云梯上摔下,城下的尸堆越积越厚,最厚处已经高达一丈,倒让后面攻城的壮丁有了踏脚石一般,攻城时和城头的距离缩短了不少。

远处大旗之下,阿鲁台和他的儿子失涅干端坐在马背上,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惨烈的攻城战,大王城的城墙,已经被鲜血染成黑红色,但阿鲁台父子丝毫不为所动,甚至根本没有放在心上。

“明朝果真派出援军了吗?”阿鲁台面现忧色,低声问儿子道。

“是的父亲,”失涅干沉声答道:“明朝的镇国公王贤率领十余万军队,三天前已经到了张家口……”

“三天前就到了张家口?”阿鲁台一惊,神情有些慌张道:“这么说他们随时可能会出现在咱们眼前?”

“并不是。”失涅干却摇头道:“明军的行军速度极慢,每日不过四五十里,如今应该才行军过半。”

“明朝人最是狡诈不过,那镇国公王贤更是狡猾如狐,当把马哈木老贼玩弄于股掌的就是他,”阿鲁台神情凝重道:“要谨防他们突然加速,打咱们个猝不及防。”

“那不正中了咱们的下怀?”失涅干却大笑道:“咱们的鞑靼铁骑之所以不用来攻城,不就是为了用来打援吗?”

“话是不错,但总之是小心为上。”阿鲁台沉声道:“让阿布只安的斥候严密监视,一旦他们靠近,必须第一时间来报!”

“父亲放心。”失涅干轻声应道,心中却颇为不屑,暗道:“父亲终究被汉人吓破胆了,已经称不得草原上的英雄了。”

阿鲁台不知道儿子心中所想,突然将目光投向天空,指了指那白云蓝天间的一个小小的白点。

马上有鞑靼勇士开弓搭箭、弦如满月,朝着那白点一箭射了出去。

长箭带着呼啸声直入云霄,那飞在天空中的白点应声而落。

又有鞑靼勇士飞马上前,在那白点落地之前,便一把抄在手中,然后拨马回来,双手呈给太师过目。

阿鲁台父子定睛一看,原来是一只白色的信鸽,被当胸射穿。

“雕虫小技其能瞒过父亲的法眼!”失涅干不称赞鞑靼勇士的箭法,只一味拍父亲的马屁,原来蒙人中也有口蜜腹剑之辈。

“哼……”阿鲁台面色矜持,难掩得意道:“老夫在草原上打猎几十年,天上飞的,地上跑的,没有能逃得过老夫这两只耳朵的!”

失涅干将绑在信鸽腿上的小竹筒拆下来,取出里头的信纸,展开递给父亲。

阿鲁台接过信纸,只见上头只有四个字‘王师已至’!显然是送给城内的。

别看只有区区四个字,要是让城内的人看到了,必定会士气大振!

“可惜他们收不到了……”失涅干和众头领嘲笑起来,失涅干更是高声道:“传令下去!让孩儿们加强警惕,绝不能让一只信鸽飞到城中!”

失涅干话音未落,却见阿鲁台脸色一变,霍然抬头望着东边天空。

失涅干等人也茫然随着阿鲁台的目光望去,只见那蓝天白云中,陡然冲出了无数的白点!

那是数不清的信鸽,目测起码有两三百只,从远处飞过来,竟有些铺天盖地的气势……

“无耻,居然来这手……”阿鲁台老脸涨的通红,感觉像被无情的嘲讽了一样。

“射啊,快射啊!”失涅干咆哮起来,鞑靼勇士纷纷张弓搭箭,射取飞过头顶的鸽群!连失涅干和众头领也加入进来,想要将鸽群全都射下来……

蒙古人的弓法确实厉害,弓弦响处无数箭支飞上云天,鸽群登时遭了秧,中箭的鸽子下饺子一般噼里啪啦落下来。

但鸽子实在太多,还是有不少幸免的飞出了弓箭的射程,飞到了大王城上,在城头盘旋几圈,鸽子纷纷落了下来。

宝音一身银甲,仰头看着天空的鸽子,缓缓抬起手臂,一只纯白色的信鸽便轻巧的落在了她的手背上。

宝音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信鸽的颈背,这才解下了鸽腿上的竹筒,掏出筒中的信纸。然后宝音神情激动地向她周围的蒙汉勇士高声宣布道:“朝廷的援兵已入河套!王大都督亲率大军来增援咱们了!”

“嗷!万岁!万岁!”城头的蒙汉勇士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,苦战一个多月,他们等到了胜利的希望!

宝音含笑看着在城头上又蹦又跳、忘情欢呼的部下,知道这下再不用担心他们的士气了。想到这,宝音将目光投向城外的鞑靼军队,显然敌军早就知道这一消息,不知他们会不会知难而退,解除包围撤军呢?

‘那样岂不太便宜了他们?!’宝音贝齿轻咬朱唇,死死盯着那位鞑靼太师的大旗,这次河套的损失实在太惨了,三四万蒙汉男儿阵亡,数不清的百姓家园被毁,整个河套多年的发展全都化为乌有……这笔账必须要清算!绝不能让鞑靼人就这么全师而退!。

那阵白鸽如雪,似乎让鞑靼人的气势受到极大影响。这天余下的时间,鞑靼人的攻势都有气无力,甚至连驱赶奴隶赴死的兴致都没了,太阳刚刚偏西不久,阿鲁台就草草下令收兵。

听到收兵的号角声,那些被驱使的各族男丁眨眼便退了个干干净净,要比他们前进的速度快上十倍。他们快速的退回到鞑靼人的偏营中,在那里,他们的妻子儿女早就翘首以盼……鞑靼人驱赶着那些被他们武力降服的部落,劫掠来的人口一起出征。妇孺除了作人质,逼迫男丁为他们拼命,要挟男丁不敢逃跑外,还可以给蒙古勇士发泄用,这是从铁木真时就传下来的老套路了……

饱受摧残的妇孺们,紧张的盯着那一张张满是血污的面孔,乞求着其中有自家男人出现……可惜每一天,都有好几千男人出去后再也回不来。那些幸运返回的男人,回到自己家人身边,紧紧搂住自己的妻儿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眼中满满都是庆幸,庆幸自己又多活了一天……虽然不知明日是生是死,至少今日可以和妻儿团聚。

至于那些到最后也没等到自家男人的可怜人儿,则或是抱头痛哭,或是啜泣不已,或是面无表情站在那里……其实她们如何反应都没有去区别,因为这世上,根本没人理睬她们的痛苦。

有些头脑活络的汉人,在攻城时捡到城上被射死的信鸽,已经知道明军快要到来的消息,便轻声安慰抽泣的家人道:“再忍几天,说不定也不用几天,咱们就有救了……”

家人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们,他们便将得到的消息轻声道出,很快一传十十传百,最后所有人都知道了。军营中的气氛,前所未有的欢快起来,就连那些痛失至亲的家庭,似乎也感觉悲伤没有那么浓重了……

连偏营的杂兵都知道的消息,主营中的鞑靼人自然不会蒙在鼓里,但与偏营中的欢喜截然相反,主营中的气氛变得十分凝重,上层的头领、下层的兵卒,都忍不住窃窃私语,议论着明军何时会出现在大往城下,猜测着太师下一步是走是打?

毋庸怀疑,明军几十年来对鞑靼人形成的威压,不是一场特鲁河大捷就能彻底扭转的。这些生在大明开国以后的蒙古人,纵使面皮上可以张牙舞爪,但骨子里对大明的畏惧是很难抹去的。

所有人都看着营地中央的大帐,等待阿鲁台最后的决定……

太师大帐中,除了阿鲁台和失涅干,还有阿鲁台的二儿子阿布只安。阿布只安生的威武雄壮,号称鞑靼第一勇士。虽然不如长子失涅干有心眼儿,但更得阿鲁台信任,命他统帅四万鞑靼骑兵,在东线防御可能出现的明军。

阿鲁台将带兵在外的二儿子也召回中军帐,显然是要决策大军的去留。

谁知兄弟俩等了半晌,也不见阿鲁台开口。只一味阴着张脸,两眼直勾勾盯着帐外……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