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九二章 责任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9-1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王贤回到镇国公府,吴为、柳升等人早就焦急的等在那里。看到公爷回来,众人赶忙起身相迎,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公爷,怎么样?”

“进屋再说。”王贤示意众人随自己入内,坐定后方缓缓道:“圣意是,命我带八万兵马增援河套。不过还没有在朝堂上决议……”

王贤这二年说话愈发谨慎,但一众手下却不会把他最后一句话当真,只要王贤想挂帅出征,那些文官还敢反对不成?

“公爷,俺自告奋勇,愿为先锋!”柳升摩拳擦掌道。

“少不了仰仗侯爷!”王贤笑着对柳升道。

“公爷,侯爷不能离京,少了四卫营坐镇京城,我们会后方不稳的!”吴为却皱眉道。

“诶,小吴,没有四卫营的精骑,公爷此去胜算会小很多!”柳升看着吴为,倚老卖老的笑道:“至于京城,就算没有四卫营,凭他们那几块料,还能翻起多大的浪来不成?”

“如今我们已是众矢之的,做什么事都要首先保证不会出乱子!”吴为眉头皱的更紧道:“就不能给他们一丝机会!”

“你小心过头了……”柳升哈哈大笑道:“公爷率大军出征在外,京里的皇帝大臣,小心翼翼哄着公爷还来不及,岂敢在这时候乱来?就不怕公爷一气之下,反他娘的?”

“哎,侯爷……”吴为还要再说,却见王贤一抬手,他只好打住话头。

“侯爷说的有道理,我们如今应该考虑的是,如何尽全力赢得这场战争,而不是窝里斗。”王贤沉声说道:“京城这边就随他去吧,我相信皇上顾全大局的……”

“公爷,赢得战争和控制京城并不冲突啊……”吴为苦口婆心地道。

“好了,你不用操心京城的事情了,”王贤却面无表情道:“我准备任命你为行军司马,把精力都用在筹备出征上吧。”

“啊?”吴为错愕的半晌说不出话来。王贤但凡外出,都会把老巢交给他来镇守,多年以来从无例外。这次却要让他一起出征,分明是认为他不适合再坐镇后方了!

厅中众人都神色凝重,就连柳升也不敢开口说话,所有人定定的看着王贤和吴为,暗暗猜测着这一变动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“……”好一会儿功夫,吴为才回过神来道:“属下多谢公爷信赖。”顿一顿,他忍不住涩声道:“只是不知这次,公爷派谁镇守京城?”

“京城自有皇上坐镇,我何须画蛇添足?”王贤依旧面无表情道:“让帅辉在京城居中联络一下,也就够了。”

吴为仍不死心赶忙看向柳升等人,暗示他们快帮自己说话。

“公爷……”柳升等人连忙硬着头皮群劝道:“人无伤虎意,虎有害人心。吴大人还是留在京城替咱们看家吧!”

“不行!”王贤却不容商量道:“非但吴为,锦衣卫的骨干也要随军出征。”说着他提高声调道:“此战许胜不许败,而且必须要一战打出十年的太平,否则本公就是华夏的罪人,只能以死向天下谢罪了!”

“是……”众人赶忙沉声应道。

别听他们应得齐整,王贤却知道这帮家伙心里不以为然。只好叹了口气,苦口婆心道:“永乐朝、洪武朝,乃至建文朝,我大明对蒙古人都是处于绝对优势。但凡王师所到之处,蒙古人无不望风披靡、远遁千里。所以他们六七十年来,从不敢越雷池一步,这才有了我汉人一个甲子的风光岁月。”

在场众人都是经历过永乐朝,乃至洪武朝的,胸中自然洋溢着身为汉人的骄傲和自信,他们已经很难想象,前朝百姓在蒙古铁骑的肆虐下,战战兢兢、自甘下贱的凄凉状态了。但王贤很清楚,眼下这种昂扬自信的民族状态是何等可贵,那是用几代人和鞑虏的浴血奋战才培养起来的!

王贤有强烈的责任感,必须要保护这种大国骄民的自信,让汉人永立在这片华夏热土上,永远不用向任何人低头!

至少,绝对不能让大国的自信、民族的骄傲,折在自己手上……

“不管先帝和咱们有多大仇、多大怨,都不能否认永乐朝是让我们汉人扬眉吐气的一段辉煌时光!”王贤说着,目光缓缓扫过厅中众人,神情严峻道:“无论如何,是我们终结了永乐朝,保卫社稷,继续打击鞑虏的责任,就责无旁贷的落在了我们的肩上!”

王贤的情绪感染了众人,众人的神情严峻了许多,再不是方才的心口不一……

“这些年,老百姓为什么会把我骂成****?”王贤显然对自己在民间的风评十分了解,也并不讳言道:“除了有人往我身上泼脏水,更重要的是,我们丢掉了开国以来的武魂!”

众人不禁暗暗点头,如果是太祖太宗两位皇帝当家,遭遇了特鲁河那样的惨败后,就是砸锅卖铁,也会立即派大军出征,以牙还牙、十倍报复回来!在习惯了二位先帝的彪悍勇武后,老百姓分外不能接受当今皇帝的无声无息。

老百姓才不会管朝廷有多少实际困难,他们只知道挨了打就必须报复回来,让那些骚鞑子永远铭记这个教训——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

不这样干的皇帝就是朱家的不肖子孙,而向皇帝进献谗言、贪生怕死的权臣,自然就是十恶不赦的****!

“这一仗,是我们洗刷掉恶名,重新赢回民心的唯一机会!”王贤目光幽深的看着众人,语气复杂道:“但如果输了,我们将输掉一切,大明也将输掉未来……”

众人很清楚,河套一旦丢失,宣大长城将成为抵御鞑虏的前线,大明朝绵延数千里的边境线随时都有被蒙古人攻击的可能,九边守军疲于奔命,也不能阻止蒙古人,突破某处长城杀入大明腹地!甚至出现在北京城下!

从此以后,双方攻守易位,大明的军队保卫自己的百姓,不受蒙古铁骑践踏,尚且有心无力,还奢谈什么进攻?

“所以诸位,请收起所有的私心杂念,助本公赢得这一战吧!”王贤说着起身,向众人深深一揖。

众人轰然起身,单膝跪地,齐声高喝:“属下愿为主公、为大明粉身碎骨、死而后已!”

“多谢诸位。”王贤感激的眼圈泛红。

吴为出了大厅,看到柳升在等自己,便缓缓走了过去。

“怎么样?”柳升急切问道:“公爷有没有改主意?”原来散会之后,王贤单独留下了吴为,在柳升看来,事情说不定还有转机。

“没有。”吴为摇摇头,神情阴郁道:“公爷只是与我谈了些筹备出征的事情。”

“一句没提京城的事儿?”柳升失望道。

“提了一句,”吴为面无表情道:“警告我不要在京城搞小动作……”

“哎!”柳升塌下脸来,重重一捶廊柱,恨声道:“他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“公爷的意思是,向皇上和百官表明,自己这次是一心为国、绝无私心,希望他们也能以大局为重吧?”虽然被王贤剥夺了大权,吴为还是冷静的替他解释道。

“屁!”柳升却恨恨道:“你说他怎么越活越回去了?怎么能指望狗改的了****呢?”

“公爷说的也不错,这一仗必须要赢,这是压倒一切的任务。这时候只能主动向对方释放善意,至少让他们不要捣乱。”吴为暗暗叹了口气,要是这一仗再推迟几年,等朝廷完成了军需供给的改革,王贤就不必如此受制于人了。

大明目前的军需供给,还是延续太祖皇帝设立的奇葩制度,由地方官府就近直接供应军队。一支军队的军需可能来自附近好几个府县,一个府县可能同时供应好几只军队,天下几千个府县、几千支军队,彼此之间的军需供应网线错综复杂到何等恐怖的程度,也就可想而知。

这种情况下,就算王贤想要把军需供应抓在自己在手中,都无从下手。在对眼下制度进行彻底改革之前,任他有通天之能,也只能依靠文官们来养活他的军队。

文官们万万没想到,被他们嫌弃多年,太祖皇帝制定的奇葩制度,居然成了他们最为重要的保护伞。要是没有这一手,他们在对付王贤时,就真的只剩嘴炮了……

“京城这边,”柳升犹有不甘的看着吴为,嘶声问道:“你真的不作任何动作了?”

“当然,公爷的话,不能不听。”吴为淡淡说道:“和公爷对着干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柳升打个激灵,知道吴为这话里暗含着警告之意,不由有些不满,哼一声,转身要走。

却听身后的吴为幽幽说道:“而且我也想通了,把京城让出来,也不失为一步妙棋。”

“哦?”柳升站住脚,惊喜的回头道:“你是说,公爷又要故技重施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吴为缓缓摇头道:“这些年,大人的心意愈发难测了。”说着叹了口气道:“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