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五章 六月债还得快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1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众秀才闻言心中一寒,便听王贤悠悠问道:“诸位不愿意履约的原因,是丢不起这个脸。”

“是。”众秀才点点头。

“这么说诸位的颜面很值钱了?”王贤又问道。

“可以……这么说吧。”秀才公们心中已经感到不妙了。

“大概值多少钱?”王贤追问道。

“这……大人何出此言?”李寓苦笑道。

“我这人最是公平,从来都讲等价交换。”只听王贤缓缓道:“诸位既然不想丢了自己的颜面,那就出钱赎买吧。”

“赎买?”众秀才瞠目结舌,实在跟不上王四爷的天马行空,“怎么个赎买法?”

“你们觉着自己的面子值多少钱,报个价出来,”还是帅辉明白大人的心,在一旁解释道:“若是我们大人觉着合适,便许你们用钱把面子买回去。”

“这,这也太荒谬了吧……”秀才们心中大骂,这不是讹诈么!

“是谁说只要不去西湖游泳,怎么都行?”帅辉撇撇嘴道:“要不是你们求告,我家大人宁愿看个热闹!”

李寓心说,别磨叽了,不然又要出幺蛾子了。便重重点头道:“也对,大人要多少钱?”

“没听我们大人说么!”帅辉一翻白眼道:“你们自己觉着,自己的脸面值多少钱!”

“……”众秀才这个郁闷啊,心说这不是难为人么?说少了轻贱,说多了肉痛,让人怎么开口?

王贤也不着急,轻呷着西湖龙井,好整以暇的让他们商量。

“一人十两银子,怎么样?”一个秀才小声提议道。

王贤连眼皮都没抬,其余的秀才也向他投以埋怨的目光,王四爷分明是让我们出血,你这打发要饭的呢!

“五十两……”

王贤还没抬眼皮,立在他身边的帅辉讥讽道:“原来诸位相公的脸面,就值五十两银子!”

一句话说得秀才们红了脸,李寓咬牙道:“一人一百两银子,总可以了吧?”

“好,”王贤终于睁开眼,众秀才还没松口气,却又听他道:“小辉,拿七百两银子给诸位相公,请他们在富阳县裸奔一圈。”

“这……”李寓切齿道:“大人开个价吧。”

“这么一说,好像官死要钱似的。”王贤淡淡道:“放心,我一两银子都不要,全数捐给慈幼局和养济院。”说着站起身道:“诸位好好商量一下,实在不行,就回去问问你家长辈,要是还不着调,就不用再往我这儿跑了。”

说完,帅辉一挑帘,王贤进了里屋。

秀才们面面相觑,早知道这货如此睚眦必报,打死他们也不会招惹他。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还是想想如何过去这一关再说吧。

因为王贤只给一次出价的机会,秀才们不敢自作主张,赶紧让人去知会诸位老爷子。

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老爷子们哪还能在乡下呆得住,这阵子一直住在县城,此刻正聚在李家别业中,是以很快就得到了消息。

听管家把这事儿一说,老爷子们不禁叹气,真是一群书呆子!人家王四爷要的根不是他们的脸面钱,而是他们老爹的买命钱!

几位员外被关进班房,已经整整八天了。胥吏们见来了肥羊,自然要精心招待。他们故意用链子把员外们锁在院子里的尿缸旁边,那链子收得很紧,让他们无法坐下,就这样拘了不多久,几位员外便又臭又累,实在受不了了。

李员外大声叫李班头过来,道:“李老三,咱们也是家,你怎好如此折腾于我?”

“员外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,”李班头呲着大黄牙笑道:“要是不讲情面,您老几位现在该蹲大牢,不是蹲班房了。”在古代,班房和大牢不是一回事儿,大牢是正式关押犯人的监狱,而班房类似于后世的拘留所,是官府临时关押疑犯的所在。“进去大牢,不管情由,先赏一通杀威棒!几位员外细皮嫩肉,定然吃不消。”

“那,还要多谢班头呢,”李员外闷声道:“帮人帮到底,我们肯定不会逃,把这链子去了吧。”

“呵呵……”李牢头眯眼贱笑起来。边上一个狱卒笑道:“员外想舒服却也容易,里边屋里有桌子,有床铺、一天三顿两干一稀,要是吃不惯,还可以叫小得们出去买,保准员外们宾至如归。”

“那感情好。”几位员外大喜:“怎么才能住进去?”

“先花五十两,方能把这链子去掉,然后可以进这屋。”狱卒便道:“打地铺的话是一天二十两,五十两可以上床睡。”

“这么贵?”员外们瞪大了眼:“小秦淮最红的彩云姑娘,一宿才五两银子!”

“爱住不住。”狱卒翻翻白眼。“有事就去小秦淮住去。”

员外们实在受不了,被像狗一样拴着,只好认宰道:“先把我们的链子去了吧。”

“那不成,跑了怎么办,”狱卒摇头道:“要么在院子里拴着,要么进屋去关着。”

“……”员外们只好忍痛进屋,哪知道这才是噩梦的开始。江南潮湿,根打不得地铺,员外们勉强坚持一宿,第二天全都升了床。

你以为一天五十两就完了?大错特错!在这间富阳县最贵的住房里,什么都是要钱的!

一碗水五贯,开水十贯,要下茶叶的话,再加五贯。吃饭一餐十贯,咸菜窝头糙米饭!要想吃好的也可以,加钱!一个素菜五贯一个荤菜十贯!

此外,一床被子五十贯,一根毛巾十贯、一根蜡烛五贯,倒一次马桶十贯……

必须消费之外,你要是觉着无聊,还可以要书看,一五十贯,也可以找个戏子听戏,一次一百贯……不过员外们哪有那闲钱消遣?光每天必须的吃住消费,一人就一百两银子打不住!

员外们一直听说班房里各种黑,住进去才知道,比想象的还要黑!他们不知道的是,其实平时也没这么黑,是王四爷关照过,才会黑他们黑得一塌糊涂。

你说人家官府扣着员外们,一天就好几百两银子进账,凭什么为了秀才们的几百两放人?

更要命的是那些粮食!在官府严防死守之下,他们愣是一粒米也运不出去,反而被扣了个七七八八。

与此同时,各县都知道富阳从湖广买到了米,而且省里也去湖广买米了,大户们纷纷抛粮保,粮价应声下跌!如今富阳的大户们别说赚钱了,就是保都已经不可能!

每耽误一天,就多损失好几千两银子,心疼得老爷子们寝食难安,现在见王贤终于松口了,孙子们却还在那迷迷糊糊,气得老爷子们大骂‘一群书呆子’,然后让管家传话过去,一人三千两,不够还可以再加上!不过现在没有钱,请通融则个,等卖了粮食一定还清!

“我们的脸面这么值钱?”听了老爷子们的报价,秀才们惊呆了。别说三千两了,就是五百两,他们也宁肯到西湖游一遭!

“这是双方和解的钱……”管家小声解释道。

秀才们这才明白过来,李寓进去请王贤出来,告诉他家里的开价和请求。

王贤的表情,这才没那么严肃道:“可以,几位打借条吧。”

书吏马上端上纸笔,秀才们现场写了借条,‘兹欠富阳养济院、慈幼局铜钱三千贯,月息二分。某某字某某,永乐十年四月初七。’

双方签押按了手印,又让吴为作了中人,一份份三千两银子的借据便告成了。王贤将七份借据收到怀里,才露出一丝笑容道:“哪家酒店?”

周家酒店二楼雅间。

王贤高踞上座,秀才们左右相陪,周掌柜陪笑问道:“诸位大爷喝什么酒?”

“今天高兴,当然要喝烈酒。”王贤哈哈大笑,与在衙门时的冷若冰霜判若两人,他拍着身边的李寓道:“知道他们家最烈的是什么酒么?”

“应该是烧酒吧。”李寓陪笑道。

“懂行。”王贤笑道:“他家的老烧,那真是一绝!”说着对周掌柜道:“一人上一坛先!”

“四老爷,小店一坛酒可是五斤。”周掌柜小声道。

“上就是了。”王贤大笑道:“没看今天都是秀才相公们,李白斗酒诗百篇,你这才哪到哪!”

“我们哪能跟酒仙比……”秀才们十分低调道。

“瞧不起兄弟是吧。”王贤把脸一拉道:“不是说好了不醉不归么!”

“呃,那好,喝……”秀才们擦擦汗,只能豁出去了。

八坛美酒端上来,拍开泥封后,满室皆是浓郁的酒香,王贤大赞道:“好酒好酒!”

便与众秀才连干了三杯,然后搁下酒杯道:“光干喝酒,实在无趣,不如咱们行个酒令吧。”

“……”众秀才心说这话怎么这么耳熟?但人在屋檐下,哪有不低头?只好干笑道:“好。”

“上次行了字令,这次咱们玩游戏令,如何?”王贤笑问道。

众秀才哪敢说不行,纷纷点头道:“可以。”

于是王贤摸出三颗骰子,笑道:“我们来投骰子,谁掷出的数最大,就免喝,其余人都要喝酒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