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八九章 大败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9-0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那日之后,杨士奇便和太孙结成了同盟,杨荣也很快加入进来。两人一直充当太孙和朝政间的桥梁,还暗中替朱瞻基笼络了许多文官。在对付王贤方面,他们也学聪明了,绝不正面和王贤发生冲突,不给王贤打击消灭他们的借口。

但私底下,他们命人偷偷将朝廷秘辛散播出去,那些关于王贤杀王弑君,与徐妙锦有染的段子,也都是出自他们的授意。这种事,只需要放个风出去,就可以传的满城风雨,而且谁也没法查出,到底最先是谁先造的谣!

太孙府,讲堂中。

杨士奇为朱瞻基讲述蒙古人寇边之事。先帝在时,蒙古人都被打破了胆,自然老老实实,秋毫无犯。十多年下来,那些没有归附的蒙古人日子过得苦极了。他们不事农业,没有工业,除了牛羊肉、牛羊皮、牛羊奶,几乎什么都不会生产。

但过日子不能只靠牛羊,身上的衣裳得用布匹,床上的被褥得用棉花,生了病得有药草,烧水做饭得用铁锅,牛羊肉吃多了得有茶砖解腻。而且炖肉总得放盐吧?整天吃白水煮肉,谁受得了?

这些东西,蒙古人通通都没有,原先是靠掠夺内地来获取。被朱棣打残了之后,只能老老实实的通边互市,用珍贵的皮毛换取这些廉价的生活必需品。但也不是哪个部落都有资格跟大明互市,得是一贯恭顺,对大明没有威胁的中小部落。像阿鲁台那种实力强大、野心勃勃,总想着一统蒙古,恢复蒙元昔日荣光的家伙,自然始终被排除在外。

阿鲁台不是不想低头,他派自己的儿子数次到宣府求和请封,但朱棣已经认定他是个喂不熟的狼崽子,坚决不为所动。阿鲁台的鞑靼部始终得不到急需得物资,生活已是惨不忍睹。据说他们整个部落,只有阿鲁台和他的几个儿子有铁锅用,其余人只能用兽皮做成袋子烧水煮肉。因为没有布匹和棉花,他们只能不论男女贵贱,通通都穿兽皮缝制的衣服。到了夏天穿不得兽皮,男女便近乎赤身*,给他们的成吉思汗丢尽了脸。

在朱棣的军事打击和经济封锁之下,不少依附于鞑靼部的小部族偷偷内迁,投靠河套的博尔济吉特部。若非阿鲁台父子的强力镇压,整个鞑靼部早就分崩离析了……

就在阿鲁台也快要撑不住,准备向大明无条件投降时,永乐皇帝驾崩了。消息传到草原的当天,鞑靼各部就像过节一样,所有人纵情欢歌,喝的酩酊大醉,庆祝压在蒙古各族头上二十多年的巨石,一朝化为乌有!

随后,阿鲁台贼心复燃,开始试探着进攻那些归附大明的蒙古部落。劫掠一番便率众远遁大漠,躲了许久也不见大明的军队前来惩戒。阿鲁台的胆子便越来越大,不满足于劫掠没什么油水的蒙古部落,开始打起大明百姓的主意。

永乐年间,许多内地百姓或是逃难的或是跟随军队,迁徙到边境地区,建立村镇,开荒种田,已经很成规模。这些边地的百姓已经淡忘了蒙古强盗的威胁,很多村镇都建在远离军队驻防的区域……这年代可没什么军民情深,大明的边军劫掠起百姓来,跟强盗没什么区别。

当阿鲁台率军闯入这些村镇时,根本没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,便可以肆意的烧杀抢掠,等他们满载而归离开好几天,大明的军队才姗姗来迟。这其实也不完全是朱棣一死,大明的边军就撂挑子,而是宣府、大同的将领,都响应朱高炽的号召,带着大军进京勤王去了。留守的副将兵力不足,又不愿担责任,哪会贸然出击呢?

边境遭到频繁骚扰的消息,很快传到京城。但当时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争夺皇位上,暂理朝政的太孙殿下,只是把消息传达给勤王的将领。而那些将领也不以为意,这么多年,蒙古人早被他们打成了兔子,只要一带兵回去,保准阿鲁台吓破胆子,有多远躲多远。

等到转过年来,那些勤王的将领,得到皇上的封赏,心满意足的带着军队回来。便撸起袖子,准备好好教训一下阿鲁台这个趁火打劫的龟孙。

于是在下一次接到阿鲁台寇边的消息之后,宣府和大同的总兵官分别点起一万骑兵,气势汹汹的朝阿鲁台扑去。果然不出所料,阿鲁台的军队一发现明军赶到,就丢下劫掠的战利品,没命的落荒而逃了。

明军见状,气势更盛,在后头紧追不放,一气赶到了草原深处,并发现了一小股敌兵。明军把火气全都撒在这几百号敌兵身上,转眼就将其围歼。审问俘虏得知,原来这些蒙古人是不敢和大明交战,偷偷逃离鞑靼军队的。

这些蒙古人还告诉明军,阿鲁台的军队已经被追得跑不动了,军中士气涣散,就在北边三十里外的特鲁河边休整,此时进攻必可大获全胜。

许是自信太足,明军将领居然毫不怀疑,还让那些个蒙古人做向导,带领他们去偷袭前头的鞑靼军队。

在蒙古人的带领下,明军来到特鲁河边,果然找到了鞑靼人的军营,但里头只有满营的物资和几百鞑靼兵。明军轻易击溃了这些鞑靼兵,审问俘虏得知阿鲁台刚刚接到斥侯来报,仓皇带着军队逃走,这会儿应该刚刚渡河。

明军追了半个月,终于抓到鞑靼军的尾巴,将士们振奋无比,便嗷嗷叫着冲到河边,果然看到还有不少鞑靼军队正在渡河。被冲昏头脑的明军将领想也不想,便带着军队冲了上去。

那些正在渡河的鞑靼骑兵见状慌乱不堪,拼命催动战马往对岸游去。明军骑兵像下饺子一样冲到河中,才发现那平静的河面并不像想象的那样安全,水位奇高不说,还暗流湍急。战马一不小心,就失足被淹没在河中,马上的骑兵也被掀翻在水里。

不过这会儿,已经不管不顾的明军,根本不在乎这点麻烦了,转眼之间,大半军队进入河中,宽阔的河面上,密密麻麻全是明军官兵的身影!

先头部队一上岸,也不等后头的军队,便径直朝着逃窜的蒙古人冲去。虽然前头烟尘滚滚,一看就有大量的敌军。但按照往常的经验,不管蒙古人有多少兵,大明的军队一到,通通就会屁滚尿流而逃。

然而这次,他们猜错了……当烟尘散去,明军先头部队看到的是一支严阵以待、弓箭上弦的蒙古大军!

率领这支军队的阿鲁台,刷得抽出长刀,冷冷看着上当的明军,朝身后咆哮起来:“成吉思汗的后裔们,向敌人讨还血债,洗刷你们多年来耻辱的时候到了!”

说着长刀向前一指,一马当先冲了出去:“杀啊!”

“杀啊!”鞑靼骑兵潮水般冲了上来,纷纷张弓射箭,登时箭如雨下,朝明军射了过去!

明军将士纷纷中箭,惨叫着落马,看一看敌我之间,悬殊的兵力对比,他们忍不住回头,想看看后面的军队何时能跟上来。

谁知这一看,登时魂飞魄散!只见身后的军队已经乱成了一锅粥!

原来阿鲁台还在河对岸埋伏了军队,蒙古骑兵趁着明军半数渡河,兵荒马乱之际,突然横空而出,从背后攻击明军将士!

到这时,就是傻子也明白过来,他们落入了蒙古人精心编制的陷阱中。那些之前抓到的蒙古溃兵,是阿鲁台故意放出来,引诱他们一步步上钩的诱饵!当他们终于上当,开始横渡特鲁河时,早就埋伏在河两岸的鞑靼大军这才杀了出来,半渡击之!

这一仗,明军败得极惨,虽然他们还保持着朱棣时代的勇武和无畏,但之前实在是太轻敌了,草率的置己身于绝地,结果在敌人发动突袭之后,兵找不到将,将找不到兵!只能无头苍蝇一样各自为战……

而鞑靼人的士气则如日中天,终于一扫永乐年代的阴霾,依稀看到恢复昔日荣光的希望,让他们爆发出极强的战斗力,向两岸的明军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冲击!

很快,率先过河的明军先头部队,便在十分于己的敌军冲击下死伤殆尽。河里的将士们陆续登岸,根本不够鞑靼军队塞牙缝!

明军将士见状,不敢再过河,不少人马纷纷调转回头!却犯了兵家大忌——调转回头的人马和正在前进的明军撞在一起,场面彻底失去控制,战斗终于不可避免的沦为了一边倒的屠杀!

此役,两万精锐明军,一万余人死在了特鲁河畔,鲜血把河水染成了红色,一直到下游百里处,都能看到死难明军的尸体。

剩下的*千明军拼死突围,却被彻底疯狂起来的鞑靼军队穷追猛打,半个月后逃回宣府的不过两千余人,其余的要么被杀,要么沦为鞑靼人的俘虏……

这是永乐七年邱福之败后,大明朝最惨重的一次失败,消息传回京城,朝野震惊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