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七八章 清洗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8-2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见手下官兵投来怀疑的目光,那些将领恼羞成怒道:“我们也是奉了旨意的!”

“那就拿出来看看,到底奉了谁的旨意?!”马上就有质疑的声音响起。

“当然是……”那些将领话刚出口,就像被捏住脖子的鹅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因为他们看到,刚才那质疑的声音,是一群鼻青脸肿、个个带伤的高级军官发出的。而那些高级军官正是被他们突然发难,扣在军营中的王贤旧部。

“吓!指挥大人!”

“啊!张将军!”

“刘大人,您怎么成这样了?”

禁军将士虽然对这些空降而来的家伙没多少信服,但都十分清楚,这些人是朝廷任命、千真万确的本军最高长官!

直到此时,禁军将士才猛然醒悟,带领他们来到这里的都是一些副指挥使、指挥同知之类的佐贰官。而他们真正的长官似乎遭到过拘禁……

“这帮狗东西拘禁长官,意图谋反!你们也要助纣为虐吗?!”鼻青脸肿的高级将领指着那些昔日的副手,朝将士们怒喝道。

“啊!”方才不管情况如何,禁军将士并没有乱套,这下听到自己的最高长官,控诉那些把他们带出军营的将领在谋反,可把官兵们吓坏了!‘轰’的一声,千万个声音一同响起,场面登时失控!

有的官兵大声嚷嚷自己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执行命令;有的官兵愤怒的质问,这到底是不是真的?还有的官兵高喊着,把那些反贼抓起来,将功补过!场面混乱至极,什么声音都听不清,什么事情都做不了!

莫问骑在马上,目光冰冷的看着这可笑的混乱,却暗暗松了口气。他知道,现在就是神仙也指挥不动这支禁军了……一场计划周密、实力强大的兵变就这样变成了闹剧。

但莫问也很清楚,若非及时关闭了皇城四门,提前消灭了内奸,把四卫营派上城头震慑住禁军,又将城外的军队及时拉到城内,对禁军形成包夹之势。单靠把被捕的将领解救出来,空放几句嘴炮,是不会有这种效果的。

人的心理是那样的复杂多变,难以控制。如果当时没有及时关闭城门,让禁军冲进皇城去,和守军展开交战,很多官兵会破罐子破摔,确认自己叛军的身份,那时候说什么都没用了,唯有一场血战见高下。

现在城门及时关闭,一切就都不一样了……。

兵变成了闹剧,固然令人欣喜,但想要收拾局面,却不是件令人愉快地事情。

那些参与兵变的禁军将领,自然不甘心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失败,还在声嘶力竭的嚷嚷道:“皇帝倒行逆施!我们是要清君侧!”

“先帝其实传位给太孙殿下!却被太子窃取了皇位!太孙手中有传位遗诏,此刻已经公布天下!你们快随我入宫护驾,大家都是从龙功臣,生生世世享尽荣华!”

“不要被他们蛊惑,宫中马上就会传出消息,咱们是忠臣,他们才是反贼!”

这帮家伙都是军中老人,平素里说话十分管用,这些话从他们嘴里说出来自然十分忧煽动性。而且也有大票死党愿意跟他们到底,跟着一起嚷嚷起来。这些人虽然远少于那些不想跟着造反的将士,但胜在嗓门高动作大,还是造成了不小的混乱。

莫问见状暗暗皱眉,这样下去虽然不会威胁到宫里什么,但酿成不可收拾的混乱,依然是皇上和公爷不能答应的。

“下令,一炷香的时间内,放下武器走出来的将士,通通既往不咎。”莫问果断下令道:“一炷香以后,将清场。”

“是!”手下传令官沉声接令,然后吹响了号角!

‘呜呜’的号角声传遍场中,让乱成一团的禁军将士暂时安静下来。就连那些将领也惊呆了,这不是跟英国公约定的信号吗?怎么他们吹起来了?难道是巧合不成?

“我家都督有令,以炷香时间为限,一炷香内放下武器,走过来的将士,通通既往不咎!一炷香以后,仍不肯放下武器者,格杀勿论!”几个严肃的声音同时在皇城四门外响起,说完,四炷线香分别在四个方向点起。

线香点燃后,第一时间就有上千名禁军官兵丢下武器,高举双手离开禁军的队列,向王贤军走去。走到王贤军阵前,他们各自的最高长官早等在那里,把他们重新编队,加入到王贤军的阵列。

这种示范效应是巨大的,很快,更多的禁军丢下兵器,转换阵营。只听到丁零当啷兵器落地的声音,连绵不绝,越来越密。

眼看着手下的军队越来越少,那些禁军将领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,因为愿意听他们的,已经留在他们周围,不愿听他们的,自然离得他们远远的,想拦都够不着,何况也没法拦。难不成,先自己人打个你死我活再说?

也不是没有拦的,但只会激起更多的反抗,让更多的将士心寒而去……。

一炷香时间即将过去,三分之二的禁军将士放下武器,转换阵营。还剩下三分之一,近两万人没有缴械投降。

不过这近两万人分布在四处城门外,多的一处有七八千人,少的一处只有两三千人而已。在城上城下的大军包围下,兵力已是少的可怜了,而且士气更低落到极点。他们很多人只是单纯的因为忠心,不肯弃上司而去,但这不代表他们不怕死,更何况是以逆贼的身份而亡。

“还有最后十息,”一名参将低头看看那只剩最后一节的线香,冷声道:“线香燃尽后,仍持械顽抗者,通通以大逆格杀当场,夷三族,女眷充教坊司!”说着举起手臂道:“准备!”

城上城下,弓弦张开,火枪的引信点燃,冒出滋滋的白烟。

紧张,万分的紧张;恐惧,无边的恐惧,像滔天巨浪一样,席卷每一个仍不肯投降的禁军。他们才发现,原来对方是来真的!原来死亡就在眼前!

原来,那些所谓的义气,无谓的忠心,在死亡的威胁面前是那样的苍白无力、不值一提……何况还要连累他们的家人……

“不要开火,我们投降!”恐惧瞬间爆发,转眼蔓延全场,将士们纷纷丢下兵器,双手抱头。来不及再跑到对面,直接趴在地上,一动都不敢动……

线香燃尽,参将的手臂猛地一挥,枪声四起,箭雨如蝗!

仍然顽固不肯低头者数千人,死于乱枪乱箭之下,悲哀无比,窝囊无比……

莫问依旧冷冷的看着这场千人斩,神情没有一丝波澜,他经历了太多的杀戮,任何形势、任何规模的死亡都不能让他动容。

不过最终,他还是轻轻叹息一声,流露出一丝厌倦。固然是一将功成万骨枯,可他还是希望那铺就他名将之路的累累白骨,不是只来自同胞,而是来自异族……

天空有鹰啸声,莫问抬头看着那九天上展翅翱翔的雄鹰,不无羡慕的想着,什么时候能如史上的名将一样,杀尽胡虏,扬威异域?。

如果勋贵们在东安门受阻后,再转向北安门,就会和皇帝陛下还有王贤碰上。

下朝之后,朱高炽忍了又忍,还是忍不住要亲眼看个究竟。便让王贤和自己到了北安门,准备登上城头。

就在这时,突然城头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,震得皇帝两耳欲聋,脸色骤变。王贤赶紧扶住朱高炽,在他耳边轻声道:“皇上放心,这是清洗,不是作战……”

朱高炽点点头,吃力的迈步往城头走去。

因为北安门是勋贵们的主攻方向,所以柳升亲自在此坐镇,看到皇帝驾临,安远侯赶忙迎驾,口中却劝说道:“皇上,还是不看的好。”

朱高炽却摇摇头,沉声道:“朕要亲眼看看,他们准备干到什么程度?”

柳升还要再劝,看到王贤微微摇头,便不再说话,躬身退到一边。

朱高炽在王贤的搀扶下,走到箭垛旁,扶着微凉的青石,往城下一看,便见千余名身穿着禁军服色的官兵,或被弓箭射穿了胸腹,或被弹丸击中了头颅,以各种各样的姿势倒在地上,不少尸首仍在汩汩流淌着鲜血,千余人的流血将北安门外染成一片血的海洋……

不少中枪中箭未死者,在那血的海洋中,拼命的挣扎、惨叫、呼号、求救……

王贤军的将士却心如铁石,他们提着刀穿行在血的海洋中,任何未死者都会被补上一刀,彻底停止惨叫。

伤号们震天的咒骂声中,朱高炽有些不忍的别过头去,轻声道:“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“回禀皇上,”这种问题当然不能让公爷回答,柳升抢着答道:“因为已经有军令,一炷香内不缴械投降者,杀无赦!”顿一顿道:“军令一出,不能有丝毫折扣!”

“可是……”朱高炽还想说什么,但话到一半有咽了回去,皇帝叹了口气道:“朕明白了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