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四章 王四爷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1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大老爷去湖广买粮,大户们都歇了菜,老百姓忙着养蚕,衙门里清清静静。对忙了一个春天的富阳县官差们来说,这个四月不要太惬意。

但王贤除外……

因为知县不在,主簿停职,县里的大事小情,便都落在蒋县丞和他这个署理典史身上。蒋县丞要在衙门坐镇、主管行政,至于治安刑狱这些棘手的破事儿,统统都归王贤管。

没办法,谁让他现在是典史。典史和典吏虽然只差一横,但一个是官,一个是吏,完全两码事。

虽然典史只是个不入流的杂职官,但你要是因此瞧不起,就大错特错了。因为这是全县最强力的一个官职了——典史掌司奸盗,察狱囚,典录簿,一县的保人、线人、公人都归他管!

所谓保人,就是乡下的里长、甲首,城厢的坊长、街正。此外,水上鱼户还有澳主,山里采矿的有矿主,养蜂的有棚长、采茶的有寮长……在太祖皇帝的设计中,他的国家就是一个组织严密、各司其职的准军事化集体。尽管到了如今永乐皇帝当国,这套严密的体系业已松弛,不过眼下特殊时期,保人们每日都要向他汇报所辖人口的动态。

只有把这些保人充分调动起来,才能随时掌握县常驻人口的动态,做到对症下药、防患于未然。至于那些流动人口,则要靠线人了……县所有酒店的掌柜、旅馆的老板、妓院的老鸨、寺庙的方丈、道观的主持、商铺的店主、牙行的牙主、码头的埠主……都是他的线人。不仅有义务主动向他报告情况,还要为官府提供专业支持。比如出了失窃案子,就会招当铺朝奉前来勘定损失的金额,至于日后追赃,也少不了当铺的配合。

当然保人和线人都不是衙门中人,关键时刻很容易靠不住。不过不要紧,王典史手下还有自己人——公人,也就是三班衙役,皂班、快班和壮班。

皂班,就是衙门里的皂隶,负责县衙保卫工作。快班,也就是胡捕头的手下。壮班就是民兵,也是县里的主要武装力量,哪怕富阳这样的小县,也有五百民壮,其中典史辖一半,叫做机兵。另一半归巡检司,则叫弓兵。

除了三班之外,还有狱卒、牢头、仵作、刽子手、更夫、火甲之类,也都在公人之列。所以典史又叫首领官,全县的保安、治安、警察、民兵、情报人员,都归他管,可想而知这个官要是当好了,会有多大的权势。

当然这个官也极其难当,因为典史虽然官不入流,却也在官序列,受朝廷‘不得官土’的约束,是以也得孤身到外县上任。又官低位卑、任期短暂,如何镇服手下的各路神仙?那可都是老奸巨猾的地头蛇!

马典史就是个例子,这位四老爷上任之初,也想立威镇服住这班牛鬼蛇神,却被他们整得死去活来……胥吏齐心合力,整治县令都没问题,区区一个典史更是不在话下。

总之不到半年,马典史就投降了,从此缩在他的典史厅里,只管上传下达,按期追比,其余的一概放手。

不得不插一句,当初设计架空马典史,成功抢班夺权的,正是王贤他爹,时任刑书的王兴业。而胡不留和李观,正是他的帮凶。

现在王贤成了典史,局面就大不一样了。首先他是魏知县的心腹;同时他是地人,这一点非常重要;再者,李观和胡不留是他父亲的老部下,总有几分香火情在里头;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,那就是所有人都对他的心计和手腕不寒而栗……

无需吹嘘,只要看看栽在他手里的人名单,就足以让李观和胡不留这样的老油条战战兢兢,不敢因为他是年轻小辈,就有丝毫的懈怠。

所以魏知县算得上知人善任,他让王贤当这个典史,跟马典史在任时,绝对不是一个效果。哪怕是蒋县丞分管这块时,都远远无法与现在相比。

王贤不费什么力气,就让手下各路神仙服服帖帖,各司其职,比原先卖力多了。

如今,王贤已经将户房的事情交给吴为,自己全力以赴履行典史之责。在这段灾荒时期,典史主要负责维护治安、修缮城垣、看守监房,保卫永丰仓,维持售米现场秩序……所谓有福之人不用忙,无福之人忙断肠,蒋县丞管这块的时候,正赶上县里缺粮,地民众排外情绪严重,每天都有许多起案子,忙得二老爷焦头烂额。

但等王贤管这块的时候,富阳百姓都沉浸在粮荒得解、粮价得降的喜悦里,城里城外一片祥和,连地痞流氓都不欺负外地人了,差人们的劳动强度,骤降到原先的三分之一不到。

不过王贤心里一直有层担心,就是明教会不会报复。为了以防万一,他还是加强了戒备,见天走街串巷、下乡巡察,宣传明教的危害,悬赏捉拿明教份子。

虽然明教曾经为驱逐鞑虏、恢复中华,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,但王贤不理会那些,他只知道如今太平光景,煽动百姓造反的就是邪教,自己既然身在其位,就要保一方平安,尽力铲除他们。

好吧,做人要坦诚,别看王贤如此忙碌,心里却乐此不疲……他现在是首领官了,每次出门,都有一大帮手下前呼后拥。其中四名皂隶是法定的长随,还有十几名捕快,几十名民壮,浩浩荡荡,声势惊人!据说这是为了震慑不法分子,但谁敢说没有炫耀的成分在里头?

来就有,没什么不能承认的。他就是要让富阳县的男女老少都看看,那个他们提起来就各种鄙夷和嘲笑的王二,如今已经是他们的保护神了!

你可以说他庸俗,因为你从没体会过那种,被所有人都瞧不起的滋味。对他这个快意恩仇、从不吃屈的家伙来说,一定要报复回来才可以。父老乡亲光听说他如今多么厉害,那是不够的,还得让他们看见才行!

这天结束巡察、返回衙门,已经快到申时了,王贤回到他在户房的值房……他这个典史只是署理而已,等马典史回来了,该干嘛还得干嘛,所以王贤没有挪窝,仍然待在户房办公。

刚到门口,帅辉便迎上来,用嘴呶呶里间,意思是,那些家伙又来了。

王贤笑笑越过他,便见值房外间坐着几个身穿斓衫、头戴皂巾的秀才相公。

几位相公坐在那,一直注意着门口,一看见王贤出现,便齐刷刷站起来,脸上堆满笑容,拱手施礼道:“学生见过四老爷。”

‘咳咳……’王贤忍不住咳嗽两声道:“说了多少次,别这么叫我。人只是署理而已。”

“以大人之德才兼备,飞黄腾达是早晚的事儿。”为首的秀才正是那玉树临风的李寓,便听他认真的恭维道:“大人将来的成就,绝不会只是区区一个典史。”

‘区区一个典史……’王贤幽怨的想道:‘这可是老子毕生的奋斗目标,这家伙却压根瞧不起……’

见他面色阴沉,值房里的气氛登时变得压抑,一众秀才面面相觑,不知说错了什么,惹得王四爷不开心。

当仁不让的在主位上坐下,王贤点点头道:“请坐。”

众秀才方敢就坐,李寓小意问道:“这都第七天了,不知大人今日有没有空……”

从七天前开始,秀才们便每天登门来请王贤吃饭,均被他以各种理由拒绝了。秀才们尽管一肚子牢骚,但不让王四爷消气,老爷子们就要家法伺候。这些自来骄纵的秀才公,只好见天来衙门报道,希望能以诚意打动王贤。

用他们的话说,就是‘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’,只是没想到王贤这块石头,实在是太难开了点,让他们六次无功而返。

好在这第七次,终于有了些眉目,至少王贤开了口:“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西湖游泳?”

众秀才登时哑然,这才知道,王贤一直不肯赴约,是记着上元节时,他们输了赌约,却不想履行,竟撇下他的女眷逃跑的梁子。

“这……”李寓赔笑道:“那只是玩笑而已,当时多有得罪,还请大人海涵。”

“当初立约时,可不是玩笑。”王贤淡淡道:“我要是没被叫上楼船,肯定被你们扔到西湖去了。”

“不会不会,怎么可能呢。”众秀才忙矢口否定道:“只是玩笑而已。”

“人无信不立,连赌誓立约都可以当儿戏的人,”王贤面无表情道:“我不知道和他有什么好谈的。”

众秀才登时哑口无言,半晌李秀才方艰难道:“下河游泳实在是太丢人了,那样的话我们没法再做人了,大人能不能通融一下,用别的法子代替?”

王贤一脸不悦的沉默半晌,方缓缓点头道:“可以。”

众秀才登时大喜道:“只要不下河,大人让我们干啥都行!”

“这可是你们说的。”王贤嘴角挂起一丝冷笑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