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七五章 结果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8-2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殿下,您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

面对着勋贵们怒气冲冲的指责,朱瞻基十分平静,目光投向远处的午门。

这时,杨士奇率领着文官出宫而去,正走到午门口。

守卫宫门的侍卫,抽出一道道沉重的门闩,然后一齐扣住门上的把手,缓缓的敞开宫门。

沉重的左右两掖门,便无声的敞开了两道缝隙,那缝隙越敞越大,宫外的世界便出现下众人面前。

此时,旭日东升,春光明媚,宫外空旷的广场上,有一群白鸽在悠闲地觅食。

如此安详平和的一幕,却让勋贵们如五雷轰顶一般,料想中的大军没有出现,更没有血流成河、尸积如山的场面,只有他娘的几只鸽子!这是什么情况?!

文官们从容的走出午门,穿过午门外的广场。鸽群见惯了生人,并不惊慌飞散,只是慵懒的踱步让出了去路,然后咕咕叫着歪头打量这些官员胸前补子上的飞禽,似乎对上头没有鸽子很是不满。

朱瞻基这才过头,苦笑的看着勋贵们,这时候,什么话都不需要说了,因为勋贵们已经陷入了万分恐慌之中。

“怎么会这样?!”不少勋贵两腿发软,几乎要站立不住,很显然,他们的军事行动遭遇了完败,只要一想到政变之后,失败一方将遭受的血腥清洗,他们就恐惧的浑身战栗,不少人甚至想死的心都有了

“怎们办?”吓坏了的勋贵们纷纷望向他们的主心骨,英国公张辅。

“不要慌。”张辅已经镇定下来,目光缓缓扫过众勋贵道:“都是尸山血海走过来的人,别把爷们的架子丢了!”

“公爷说的是!”勋贵们闻言嚷嚷起来:“人死鸟朝天,咱们不能让那帮杂碎看了笑话!”

说完,勋贵们便跟在张辅身后,大步往午门外走去,一个个满脸悲壮,真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架势,只是有些人脚步虚浮,走在平地上还能拌蒜。很显然,内心汹涌的恐惧不是几句狠话就能消除的

勋贵们钟鸣鼎食,家大业大,哪里还是当年烂命一条的亡命之徒?他们一边走,一边想着可怕的后果,朱门酒肉的生活化为泡影,娇妻美妾沦为教坊妓女,子孙亲族惨遭杀头充军,这简直比死亡还要难过一万倍!

勋贵们行尸走肉一般穿过空旷的广场,到了承天门前,却发现宫门紧闭,守备将士森严戒备,神情十分紧张。

先到一步的文官们,已经在与守卫宫门的交涉开了。

“怎么事?承天门不是向来不关的吗?”按照规制,皇城四门开启后,一直到天黑才会落锁,不会因为宫内举行早朝或别的原因关闭。

“诸位大人,稍安勿躁。”守将板着脸道:“承天门外军队正在调防,为免引起混乱,宫门暂时关闭,很快就会开启的。”

虽然用脚趾头也能听出来,守将没有说实话,但大明朝素来文官不问武事,哪怕文官们近来气焰嚣张,一时也不敢挑战这条铁律,只能乖乖等在一边。

勋贵们却不管这套,听说承天门外有事情,一个个双目放光,登时重新恢复了生机。

“看来,说不定还有戏!”勋贵们按捺不住急迫的心情,便涌向承天门两侧的台阶,想要登上城楼看个究竟。

谁知,却被守军挡了下来!

勋贵们满腹邪火一下子就发泄在,那些阻止自己上楼的禁军将士身上,新河伯一个巴掌抽在一名将士脸上,破口大骂道:“奶奶的!敢当老子的路,赶紧让开!”

“就是,不长眼嘛?!”勋贵们纷纷詈骂,拳打脚踢。他们长久的积威之下,禁军将士不敢反抗,却更不敢让开去路。

“诸位爵爷抱歉,上头有命令,皇城四门戒严,任何人不得靠近!”承天门守将,站在军阵后大声说道:“请速速退后,以免伤了和气!”

“郑三省你个犊子,敢跟老子这么说话!你爹也得乖乖听老子的!”成山侯王通朝着守将咆哮起来:“还不快给我滚开!”这郑三省的父亲郑大彪,当年乃是王通的副将,郑三省能年纪轻轻当上承天门守将,离不开这层关系。

可惜今天,郑三省似乎铁了心不给老恩主面子,像王通欠了欠身,笑道:“侯爷请了,晚辈军务在身,不能全礼。今天上头下了死命令,军令如山,就是我爹在这儿,咱也不能让开!”

“好好,好小子”王通被结结实实打了脸,气的胡子直翘,咆哮道:“哪个上头的命令,比老子的话还好使?!”

“是镇国公亲自下的命令。”郑三省苦笑道:“这也是为您老人家好,我要是放您上去,锦衣卫就在城头上驻扎着,那些人可不跟您讲情面”

众勋贵闻言一惊,抬头往城头望去,果然见楼梯尽头,不知何时多了一队身穿飞鱼服、腰挎绣春刀的锦衣卫,正冷冷的俯看着他们。

勋贵们的气焰为之一窒,他们固然在军中横行无忌,却唯独不敢在锦衣卫面前撒野,那纯粹是茅坑里打灯笼找死!

“算了,”张辅拉一把仍拉不下面子的王通:“我们去别处看看。”

“你小子给我等着!”王通狠狠威胁一句守将,便痛快跟着张辅离开,不禁让人怀疑他的威胁有多少分量。

勋贵们唯张辅的马首是瞻,自然也不再闹腾,跟着英国公离开承天门,往东安门赶去。两处城门离的不近,勋贵们快步前进,还是足足用了两盏茶的功夫,才到了东安门近前。

只见这里一样的城门紧闭、戒备森严!

这次勋贵们不闯了,都看向了张辅。

“请你们的指挥使刘贵来见本公。”张辅站在那里不动如松,声如洪钟,声音传遍东安门上下。

不一会,东安门守将刘贵,在两名锦衣卫军官的陪同下,出现在城门楼上。刘贵一手扶着箭垛,朝城下的英国公沉声道:“公爷唤小的有何吩咐?”

“你明知故问!”张辅阴下脸来,脸上是压抑不住的怒气。这刘贵和北安门守将王禅,已经立誓效忠于他,为了防止两人临证退缩,英国公还派人软禁了他们的家眷。千防万防,想不到还是出了岔子。

“公爷这话,末将就不明所以了。咱们奉镇国公之命紧闭城门,严防死守,其他的一概不知。”刘贵冷笑一声,突然一拍脑壳,好像想起什么似的,对英国公笑道:“对了,告诉公爷个好消息,今天早晨,我那被歹人掳去的家人,已经被锦衣卫营救出来了!”

顿一顿,刘贵又皮笑肉不笑道:“听说王禅的家人也被救出来了,跟公爷禀报一声,不用再劳烦公爷帮忙操心了。”

张辅城府再深,听了这话也忍不住脸皮发烫,其实两位守将的家眷是张辅派人扣起来的。当然,以英国公素来当了****还要立牌坊的尿性,自然会让人假扮成匪徒绑人,然后才会粉墨登场,急公好义的帮二位守将营救家眷。当然,在营救过程中,英国公一定会让他们明白,只要今日保持城门畅通,他们的家人就会平安归来。

所以,刘贵才会有此一说。

看到刘贵身后的锦衣卫,张辅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王贤早就暗中潜京城,偷偷破坏自己的安排,刘贵也好,王禅也罢,在王贤这个大特务头子面前,自己那点小动作全都无所遁形!

换成自己是王贤,也一定会把皇城四门的防务,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。只要及时关闭四门,自己在皇城外安排的那些军队,就全都被堵在外头!

不过自己也做好了皇城四门关闭时的预案,让外面的军队准备了攻城车和焚烧城门用的火油,那些军队都是久经沙场的精锐,怎么可能被区区一道城门挡住,就裹足不前了呢?

‘看来,那些军队也出岔子了!’张辅暗暗惨叫一声,知道这场斗法自己输的彻彻底底,完全被对手碾压了!

勋贵们正交头接耳,想说是不是去北安门再看看,却听城外一声炮响,刘贵和锦衣卫军官面色严肃的转到城墙另一侧,不一会,刘贵转,满脸如释重负的笑容道:“诸位爵爷不用去别处了,城门可以打开了。”说完,他大声下令道:“开门!”

勋贵们惊疑不定的目光中,东安门缓缓敞开。城门外,宽敞的东安街上鸦雀无声,定睛一看,却有千军万马在道路两侧森严列队!

士卒们全副武装,目不斜视,一行行,一排排从东安门一直排到道路尽头,一眼望不到边,头盔上的红缨连成一片火红的匹练,如林的刀枪在春日照耀下,反射出耀目的寒光,刺得勋贵们两眼生痛。

在士卒队列之前,是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军官,那些军官虽然衣甲鲜明,但不少人脸上身上明显有伤,神情颇为委顿,双目却都寒光闪闪,仇恨的盯着走出皇城的勋贵们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