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七三章 殿下,不要冲动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8-2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哦?”张辅吃惊的看一眼朱瞻基,旋即神态如常,点了点头。

奉天门前,丹墀之上,金台帷幄早已设好,太监侍卫捧着如意、净瓶、罗伞、金瓜……在龙椅两侧肃然而立。

而身后的午门也缓缓关闭,直到朝会结束,两掖门才会再次打开。

文武百官分左右在丹墀前立好。这时,一名身穿大红蟒衣的太监,抡圆了丈许长的鞭子,抽出一声爆仗似的脆响!

三声响鞭之后,文武官员齐刷刷跪地,恭迎皇帝陛下驾临!

跪在地上,朱瞻基看一眼身旁的英国公,张辅微微点头,这时候应该是大军发起进攻的时候了。朱瞻基微微侧头倾听,却听不到什么特别的动静,张辅示意他稍安勿躁,这高高的宫墙,足以把任何声音都隔绝在外。

朱瞻基点点头,突然发现身边的文武官员躁动起来,忙收摄心神,和张辅一同顺着众人的目光望去,两人登时呆若木鸡……。

文武官员所望的,是皇帝所来的方向。响鞭之后,天子升座,这本是正常的程序,张辅和朱瞻基却像见了鬼一样——盖因那扶着朱高炽的缓缓而来的,是个身材瘦削,面容清绝,唇边短须如墨,鬓梢却淡淡染霜的男子!

那男子腰杆笔挺如枪,浓眉如剑,双目幽深似潭,让人不敢与他对视,身上穿着公爵服色,正是钦命大明山东总督、锦衣卫都督、镇国公王贤!

看到王贤扶着皇帝一步步由远而近,朱瞻基就像见了鬼一样。狠狠拧了自己的大腿一把,那钻心的刺痛告诉他,这不是一场噩梦,而是事实!

何止是朱瞻基,勋贵们全都傻了眼!那本该在武当山跟孙碧云提亲的王贤,居然、竟然出现在两千里外的北京城!就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的眼前!

‘这是什么情况?!’朱瞻基要疯掉了,猛然转头看向胡灐,无声的狂吼起来!从楸不出错的胡师傅,怎么会冒出这么个致命的大乌龙?!

胡灐也是满脸错愕,一副搞不清状况的模样。

这时候,群臣开始山呼万岁,朱瞻基却已经顾不上那么多,在群臣‘万岁万岁万万岁’的山呼声中,他朝张辅低吼道:“怎么办?!”

其实从王贤出现的那一刻,张辅也已经慌了神,但他深知,太孙殿下和勋贵们全都看着自己,自己要是表现的慌了神,他们全都要崩溃!

“镇定。”张辅沉声说道,他这一声运用了内力,震得朱瞻基和众勋贵心头一颤:“开弓没有回头箭,一个王贤改不了了大局!”

虽然他后半句纯属屁话,要是王贤改变不了大局,英国公又为何如此忌惮?

但前半句却很有作用,太孙和众勋贵一下子猛醒——是啊,外面的军队已经开战,这时候已经没有退路,只能放手一搏了!

待文武官员起身站定时,朱瞻基和勋贵们已经基本镇定下来,外头的胜负还未可知,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!尤其是勋贵们一想到朱瞻基身怀传位遗诏,对王贤的恐惧就烟消云散,那可是大行皇帝的遗命,谁敢不从?。

王贤扶着朱高炽在龙椅上坐定,向皇帝深施一礼,便退下金台帷幄,到太孙身边站定。

早朝开始,还蒙在鼓里的文官们,尽情卖弄他们的辞藻,把皇帝和杨士奇吹的天上有,地下没,好比那文王遇子牙,桓公遇管仲……却没发现皇帝和杨士奇全都面色铁青,尤其后者,双手控制不住的微微发抖……

王贤神情淡定的立在朱瞻基身边,后者却死死盯着他的脸。

“殿下……”王贤无奈的小声问道:“莫非微臣脸上有花不成?”

“你不是在武当山吗?”朱瞻基快要被这个问题憋爆了,明知道问出来无异于自讨苦吃,他还是非问不可。

“微臣确实是在武当山,但孙真人算到京城有变,夜施法将我送到了京城。”王贤一本正经道。“这才知道《水浒》上,神行太保的法术都是真的,孙真人在我两腿各贴一张符纸,我就腾云驾雾而起,在天上飞呀飞呀,一直飞到了北京城。”

朱瞻基张大了嘴巴,满脸不信。王贤讪讪笑道:“殿下,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“鬼才信!”朱瞻基像被踩了尾巴的猫,尖叫起来。

这一声又尖又响,把正在夸夸其谈的文官吓了一跳,官员们纷纷循声望来。

朱瞻基却顾不上那么多,死死盯着王贤,咬牙切齿道:“你是在猫戏老鼠,你是在戏弄孤吗?!”

“殿下言重了,”王贤轻叹一声道:“虽然性质差不多,但在微臣眼中,殿下绝不是老鼠。”

“那是什么?咸鱼吗?!”朱瞻基跟王贤多少年的交情,对他那套皮里阳秋熟的不能再熟。

“微臣可没说。”王贤笑笑,正色道:“殿下身为百官表率,上朝时还是不要交头接耳的好。”

“哼!”朱瞻基被噎得险些翻了白眼,他深吸一口气,忍住杀人的冲动,嘶声问道:“最后一个问题,你什么回京的,都干了什么?”

“殿下,这是两个问题。”王贤目不斜视,正色道。

“回答我!”朱瞻基几欲抓狂。

‘呜呜……’王贤刚要开口,就听宫外响起一阵低沉的号角声。

“什么声音?好像谁在放屁……”王贤一脸茫然的看着朱瞻基。

“放屁?你才放屁!这是号角声!”听到那号角声,朱瞻基脸上的恐惧、震惊、愤怒,种种负面情绪烟消云散。取而代之的是狂喜、得意、猫戏耗子的张狂,他冷笑看着王贤道:“你什么都不用说了,看着就成。”

“殿下,千万别冲动,冲动是魔鬼啊,说不定那真是放屁呢……”王贤苦口婆心的劝道。

朱瞻基却再不理会,因为号角已经吹响,朝会上的战也该打响了!。

勋贵们本来惶惶然惊恐莫名,但听到那号角声,一下子像打了鸡血一样,全都振奋起来!

因为按照约定,外面的军队控制了局面,才会吹响这胜利的号角,通知里面人可以行动了。

紫禁城已经被我们的军队包围了,姓王的出现在这里顶个屁用,不过是给皇帝陪葬而已。

众勋贵的目光齐刷刷望向张辅,张辅也如释重负的点点头,示意定国公可以行动了。

徐景昌深吸一口气,迈步出班,在满脸茫然的文官注视下,对皇帝深施一礼,高举护板道:“陛下,臣有本奏!”

“按照改革后的规制,定国公应该先把奏章通过通政司递上来,交由内阁初阅之后再报给朕。”朱高炽端坐在高高的宝座上,清晨的阳光照得他通体泛金,像一尊佛像金身,却又看不清他的面容。“不过念在法令刚刚颁布,定国公还不熟悉,这次就破个例吧。你有什么要说的?”

“多谢皇上!”徐景昌冷冷一笑,高声说道:“臣近日听到一桩传闻,事涉先帝、皇上和太孙殿下!”

“既然是街头传闻,定国公为何要拿到大朝上来说,莫非想让大伙陪你唠嗑儿不成?”朱高炽面露不悦道。

“皇上息怒,空穴来风,未必无因,事涉江山社稷,还是必须要查清楚的!”徐景昌冷声说道。

“那你说说到底是什么传闻,让定国公如此忧虑?”朱高炽黑着脸道。

“传闻说,昔日大行皇帝驾崩前,将太孙殿下召回宫中,曾有遗诏相授!”徐景昌语不惊人死不休道。

此言一出,果然引得朝堂上一片哗然,文官们满脸错愕,不知皇帝这位表弟发的什么疯,居然在皇帝已经登基半年后,又扯什么遗诏!

要知道,皇帝继位时,已经昭告天下,先帝驾崩突然,并未留下遗诏!他这个二十年的太子继承皇位固然理所应当、无可置疑,但没有传位遗诏,总是在合法性上有那么一丝缺憾……眼看着皇上坐稳了江山,年号也改成洪熙,定国公却突然跳出来说,其实是有遗诏存在,这不是在否定皇上继位的合法性吗?其心可诛!其心可诛啊!

朱高炽的脸阴的能滴下水来,他看着徐景昌,目光冷冽的可怕。

“一派胡言!定国公,你吃错药了吗?怎么可能有遗诏存在?!”所谓主忧臣辱,文官们见状马上纷纷蹦起来,劈头盖脸朝徐景昌喷过去。“大胆!不要仗着你是皇亲国戚,就可以肆意妄为!大逆不道!”

徐景昌冷笑不已,任由那些文官喝骂。待他们骂够了,才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废话那么多干什么?问问太孙殿下不就知道了?”

所有人的目光,齐刷刷望向太孙殿下。确实,既然先帝有遗诏给到太孙,那么拿出来就是了!

洪熙皇帝的目光也死死盯着朱瞻基,眼神中的警告和不满之色已经到了极点。

朱瞻基不理会皇帝的目光,在勋贵们狂热的神情中,深吸一口气,就要迈步出班。

“殿下,不要冲动。”这时,王贤突然幽幽说道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