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六二章 死道友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8-1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看到杨士奇三人在冰上趔趄前行的狼狈样子,朱勇等人狂喜不已,忙奋力排众而出,也追到了开阔处。

朱勇他们都是练过梅花桩的,平衡能力自然远胜杨士奇等人,上了冰层之后,虽不说如履平地,但前进的速度明显快过三人不少。

杨士奇三人手脚并用,拼命向前,但仍然转眼就被追上了一大截。杨士奇看看前方,距离柳升还有三丈距离,再回头看看,登时魂飞魄散,只见冲在最前头的敌人已经距离不到一丈了!

这样下去,三人一定会在接近柳升之前,被朱勇等人捉住!

必须要做出决断了,杨士奇用余光看看,踉踉跄跄跟在自己左右的杨荣和金幼孜,把心一横,摆出个要摔倒的姿势,一条左腿在冰面上一滑,从金幼孜身后十分隐蔽的勾了他的脚后跟一下。金幼孜毫无提防,被狠狠绊了一跤,仰面摔倒在冰面上!

金幼孜这下摔得极狠,打着横朝后方滚去,正好挡在朱勇等人的去路上。朱勇等人正全力奔跑,猝不及防之下,被绊倒了两三个,其余人勉强跳起躲避,落地时却也失去了平衡,待他们奋力摆正方向,再想追赶时,却见杨荣和杨士奇已经冲出了结冰区域。

一冲出结冰区,杨荣和杨士奇只觉脚下重新有根,步伐也恢复了稳定。两人大喜过望,使出吃奶的力气,冲刺到了柳升跟前,进入了安全地带。

一进入安全地带,两人立马瘫倒在地,拉风箱似的喘着粗气,脸上却全是死里逃生的庆幸。杨荣感激的看看杨士奇,再转头想看看金幼孜,这才悚然发现身边没有后者的影子!

杨荣猛地坐起来,向来处望去,登时目眦欲裂——只见金幼孜不知何故,依然留在冰层上,已经落入了朱勇等人的魔掌!

朱勇他们将全部的火气都撒在了金幼孜身上,围着他拳打脚踢,每一下都用尽全力!

可怜身子骨孱弱的金学士,连惨叫都没来得及,就被殴打的昏死过去……

杨荣下意识起身,想要回去拯救金幼孜,却被杨士奇一把拉住。杨荣怒道:“放开我!”

“凭你我折回去,只不过枉送两条性命……”杨士奇冷冷说道,杨荣却没他那么冷静,依然挣扎着要回去救人。

“侯爷,请立即把金学士救回来!”杨士奇一面死死拉住杨荣,一面转向柳升,无比恳切道:“内阁将对侯爷感恩不尽!”杨荣也一下子僵住了,求助的看着柳升,他也知道指望柳升才是正道。

柳升一直冷漠的看着场中的斗殴,包括金幼孜的状况,自然也一直在他眼中。听了杨士奇的话,柳升好一会才低下头,神情怪异的看着杨士奇,冷冷道:“本侯没有替别人擦屁股的习惯。”

杨士奇刚要再说话,却听柳升大有深意的说道:“你们这些文官最恶心的地方,就是当了****还想着立牌坊。”

杨士奇嘴角抽动一下,什么话也不说了。他岂能还不明白,柳升已经看到他陷害金幼孜的小动作了?

杨荣不明所以,还在苦苦哀求柳升:“侯爷,您不是跟皇上保证过,要保护我们的安全吗?快救救金学士他们吧。”

柳升不为所动,看一眼场中渐渐平息的斗殴,淡淡道:“若无本侯尽力相救,你们这些人恐怕一个也跑不了……”

柳升说的是实话,锦衣卫组成一个圆形的阵型,将救下来的文官护在圆心处。此时,已经有一百多名文官获救,勋贵们找不到目标,也就只能消停下来了。

“快救救金学士吧,他已经不行了!”杨荣此刻眼里却只有金幼孜。

“总要给勋贵们出出气吧,”柳升却轻声说道:“何况金学士发过誓,这辈子不再和镇国公沾上半点关系。”说着他轻蔑的一笑道:“恐怕金学士也不愿让我们这些镇国公的走狗搭救。”

杨荣还要再央求,一旁的杨士奇却声音低沉道:“算了勉仁,来不及了。”

杨荣回头一看,只见朱勇等人已经丢下金幼孜,得意洋洋的离开。

金幼孜的肢体呈怪异的形态,倒在冰面上一动不动,冰面已经被他的血染红了……

“幼孜……”杨荣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哀鸣。

深夜,感恩殿,朱高炽病倒了,他本来身子就不好,今日彻底勾起了宿疾,躺在冰冷的大殿中,全身却烫的像炭块一样,整个人神志不清。

朱瞻基和朱瞻埈兄弟俩在皇帝床前伺候,看到父皇病成这样,朱瞻埈心里焦急,怒气冲冲朝太监骂道:“你们是怎么搞的?弄得这里头和冰窟窿似的!”

太监也是满腹委屈,原本按计划,安厝先帝之后,洪熙皇帝便会离开万寿山,不在皇陵过夜。谁想到,安厝居然出了变故,先帝的灵柩抬不起来,勋贵们趁机哭陵闹事,逼迫皇帝认错,结果皇帝又气又急,居然一下子病倒了,只能在感恩殿住下。

这感恩殿只是皇帝们来祭陵时的歇脚之地,并没有安设地龙,而皇帝这病最怕烟气,又不能用炭盆取暖,简直要为难死这些太监。

但不管有多大的委屈,做奴才的不能跟主子顶嘴,不然又是更大的罪过,太监们只能任由朱瞻埈詈骂,默默的承受。

还是朱瞻基说了句公道话:“行了,老二。事出突然,谁都没想到,就别难为他们了,给父皇多盖几床被子就是了。”

“哼……”朱瞻埈如今已是二十多岁,再不是当年跟在太孙屁股后面的小屁孩啦。父皇和兄长的隔阂,他都看在眼里,大哥至今没有被封为太子,让他生出一线前所未有的念头,对朱瞻基的态度,也起了微妙的变化。

朱瞻埈刚想问问,大哥是不是盼着父皇病情恶化下去。朱高炽突然呻吟一声,睁开了眼睛。

兄弟俩赶忙把目光转回父皇身上,朱瞻埈更是扑到朱高炽的床前,眼含泪水道:“父皇,您终于醒了!可把儿臣担心死了!”

对朱瞻埈拙略的表演,朱瞻基只能嗤之以鼻,昔日的骄傲不容许他俯下身子,和自己的弟弟争宠吃醋。这种念头只要涌出来,就恶心的他想要呕吐。

“放心,朕死不了……”朱高炽头痛欲裂,但挂念着长陵之事,坚持问道:“朕昏过去之后,那些勋贵没有闹事吧?”

“这……”朱瞻埈不知该如何作答了。他有心如实作答,又怕害父皇病情恶化,还怕会得罪了勋贵,只能支吾着说不出话来。

朱瞻基投去轻蔑的一瞥,还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,就连这种刚断奶的货色,居然都敢跳出来跟自己争。

“回父皇,”朱瞻基神态自若的回话道:“您离开之后,勋贵们和文官们起了一些冲突,双方发生了身体接触,后来事态不可控制,死了几个人,还伤了一些……”

“什么?!”朱高炽震惊得坐了起来,高声叫道:“传大学士!”

朱瞻基微不可查的耸耸肩,便低眉顺目立在一旁,一言不发。

过了好一会,杨荣杨士奇还有杨溥黄淮四个从外头进来。杨溥黄淮与王贤相善,自然在一开始就被锦衣卫保护起来,毛都没伤到一根。

杨荣杨士奇一个头上缠着纱布,一个吊着胳膊,鼻青脸肿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
一看到两人这幅凄惨模样,朱高炽就怒火中烧,沉声问道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!”

杨荣杨士奇扑通跪在皇上面前,放声大哭起来:“皇上啊,您可得替臣等做主啊!金幼孜被他们活活打死了,臣等也险些就没逃出那些勋贵的魔掌!”

“啊!”朱高炽这才发现,金幼孜没有出现在金殿中,脑袋嗡的一声,眼前一黑,险些又要晕厥过去。

太医赶忙上前,又是针灸,又是推拿,才唤回了皇帝的阳神。朱高炽无力地靠在床头上,声音微弱道:“把经过说清楚……”

杨荣和杨士奇赶忙你一言我一语的为皇帝还原暴行现场,两人口才极佳,讲述起来栩栩如生,让听者就像亲生经历了整个经过……

那场施暴前后持续了一顿饭功夫,以勋贵们被锦衣卫控制住告终。虽然持续时间不长,但场面十分血腥,十余名官员被殴打致死,重伤的六七十人,其余的也个个挂彩,像杨荣杨士奇这样只是受了点皮外伤的幸运儿,实属凤毛麟角。

听了死伤官员的人数,朱高炽反而没那么激动了,整个人就像坠入了冰窟窿里,从头到脚,寒意透体!

见朱高炽面色苍白,似乎是被吓住了一样,杨士奇赶忙高声道:“皇上,这次的行凶事件、哭陵事件,以及之前英国公大闹宴会,是一串完整的阴谋行动,意图十分明显,就是要颠覆皇上的政权!如果不严惩不贷,彻底捣毁勋贵团伙,他们必然会变本加厉,直接发动军事政变!”顿一顿,杨士奇厉声道:“陛下,社稷已经到了最危险的关头,退则万劫不复啊!”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