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六一章 围殴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8-1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那是朕的主张,与大学士们无关。”朱高炽沉声说道,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。

“皇上,您要包庇他们到什么时候?!”张辅却表示坚决不相信道:“打死为臣也不相信是您的主意!”顿一顿,他死死盯着皇帝,厉声喝道:“大行皇帝尸骨未寒,就把建文贼子尽数平反,如果齐泰、黄子澄、方孝孺那些人不是乱臣贼子,难道大行皇帝是乱臣贼子不成?”

“如果大行皇帝是乱臣贼子,那继承大行皇帝皇位的皇上又是什么?!”说着他再次提高声调,甚至动用了内力,震得朱高炽等人两耳生疼道:“皇上啊,圣人云‘父在,观其志;父没观其行;三年无改于父道,可谓孝矣’!您这都做了些什么啊?!”

“你,你……”朱高炽怒视着张辅,居然无言以对。

虽然他已经是皇帝,但在朱棣的棺椁前,面对着高举着纲常大义的公卿勋贵,朱高炽还是感到那样的无助……

朱高炽看了看身边的杨士奇等人,见他们仍在奋力慷慨陈词,勋贵们却直接置若罔闻。到了这种剑拔弩张的时刻,说话是要凭实力的,没有实力做背书的嘴炮,说的再天花乱坠,也会被当成空气……

“皇上,请在先帝面前承认错误,杀掉乱国之贼,保证无改父道,以慰先帝之心!”张辅的话正好相反,不管多么蛮横无理,谁也不敢漏掉一个字,不敢不仔细寻思每一个字,不敢不慎重做出回应,因为他代表的是勋贵、是军方,是可以撼动皇位的力量!

张辅说完,长陵中一片死寂,所有人屏息凝神,甚至忘了呼吸,心中只剩下触目惊心的两个字——逼宫!

勋贵们要让皇帝在永乐皇帝的棺椁前承认错误,杀掉‘祸国乱政’的大学士,回到永乐朝的老路!

刹那间,人们仿佛回到二十多年前,先帝和建文帝对峙的年代,虽然眼下并没有战争,但是一切的一切何其相似?建文和他的文官们推行改革,触犯了藩王和勋贵们的利益,引得朱棣起兵靖难,推翻了建文帝的文官政权。

如今,洪熙皇帝再次倚重文官,大刀阔斧的厉行改革,再次严重的触犯了权贵们的利益,引发了权贵们激烈的反弹,先是薛禄死谏,然后张辅闹宴,最终升级到了今天的哭陵事件,君臣剑拔弩张,如果再没有一方做出让步,好容易度过乱局的大明朝,必将再度陷入混乱和纷争!

不知不觉天色阴暗,滚滚乌云将长陵笼罩其中,山雨欲来。

广场上,君臣的对峙仍在继续,张辅等人已经图穷匕见,自然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

而朱高炽这边,自然也绝对不会让步。且不说勋贵们的要求太过无理蛮狠,单说今日这出哭陵逼宫的戏码演出来,洪熙皇帝就绝对不能退让,否则这大明朝就要换人当家了!

然而朱高炽也不敢轻举妄动!因为朱棣的梓宫发生了异常,已经严重动摇了他这个皇帝的威信,这从周边锦衣卫将士那犹疑的神情就能看出端倪。而且守卫长陵的军队归属于勋贵领导。谁也不知道一旦动武,会是什么样的结果?

所以双方只能这样,痛苦的僵持着、对峙着,就看谁先顶不住,做出让步。

这时,老天爷好像看不下去了。北风呼啸而起,山谷中气温骤降,天空开始飘起了冰冷刺骨的雨夹雪。

“皇上啊!您看到了吧!”天象的变化让苦撑的勋贵们倍感鼓舞,纷纷叫嚣起来:“这是上天震怒,先帝显灵啦,不要再执迷不悟啦!”

“先帝啊,您放心,臣等豁上一切,也要为您讨回这个公道!”更有勋贵跪地举臂,癫狂的大呼大叫,气势上完全压倒了皇帝和文官一方。

此情此景,朱高炽和他的文官们只能沉默硬撑。但这是风雪交加的数九寒冬,硬撑又能撑多久?

皇帝和文官们穿着单薄的祭服,很快便冻得瑟瑟发抖,起先还兀自强撑,但风越吹越猛,刀子一般割在人的身上和脸上,雨雪也越下越大,君臣浑身湿透,衣裳又在寒风中结冰,全都成了冰棍。

那些勋贵虽然穿的也很单薄,但他们有功夫在身,滴水成冰的日子也从来只穿单衣,而且此刻一个个热血沸腾,哪里在乎这点寒冷?

只见孱弱的文官们一个个脸色青紫,牙齿打颤,蹇义这样的年老体弱者更是支撑不住,噗通噗通相继昏倒在地……

“赶紧把他们扶到屋里暖和暖和!”一直沉默不语的柳升,终于开口发话了。

锦衣卫赶紧将昏倒的老臣搀扶起来,抬出广场。柳升又转向朱高炽道:“皇上,天马上就黑了,风雪也越来越大,今日不宜安厝先帝,还是等来日天晴了再说吧。”

朱高炽内力深厚,并不畏惧这点风寒,但他的嘴唇一片青紫,脸色却煞白煞白,似乎有旧疾发作的迹象。事实上,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,只是强撑着站在那里而已。

听到柳升的话,皇帝关切的看一眼杨士奇等人,柳升沉声道:“皇上放心,微臣尽力保护他们就是。”朱高炽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,一旁的太监赶忙扶住他,将皇帝送入黑布轿,抬回了感恩殿。

见到皇帝离开,杨士奇等人知道此地不宜久留,也想脚底抹油,但勋贵们哪肯放他们离去?

“别让他们跑了!”有人招呼一声,众勋贵便呼啦一下,蜂拥而上,拦住一众文官,就要大打出手!

锦衣卫赶紧挡在文官们身前,想要分开两方人,可勋贵们都是有功夫的,此刻又有怒气加成,一个个力大如牛。地上的雨雪又结了冰,锦衣卫将士被推得东倒西歪,扑通扑通滑倒在地,还连累着不少文官被纷纷带到在地。

勋贵们见状大喜,饿虎扑食一般冲上去,逮住一个文官就往死里打!文官们那小身子骨哪经得起他们的三拳两脚,转眼间,不少人脑袋开花、筋折骨断……这还是锦衣卫死命的抱住勋贵们,不知替文官们挨了多少拳脚的结果。

朱勇等人没有加入混战,倒不是他们自持身份,不肯在泥泞的地上厮打,而是他们的目标不是那些普通文官。

朱勇等人要找的是杨士奇几个,不把这几个罪魁祸首弄死在这长陵中,简直对不起这天时地利人和的一场!

然而让朱勇等人意想不到的是,杨士奇几个竟像泥鳅一样滑不溜手,在混乱的人群中钻来钻去,一不留神就失去他们的身影。等朱勇好容易发现他们,带人拼命挤过去,杨士奇几个却又跐溜一下,消失在乱成一团的人群中。

这全靠杨士奇亡命天涯十多年的江湖经验,虽然杨荣金幼孜时常取笑他这段经历,但这种危急时候,杨士奇这方面的本事就体现出来了,他总能带着两人找到人群中的缝隙,时刻保持移动状态,而且总可以利用人群,消失在敌人的视线中,让朱勇等人很难锁定。

有几次,朱勇等人已经扑到三人近前,只见杨士奇拉过几个文官,猛地朝朱勇等人推过去,等朱勇将挡道的文官打飞,杨士奇几个已经再度钻入人群,逃之夭夭了……

当然,逃跑过程中免不了被误伤,杨士奇三人早就鼻青脸肿,不过只要能逃出生天,三人就谢天谢地了……

杨士奇并不是漫无目的逃窜,他兜兜转转,一直朝冷眼旁观的柳升逼近。

柳升答应皇帝保护文官们的安全,而且他也派了锦衣卫尽力保护文官们,只是他不许锦衣卫使用武器,也不肯投入更多的兵力,让人不得不怀疑,他保护文官们的诚心到底有几分?

不过无论如何,他仍然是场中唯一的救星,只有到他身边去,才能保证安全。柳升就是再敷衍,也不可能任由勋贵们在他跟前行凶吧?

但杨士奇也很清楚,一旦被勋贵们察觉出他的意图,提前掐断他的去路,也绝对不用指望柳升会派人抢救。

所以杨士奇才拼命地迂回,既要掩盖自己的真实目的,又要渐渐接近柳升。终于,在经过艰苦的周折后,他看到了一条通向柳升的道路,双方距离十来丈远,中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阻拦!

“不绕啦!冲过去!”杨士奇气喘吁吁的嘶吼一声,头也不回的朝柳升奔去。

杨荣和金幼孜闻命,也鼓起最后的力气,跟着杨士奇拼命往前跑。

朱勇等人终于察觉到他们的意图,大骂三人狡猾,气急败坏的追上去。但是他们中间还隔着不少人,这种追逐多半是徒劳的……

朱勇等人沮丧的目光中,杨士奇三人顺利的冲出人群,进入了开阔地带。此刻,三人和柳升之间再无半点阻拦,只要拼命跑过去就能逃出生天!

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,杨士奇三人突然脚下打滑,狼狈的摔倒在地!

三人挣扎着爬起来,想再往前跑,却又趔趄着险些再次摔倒。

原来,他们和柳升之间这片开阔地,因为无人践踏,雨雪迅速凝结,已经结出了完整的一层冰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