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六零章 哭陵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8-0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一夜无事。翌日清晨,太子在大行皇帝灵柩前再行启灵礼,重复昨日的一套繁文礼节后,队伍重新上路。

当天晌午,队伍终于抵达万寿山,这山脉果然是块一等一的风水宝地,东、北、西三面群山环绕,南边开阔无阻,整片山脉就像一座虎踞龙腾的大庭院。院子尽头,有一对小山把门,左边称为龙山,右边称为虎山。

龙虎二山遥遥相对,中点处矗立一座宏伟的大红门,这里便是皇陵的正门。队伍到了大红门前,所有人等一律下轿、下马,步行入内,连朱高炽也不例外。

早有守卫陵寝的将领和打前站的官员,在大红门前恭候皇帝一行人的到来。文武官员引导着皇帝、皇子和一众公卿从大红门进入陵区,沿着青石长阶走上感恩殿,这是皇帝前来祭陵的驻跸之地。

朱高炽和他的儿子们要在感恩殿沐浴更衣,洗去一路的风尘,换上干净的祭服,然后到长陵送大行皇帝最后一程。

大行皇帝的梓宫则通过青石长阶,先入长陵,在神道前暂放,等待皇帝一行人的到来。

一个时辰后,吉时将至,鸿胪寺官员请皇帝移驾长陵,朱高炽便在朱瞻基等人的簇拥下,神情肃穆的入了长陵大门,在祾恩殿磕了头、上了香,然后来到神道前。

此时,地宫的陵门已经敞开,数百名僧人诵念着佛经,香烛的烟火把天空都染成了灰白色。

朱高炽跪在梓宫前,给大行皇帝上了最后一次香,又酹酒致奠,礼部官员便高唱道:“吉时已到!恭送大行皇帝入冥宫!”

这一声就像发令枪,立时引得皇帝放声痛哭起来,皇子和公卿大臣也跟着放声痛哭起来,哭声震野,惊起无数昏鸦!

震天哭声中,一百二十八位锦衣卫迈步上前,肩膀齐刷刷顶住一根根杠子,领头的锦衣卫一声低喝,所有人一起用力,想要抬起大行皇帝的梓宫!这样的动作,这一百多位锦衣卫不知演练过多少次,大行皇帝的灵柩就是他们一步步从京城抬到长陵的。按说,不应该有任何意外才是。

然而,意外却偏偏发生了——那一百二十八位精选出来、个个力大无比的锦衣卫,使出来全身的力气,那灵柩居然纹丝不动!

“嘿……”锦衣卫们一个个涨得面色血红、全身青筋暴起,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,可那灵柩就像生了根一样,依旧分毫不动!

在那里忘情号丧的一众君臣,也发现了异常,哭声渐渐参差不齐。大臣们偷眼望着这诡异的一幕,忍不住交头接耳起来:

“怎么回事?棺材抬不起来了?”

“吓!乡野村夫身上才会发生的怪事,怎么会发生在大行皇帝身上?”

“这么多和尚道士都是摆设么?”

“据说死者怨气太重,黑气沉棺。莫非大行皇帝有什么心结不成?”

听着大臣们嗡嗡的交头接耳声,张輗等人忍不住得意的微笑,但在张辅严厉的目光扫视下,他们赶紧乖乖低下头,以免被人看出端倪。

几位大学士的心都沉到谷底,看着皇帝那铁青的脸色,他们心中沉痛的悲鸣,求遍满天神佛也没有用,在最后一刻,麻烦还是发生了!

而且还是个天大的麻烦!

来不及细想,杨荣沉声吩咐那束手无策的锦衣卫指挥使:“愣着干什么,赶紧加派人手呀!”

“哦,是!”那指挥使如梦方醒,赶紧又派了一百人上前帮忙抬棺。

一百名锦衣卫加入进去,二百多人簇拥在庞大的灵柩周围,挤得水泄不通,哪里还有什么皇家体面可言?

不过这时候,也只求能把灵柩抬起来,还管什么体面不体面?

所有人大气都不喘,瞪大双眼,紧紧盯着那些拼命抬棺的锦衣卫。

然而,那梓宫就是纹丝不动……

“给我用力!”那锦衣卫指挥使已经快要疯了,顾?得眼下是什么场合,嘶声咆哮起来:“再抬不起来,都去死吧!”

“啊!啊!啊!”二百多锦衣卫爆发出野兽般的嘶嚎声,用尽所有的力气,拼命上抬!

‘啪!啪!啪!’大杠上的牛皮绳索终于承受不住,纷纷断裂!

“哎呦!”锦衣卫们猝不及防,天女散花一般,齐刷刷摔倒在地,不少人头破血流。

而那巨大的楠木棺椁,依然牢牢地钉在地上,没有移动哪怕分毫……

广场上的气氛凝滞极了,所有人目光发直的看着这诡异的一幕,大张着嘴巴,满心的惶恐。

就连朱高炽也不可遏制的喘起了粗气,不知是不是真的大行皇帝显灵了?

“大行皇帝显圣了!”这时,不知谁带头高叫了一声,勋贵们便一起高声大喊:“大行皇帝显圣了!”

“先帝啊……”高喊声很快被撕心裂肺的痛哭声掩盖,放声哭喊道:“臣等不忠不孝,让您含恨九泉,死不瞑目!”

“先帝啊,臣等该死!”一些白发苍苍的老者捶胸顿足,以头拄地,悲愤自责道:“您一驾崩就忘了您的恩德,只知道苟且自保,实在是太该死了!”

“先帝,臣等这就以死谢罪!”一些年迈的勋贵哭喊着,就朝朱棣的棺材冲去,要撞死在大行皇帝的梓宫前。

幸好,梓宫周围满是锦衣卫,赶紧把这些老家伙架住,才没有在重蹈薛禄的覆辙。

这时候,长陵内混乱至极,哭喊声、叫骂声纷乱不堪,哪里还能看出一丝皇家葬礼的影子?

“都安静!”此时此刻,蹇义自觉应该站出来,维持一下秩序:“又哭又闹,成何体统?”

“不错!”杨士奇马上跟着开口,大声说道:“此事必有蹊跷,大家稍安勿躁,待我等查明真相再说!”

“杨士奇!你还敢叫嚣!”朱勇等人哪吃他这套,登时站起身来,厉声喝道:“都是你们这些奸臣进献谗言,拐带的皇上倒行逆施,才会激怒了大行皇帝!”

“就是,杀了你们这些谗臣,天下才会太平!”王通等人马上附和,要吃人一样扑向杨士奇等人。

“锦衣卫,快护驾!”杨士奇见状不好赶忙大喊。

锦衣卫赶紧挡在双方中间,才避免了杨士奇等人被愤怒的勋贵生吞活剥。不过百密一疏,大学士们还是免不了吃一些拳脚。

“放肆!”朱高炽终于忍无可忍,起身咆哮一声:“你们要造反是吗?!”

皇帝的怒火还是有些威慑力的,勋贵们的气焰登时为之一窒,场中安静了不少。

杨士奇等人悬着的心刚放下一半,便听一声中气十足的悲鸣:“皇上,到现在您还看不明白,我们才是忠的。杨士奇他们就像齐泰、黄子澄、方孝孺之于建文帝,满口忠孝节义,实则是祸国殃民、败坏江山的大奸大恶!”

这声音是英国公张辅发出的。

登时,勋贵们的气焰再度高涨,纷纷高声叫嚷道:“觉悟吧,皇上,您真要让大行皇帝死不瞑目吗?!”

朱高炽双目怒火熊熊,死死盯着排众而出的张辅,咬牙切齿道:“以你英国公的智慧,难道看不出我大明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秋?朕和大学士们鞠躬尽瘁,不过在挽社稷于即倒,救黎民于倒悬而已!”

“回皇上,臣真的看不出来!”张辅毫不退缩的看着朱高炽道:“在臣等看来,先帝乃文治武功盖绝古今的千古一帝!”说着他朝朱棣的灵柩一拱手,朗声说道:“先帝起兵靖难,结束建文乱政,将大明重归一统!又数度亲征蒙古,收复安南,并于东北设奴儿干都司,在西北置哈密卫,在西南置大古刺、底马撒、底兀刺等宣慰司,又设贵州承宣布政使司,使我大明版图强大巩固,远胜太祖时代!”

“先帝还多次派郑和下西洋,引得万邦来朝!又命人编修《永乐大典》,缔造前所未有的文治巅峰!先帝还浚大运河,迁都北京,以天子守国门!为万世开太平!历朝历代皇帝都无法企及!如果这都称不上永乐盛世,微臣真不知三皇以来、五帝以降,还有哪段敢称盛世?!”

张辅历数着朱棣的丰功伟绩,听得勋贵们血脉贲张,分外怀念那美好的永乐年间,对朱高炽和他的大学士们,愈加恨之入骨!

“皇上啊,您身边那些谗臣,这样无视先帝的功绩,把盛世诽谤成末世,到底是何居心?”张辅双目通红,悲愤无比的质问皇帝道:“微臣只能想到一种可能——他们是潜伏在朝廷中的建文余孽,目的是要替建文报仇,颠覆先帝创下的基业!”

“说的太好啦!”众勋贵没人声的击节叫好:“他们就是建文余孽,我们要清君侧!”

“对!清君侧!清君侧!”

“一派胡言!”杨士奇等人又惊又怒,奋力反驳道:“我等和建文帝没有丝毫瓜葛!”

“那大行皇帝尸骨未寒,你们为何就急着给建文贼子平反?!”张辅却不慌不忙的质问道。

一句话就把杨士奇等人给憋住了,他们没法说,给建文旧臣平反是皇帝自己的主意……

“那是朕的主张,与大学士们无关。”朱高炽却坦然说道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