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二章 风水轮流转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1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富春江上火把照天,一张张面孔却晦明晦暗。

“赵大人,借一步说话。”李员外请赵巡检到船尾。

赵巡检有些迟疑,看了看水楼上,才迈步跟过去。

“赵大人,”李员外叹了长长一口气道:“今晚是怎么回事儿?”

“员外如此睿智,还不明白么?”赵巡检苦笑道:“兄弟也是身不由己。”

“怎么,有钦差督阵?”李员外一凛。

“嗯,王典史就在水楼上。”赵巡检点点头道。

“王典史?”李员外一愣。“哪个王典史?”

“员外还不知道,今天下午,大老爷已经委任王司户,署理县典史一职。”赵巡检轻声道:“姓王的多精啊,谁敢在他面前耍花样。”堂堂九品巡检,竟怕一个不入流的杂职官,还是个小吏署理的,说出来都没人信……

“王贤!”李员外恨得直咬牙,却不知该怎么诋毁他。原先还可以说,他是富阳县的叛徒之类,但这次解富阳粮荒、平畸高粮价,王贤都居功至伟,说是富阳百姓的救星也不为过。李员外只能切齿道:“我跟他不共戴天!”

赵巡检心说,您先把眼前这关过了再说吧。他低声对李员外道:“有了湖广的粮食,魏知县如今霸气着呢,他今天把老刁和王子遥撵回家去了,下官可不想步他们的后尘。”顿一下道:“实话告诉您吧,你们的一举一动,县里都紧紧盯着呢。粮食一装船,这边就开始布置拦截了。一粒粮食不准流出富阳,这是死命令,员外就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李员外吐出一口浊气,平复心情道,“粮食又不是食盐铁器,还是在杭州府流动,他魏源凭什么禁止出境?!”

“眼下各县都这样做,又不单我富阳一家。”赵巡检有些不耐烦道:“员外事大,尽可去府里上告嘛。”又叹口气道:“下官劝员外一句,该低头时就低头,跟县里对着干,没有好果子吃的。”

赵巡检说完一摆手,便有手下兵勇跑过来,奉上一包粗盐道:“大人,发现船上有私盐!”

李员外脸色骤变,怒道:“你这是栽赃!”

“这也是跟员外学的。”赵巡检抱歉道:“为了防止员外再次偷运,这些粮船先由官府保存一段时间。”说着大声下令道:“押回县里去,仔细搜查!”巡检司没有审判处置权,都要由县里做主。

“你……”李员外的肺叶都要气炸了,他们十几天前刚用的招数,转眼就被人照方抓药了。

“大人,这些人如何处置?”兵勇又请示道。

“一并带回县里,交由大老爷裁决。”赵巡检大声下令,说完小声对面色铁青的李员外道:“大老爷有令,请几位员外吃几天牢饭,体会一下司马先生他们的感受……”

李员外登时哑口无言……

水楼上,王贤负手而立,看着巡检司扣船抓人的场景,胸中并没有多少快意。月光照在他的脸上,一片冷寒。

吴为立在他身旁,其实这里没他这个户房典吏什么事儿,但王贤和大户们开战,自然要带上保镖,以免挨了闷棍。

看着这一幕,吴为快意之余,又担心道:“这下梁子可结大了。”

“恰恰相反,”王贤却淡淡道:“这是和谐共存前的阵痛。”

“呃……”吴为一愣道:“这么说,这帮大户就欠整?”

“说对了,就是欠整。”王贤颔首道:“所谓乡宦乡绅,不过是一群狐假虎威之辈,他们的廉耻早就被贪婪吞噬,他们的勇气早就消磨在酒色财气里。他们既没有拼死一搏的勇气,也没有宁死不屈的高贵,不过是一群外强中干、色厉内荏、虚伪懦弱的软骨头!骨子里就是一个字,贱!”

“呃……”吴为又愣了,他没想到王贤对乡绅的评价如此之低。“大人的看法有些偏激了吧,乡绅里还是有不少自重之士的。”

“自重的没有和这帮人同流合污的。”王贤冷笑道:“囤积居奇发国难财,煽动百姓胁迫官府,这样人还有礼义廉耻?”

“也是。”吴为点点头,“这帮人没一个好东西,”顿一下道:“不过就算大人说的对,但有一点,对乡绅们来说,面子大如天。今日咱们把李员外他们关到牢里,他们肯定要不死不休了,何谈和解?”

“其实我的意是,扣船不留人。”王贤苦笑着小声道:“可是咱们那位大老爷,是个有仇不报、寝食难安的主,非要关他们几天,给司马先生报仇不可。”

“唉,大老爷还真是……给人出难题呢。”吴为挠挠头,笑道:“不过也是大人您自找的,谁让你是解题高手呢,我要是大老爷,也管杀不关填,让大人料理去呗。”

“你不当官真浪费。”王贤笑骂一声道:“不过也没啥好担心的,把这些员外圈到园内,还不至于就不死不休了。他们只是些当家的而已,又不是那些碰不得的老头子。”说着声音转冷道:“大老爷也没错,他的人被他们抓了,不把他们抓起来关几天,这县令还当个什么劲儿!”

“也是,”吴为继续点头,“但听大人的意思,最后还是要和解。”

“那是当然,大户们罪不至死,何况彻底闹僵了,大老爷和我们都麻烦。”王贤颔首道:“和解是必然的。但这个结果必须是他们求来的,而不是我们求来的。”顿一下,看看吴为道:“你说的不错,大户们活得就是面子,为了维护面子,他们会使出浑身解数。直到他们没招了,才会乖乖夹起尾巴,老实听官府的话,求官府保全他们的面子。”

“大人真是……”吴为终于放心了,却无法形容对王贤的感受,“可怕。”

“你害怕么?”王贤看着他。

“我又不是大人的敌人,干嘛要害怕。”吴为笑道。

“那不就结了。”王贤耸耸肩膀,转身下了水楼。

望着他的背影,吴为心里暗叹,希望永远是这样。赶紧快步追上去,“大人,你不能说走就走,这是护卫安全的大忌。”

“你好像很懂的样子。”王贤笑道:“我看你不该当书吏,应该去当锦衣卫。”

“大人说笑了,我就是瞎琢磨而已。”吴为面色变了变,好在火把摇曳,谁也看不清。

不过是去卖个粮,自然不用所有的大户都出动,杨员外和王员外等人,就留在富阳县里。

四更天,几位饱受失眠折磨的员外,终于不需要再勉强自己了。他们知道了粮船被扣消息,连夜聚往李家别业……虽然李员外进去了,但就像王贤说的,李家的地位不会动摇。因为李家的支柱是那两位在外做官的大老爷,灵魂则是住在环山乡的老爷子。

李寓一脸忧色的等候诸位叔伯,众人商量了好一阵,最后的结果是——赶紧报告诸位老爷子去吧!

李寓一边暗骂这帮家伙不济事,一边让人备马,赶往环山乡的李家庄园。

见到他爷爷时,李老爷子正在打太极拳,这套拳法据说是张三丰所创,反正李老爷子打了十几年,是越活越精神。

老爷子看到孙子来了,却仍耐心打完一路拳法,才缓缓收招,闭目片刻,方问道:“子里,什么事?”

“爷爷,快救救我爹。”李寓噗通跪下道:“他被抓进大牢了!”

“啊?”老爷子瞠目结舌,仙风道骨登时荡然无存,“你爹他怎么了?”

“昨天夜里,我爹想把粮食运往淳安出售,谁知被巡检司在富春江上,以贩私盐的罪名扣下了。”李寓赶忙答道。

“魏源这个混账!”老爷子大怒道:“敢栽赃我李家!看他怎么跟我交代!”说着对小妾下令道:“把官服找出来,给老夫穿上!”又对管家下令道:“快备轿,老夫要去县衙!”

李老爷子的大儿子是从四品布政使参议,父以子荣,老爷子也得了个朝列大夫的荣衔,得赐绯袍乌纱。为此,他还专门订做了一顶绿呢大轿,没事儿就穿上官服,坐着大轿,县城乡下转一圈。

此刻要去衙门兴师问罪,这身行头还真派上用场了。知县才坐蓝呢轿子,穿青色官袍,气势上完全不是对手!

果然,到了县衙门口,凭这顶轿子,就畅通无阻,一直抬到县丞衙里才落下。

下来轿,看到堂前悬挂的匾额上,写着‘县丞衙’三个字,李老爷子怒道。“老夫要见的是大老爷,不是二老爷。”

“老封君真不巧,”蒋县丞走出来,笑着行礼道:“大老爷今早去杭州了。”

“去杭州干什么?”李老爷子皱眉道。

“是郑方伯叫他去的。”蒋县丞微笑道:“省里要派他为粮米委员,到湖广去买粮。”

“这么说,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?”李老爷子咽口吐沫道。

“可不。”蒋县丞点头笑道:“最少俩月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