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五四章 树欲静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8-04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花花,你要挺住!”

估计是小狗第一次生产,过程颇为艰难,狗脸上痛苦的表情人能看的清清楚楚。王佑觉也不睡、饭也不吃,焦急地守在狗窝旁,时不时抬头问一直陪在一旁的王贤道:“爹爹,花花不会有事吧?”

“放心,济南城最好的兽医给它接生,花花不会有事的。”王贤轻轻抚摸着儿子的小脑袋,这让王佑感到十分的安心,又能耐着性子等下去了。

就在这爷俩焦急候产的当空,戴华快步走到王贤身边,禀报道:“公爷,金幼孜到了!”

“花花,再加把劲!”王贤却仿佛没听见,只顾着给临盆的小母狗打气。

“公爷,金幼孜到总督衙门了。”戴华只好提高嗓门,希望能将王贤的注意力从狗身上转移过来。

谁知却招来小王佑愤怒的目光:“坏人!你吵着花花生孩子了!”

“小公爷,我错了……”戴华哭笑不得,只好跟王佑道歉。

“你跟我道歉干嘛?跟花花道歉。”王佑认真的看着戴华。

“唉,我……”戴华嘴角抽动,他还没试过跟一只狗赔不是。

“行了,你还跟他当真了。”王贤这才给戴华解了围,轻轻弹一下王佑的脑门,笑道:“要对你戴叔保持尊敬。”

王佑揉着脑门,气呼呼的转过头去,专心看花花生孩子。

“公爷……”戴华又想再提。

“行了,金幼孜是你爹呀?一遍一遍不住口……”王贤白他一眼,满脸无所谓的摆摆手道:“让他等着吧,我这有要紧的事呢……”

“哎,要紧的事……”戴华差点没背过气去,家里小狗下崽,居然比迎接钦差还要重要?这是什么道理?

不过,他也清楚,王贤不肯马上见金幼孜,必然有全盘考虑在里头,便不再啰嗦,应声出去了……

那厢间,储延陪着金幼孜吃茶聊天,已经到了说无可说的地步……金幼孜旁敲侧击,想多了解一些山东的内幕,储延这样的老狐狸,又岂会透露半点不该泄露的消息?两人一来二去周旋多了,谈话也就彻底没有营养。

但是王贤一时不出现,两人就只能这样煎熬下去。毕竟金幼孜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,储延心里再是不耐烦,也不能随随便便把人家晾在那里……

就在金幼孜憋不住,想要借撒尿出去透透气时,戴华神情严肃的进来了。看到戴华脸上凝重的表情,金幼孜一下子尿意全无,坐直身子神情紧张的看着戴华伏在储延耳边低语。

听完戴华的耳语,储延不动声色的点点头,低声道:“知道了,你让公爷别着急,他那边的事情要紧。”

戴华嘴角抽动一下,点点头,退出去了。

戴华一走,金幼孜便忍不住发问开了:“储大人,公爷到底有什么要紧的事儿?跟我说说,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?!”

储延心里直抽道:‘你又不是兽医,能帮什么忙?’面上却一本正经道:“学士只管安心,这天下还有难得到公爷的事情?”说完笑着起身道:“来来,民以食为天,咱们先用饭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储延越是闪烁其词,金幼孜就越是好奇难耐,可偏偏姓储的嘴巴比铁箍还紧,根本问不出,把个金幼孜憋的满脸通红,等坐到酒桌上才想起来,自己内急的事情,险些尿了裤子……。

傍晚时分,花花终于产下了一窝小狗崽,母子平安。让王贤父子也放下了悬着的心。

“花花太厉害了!”王佑激动的跟什么似的,搂着王贤的脖子又蹦又叫,“爹爹太厉害了!花花果然没事!”

王贤宠溺的任由儿子折腾,苦笑的揉着鼻子:“到底是花花厉害,还是爹爹厉害?”

“都厉害,都厉害!”王佑马上说道,倒是谁也不得罪。惹得玉麝等人笑弯了腰。

“那还不亲一下?”王贤恬着脸,把腮帮子凑到儿子嘴边。

‘啵!’王佑乖乖的使劲亲了王贤一口,亲的他满脸口水。

待父子俩亲手照料好花花和它的一窝小狗崽,天色已经大黑了。去而复返的戴华这才问道:“公爷,金学士那边……”

“这都什么时候了?先吃饭!皇帝还不差饿兵呢?”王贤一把抱起儿子,往饭厅走去。

“爹,可饿坏我了,我要吃狮子头!”王佑这才感觉到,已经饿得前心贴后心了。

“那咱们看看,今晚有没有你最爱吃的狮子头。”王贤宠溺的笑着答话。戴华跟在后头,哭笑不得的问道:“公爷的意思是,今天不见金幼孜了?”

“不光今天不见,”王贤头也不回,一边走一边淡淡道:“明天后天也不见。”

“啊……”戴华吃惊道:“公爷要晾他几天?”

“不错。就是要晾他几天再说。”王贤这才站住脚,看着戴华淡淡道:“那帮家伙在京里捅了马蜂窝,想让我回去给他们擦屁股,门都没有。”

“金幼孜他们固然没什么,可他是代表皇上来的啊。”戴华轻声提醒王贤道:“公爷若是不听召唤,皇上那里恐怕不好交代。”

“皇上,呵呵……”王贤嘴角挂起一丝冷笑,一双幽深的眸子在漆黑的夜色中晦明晦暗,声音不带一丝感情道:“当时从葫芦口死里逃生,我就说过,从今往后,我只为兄弟、朋友、家人考虑,至于其他人,我管不了那么多。”

“是……”戴华神情一紧,不敢再说话。

“脑袋放清醒点吧,昔日的太子和今日的皇上是两个人了。”王贤像是在教训戴华,又像是在提醒自己:“新君登基的那一刻,他就已经很清楚这点了,咱们要是还搞不清楚,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。”

“是……”这时候,戴华唯有点头称是了。这段时间,王贤的温柔和气,让戴华错以为昔日的那个大人又回来了,到此刻他才明白,原来那个忠君爱国、满腔热血的王贤,确实已经死在葫芦口了。现在的这个镇国公,心冷如冰、心硬如铁!

“爹爹,我们快进去吧。”王佑乖乖伏在王贤的脖子上,见他说完了,这才撒起娇来。“我都快饿死了。”

“好好好,咱们赶紧进去。”王贤便不再理戴华,抱着儿子进了饭厅。

饭厅里,林清儿、顾小怜和灵霄早就等在那里,看到两人进来,灵霄笑骂道:“你俩还记得吃饭,以为今晚要睡在狗窝里呢!”一年过去了,灵霄出落的愈发娇美成熟,不改的是那生机勃勃的神采飞扬。

“是啊,官人,你太宠佑儿了,”林清儿的变化要相对大些,王贤回到她身边,朝夕陪伴,让她的病情好转不少,虽然还除不了根,但面色红润了不少,体态也丰腴了一些,再不复往昔弱不禁风的病态。“再这样下去,他还不得上天啊?”

“姐姐,佑儿很乖的。”顾小怜坐在林清儿身边,微笑说道。她的视力仍然没有恢复,但眉宇间的幸福神色,说明她早已经不在意这些。能在劫后余生,重获情郎的爱护,回到温暖的家庭,还有什么该强求的呢?

“顾姨娘最好了。”王佑从王贤怀里下来,跐溜一下就钻到顾小怜身旁,一边朝林清儿挤眉弄眼,一边伸手去抓桌上的鸡腿。

“洗手了没!”谁知顾小怜眼睛虽然看不见,感觉却比谁都敏锐,一下握住王佑的小手,笑道:“你可得给姨娘撑面儿,不然下回休想我帮你说话。”

王佑这才撅着小嘴,乖乖的在铜盆里洗了手。一家人说说笑笑,共进晚餐。

席间,王贤喝了一点酒,眯眼看着灵霄和王佑逗趣,顾小怜抿嘴偷笑,林清儿无奈摇头。他本来有些寒意的神情,变得无比安详。

这就是他要守护的人儿,这就是他要守护的生活……

晚饭后,折腾了一天的王佑早早跟着玉麝睡下了,林清儿和灵霄顾小怜继续宋朝残留下来的曲谱,她们有个野心,想要将宋朝的词牌都配上宋朝的曲儿。这是很多文人想干却不敢做的大事业,三个小女子却想试一试。王贤对此很是支持,反正时间多的是,如此消磨,美好无比。

他本来也想参与进来,可惜五音都不全,除了添乱没有一点贡献,所以很快被勒令这种时候不要捣乱,该干嘛干嘛去!

到书房里百无聊赖,王贤想看一会儿书,心中暗暗苦笑,人说三个和尚没水吃,真是一点没错。自己这大官人,连个红袖添香夜伴读的都没有,实在是失败……

于是王大官人发挥自己动手、丰衣足食的精神,自己点了一炷龙涎香,然后拿了本花边小报似的《铁围山丛谈》,津津有味看了起来。看了不到两页,他便歪在矮榻上睡着了……

这种生活是他无比向往的啊,在经过那么多的到刀光剑影、生生死死后,他太知道这种生活的可贵了,谁想要将他从这种生活中拉出去,是要付出无比惨重的代价的!

可是,一旦进入睡眠,一切就不由他控制了……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