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五三章 唯有王贤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8-0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济南城乃北中国之风水宝地,小山把这座城市围了一圈,只有北边留了个缺口,为整座城挡住了冬日的寒风。置身济南城中,就像婴儿躺在摇篮里,不见外界的风雪,只有和煦的暖阳,实在是北方猫冬的绝佳之地。

前一日,又下了一点雪,让千佛山上的矮松愈发的青黑,却更加显得山尖白皑,让人仿佛置身于一副水粉画中,也无风雨也无晴,享受的一根指头都不想动。

当金幼孜顶风冒雪八百里,穿过崎岖的山路,看到远处仿佛摇篮中的济南城,不禁骂了一声:“这王仲德,还真会找地方猫冬!”

边上的随从却愤愤道:“姓王的也太不把咱们当回事儿了,都到了济南城根儿,也没个人出来迎一迎!”他们都是金幼孜的亲近下属,新皇登基后,一人得道自然鸡犬升天,一路上地方官员高接远送,程仪不断,让他们早就膨胀的忘了自己是谁。

对于王贤置若罔闻的怠慢,这些随从跟班,自然十分的不爽。

金幼孜其实比他们还不爽,他如今是人人争相巴结的天子近臣、宰辅之望,地方官员们掇臀捧屁,犹云手有馀香;随口蹋痰,惟恐人先着脚。哪能受得了这种怠慢?不过幸好,他还保持着一丝理智,知道济南城里的那位,不能以等闲视之。

“都闭嘴。”金幼孜狠狠吐一口闷气,瞪着身周的随从道:“到了济南城都放老实一点,别坏了本官的大事。”

“嘿……”众随从还想再非议,见金幼孜脸色不善,这才赶忙改口赔笑道:“学士放心,咱们知道轻重。”

“哼……”金幼孜冷哼了一声,这才坐上马车,队伍继续向济南城开进。

顿饭功夫后,一行人到了济南城下,但见城内城外人烟如织,商旅繁茂,车马不绝,已经看不到丝毫兵灾的创痕。事实上,在去年的那场浩劫中,济南城作为首府,并没有遭受刀兵。局势稍一平定,官府又采取多种措施,大力削减税赋、劝工劝农、鼓励工商,以济南为龙头,带动山东一省的民生恢复。

是以短短不到一年时间,济南城已经繁华若兮,甚至生机和活力比起永乐年间犹有过之。

“看来姓王的不止有阴谋刀兵之能,”坐在穿城而过的马车上,金幼孜冷眼看着街上,心中也忍不住暗叹:“在民生治理上也有一套。”

但他对王贤恶感颇重,眼睛自然不会只盯着好的方面看,很快便在鸡蛋里挑出了骨头……只见街上,随处可见头裹白巾的白莲教徒,这些教徒公然穿行于市,和寻常百姓交谈买卖,没有丝毫水火不容的意思。官府的差役更对他们视而不见,甚至还和他们言谈笑闹,就像一家人一样。

‘荒谬!’看到这一幕,金幼孜又是气愤又是舒坦,他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鄙薄王贤一番了:‘居然对白莲邪教放纵到这种程度,他王仲德想要干什么?这里还是王化之地吗?’

‘莫非传言是真的,他真是白莲教的高层?要把山东变成真空家乡?’

一路上,金幼孜不断腹诽,对王贤的怒气不断攀升,但这一切,都在车驾抵达山东总督府门前时,一下子被抛到九霄云外了!

总督衙门外的大坪,足足有四亩见方,大坪正中高矗着一根三丈长的带斗旗杆,上书‘大明镇国公’五个夺目的大字,遥对着大门上‘山东总督衙门’的牌匾,和石阶两边那对狰狞的巨大石狮。

视线所及,除了一排挎着绣春刀的锦衣卫在全神警戒,再没有一个活人。空阔的广场上一片凝重静谧,只有风吹那杆斗上的旗子,在猎猎作响,却更显出这总督衙门的空阔威严!

感受着这无言的无边威严,金幼孜这才猛然醒悟,自己来到了谁的地盘,将要面对一个怎样的人物?!

那是当今天下最威名赫赫,最权势滔天,最手段无边,最凶神恶煞的一尊神祗啊!

怎么才短短半年,自己对他的恐惧就模糊到接近淡忘?是距离让人陌生?还是自己太过膨胀,自以为已经不在王贤之下了?

来不及深究此中情由,金幼孜狠狠掐一下大腿根,让自己清醒过来,深吸一口冷冽的空气,对马车外因为被锦衣卫阻拦,忍不住大呼小叫的长随道:“不得造次。”

长随这才愤愤的低下头,不知金学士身为天使,为何还要如此伏低做小。

“这位军爷有礼了。”金幼孜从车窗向那名拦路盘问的锦衣卫百户拱拱手,和颜悦色道:“本官文渊阁大学士兼礼部尚书金幼孜,奉钦差前来济南慰问镇国公,之前应该有廷寄文书知会总督府吧?”

“那咱不晓得。”那锦衣卫百户对金幼孜刻意提及的两个身份无动于衷,依然面无表情的公事公办道:“不过既然是朝廷来人,请在门房稍后,待俺禀报一声。”

“这……好吧。”金幼孜没想到,自己亮明身份、道明来意,还没有得到打开中门,接入府中的待遇,但也只能忍着不满,下得轿来,跟锦衣卫到门房中等候。他还能在生着炉子的门房中待着,下头一众跟班就没那么好命了,在门房外冻得哆哆嗦嗦,却一声也不敢抱怨。

那些如狼似虎的锦衣卫,实在太有震慑力了。

在门房中枯等了许久,金幼孜终于听到脚步声由远而近,赶忙站起来,摆出一副谦和的笑容。谁知进来的却不是镇国公,而是山东布政使储延。“原来真是金学士!我还当他们胡说八道呢!”

看着那张堆满笑容和皱纹的老脸,金幼孜一阵郁闷,草草拱拳道:“藩台大人,有礼了。”

“哎呀呀,我说怎么这一大早,喜鹊儿叫个不停呢,原来是有贵人临门!”储延仿佛没看到金幼孜神情的变化,依旧满面堆笑道:“金学士莅临济南,蓬荜生辉,蓬荜生辉啊!”

“藩台大人说笑了,”伸手不打笑脸人,何况储延还是山东的民政长官,能在极度凶险的永乐末年山东大变中生存下来,继续担任山东布政使,足以说明他亦非常人。金幼孜收起不快,与储延笑谈道:“下官不过是皇上的书记之臣,打杂跑腿的小吏,当不得,当不得!”

“哎,大学士太过自谦了,谁不知道当今皇上最为倚重几位大学士,朝野都以宰辅相称啊!”储延依旧满脸谦卑的笑着,伸手恭请金幼孜入内到后堂吃茶。

“私底下开开玩笑还好,这些话要是拿出来公开说,我们几个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。”金幼孜一面跟储延自谦,一面忍不住微微自得。

说话间,两人到了总督府的花厅,储延先请金幼孜到客房净面更衣,待金幼孜收拾停当,焕然一新出来,有锦衣卫奉上香茗、茶点,储延笑眯眯请他入座道:“学士这一路上辛苦了,快吃点茶水解解乏。”

金幼孜微笑着就坐,喝了几盏清茶,吃了几块点心,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还不见公爷?莫非有什么要紧的事情?”

“嘿嘿……”储延嘴角现出一抹苦笑,点点头道:“我家公爷确实有事脱不开身,”说着给金幼孜斟一杯茶道:“学士稍安勿躁,待我家公爷忙完了,自会回来相见。”

“哎,正事要紧,我这边不急的……”金幼孜除了无奈接受,还能有什么办法?

万竹园中,王贤满脸紧张,额头汗水隐现,口中焦急道:“花花,一定要挺住!”

他的身旁,三岁的王佑紧紧地抓着父亲的手,小脸同样满是紧张,额头同样汗水隐现,泪水在眼珠子里打转,声音稚嫩中透着真情道:“花花,一定要挺住!”

两人身后,玉麝和一众丫鬟却满脸的忍俊不禁,看着蹲在狗窝旁的这父子俩,得强忍着才能不笑出声来……她们万万想不到,杀伐果断,在山东能止小儿夜啼的镇国公王贤,在陪儿子玩的时候,居然是这个样子!

这话还要从王贤回到济南说起。与金幼孜想像的不同,王贤对治理这一省之地根本没有兴趣。他把全省的军政刑名都交给了储延、吴为、魏源等人,事实上,这些能人聚集在这一省之地,本来就是严重的浪费,根本不需要他指手画脚,就能把山东治理的蒸蒸日上。

王贤自然也乐得偷懒,对身遭的政务充耳不闻,每日只蜷在万竹园中陪伴妻子,逗弄儿子。鉴于王佑对他陌生又疏离的现象,王贤采取了多重对策,来增加和儿子的感情。除了带儿子逛街、划船、骑马、爬山、给儿子买玩具、买好吃的这些常规武器之外,他还弄了一条小狗,爷俩每日里花费大量的时间照料那小东西,共处的时间一多,爷俩的感情自然也急剧升温。

王佑哪能抵挡得住他老子狡猾多端的攻势,半年下来,已经把这老爹看成世上最亲的人,甚至连娘亲和一手拉扯他长大的玉姨娘都比不了了。

这会儿,爷俩养的小狗‘花花’怀胎两月,正在艰苦的临盆……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