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五一章 公祭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7-3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冬月初七是薛禄的公祭日。

自从薛禄的尸首被抬回侯府,每天前来阳武侯府吊唁的人群便络绎不绝。宽敞的府前大街,被人们所赠的挽幛、花圈、纸人纸马塞得满满的。要是这些冥器真能在阴间享用,薛禄肯定会成为富甲一方、手握雄兵的鬼王,说不定还能造了阎王的反……

今天一早,参加公祭的王公大臣便从四面八方赶来,门口的知客声嘶力竭的高唱道:

“英国公爷前来致祭!家属跪迎!”

“定国公爷前来致祭!家属跪迎!”

“成国公爷前来致祭!家属跪迎!”

“成山侯爷前来致祭!家属跪迎!”

“宁阳侯爷前来致祭!家属跪迎!”

“……”

大明朝的公侯伯爵,一个不落的到场,阳武侯爷也算是哀荣备至了。

虽说按照薛禄的地位,这样的排场并不为过。然而要知道,冬月初一,可是皇帝严令勋贵武将们到各地上任的最后期限。按说,至少有一半的勋贵,此刻应该已经离京。

但现在,这些人不约而同的罔顾王命,也要参加阳武侯的丧礼,甚至有本在外地的勋贵武将,也纷纷回京参加公祭,与其说是要一起送阳武侯一程,不如说,是要向皇帝示威!

是以,众公侯虽然放声哭号,脸上却没有哀荣,尽是愤恨,就像一座随时都会爆发的火山,只等着那一刻的到来。

三位公爷在最接近的薛禄灵柩的地方,朱勇看看神色平淡许多的张辅,悲愤道:“你还能忍得住?”

“……”张辅轻叹一声没有说话。

“事到如今,你还能装聋作哑吗?”朱勇愠怒,提高声调道:“皇帝对军队将领的调整,看似正大光明,实则包藏祸心!他把咱们这些靖难的勋贵,不是发配到两广云贵那些不毛之地,就是派到和他们积怨已久的军中!取而代之的,要么是柳升那样已经投靠楸的走狗,要么是已经靠边占了二十年的洪武朝旧将!他这是要断咱们的根基啊!”

“哎,英国公,按说我更应该保持沉默。”一旁的定国公也忍不住开口相劝道:“但是勋贵将门大难临头,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。”顿一顿,他沉声道:“公爷,让皇上这么搞下去,用不了几年,大明朝就再没有什么将门,咱们或许能苟安一时,但早晚要被丢到垃圾堆里!更别说咱们的子孙后代了!”

“我知道……”张辅终于开口,却神情恹恹道:“可那是皇上,大明朝的天,做臣子的徒之奈何……”

“总是有办法的!”朱勇憋出一句,却巴望着张辅,真要是拿主意,还得指望这位主心骨。

张辅嘴唇翕动几下,一副欲言又止得样子,憋的朱勇快要爆掉了,忍不住喝道:“有话快说!”

这一声,引得一众致祭的宾客齐刷刷望过来,张辅苦笑着摇摇头,刚要开口,便听知客高唱起来:“太孙殿下前来致祭!家属跪迎!”

听到朱瞻基前来,所有人都吃了一惊,纷纷循声望去,只见朱瞻基一袭白衣,面带悲色进来,向家属还礼之后,又恭恭敬敬给阳武侯上了香,然后在张辅等人身旁跪坐,神情肃穆的开始哀思。

“殿下,您怎么来了?”定国公忙轻声问道。

“哎,阳武侯一家于孤有大恩,说形同再造也不为过,孤若不来,岂不与禽兽无异。”朱瞻基轻声说着,他看起来清减了许多,颧骨高高隆起,法令纹愈加深刻。事实上,他这半年来的日子极不好过,太子登基之后,并没有顺理成章的将他这个太孙升格为太子,而是不闻不问,就好像忘了这回事儿一般。

所以,直到如今,朱瞻基仍然顶着个太孙殿下的头衔,这在永乐朝尊崇无比的称号,放在如今却成了莫大的嘲讽!他明明是当今皇帝的儿子啊!到底太的哪门子孙子?

虽然大臣们都知道这样大大的不妥,但更知道在永乐末,太子殿下和太孙殿下的龃龉,哪敢马上就替他说话?加之太子甫一登基,便大刀阔斧的推行改革,彻底否定永乐后期的各项弊政,朝廷上下忙的脚打后脑勺,谁也没有闲心,去再生事端……

于是,永乐末年红的发紫的太孙殿下,就这样被人遗忘了。朱瞻基也索性称病,深居简出,已经有数月没有上朝了,所以勋贵们才会对他突然出现如此惊讶……

听了朱瞻基的话,几位公爷神情闪烁,都是些人精,岂能品不出那浅显的言外之意来……

“殿下,您来这里,让陛下知道,恐怕会心生不快。”定国公是朱瞻基的表叔,正适合故作关心的试探道:“还是速速回去吧……”

“父皇是父皇,我是我。”朱瞻基却面无表情道:“没有只许父皇不从父道,不许我不从父道的道理。”

“……”几位公爷互相看看,没想到太孙殿下,会如此****的表达对皇帝的不满。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?他是要站在他们这边,和皇帝对着干了!

朱勇兴奋的看着张辅,意思是,‘太孙都加进来了,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!’

张辅无奈的看他一眼,这里是说正事儿的地方吗?

就在公侯们对太孙殿下的到来议论纷纷,雀跃不已时,忽听得门口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。

“爹!”

这一声真如石破天惊,骇的满院子王公勋贵全都闭上了嘴,又齐刷刷回头望去。

还没等他们回过头,就见一身白衣的薛二公子薛桓,踉踉跄跄从外头冲进来,带着震天的哭声,扑到了薛桓的棺前,趴在棺材上捶胸顿足,放声哭嚎!

“爹啊!大哥去了,你也去了!留下儿子一个怎么活啊!”

悲痛欲绝的薛二公子,额头砰砰的使劲撞击着那巨大的楠木棺材,转眼就鲜血崩流。一旁的朱勇和朱瞻基赶忙把他拉开,不然薛桓真有可能步薛禄的后尘!

“放开我!你们放开我!我不活了!”薛桓剧烈的挣扎起来,哪是朱勇朱瞻基两个能按住的,还是英国公上前,一把按住他的肩膀,薛禄满脸胀的通红,但丈夫的手掌仿佛有万钧之力,任他如何挣扎也挣扎不开。

薛桓奋力挣脱而不得,满腔悲愤无从发泄,化作一口鲜血喷在棺材上,令所有人触目惊心……

“嗬嗬……”吐血之后,薛桓两眼发直,竟直挺挺晕了过去……。

等薛桓醒来,发现自己已经躺在房间里,朱瞻基坐在一旁,正满脸关切的看着他。

薛桓挣扎着要起来,朱瞻基按住他的肩膀,低声道:“躺着,你必须休息,不然会死人的。”

薛桓本来已经赶往广东,结果在过长江之前,接到父亲去世的噩耗,便星夜兼程回北京奔丧,一路上不吃不喝,不眠不休,身体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。

“我心里像着了火一样,根本躺不住。”薛桓摇摇头,豆大的眼泪淌下来,嘶声道:“我爹那样没心没肺的一个老东西,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来?”

“哎,都是我父子对不起你们啊……”朱瞻基满脸愧色,叹气道:“若非父皇对你父亲太过不公,让他无地自容,也不会走上绝路。”

“……”薛桓紧咬牙关,双拳攥得青筋暴起,整个人像要被怒火烧毁了一般。

“我就在这里,任打任骂,哪怕捅我一刀,只要你能好受点……”朱瞻基痛心疾首道:“看着你这样子,我心里难受啊。”

薛桓使劲盯着朱瞻基半晌,终是摇摇头,声音嘶哑道:“我知道,不关殿下的事,你的日子也不好过……”

“是啊,我这个太孙如今成了全天下的笑柄……”朱瞻基黯然道:“真想不到,父皇登基之后,会变成这个样子……”说着双目满是悲哀之色道:“我是罪人啊!”

“殿下何出此言?”薛桓诧异的问道:“您也正受迫害,皇上倒行逆施,与您何干?”

“哎……”朱瞻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嘴唇翕动了许久,仿佛才下定决心,沉声道:“你我乃生死之交,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”说着压低声音道:“其实,皇爷爷驾崩之前,是有传位遗诏给我的!”

“那为什么不拿出来?”薛桓奇怪的问一句,旋即惊呆道:“难道传位的……不是太子?”

“不错,”朱瞻基点点头,目光沉重道:“皇爷爷传位的人其实是我。”

““啊?!”薛桓一下坐起来,满脸震惊的看着朱瞻基道:“真的?那为什么不拿出来!”

“这种事情能开玩笑吗?”朱瞻基点点头,苦涩道:“我要是当了皇帝,我父亲如何自处?让天下人如何看我?我不知道,不知道……”朱瞻基摇着头,满脸痛苦道:“我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些问题,只能秘而不宣,让位于父亲……”

“殿下!你怎么能这么糊涂啊?!”薛桓脸上的刀疤涨得通红,重重的拍着床沿道:“先帝是看穿了太子的反骨,知道他会把先帝的江山翻个底朝天!所以才会让你继位啊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