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五零章 暴烈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7-3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什么?!”众勋贵一听就炸了毛,薛禄瞪着牛眼喝道:“皇上彻底不把祖制放在眼里吗?”

“就是,大行皇帝尸骨未寒,皇上这样不当人子!”众勋贵纷纷附和,一时间义愤填膺,就要去宫里找皇帝理论。

勋贵们都是说走就走的行动派,马上鱼贯出门,王通的儿子在后头高喊道:“还是看看旨意再说吧……”却哪里有人理会……

宫中,朱高炽用罢午膳,正准备小憩片刻,却听得乾清宫外一片喧闹,他皱皱眉,沉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几十个勋贵聚众而来,说是要跟皇上理论。”太监赶忙禀报。

“吵吵闹闹成何体统,”朱高炽心中一阵烦躁,又不得不压着性子,闷声说道:“让他们派个代表进来。”

过不多会,朱勇和薛禄进来,向朱高炽行礼之后,后者便瓮声瓮气问道:“皇上,您不是也认同老臣在朝会上说的话,怎么一转头,就给那些大学士升了官!”顿一顿,他黑着脸道:“违背祖制,出尔反尔,不似人君所为!”

此言一出,朱高炽一张脸登时铁青,放在龙椅上的双手微微颤抖,要用尽全力才能不让自己立即爆发。朱勇也是暗暗心惊,想不到薛禄居然如此大胆,但也知道这时候,绝对不能在皇帝面前退让,遂板着脸强撑道:“皇上,您欠先帝和臣等一个解释。”

“不需要解释!”朱高炽终于忍不住重重拍案,怒道:“朕的旨意里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大学士官只五品不变,杨士奇等人不过是兼任尚书侍郎等职,祖制并没有不许官员兼职吧?!”

“这……”二人一听就傻了眼,这才想起,一听到消息就跑过来,根本没看那旨意上写的什么。

“怎么,你们不知道?”朱高炽冷冷的看着二人,二人艰难的点点头,皇帝便重重一拍案,勃然大怒道:“那在这儿瞎起什么哄?!”

朱勇二人吭哧半天,薛禄才艰难道:“这不都一样吗……”

“怎么会一样呢?!”朱高炽冷声道:“若是不许他们兼职,那尔等也得卸下自身的官职,老老实实当你们的安乐王公!”

“……”朱勇二人不敢说话了,皇帝要真是叫起真来,他们岂不要鸡飞蛋打。

“哼……”朱高炽冷哼一声,板着脸道:“你们来的正好,有件事要通知你们。”说着指一下桌上一份旨意,一旁的太监便拿起来,高声宣读道:

“命英国公张辅掌中军都督府,成国公朱勇掌左军都督府,定国公徐景昌掌右军都督府,宁阳侯陈懋掌前军都督府,安远侯柳升掌后军都督府,安平伯李安掌四川都指挥使司,中军都督府都督佥事任礼掌广西都指挥使司,改前军都督佥事马英于后军都督府……卿等皆先朝勋旧,故托以服肱心膂,其一乃志力以无愧职守!”

听道太监宣读这份攸关己身的旨意,朱勇两个哪还有心思再纠缠大学士之事?都拼命竖起耳朵,仔细听着一项项任命……先是暗暗惊心于这次变动之大,前所未有,几乎所有要害军职全都换人,虽然只是对调,但毫无疑问,大明军界将彻底重新洗牌。

朱勇还好,毕竟一上来就知道自己将掌左军都督府,虽然远不如之前掌后军都督府那样显要……后军都督府掌的是直隶、山西之兵,京城和山西锁钥之地的驻军尽归其节制,地位自然要高于另外四都督府。但毕竟是平调,虽有不快,也不至于当场按耐不住。

薛禄就大不一样了,他支愣着耳朵一直听到最后,也没听到关于自己的任命,等到那太监念完,便忍不住嚷嚷起来:“皇上,老臣怎么不在名单之列?”

朱高炽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问道:“老侯爷今年七十了吧?”

“老臣才六十七,哪有七十?!”薛禄的表情比哭还难看。

“都差不多。这个年纪,应该是含饴弄孙,颐养天年。朕怎么忍心让老侯爷耄?之年太过操劳。”朱高炽淡淡道:“日后老侯爷就顾问一下国政吧,具体的事情,还是让年轻人去做。”

“你!”薛禄气的胡子直翘,红着双眼指着皇帝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勋贵的地位除了来自本身爵位的高低,更重要的是手中兵权的分量。这就是英国公凌驾于定国公之上的原因所在。薛禄本来地位就不如几位公爵,如今再要没了兵权,恐怕再侯爵里都要不上数了!

“没别的事,就退下吧,朕乏了。”朱高炽打个哈欠,示意二人可以离开。

“皇上!你对老臣不公啊!”薛禄终究还是吆喝起来:“我大儿子为救太孙而死,小儿子也险些为救你而亡,你不能这样对我们薛家啊!”

“朕已经命人拟诏,追封薛勋为忠义侯。薛桓也将出任广东都指挥使,”朱高炽双目难掩厌弃之色,淡淡道:“老侯爷,这样说朕合适吗?”

“这……”薛禄再次张口结舌,他没法说,你还没赏我呢!只得失魂落魄的被朱勇拉走。

看着薛禄颓丧的背影,朱高炽目光冰冷……

乾清宫外,一众勋贵正焦急的等待消息,见朱勇二人出来,马上迎了上去。看到薛禄那如丧考妣的样子,众人就知不妙,忙忐忑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哎,回去再说……”朱勇扶着老态毕现的薛禄,一边往外走,一边招呼众人跟自己离去。

“怎么能就这样算了呢?”众人还不理解。

“不算了能怎样,连旨意都不清楚,不是净找骂吗?”朱勇丢下一句,率先走了。众人面面相觑,也只能先跟在后头,出了宫门。

回去之后,众勋贵便知道朱高炽巧妙的曲线救国之策,凭他们这些武夫,还真想不出反驳的法子。何况,他们的注意力全部被军队剧烈的变动所吸引,一时也顾不上再跟朱高炽纠缠。

朱高炽见状,彻底放开手脚,接下来数月中,在内阁和六部的配合下,他一面尽数废除朱棣的暴政,一面大肆给方孝孺等建文党人平反。杨士奇等人甚至真的查到了,方孝孺还有一个叔伯弟弟名叫方孝复的仍然在世,朱高炽也果然下旨恢复其原本身份,命人赐予田产,让他回家安居乐业。

这一连串的激进行为,自然在朝中引起轩然大波,文官们心中同情建文旧党,倒还好说,刚刚消停下来的武将们,就彻底炸了锅!

对此,朱高炽充耳不闻,反而在朝堂上公然说道:“齐泰、黄子澄、方孝孺这些人,都是忠臣。不为他们平反,将来谁还会为我大明朝牺牲?”

这话说的朝上大臣目瞪口呆,武将们悲愤不已,文官们也一个个变了脸色,想不到皇上居然敢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。

“皇上!”阳武侯薛禄破罐子破摔,当即上前,泣血陈奏:“齐泰、方孝孺这些人要是忠臣,那先帝不就是奸贼了?皇上您不就是奸臣之后了?还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龙椅之上?!”说到最后,几乎近于谩骂了。

“是啊皇上,他们要是忠臣,岂不是说,先帝在诛杀忠良,这个罪名可太大了!”众武将也纷纷附和起来,“请皇上收回这些话!”

“一码归一码,各为其主而已。”朱高炽不为所动,淡淡说道:“先帝杀他们,有先帝的道理,但把他们本人杀了也就算了,就不要祸及子孙了……”

登基数月,朱高炽已经进入状态,再不会像初次临朝那样,被臣子给挤兑的下不来台。

“皇上既然不肯收回,那我们这些乱臣贼子,也没脸活在这世上了!”薛禄咆哮一声,突然蹦了起来,朝前扑去。

“你要干什么!”负责护卫的大汉将军惊叫起来,赶忙抽出兵刃护驾!

然而薛禄的目标并非皇帝,而是皇帝脚下的丹墀,众人的惊呼声中,他一头撞在那冰冷的石阶上,登时脑浆崩流,鲜血染红了大片的汉白玉。

朱高炽也是面色发白,显然想不到,阳武侯居然如此暴烈……

众勋贵赶忙想要上前搀扶,却被大汉将军隔开。有锦衣卫上前,检视有出气没进气的阳武侯,不一会儿,沉声禀报道:“此人已亡……”

场面登时乱成一锅粥,勋贵们怒吼着、喝骂着、痛哭着想要扑向薛禄,对拦住他们去路的大汉将军拳打脚踢。这时候,没有人敢站出来,追究他们咆哮朝堂、不敬君上、伤害侍卫的罪名了,只能任由他们发泄……

五位大学士看着地上阳武侯的尸首,还有悲愤欲绝的众勋贵,都感到局面将大大的不妙……

‘哎,陛下实在操之过急了……’大学士们心中暗叹,不过他们也知道朱高炽为什么如此心急,为了等到这一天,皇帝已经足足等了二十年,早已经等没了耐性,等垮了身体……他是不得不只争朝夕啊!

“退朝……”太监的声音终于响起,朱高炽有些狼狈的离开了混乱不堪的奉天门外,大臣们的喝骂哭喊声却愈加猛烈,穿越云霄,响彻全城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