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四九章 曲线救国与平反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7-30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朱高炽眼里怒火隐现,却无法对薛禄发作。对方非但是靖难大功臣,而且在永乐年间对自己父子多有照拂,他的世子还在九龙口,为了保护朱瞻基以身殉国!

更何况,薛禄还占着伦常大礼,孔夫子可是曰过:‘三年无改于父之道,可谓孝矣!’啊!

于情于理,朱高炽都没法不对薛禄保持和颜悦色,长长吐出一口浊气,皇帝耐着性子道:“老侯爷,先帝并没有旨意,说大学士官只五品,不能提升。”

“先帝是没这么说过,可是二十年来一直就是这样办的!”薛禄瓮声瓮气道:“这是先帝为了防止大学士专权,让宰相死灰复燃!”薛禄说着,一双牛眼死死盯着朱高炽道:“皇上,太祖皇帝的祖训,后世子孙谁敢言复立宰相,杀!无!赦!”

最后三个字,薛禄几乎是喷出来的!也幸亏皇帝离得远,才没有被唾沫星子溅到脸上……

但朱高炽的一张脸,已经变得铁青铁青。

薛禄却满不在乎的看着皇帝,仿佛确信他没法拿自己怎么办。

“侯爷说的有道理,陛下三思啊!”定国公也出言附和道:“要奖赏大学士可以用别的法子嘛,太祖太宗定下来的制度,不能改啊!”

“是啊!皇上三思啊!”见这一公一侯站出来,众勋贵哪还客气,纷纷出班,附和声援。

而文官那边,杨荣杨士奇等人自然不能替自己说话,蹇义等部堂高官也诡异的保持着沉默,下面的文官就是说话,也没有和勋贵们抗衡的力量,一时间朝堂上群情汹汹,七嘴八舌全是反对皇帝的声音。

高高坐在龙椅上的朱高炽,此刻感到那样的孤独无力,强压住胸中的怒火,缓缓摆手道:“朕再想想……”

“皇上圣明!”阳武侯马上闭嘴退了回去。

“皇上圣明!”定国公也退了回去,众勋贵自然也全都闭嘴,各归本位,脸上却分明挂着得意的笑容……看看吧,就是皇上也不敢犯众怒!尤其是我们这些勋贵的众怒!

“太不像话了!”退朝之后,朱高炽重重一拍桌案,怒气冲冲道:“朕就知道,他们一定会拿祖宗来压我!没想到他们会这么迫不及待!”

“他们早就憋不及了。”杨溥叹口气道:“皇上停止采办、织造、进贡、造船、皇庄、下西洋,这都是断了那些勋贵的财路,他们没法正面反驳皇上,就用这种法子来消解。”

“朕和父皇敬他们,是因为他们是功臣!可他们现在一个个,都成了只知道吮吸民脂民膏的肥肠满脑!”朱高炽切齿道:“在朕看来,他们现在是一群害虫!”

“陛下息怒,我大明的兵权可在勋贵们手中,不能太过刺激他们啊!”杨荣赶忙劝道,他经历过赵王之乱,太知道兵权的重要性。

“但也不能让他们这样轻易就得逞!”朱高炽重重拍着桌上一摞圣旨,那是本欲在今日朝会上宣读的,可第一道旨意就被驳了下来,继续宣布的话,只会自取其辱!所以朱高炽只能把这些旨意压了下来,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。

“其实,和那些武人周旋,多动动脑子,总能想到办法。”杨士奇轻笑一声,缓缓道:“陛下,以为臣愚见,此事似乎可以变通一下,也能达到同样的目的。”

“哦,如何变通?”朱高炽知道杨士奇足智多谋,马上投去期盼的目光。

“我们可以不改动先帝设置的大学士品位,但可以用兼职来达到同样的目的。”杨士奇轻声道:“这是他们没法反对的,因为他们身为公侯,同时担任军职,本身就属于兼职。”

“好主意!”众人眼前一亮,纷纷赞道。

“不错!”朱高炽也来了精神,摩拳擦掌道:“此路不通咱们就绕道走,朕让你们兼任部堂官员,同时担任大学士,这样既可以提高你们的官位,又能让你们仍在内阁!”说着声音洪亮道:“这样,先帝的制度也没有违反,看他们还怎么说!”

“皇上英明!”一众大学士心中的大石落了地。

“另外,”朱高炽沉吟一下,缓缓问道:“齐泰和黄子澄还有没有后人?”

“这个……”皇帝的跳跃实在太大,让泰然自若的一众大学士都惊呆了。齐泰、黄子澄乃是建文帝心腹大臣,削藩的推动者和主要执行者,甚至是靖难之役的制造者,当年永乐皇帝篡位成功,将这二人捉住,全都千刀万剐,株连九族。

现在皇帝却提起这二人,让大学士们心神一紧,金幼孜轻声说道:“齐泰有一个儿子,当年只有六岁,所以免死,现在在边镇为卒,应该还活着。”顿一顿又道:“至于黄子澄,应该已经全家都被诛杀了。”

“据说,黄子澄有个儿子,当年改姓逃脱,如今不知所踪。”

“把齐泰的儿子放回来吧,”朱高炽神情沉重道:“再查一查黄子澄儿子的下落,如果还活着,也赦免他吧。”

“皇上……”尽管是铁了心跟皇帝混,几位大学士还是惊得面色苍白,颤抖着说不出话来。

朱高炽却仿佛没有察觉到大学士的异样,微闭着双目,沉吟许久,缓缓道:“方孝孺呢,还有后代吗?”

“陛下,您说的是那个被灭了十族的方孝孺吗?”黄淮颤声问道。

“还有别的方孝孺吗?”朱高炽睁开眼,目光坦然的看着他的大学士,缓缓道:“先帝靖难,是是非非,朕无法评价。但齐泰、黄子澄、方孝孺,还有铁铉这些人,都是忠于当时朝廷的忠臣。历来改朝换代后,都会为前朝的忠臣立传旌表,何况我们并没有改朝换代。”朱高炽加重语气道:“如今要拨乱反正,朕以为就从这里开始!”

“皇上!请三思啊!”大学士们感觉全身的毛孔都炸开了,颤声劝道:“他们可是先帝定下的奸党,给他们平反的话,如今朝堂的衮衮诸公又算什么,先帝的圣名,也会受到损害啊!”

“但这件事不改过来,难收天下人之心,”朱高炽缓缓道:“人心不齐,什么事都做不成。”顿一顿,他又低声道:“何况先帝这样做,难免寒了天下忠臣的心,若是将来有一天,谁还会为他的子孙尽忠?”

“陛下……”几位大学士何等人物,焉能听不出朱高炽的言外之意——只要给方孝孺等人翻案成功,哪怕只是赦免他们的子孙,都会严重动摇先帝的威信,让那些勋贵再也无可倚仗!这样一来,改革才能推行的下去!

大学士们偷偷看着满面慈悲的皇帝,才明白这位也是绵里藏针的主!你们这些勋贵不是倚仗先帝对抗朕么?那朕就把先帝推倒,看你们还有什么倚仗!

“陛下,此事非同小可,还需从长计议……”杨荣轻声劝道。

“所以朕没有马上给他们翻案,只是赦免他们的子孙……”朱高炽说着,双目中浮现一抹悲凉道:“如果他们还有子孙的话。”

“陛下仁慈……”众大学士低声说道。

“另外,朕准备调动一下勋贵们的职位。”朱高炽又沉声说道:“在一个地方待的久了,总不是好事。”

阳武侯府中,成国公、定国公,还有那些个侯爷伯爷都在,不知是谁说了个笑话,引得哄堂哈哈大笑。

可见,今日在朝堂上把皇帝顶回去,让勋贵们无比快意。

“怎么样,老夫没看错吧,皇上就是这样的性子,你硬他就软,千万不要觉着他是皇上,就什么都听他的!”薛禄大刀金马的坐在那里,得意洋洋道。

“老薛,”王通笑呵呵的看着薛禄:“想不到,你竟然第一个站出来。本来以为你和皇上的关系不错,应该不会挑这个头呢。”

“不错……”薛禄脸上不自然的神情一闪而过,下一刻,呵呵笑道:“那又如何,总不能看着皇上把大伙往绝路上逼吧?”

“老侯爷果然仁义!”众人纷纷赞道。

“那是当然……”薛禄笼着胡子,自傲的点点头。心中却生出丝丝后悔,他知道,今日之事后,皇上怕是恨上自己了。但他并不后悔这样做,因为他心里十分憋屈——薛禄是如今健在的头号靖难功臣,二十年来勋位却一直停在侯爵上。薛禄知道朱棣有点瞧不上自己,所以早早把希望寄托在太子和太孙身上。

为此,在所有勋贵都疏远太子太孙的时候,薛禄毅然将自己的两个儿子送入了府军前卫,长子还为太孙死在九龙口,次子也屡次救太子太孙于危难,已是遍体鳞伤、性情大变。薛禄自感,自己一家的牺牲和功劳,换一个公爵一点都不为过。然而朱高炽登基之后,却只封了王贤一个公爵,根本就没有犒赏自己的意思!

这让老侯爷满心怒火,终于忍不住向皇帝开炮了。勋贵干政,在永乐朝,是根本不敢想象的,这群勋贵显然没把新君视作与先帝一样的主上……

众勋贵正得意洋洋,畅想着如何再接再厉,给皇帝把规矩立起来,突然,王通的儿子从外头进来,满头大汗的嚷嚷道:“皇上下旨了,还是升了内阁大学士的官!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