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二一章 天罗地网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1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两人正在说话,外面胡捕头进来禀报说,大部分百姓已经散了,但仍有一批人跪着不走。

“为什么不走?”魏知县问道。

“他们是那天跪逼大老爷卖田的,还有把灾民赶出家的。”胡捕头回道:“可能是觉着要是这样回去了,会被街坊邻居骂死,所以得求大老爷原谅。”

“让他们跪着好了!”魏知县还记着仇呢。

“大老爷,还是见见他们吧。”王贤赶紧劝道:“没必要跟百姓怄气。”

“哼……”魏知县也是说气话而已,便让人将李观叫来。等李观到了后,才让人将几个代表叫进来。

仍是上次的几个老人家,只是表情从满脸委屈,变成了满脸羞愧,他们跪在魏知县面前,一个劲儿的磕头赔罪,哭泣道:“我们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,对不起大老爷……”

魏知县既然叫他们进来,自然不是给他们脸色看的。但有个问题,他必须要知道,板着脸道:“现在诸位能说,他们是谁了吧?”

“是,是李员外他们,”老人家不会再帮大户们隐瞒,反而恨恨道:“他们不是人,明明再等几天粮食就到了,却骗我们说,县里的粮船在苏州被扣下了,还怂恿我们把灾民赶出家门,又让我们到县衙跪着……这是把我们当枪使,扎向大老爷啊!”

魏知县心说,人家让你们去死,你们也去啊?看一眼边上的李观,李刑书便写好将笔录拿给一众老人家,要他们在上面签字画押。

老人家们大都是当过里长的,基识字,一看是刚才口供的笔录,便犯了难道:“能不签么?”

“不签就是你们的责任。”李观冷声道:““公然违抗县里的命令,还聚众滋事,已经犯了王法,知道么?!”

“我签,我签……”老人家们哪敢再得罪魏知县,全都在笔录上签字画押,不会写字的也按了手印。

魏知县这才露出亲切的笑容道:“诸位快快起来吧,你们也是为了富阳父老着想,官岂会怪罪?”

老人家们如释重负,连声说再也不敢了,并主动提出,请灾民回去居住,保证像对自己家人一样对待他们。

“哈哈哈,好啊好啊……”魏知县开心大笑起来,心说真是棋筋占得、满盘皆活。实在是太爽了!“积善人家必有余庆,诸位老人家必然福寿连绵!”

老人家们千恩万谢出去,当天下午,各家就把灾民都请回去。不管出于愧疚也好,还是生存压力顿减也罢,随后的日子里,富阳百姓和灾民再没发生过摩擦,甚至不少人家还住出了感情,结成了亲家,当然这是后话。

李家别业内,惶惑不安的气氛依然浓厚,但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,总不能坐以待毙吧。诸位员外不得不强打精神,商量对策。

“诸位,浙江省可不止一个富阳县,各县的粮价都高高的呢。”李员外咬牙道:“不能在县卖米,我们可以销去别处!”

“卖到外县……”众人眼前一亮,但旋即又黯然道:“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,外县很快就会知道富阳发生的事了,粮价肯定应声下跌,对我们更是要往死里压价,能卖到二两一石就不错了。”

“抓紧时间,抢在消息传出去之前,还是可以卖上价去的。”李寓道:“我们往淳安县卖,那里的粮价在五两一石,我们卖三两五应该没问题的!”

“也对。”众人点头道,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,与其被县里活活困死,还不如去外县一搏……现在他们已经不求大赚,只求回了。

于是赶紧分头行动,将满仓满屯的粮食装船,待到三更时分,悄无声的启程驶向新安江。

今夜月明星稀,波光不兴,船舷破水,发出轻微的哗哗声,凉风习习,送来芦苇的清香。

为了到淳安尽快出手,几位员外亲自押船。此时其中一艘船上,船舱里孤灯如豆,气氛十分低沉。几位员外一边吃酒,一边小声说着话……

“这次就算顺利,也赚不到钱。不赚就是赔,咱们赔是一定的了。”于员外喝下一盅烈酒,辣的他眼泪都出来了,“还落下这么大笑话。”

“是啊。”几位员外郁郁的点头道:“早知道官府能从湖广买米,打死我们也不会这么干。”

“其实早几天出手,咱们还能大赚一笔的,可是有些人就是……”有人怒道:“太贪心不足了!非让咱们等等、等等,这下终于等出事儿了吧。”

“我看他根不是为咱们着想,他是想拉着咱们,跟县太爷斗气。”另一人气愤道:“魏知县这样的狠角色,躲着他走还来不及呢,非要惹他干嘛?”

众人深以为然,于员外却担心道:“小声点,让李大哥听到就不好了。”

“怕啥,他又不在咱这艘船上。”那人却满不在乎道:“再说就算听到又如何?我是不打算再跟他掺和了。”

“是啊。现在就指望这次能顺顺利利的,买回祖传的二百亩地,安安生生过日子,不再跟着瞎闹腾了。”旁人也纷纷附和。

于员外见重压之下,众人已经各有想法了,他也算是领头的,想说几句话凝聚一下人心,便道:“诸位,胜败乃兵家常事,以孟德之强,尚且有败走华容道,但……”

“但可不是次次都有关云长!”显然,这次对乡绅们的打击,比想象的还要大。他们虽然还因着惯性,跟随李员外的步伐,但心里已经没有丝毫的斗志了。

‘唉……’于员外不禁暗叹一声,人心散了,败局已定,刚要再说几句徒劳的话,突然听到外面哨声大作,打破了夜的静谧。

紧接着敲锣声、打鼓声、呼喊怒骂声响成一片,江面上像开了锅一样。

“怎么了?”李员外心情不好,没有理会任何人,在船舱里闷头假寐,听到声音第一时间冲出来,“遇到水匪了么?”

“不是,是巡检司!”船老大面色发白道:“让我们停船检查。”

李员外定睛一看,只见江面上火把照天,一艘艘快船上,都挑着白底黑字的灯笼,上书‘巡检’二字!

“不是跟赵巡检打好招呼,今晚他们不巡江么?”另一艘船上,于员外一脸焦急道:“怎么……”

“中计了!”李员外的脸色,比灯笼还白,嘶声道:“人家早等着咱们了……”

粮船笨重缓慢,在巡检司的快船面前,连逃跑的想法都没有,当然更不敢反抗……都是有家有口的,谁敢杀官造反?只能眼看着十几艘快船紧紧靠上来。

国朝,凡镇市、关隘要害处俱设巡检司,归县令管辖,其长官曰巡检使,秩正九品,类似后世的派出所。所辖几十上百名弓手,有缉私捕盗、稽查无路引外出之责。

县巡检司设在东梓关,紧扼出入富阳的水道,但凡乘船西去,必然要过这道水上关隘。此时只见关上火把通明,水楼上弓手持着火箭,江面上三道铁锁拉起,任何船也甭想通过。

巡检司的快船将粮船团团包围,士兵张弓大喊道:“巡检司登船检查,所有人趴在甲板上,起身者格杀勿论!”

这年代的武备尚未废弛,哪怕是乡勇民兵,弓箭也极有准头。就算是不准,谁也不敢拿小命开玩笑,船上人全都乖乖趴下,连几位员外也不例外。

黑灯瞎火的,弓手们可分不清,你是李员外还是李老三……

巡检司赵巡检亲自带人登船,他身材高大,穿一身正九品官服,一张长长的马脸,倒也颇有几分威严。在船上站定,他目光扫过趴在甲板上的众人,冷声道:“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

这恰好是李员外所在的一船,船老大看向李员外,李员外摇摇头,示意他来说话,船老大只好开口:“赵爷,是我啊。”

赵巡检拿过灯笼,眯眼看了看,笑骂道:“原来是陈老板,你黑灯瞎火不睡觉,这是在干啥?”

“小人是给人运货的。”船老大陪着笑,就势爬起,从怀里摸出一沓宝钞,塞到赵巡检手里。

“运的什么货,还得深更半夜,偷偷摸摸的运?”赵巡检却不接。

“这个……是粮食。”船老大咽口吐沫道。

“粮食?!”赵巡检的语气马上严厉起来:“你也是老跑船的了,难道不知道,县有令,粮食只许进不许出外,不许一粒米流出富阳!”

“不知道……”船老大缩缩脖子道。

“那没办法了,县老爷有严令,咱们巡检司必须执行。”赵巡检沉声道:“扣下!”

“慢着。”李员外终于忍不住,从地上爬起来道:“这些粮食是我的!”

“原来是李员外。”赵巡检忙抱拳道:“方才不知道员外在船上,失礼了。”

“无妨,赵大人不辞劳苦,我们当然要配合了。”李员外淡淡道:“县里的禁令我知道。不过此一时彼一时,现在有了湖广的大米,不再缺粮了,这条禁令也就没意义了。”

“呵呵,有没有意义另说。”赵巡检却断然摇头道:“但禁令没解除,下官就不能放你们过去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