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四六章 不如归去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7-2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传旨的钦差一走,王贤便命戴华等人收拾行装,准备上路。

吴为要替王贤掌握京中局势,自然得留在京城。这会儿过来,听王贤交代日后的注意事项,自始至终一直板着脸。

“别老板着个脸,笑一笑嘛。”说完了正事儿,王贤亲手切开个西瓜,将红澄澄的一片瓜递到吴为手中:“沙瓤了。”

吴为苦笑一下,咬了口瓜道:“苦。”

“那是你嘴里发苦。”王贤白他一眼,自己尝一口道:“明明甜似蜜。”

“是我心里发苦,”吴为叹气道:“大人非得离开京城不可吗?这一去,想回来可就难了。”

“呵呵,回来有什么好?”王贤笑道:“哪有在山东当土皇帝好?”

“大人,就算当今皇上能让您一直在山东待着,等换了新君,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?”吴为皱眉道。

“想那么远干嘛。”王贤面上笑着,心中其实也不轻松,因为在他前世的记忆中,朱高炽登基之后只当了一年多的皇帝,如今因为自己的原因,提前登基两三年,撑破天也就是三四年的享国。

对于自己的身体,朱高炽应该是心中有数的。王贤估计,这也是他如此着急推出新政的原因所在,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多少时间。可以想见,在接下来的几年里,朝中的斗争会空前激烈……这也是王贤必须离开京城的原因,他必须要躲开风波,尤其是避免进一步和太孙冲突,看清楚未来的走向,为自己和身边人找出一条路来。

“算了,”吴为看王贤那副不在乎的样子,一阵泄气道:“好歹先回山东,把那里的局面收拾起来,然后……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“呵呵,这才对嘛。”王贤笑着点点头,想到马上就能离开北京,他心中还真有些小雀跃。

王贤和吴为正吃瓜说话,外头戴华进来禀报,张輗来了。

“哦,快快有请。”王贤应一声,对吴为笑道:你猜他来干什么?”

“还能干什么,当说客呗。”吴为翻翻白眼,闷头啃起西瓜来。

说话间,张輗从外边进来,一身潇洒的月白绸缎长袍,腰间系着绿油油的玉佩,手中一柄折扇轻摇,端的是潇洒风流,不减当年。

看到王贤,张輗拱手笑道:“恭喜公爷,贺喜公爷。”

“有你这样来恭喜的吗?”王贤打量着张輗,翻翻白眼道:“两个肩膀挑着头就敢上门?”

“嘿嘿……”张輗被王贤挤兑的直笑,他来得及,确实忘了备礼。“咱俩谁跟谁。”

“谁跟谁?”王贤笑着看张輗受窘。

“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快,吃瓜。”还是吴为看不下去,给张輗解围,笑道:“刚从井里提上来,开沙的!”

“嘿嘿……”正是六月酷暑,张輗闻言哪能推辞,啪的一下合上折扇,插在后领上,便挽起袖子,吭哧吭哧啃起来。一连啃了三块,吃的满下巴都是西瓜水,这才算过了瘾。张二爷拿着白巾擦了擦嘴,看着满盆子西瓜皮,对王贤和吴为笑道:“给你俩猜个迷?”

“你说。”王贤笑道。

“就是这个……”张輗指一指满盆的瓜皮道:“猜一个两字词。”

“却是猜不出来。”吴为摇头,他哪有闲心跟张二爷猜谜,王贤却扑哧笑了,指着张輗道:“果然,三句不离本行。”说着对吴为道:“你想想他最爱干什么?”

“那自然是……”吴为说着,不禁莞尔道:“原来谜底是‘破瓜’。”

“嘿嘿,可不,你看这不是一盆子破瓜是什么?”张輗指着盆中哈哈大笑,王贤和吴为也大笑起来。笑完了,张輗便正色道:“我说,你这时候走,是几个意思?”

“君命难违。”王贤笑笑道。

“少跟我来这套,”张輗冷笑道:“不知情的以为是皇上容不下你,把你撵到山东去。可咱们爷们还没瞎到)个地步,不是你坚持要求,皇上怎么可能放你走!”为了保证说的精确,张二爷又补充道:“就算放你,也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。”

“什么节骨眼?”王贤淡淡道:“皇上已经身登大宝,还有什么难事不成?当然要刀枪入库,马放南山了。”

“别扯!”张輗拿起一块瓜皮,作势要丢到王贤脸上,笑骂道:“说正经的,你是不是看着不对劲,想闪人了?”

“你都知道了,还问我干什么。”王贤垂下眼皮道:“皇上这意思,是要把前朝定下的东西翻个遍,你们这些靖难功臣能答应?”

“什么你们我们的,咱们可是一窝的!镇国公爷!”最后四个字,张輗一字一顿,提醒王贤不要忘了他的身份,已经是大明勋贵的顶端,仅有的五名公爵之一了。身为公爵,就要给将门勋贵撑腰,这在张輗看来是天经地义的!

“别这么咬牙切齿,”王贤看看张輗,故意混淆话题道:“据说皇上还要再册封三名公爵,凑起八大国公,怎么着,这里头也有你一份。”

“别跟我打马虎眼!”张輗又作势拿瓜皮丢王贤,正色道:“你知道我什么意思!”

张輗一正经起来,屋里轻松的气氛便荡然无存,王贤神情平静的看着张輗,轻声反问道:“怎么,你们要跟皇上对着干?”

“我们当然不想,”张輗阴着脸,缓缓道:“可皇上也不能不给我们活路,兔子急了还咬人呢。”

“不错,你们可比兔子厉害多了。”王贤点头笑笑。

“我可不可以,把你的态度理解为……”张輗紧紧盯着王贤,心跳有些加快,不禁暗暗自嘲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家伙的态度已经足以决定朝局了。顿了好一会儿,他才沉声问道:“准备置身事外,两不相帮呢?”

“可以。”王贤点点头,轻声道:“只要你们不太过分的话。”

“那可是皇上,我们自保尚且吃力,过分根本办不到。”张輗松了口气,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道:“等你走的时候,我们好礼相送。”。

送走了张輗,王贤刚刚转回,便听带话禀报道:“杨溥杨学士,和黄学士前来拜见。”

王贤苦恼的挠挠头,嘟囔一句道:“还让不让人安生了。”

“谁让大人如今的权势,足以决定朝局走向了呢?”戴华的马屁功夫炉火纯青道。

“滚,”王贤骂一声,不爽归不爽,只能请二位学士在书房相见。

看茶后,杨溥和黄淮再次起身,向王贤深深一揖道:“我二人今日前来,代表昔日东宫旧人,感谢公爷八年来的看顾,虽说大恩不该言谢,但眼下还是得道一声谢。非如此不足以聊表寸心。”

“二位学士何须如此:”王贤扶起二人,谦逊笑道:“咱们都是皇上的潜邸旧人,如果异地处之,二位学士难道会对在下袖手旁观?”

“如果异地处之,”杨溥沉声道:“在下一定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营救公爷。”

“不错。”黄淮点点头,沉声道:“在下也是一样。”

“这不就结了?”王贤笑道:“同道中人彼此援手而已,何足挂齿。”

“好一个同道中人!”黄淮击节叫好道:“我就说仲德还是昔日的仲德!”

“只可惜,仲德要去山东了,不能留在京中与我们一同辅佐皇上。”杨溥叹息说道:“仲德,如今皇上正需要咱们赴汤蹈火,你为何非要离去?”

“二位大人刚刚出来,有些情况可能还不了解。”王贤淡淡道:“过去一年里,我着实做了些无法解释的事情,让朝中百官十分反感,我留在京里,只会给皇上添麻烦,并没有多大帮助。”

“哎……”杨溥没想到王贤如此坦率,愣了一下,拍着胸脯道:“仲德你放心,不管之前如何,那一页都掀过去了,没有人还会揪着过去的事情不放!”说着吹胡子瞪眼道:“谁敢胡说八道,老夫第一个不答应!”

“是啊仲德!”黄淮也重重点头道:“你放心,其他人那里我们去说,保准谁也没意见!”

王贤微不可查的皱皱眉,礼貌的笑道:“有劳二位学士了,只是皇上圣意已下,总不能更改。就先让在下离开一段时日再说吧。”

“也只能如此了。”黄淮和杨溥叹口气,前者看着王贤笑道:“还指望你为殿下鼓与呼呢,这下指望不上了。”

“我在济南也一样可以遥相声援。”王贤笑着端起了茶,黄淮和杨溥见状,识趣的起身告辞,王贤只送到屋门口,便让戴华替他送二位学士出去。

吴为站在王贤身后,看着两位学士远去的身影,哼一声道:“坐牢坐愚了。还以为大人是八年前的大人!”他听着杨溥、黄淮二人一口一个‘仲德’,感到分外不爽,当今天下除了皇帝和朱瞻基,还没人敢直呼王贤的表字。

“我和八年前有什么不同?”王贤笑看吴为一眼,淡淡道:“我们走是对的,看看这二位的表现,就知道文官们膨胀了,再对上满腹怨念的勋贵们,这朝堂,哪能消停的了?”

“哎……”吴为叹了口气,算是认同了王贤的看法,这朝堂确实没法待了,还真不如离去……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