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三八章 过把瘾就死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7-1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通州城外,朱高燧的信使连夜来到太子大营,奉上朱高燧的手书。

太子终究是个厚道人,没有计较朱高燧在信中称朕称制的措辞,看完信之后,只是缓缓对张辅、柳升等道:“孤这三弟,终于想起来要和谈了……”

“殿下!不能与他和谈!”张辅马上大声反对道:“赵王大逆不道,公然举兵造反称帝,若这样都可以得到和谈的机会,明日大明不知有多少野心家会起而效仿!”

柳升等人没说话,不过也点头表示同意。

太子看一眼那信使,缓缓道:“听到了吧,孤的大臣都不同意和谈。”

“那就只能战场上见了!”那信使倒是个人才,振振有词道:“殿下素来仁名满天下,怎能忍心致诸多军民枉死!”

“大胆!”柳升等人呵斥起来:“不是赵逆造反,又岂有这场刀兵之祸?”

“但现在是殿下不肯罢兵……”那信使冷笑道。

“呵呵,想要罢兵也很简单,不一定非要和谈。”太子看着那信使,淡淡道:“你带话给孤的三弟,立即出城投降,孤可以留他性命。”

“……”那信使顿一下,知道这不是自己可以回答的问题,便乖乖退下了。

待那信使一走,众将也纷纷退下,太子眼前只剩下英国公。张辅皱眉道:“殿下,赵王弑君父,留之不得。”

太子面无表情的盯着帐顶,许久目光降下,看着张辅道:“大行皇帝是病死的,与赵王,与任何人都无关……”

“这……”张辅眉头皱的更紧,正在组织措辞,便听太子接着幽幽道:“孤以为,父皇在天之灵,也不愿看到史书记载他是死于非命的。必须要以大行皇帝的名誉为重……”

“是……”张辅只好点头称是,但直觉告诉他这并非太子要掩盖,大行皇帝之死真相的真正原因,至少也不是主要原因。

等到信使回城,已经是半夜时分了。朱高燧依然没有就寝,却不是在等待回信,而是在举行大婚……朱高燧的王妃在数年前的那场丑闻中,被朱棣赐死,便一直没有续弦。

既然已经登基,当然不能没有皇后,朱高燧原本计划,登基次日便举行封后大典,但看这情况,也只能提前了。好在按照古礼,婚礼就应该在黄昏后举行,倒也算说得过去。

这场在深夜中举行的封后大典,比白日里的登基大典还要寒碜,也就是跟寻常富户成亲差不多的排场,但这又注定是一场前无古人的罕见婚礼,非但是在登基当天成婚,而且皇后人选,也惊得观礼的众人目瞪口呆。

在欣赏了朱高燧整整一天的行为艺术后,众人以为没有什么能再让他们吃惊了,直到看到从花轿上走下来的那个凤冠霞帔、明眸皓睐的皇后娘娘,他们齐刷刷的惊掉了下巴,有人甚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!

“男的!”惊呼声不可遏制的响起。

礼部尚书兼中书舍人忍不住手一抖,一道粗粗的墨迹落在了新换的一本起居注上……

那名朱高燧选定的皇后,居然是个男的!虽然貌美如花,胜过世上大多数女子,但他铁青的胡渣,突兀的喉结,都明白无误的显示出他的性别!是如假包换的男子!

“怎么,谁规定皇后一定是女的了?”朱高燧又换了一身龙袍,仪容收拾的分外整洁,仿佛年轻了十岁,又回到年轻时俊秀绝伦的样子。他看着众‘大臣’大惊小怪的样子,不悦皱皱眉,温柔的拉住那男子的手,将他一把揽在怀里前道:“朕敢为天下先,身先垂范,自即日起,天下人两情相悦者,不拘男女,皆可结为夫妻!”

朱高燧说完,场中一片鸦雀无声……

这是朱高燧一直以来的夙愿,甚至是他想当皇帝的动力之一。如今虽然不是理想中的场合,但能说出这番话来,还是让他激动的满面涨红!

见群臣像吃了耗子一样的表情,朱高燧不悦道:“怎么,你们敢反对不成?”

“臣等……不敢。”群臣本着‘你高兴就好’的心思,哪里会吃饱了撑的反对他。

朱高燧哼一声,冷笑道:“谅你们也不敢。”说着看一眼‘礼部尚书’道:“记下来了吗?”

写起居注的官员心中一万种神兽奔涌而过,手中笔无意识的在纸上写了一个又一个的‘日’字,等他回过神一看,起居注已经被自己涂成了大花脸。赶忙低下头,换一页,潦草的记道:‘夜,上大婚,后乃男子,上曰:自即日,天下人两情相悦者,不拘男女,皆可结为夫妻……’

朱高燧这才心满意足的挽着皇后的手,进了洞房,至于里面如何合卺,如何交泰,就不是外臣可以知之的了。

“哎……”众大臣看着红烛高照的‘交泰殿’,纷纷摇头叹气道:“陛下这是胡闹啊!怎么能把男宠封后呢?”

“是啊,当初汉武帝想让韩嫣当皇后,幸好有太后阻拦,可是本朝哪有太后啊……”

“咳咳……诸位大人,”一名头脑还算清醒的官员,忍不住吐槽道:“还当真了?”

一句话惊醒了过于投入的众人,他们才醒悟到,眼前的一切不过是场儿戏罢了,不禁纷纷垂头丧气,有人忍不住嘟囔道:“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,皇后就是男的又如何?”

“是啊,让我娶个男的都可以……”旁边人深以为然,忍不住叹气道:“只可惜……”

众人正在自伤,信使从外头满头大汗进来,看看批红挂绿的院子里,愣了一下问道:“什么情况?”

“你出城的功夫,皇上已经大婚了。”旁边人告诉他道:“而且皇后还是个男的……”

“啊!”信使愣了一下,旋即提起正事儿道:“太子已经回话了。”

“如何?”众人这才想起,这才是性命攸关的大事!

“太子说,不能和谈,只能无条件投降……”信使道。

“啊,这种事我们可做不得主。”众大人面面相觑道:“得赶紧禀报陛下。”

“陛下正在洞房呢,谁敢打扰?”有人摇头道:“还是等明日再行禀报吧。”

“不行,万一太子等不到答复,明日攻城怎么办?”兵部尚书断然道:“城里的官兵已经跑了一半,剩下一半没跑,是在盘算着拿咱们的人头换赏钱!”

“那必须叫起皇上。”众人马上同意了意见,可是谁不都敢当那个出头鸟,唯恐被已经变态的朱高燧杀掉。

“甭担心,他不是当皇上上瘾吗?”写起居注的礼部尚书自信道:“半夜里被叫起处理军情,也是皇帝的一种体验啊!”

众人深以为然,便一起到‘交泰殿’外大声叫道:“皇上,请以国事为重,爱惜龙体啊!”

果然,不一会儿门开了,朱高燧穿戴整齐出来,冷声道:“什么事,在朕的大婚之夜吵吵嚷嚷?”顿一顿道:“要是没什么正事,朕斩了你们的狗头!”

众大臣唯唯诺诺,将太子的话禀报给朱高燧,朱高燧听了沉默半晌道:“朕可以降……”

众人虽然意外,但还是悄悄松了口气。只是又听朱高燧话锋一转道:“但朕有个条件……”

众人的心一下提起来,唯恐他又出什么幺蛾子。

“朕要一个月以后,才能投降。”朱高燧沉声说道。

“皇上,这恐怕办不到……”那信使忙劝说道:“那边的意思是,皇上明日一早就得投降,不然他们就不接受了……”

“是啊,皇上,既然决定了,就痛快点儿吧。”众人也纷纷劝说道。

“十天……”朱高燧退一步,满脸不爽道:“总不能让朕连十天的皇帝都当不成吧!”

“……”众人这才明白朱高燧的心思,不由大加鄙夷,兵部尚书劝道:“陛下,迟则生变啊,现在城中军心不稳,不少人想拿陛下的性命换取前程,拖上十天,后果不堪设想啊!”

“唔。”朱高燧神情明显一变,果然不再坚持道:“那就……三天如何……”

众大臣摇头。朱高燧再让一步道:“两天,不能再短了……”

众大臣依然摇头,吏部尚书苦劝道:“陛下,两天时间,什么事都有可能生,何苦来哉呢?”

朱高燧双目喷火,深深吐出一口浊气,不容置疑道:“明日午时以后,至少要让朕的皇帝当满一整天吧!”

“哎,陛下这又何苦呢?”见他这样,众大臣终于同意了,只是对他非要坚持当满一整天皇帝,仍然很不理解。

“朕要比完颜承麟当皇帝的时间更长……”朱高燧说完这一句,丢下面面相觑的众人,转身进去。

“这个完颜承麟是谁?”许多人满脸懵懂,齐刷刷望向礼部尚书,他是正经举人出身,学问还是很好的。

礼部尚书叹了口气道:“金末帝完颜承麟,在位时间仅半日,乃迄今为止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……”

“哦,原来如此!”众人恍然大悟,这下明白了朱高燧的执念,男人怎么能被冠上‘史上最短’的称号呢?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