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三七章 起居注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7-1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转眼之间,城头上就看不见有敢于抵抗的敌兵了,城下众将跃跃欲试,纷纷向太子请命,要带兵攻上城头!

然而太子并没有要派兵攻城的意思,看着城头上瑟瑟抖的赵王军,叹了口气,缓缓摇头道:“都是大明的子弟兵,能少死几个也是好的。”说着便下令鸣金收兵。

憋了一肚子精力无从泄的将领们,只能闷声道:“殿下仁慈。”便怏怏率军而回。只有柳升、张辅、莫问几个精明过人之辈,才能隐约看出太子的意思……这一役,太子是不想让任何将领出风头,以免战后又造就出一批尾大不掉的新贵。另一面,太子也需要尽情的自我展示,还有什么比太子殿下亲率仁义之师,平定叛乱。携大胜之威进京称帝更好的脚本吗?

所以这一战,只能由太子,用他自己的方式来大获全胜。任何人都不能抢了太子殿下的风头……

看着太子的背影,张辅不禁暗暗懊悔,自己还是太大意了,居然还用老眼光来看太子,忘了他已经是大明朝事实上的皇帝,真正的九五之尊了!

再看看柳升、莫问等人,一直安静的表现,张辅就更加懊恼了,自己真实越活越回去了,不如柳升这个老狐狸就罢了,居然连个后辈都不如……

柳升和莫问等人也看到了张辅刹那的失态,待英国公走远了,柳升撇撇嘴,朝莫问挤眉弄眼道:“这么多年了,还没看到老张这么不济事过……”

“呵呵,”莫问轻声笑道:“若不是在山东输给了侯爷,公爷自然不会这样心急上火。”莫问虽然素来严肃寡言,但是眼下大局已定,长久以来压在头上的阴霾去了大半,也有心情调侃一句了。

“他哪是输给我,明明是败在你手下的。”柳升话虽如此,还是忍不住得意的笑了。他之前比莫问的压力,大了何止十倍百倍?永乐帝还活着的时候,所有人都以为他和柳家就要遭受灭顶之灾,哪想到一番艰苦的挣扎之后,居然现出如今的大好局面!自己居然成了新君面前的红人,连英国公都被压在身下了!

不说得意洋洋收兵而回的太子军。单说城头上,惊弓之鸟一般的赵王军,待到城下敌军悉数退去,才敢探出头来,茫然的看看城下,互相对视着,不知太子军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,怎么射了一通掉头就走?

这时,才有人现,太子射进城里的箭支,箭杆上都缠着黄绸,赵王军士兵拿起箭杆,解下黄绸一看,上头是太子殿下的谕令,还加盖着太子的印章。不过大部分官兵都不识字,纷纷围在粗通文墨的同袍身边,催促道:“快念念,上头写的啥。”

“上头写的是……太子殿下有令,尔等皆是大明将士,大都只是奉命行事,并非成心追随……叛乱。”识字的官兵掩口唾沫,隐去‘赵逆’二字,接着念道:“若能幡然醒悟,放弃抵抗,向太子投降,则非但可以既往不咎,还可恢复军籍,继续为大明当兵!”说到后头,那些个官兵的声音不由自主的便高亢起来。

“吓!还有这好事!”正惶惶不可终日的赵王军士兵,一下子像捡到救命稻草一样,激动的不能自已。

“不止呢,后面还有……”识字的官兵兴奋的看着后头,声音却戛然而止。旁人连声催促,识字的官兵却摆手连连道:“念不得,念不得……”

“有啥念不得的!”睁眼瞎们急的直跳脚,瞪眼看着黄绸上的字道:“不就是些人名,还有价目吗?!”再不识字的人也认识一到十,也能认出赵钱孙李这些常用的姓氏。

睁眼瞎们便开始努力的连蒙带猜,拼凑起后面的内容来:“这个叫朱什么的,五万两;姓高的三万两,姓田的三万两,姓陈的也是两万两……”

这时有机智的小伙子一拍大腿道:“这不是王爷,哦不陛下,还有三位将军的姓吗!”

“肯定是赏格!”众人笃定道。

“是啊!没有刘和马,肯定是因为他们昨夜已经过去了!”马上有人补充道。

“这可不是我们说的……”识字的家伙一边撇清,一边按耐不住的显摆道:“这确实是悬赏,是太子殿下开出的价码,生死无论!”

“嘿……”众官兵爆出一阵吸气声,接着就惋惜起来,要是刘马二人还在城里,这份名单上的赏格肯定会大很多……

城头上,原本绝望沮丧的气氛,登时一扫而空,赵王军官兵们眼中重燃希望之火,不少人还财迷心窍,盘算着如何能得到赏格,立个大功,封妻荫子!

赵王军将士公开的讨论起如何投降,如何拿下朱高燧等人,如此大逆不道之言,却没有军官喝止,因为军官们也同样攥着太子的谕令,盘算起出路来。

如此大的动静,自然瞒不过朱高燧身边人等,跟随朱高燧的太监赶忙将搜罗到的几份太子手谕,呈送给‘皇帝陛下’过目。

朱高燧正在用御膳,听说太子招降自己的部下,言明恶必办,胁从不问,还依然无动于衷,仪态万方的用玉箸对付着盘中的鲥鱼,慢条斯理道:“鲥鱼鲜美,只是刺多,朕固然早已稔熟此道,然恐日后子孙有年幼者为其所害,今日立下规矩,鲥鱼不得入御膳。”

一旁的太监心中哀叹,‘哪还有日后啊!’却也只能哭丧着脸点头道:“奴婢记下了。”

“你记下有什么用,起居注上要有记载才行。”朱高燧冷哼一声道。

“起居注?”太监愣了一下,咽口唾沫道:“回陛下,还没来得及安排舍人做起居注。”

“混账,没有起居注,后世子孙如何知道朕的言行,如何引为祖训。”朱高燧冷冷瞥一眼那太监,“还不快去!”

“是。”那太监只好出去,正好碰见一名官员,便抓住他,将这个光荣的任务交给对方。

那官员原本是个九品的杂官,今日大典被封了礼部尚书,可谓‘一步登天’,总得给‘皇帝陛下’一个面子,只好硬着头皮答应,一时间却又找不到合适的空白书册,总不能拿张纸就进去吧?那也太不正规了。

还是那太监有办法,找了本为登基大典所做的礼书,塞到那官员手中。

那官员一看,烫金的皮面,上好的纸张,确实很像样子,可翻开一看,登时苦着脸道:“这上头都有字啊!”

“后头不是还空着。”那太监翻了翻书册,满不在乎道。

“就一页……”

“足够了。”那太监摆了摆手,把那官员推了进去,在他身后嘟囔道:“恐怕这皇帝当到头,一页纸还没用完……”

那起居注官员进去时,见朱高燧正在翻看那几页太子谕令,便立在一旁,提笔在‘起居注’上写道,‘龙凤元年六月初六,上驻跸通州行宫,伪太子兵围之,箭射招降文书入城,多有大逆不道之言。酉时,上用御膳,阅之……’

写到这儿,那官员便停下笔,看朱高燧接下来的反应。

只见朱高燧眯着眼,神情难以捉摸,沉吟许久,缓缓道:“召集众卿家到勤政殿议事。”

那起居注官员抽抽嘴角,腹诽道:‘什么勤政殿,不就是府衙的签押房么?’但也只好提笔记道:‘上命公卿大臣于勤政殿议之。’

太监赶忙让人去召集‘公卿’,朱高燧起身过去,看一眼那起居注官员道:“朕用膳时的话,记下了吗?”

“这,为臣未曾听到。”起居注官员轻声道。那太监赶紧在他耳边小声嘀咕起来,起居注官员赶紧写道:‘上命御膳房不得备鲥鱼,以为祖制。’

片刻之后,朱高燧今日所封的‘公卿大臣’出现在‘勤政殿’中,只是人数比之前少了一半,估计那些人已经逃走了。

朱高燧也不以为意,端坐在‘龙椅’上,接受完众人的朝拜,把那几张太子谕令分给他们,让他们畅所欲言。

那些到现在还能出现的家伙,除了忠心耿耿之辈,就是十足的官迷!要知道,他们今日之前,最大不过七品,哪有资格上朝?更别说在‘皇帝’面前侃侃而谈了。无论哪一种,这会儿自然都会表看法,就算过过军机大臣的瘾,也是很好的嘛。

起居注官员运笔如飞,将众人言谈记录下来:‘兵部尚书张顺奏曰:伪太子大逆不道,居然敢悬赏捉拿皇上,当决一死战。’大都督苟三奏曰:愿提大军出城,为陛下出气。户部尚书马玉奏曰:贼兵势大,不可以卵击石……’

‘群臣’竞相言,唾沫四处飞溅,只是苦了那起居注官员,转眼间就写满了一页纸……然后就傻了眼。又不能让他们停下来,等自己换一本,只好一咬牙,在封皮内面上写起来……

当然他也学乖了,不再记载那些官员的废话,只等着朱高燧开口。

终于,等所有人喷完了唾沫,朱高燧这才缓缓开口道:“众卿家忠勇请战之心可嘉,然同室操戈有违天和,朕不忍见军民罹难,同意和谈……”

‘人家哪说要和谈来着?’起居注官员不禁腹诽,但也只好提笔记道:‘上曰:同室操戈有违天和,朕不忍见军民罹难,同意和谈。’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