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三六章 登基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7-17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太子的大军规模越来越庞大,行进速度自然也就越来越慢……

对此,英国公张辅等人表示十分忧虑,担心赵王会趁机逃走。

“殿下,赵王一旦西去,战事可能就会拖长,咱们可养活不起这么庞大的军队啊!”张辅劝说太子道:“应当速速进军,以免夜长梦多!”

“安远侯不是已经率军队抵达通州了吗?”太子端坐在大帐中,比往日里多了许多威严之气,渊渟岳峙,凛然不可侵犯。

“安远侯的兵力想要攻城略显不足,不如让为臣率一支军队,与他合兵一处,一起攻城。”张辅沉声说道。

“英国公不必心急,”太子却摇头笑道:“孤的三弟,一定会在通州等着我的。”

“哦,殿下何以见得?”张辅不解问道。

“因为北京虽然很近,却城池高深,易守难攻,他根本没有信心攻取。”太子微笑看着张辅,言谈间传递给他强大的自信道:“而且他的部下家眷都在北京和通州,怎么可能愿意和他亡命天涯?”

“最重要的是,他从小最受父皇宠爱,没吃过什么苦,没担过什么事,”太子沉声说道:“如今遭受打击连连,孤不相信他还有勇气从头再来。”

“但愿如此。”张辅只好不再劝说,随着太子的大军,缓缓向京城逼近……

通州城,众将扶着田子和退下,赶忙让军医给他处理断臂。看着几欲昏迷的田子和,众将心中难免生起兔死狐悲之意。

“诸位,王爷这是怎么了,傻子都知道,老田这话一点错都没有啊!”陈凯跺脚连连道:“太子兵力已经超过四十万,北京城里还有二十万禁军,咱们就这几万人马,还逃的逃跑的跑,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,难道要留在这里等死不成!”

“我看,王爷是疯了……”沉默寡言的马恕幽幽开口道。

“……”众将竟纷纷点头,颇为认同。他们是经历过全程的,原本朱棣病倒后,赵王的胜算极大,整个京城和皇帝的老命都被他捏在手里,在当时看来,绝对稳操胜券的一场。然而,谁也没想到,最后竟是赵王大败亏输,灰溜溜逃出京城。

逃出京城时赵王还不算特别灰心,毕竟以为还可以占据通州,把京城里的太孙等人活活饿死,谁知到了才发现,通州城里的粮食已经被王贤全都运给了太子,这下要活活饿死的不是太子、太孙,而是赵王自个儿了!

再眼看着太子一路呼风唤雨,万民归顺,大军集聚,赵王就彻底明白了,自己和太子的差距,想要跟他掰手腕,根本毫无胜算!

从昨日稳操胜券,到今日毫无胜算,形势急转直下如瀑布一般,换谁都接受不了这种落差,而赵王殿下一没有从头再来的毅力,二没有从头再来的能力,这样想来,他疯才是正常,不疯才是奇怪!

只是大家原本跟着赵王,是想从龙而起,晋身大明朝第三批功勋王侯的,可不是陪着他一起疯,一起死的!

“哎,咱们该怎么办……”陈凯看着愁容不展的众人,只见就连脾气最火爆的高正也蔫儿在那里,没有人出声回答,但所有人心中都有了各自的答案……

当天夜里,刘强和马恕率军出城,投降了太子。几乎同时,陈凯率军西去……这么大规模的军队出城,自然绝对瞒不过负责城防的高正,然而素来暴躁的高正居然对此不闻不问,当部下向他禀报这一情况时,高正正在狂喝滥饮,闻言只是打了个酒嗝,便继续痛饮烈酒,一直到烂醉如泥……。

第二日,朱高燧在原先的通州府衙中,举行‘登基大典’,正式称帝。虽然条件十分简陋,甚至连韶乐都是由通州妓院中的乐班演奏,但赵王殿下还是一丝不苟的完成每一个步骤,完全沉浸在典礼的气氛中,尽情享受这一刻的尊荣。

当他身穿龙袍,头戴冠冕,在宝座上端坐后h看到眼前只有几个内侍、文官,这才微微皱眉道:“朕的武将哪里去了?”

“这,回皇上……”内侍太监硬着头皮答道:“刘将军和马将军昨夜投了太子,陈将军率军西去,田将军伤重未愈,高将军宿醉未醒……故而,都没出现。”

“哼!这群武夫,果然不足为凭,”朱高燧也只冷哼一声,便不再放在心上,开始加封眼前的太监和官员。文官都是尚书一级,太监也全都得了都督的名号。

只是太监和官员们‘高官显爵’加身,却都没有一点兴奋的样子,显得很是视功名为粪土,当然,他们不是真的视功名为粪土,只是视这样的功名为粪土罢了……

眼看太子的大军就要兵临城下了,还在这儿过家家有意思吗?

至少赵王,啊不,皇帝陛下觉得十分有意思,看着新封的文臣武将高谈阔论道:“等到平定天下,尔等便是朕的定难功臣,到时候再封公加爵,世袭罔替!”

太监和文官们还呆在那里,直到有人反映过来,才七零八落的谢主隆恩。

“免礼平身……”朱高燧又示意一旁的太监,宣布自己的年号为‘真龙’,按规矩,为了表示对老皇帝的尊重,都是次年改元的。但朱高燧不打算等那么久,下旨即日便改元。所以在通州城,今日便不是永乐年间了,而是真龙元年六月初六。

下面的官员自然也不会反对,反正跟过家家一样,随他开心好了……

朱高燧接着又让人宣旨,准备给先帝上庙号,还没开始念,便见一名军官满脸惶急冲进来,高声道:“不好了,殿下!”

“放肆,要叫陛下!”朱高燧把脸一沉道:“下次再敢叫错,定斩不饶!”

“是,陛下……”那名军官被噎了一下,腹诽道:‘都什么时候了,还在这儿穷讲究!’

“什么事?”朱高燧这才缓缓问道。

“太子大军已经兵临城下!把我们团团包围了!”那名军官这才想起正事儿来,赶忙禀报道。

“啊?”堂下众人纷纷七情上面,心中哀叹‘这下可跑不了了!’

“慌什么!”朱高燧沉稳的起身,迈步走下龙椅道:“随朕去城头看看!”

众人慌忙随着朱高燧到了‘金殿’门口,却见‘皇帝陛下’又站住了。

“殿……陛下,怎么不走了?”随侍太监问道。

“仪仗何在?”朱高燧沉着脸道。

“啊?!”众人哭笑不得,劝道:“皇上,事由从权,咱们还是赶快赶到城头要紧!”

“荒唐!”朱高燧却十分坚决道:“朕是天子,一举一动必须符合礼制,没有仪仗如何让人知道是天子出行?”

“哎……”众人无可奈何,只好赶紧给‘皇上’张罗起仪仗来,好在为了登基大典,备了不少罗伞、大扇、金瓜、斧钺,杂七杂八凑一凑,还是凑起了五颜六色一队长长的仪仗。

“乱七八糟……”看着这根本不符合礼制的乌合之众,‘皇帝陛下’冷哼了一声,勉强不再说什么,登上了用八抬大轿改成的玉辇。

“皇帝起驾……”太监高唱声中,轿夫们抬着‘皇帝陛下’,在活像一条鸡毛掸子的仪仗引导下,浩浩荡荡出了‘皇宫’……

大街上一片兵荒马乱,百姓张惶不知该躲向何处,忽听到前方有鸣锣开道声,循声望去,只见一支长长的仪仗队伍为先导,后头的没棚大轿上,端坐着个身穿龙袍的中年男子。

“陛下出行,尔等还不回避!”朱高燧的‘文武大臣’高声吆喝着,有人用鞭子抽向躲避不及的百姓。

老百姓赶紧想要跑开,却又被鞭子抽打呵斥道:“见了陛下还不下跪!”

老百姓这下彻底懵了,您到底是让我们躲啊,还是跪啊?总得有个准话吧……于是有的跪,有的躲,一时间成了没头苍蝇,乱成了一锅粥。

朱高燧坐在玉辇’上,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不知是在享受,还是觉得恶心……

当他在全副仪仗开道下,终于登临城头时,四十多万太子大军,已经将通州城包围的水泄不通。站在城上往城外望去,只觉置身于一座孤岛,孤岛外是茫茫不见边际的浩瀚海洋……

这个时候,城头上的众人才真切感受到,自己是如此的弱小……

朱高燧站在城头,一身黄袍分外扎眼,看着城下的茫茫人海,让人喊话,要和太子对话。

城下众将不敢自专,连忙请示太子,太子却摇头道:“回头有的是时间面对面坐下来谈,何苦扯着嗓子对吼,让将士们看天家的笑话。”

朱高燧在城头等了良久,也没有等到太子出现,反而看见城下的太子军开始准备攻城。城头的将领都知道太子不愿见朱高燧,担心他会大发雷霆,下旨不惜一切代价进攻。谁知‘皇帝陛下’只是深深叹了口气,便退下了城头。

众将摸不着头脑的看着朱高燧,下一刻就顾不上‘皇帝陛下’的感受了,因为攻城开始了!

太子虽然兵多,却并未强攻,顾及到城内百姓的安全,甚至没有开炮用投石机,只是用火铳和弓箭射击城上的守军。不过即使如此,气势也十分惊人,漫天的箭雨如乌云一般呼啸着射向城头,火铳的声音像年三十儿的爆仗一样,震耳欲聋响彻云霄!

城头的守军本来就没什么士气,纷纷抱头鼠窜,要么蜷成一团躲在箭垛下,要么连滚带爬逃下城头,有多远逃多远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