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三五章 人心所向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7-16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非殿下亲征不可。”调戏的看了一眼柳升,张辅才缓缓道出了他的答案。

柳升的笑容登时凝固在脸上。

“孤,合适吗?”朱高炽虽然守过两次城,但从来没有御驾亲征过,闻言既觉得心动,又有些不安。毕竟打仗就会输赢不定,万一要是输给赵王,自己的威信可就要扫地了。

“非殿下不可。”张辅又强调一句,沉声说道:“这次赵王叛乱的根基,其实十分浅薄,他之所以能闹到现在这个地步,更多是因为大行皇帝突然病倒,局势失控,被他捡了漏子所致。但即便是这样,赵王都被赶出京城,退居通州。如今纠集手下,虽然看似气势汹汹,但其实内部上下已是信心大丧,无人再坚信赵王会取得最终的胜利。”

“之所以还没有树倒猢狲散,原因有二,一是惯性,二是因为他们担心,一旦兵败会家破人亡而已。”张辅要让未来新君重视自己,此刻自然不能藏拙,继续分析道:“只要殿下的身影出现在赵王军前,他们的士气就会一落千丈,然后殿下宣布只问恶,胁从不办,他们的将领就会失去对部下的控制。则彼时,我军或是一鼓作气,或是传檄而定,都是易如反掌之事!”

“反之,如果殿下不曾出现,赵王军的士气就能勉强维持住。届时,攻城一旦不顺,敌军士气大涨,我军士气低落,就什么情况都有可能生了!”张辅最后沉声说道:“殿下亲征,乃是坐稳江山的第一步,也是最关键的一步!”

张辅这番话,尤其是最后一句,完全说到了太子殿下的心坎上,朱高炽沉吟片刻重重点头道:“好,就依公爷的!”

张辅这才状若无意的瞥一眼柳升,意思很明显,跟我斗,你还嫩了点儿……

柳升也只能恨恨的别过头去。

所有人都知道,时间不等人,是以太子亲征事宜筹划的十分迅。次日,朱高炽便在三万大军的护送下北上,五日后,便与先期抵达的原白莲教六万大军汇合,在德州城外举行了盛大的誓师仪式。

为了表示对通州粮商的感谢,太子邀请粮商的代表也参加了这次誓师大会,感动的那些粮商涕泪横流,终于不再心疼贡献出来的那些粮食。

正如赵王和张辅所料,这些粮商齐刷刷带着粮食南下,自然是有人在背后鼓动。但这件事实在太过简单,根本不值得大书特书。因为赵王行事太过高调,以至于谁是他台面上的人,谁是他的后手,锦衣卫不费力气便查的清清楚楚。查清楚这些,只要简单的分析一下,自然就知道如果赵王在京中受挫,一定会退到通州再作他图。

同时也能清楚的知道,赵王这一手成败的关键,就在通州的粮商身上!不幸的是,王贤同样早就把主意打到这些粮商身上,因为大明朝实在太缺粮了,山东尤其如此,王贤根本凑不起大军开拔的粮草,以致空有大军却派不上用场。

找遍北方各地,也只有这些实力雄厚的通州粮商,能通过便利的漕运,将南方鱼米之乡的粮草,源源不断运到北方,然后囤积在通州的粮仓中,高价卖给京城百姓。是的,这些粮商甚至都没有自己的仓库,直接拿朝廷的粮仓来屯粮,也根本不担心会被朝廷侵吞,因为仓场侍郎以下全都被他们买通了……

所以赵王之前巡视通州粮仓,看到的拿满仓的粮食,并非仓场侍郎临时借调过来,而是原本就寄存在那里!

若是正常光景,想让这些手眼通天的大粮商献出粮食,简直是白日做梦。可眼下不是正常光景!王贤让人给那些粮商带话,告诉他们,他们的粮食已经被赵王盯上了!如果赵王篡位成功,还有可能注意点吃相,可如果赵王失败了,一定会退到通州,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对他们的粮食下手!

大粮商们虽然不是被吓大的,但作为商人,最在意的自然是自己的财物安全,本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精神,纷纷从官仓中提出自家的粮食,装船运出通州。不过这时候,还没有人想要投奔太子。是王贤的预言实现后,粮商们现赵王真的要在通州造反,这下全都吓坏了,他们很清楚,赵王一旦找不到粮食,肯定会杀他们泄愤,恐怕到时就算交出粮食,都不能保证安全了。

这时,有人在锦衣卫的授意下,宣称太子殿下已经到了山东,即日便将北伐,提议不如将粮食献于太子,等到太子坐稳江山,收益一定远胜于卖粮所得!

朱高炽在百姓心中,是继承皇位的不二人选,又素有仁义之名。粮商们何其精明,焉能算不明白这么简单的一笔账?马上就积极响应,几乎一夜之间,便携家带口从通州城消失的无影无踪,南下投奔太子来了。

誓师之后,太子亲自挂帅,以安远侯柳升为先锋,英国公张辅率中军,山东都指挥同知刘信、都督同知莫问率左路,青州卫指挥使刘俊、都指挥使许怀庆率右路,胶州卫指挥使刘阿丑、都指挥使二黑殿后,各路共十万兵马,连带随行的民夫合计号称二十万,浩浩荡荡往通州进!

大军一路上所过之处,百姓无不箪食壶浆,夹道恭迎,各路官府也无比恭顺,州府长官亲率境内官兵义勇,自带干粮纷纷加入勤王大军!

等到行到沧州,太子的大军已经膨胀到二十余万,到了天津,兵力膨胀到三十万,到了廊坊,直接激增到四十万!这还是考虑到后勤实在困难,太子殿下劝回了许多勤王军的结果。

什么叫民心所向,这就叫民心所向!到此刻,英国公也终于服气了王贤的判断——太子确实必须要立即北上平叛,如果蜷缩在济南,或者退回南京一定会大失民心,哪里还有如今民心所向,天下无敌的风光!

朱高炽也在暗暗庆幸,幸亏自己听了王贤的话,如果让朱瞻基抢了先,天下民心可就全都偏到太孙的身上了!虽然那是自己的亲儿子,但天家无父子,虽然太子殿下绝不会承认,但他确实是自己最大的威胁……

通州城,太子军的一举一动,自有斥候随时禀报给赵王等人。但每一次禀报,对赵王等人的信心都是一次沉重的打击……

耳听着太子的军队一路上飞膨胀,所到之处官府都在第一时间臣服,并全力配合支持太子北伐!甚至连老百姓都贡献出刚刚收获的夏粮,踊跃加入义勇,竭尽所能支持太子!

赵王之下,所有人的心中一片冰凉,在这残酷的现实面前,他们没法再自欺欺人,只能承认太子才是天下共主,他们这伙人不过是一群令天下人唾弃的叛逆而已……

渐渐地,逃卒开始出现,继而有军官领着成建制的军队逃跑,对此高正等人想让赵王颁布连坐之法,通过严刑峻法来遏制这一现象,然而赵王殿下的反应却让人摸不着头脑,他只是说一句‘不坚定跟随本王者,由他去吧’,便不闻不问,更不要说颁布法条了。

赵王对潜逃者不闻不问,却督促下面人加紧筹备登基大典,他要在通州城当皇帝!这让将领们私下里十分担忧,感觉王爷似乎已经丧失了希望,有破罐子破摔的倾向。

等到柳升的前锋大军抵达通州城外时,赵王军的潜逃达到了最**,动辄成百上千的士兵逃走,有些直接就投降了柳升,城内各军出现了严重的缺编,谣言四起,士气十分低落。田子和等人深虑太子大军兵锋强横,提议弃守通州,向山西方向转战。

这一提议得到了不少将领附和,这些带兵之人最清楚,如今无论从道义、兵力、气势、粮秣,各方面都与太子军相差悬殊,坐守通州纯属等死,既然如此,自然走为上计。然而这一提议,却遭到了赵王严厉的斥责!

“我们离开通州,朱高炽就要到北京登基去了!”赵王像吃人一样,怒视着田子和等人,“他就赢了!我们就输了!”

“殿下,眼下不是争这口气的时候,”田子和等人苦口婆心的劝道:“让太子去北京,有好个烂摊子等他收拾,咱们还有喘息之机,等他和京城里的太孙闹翻了,咱们就有可乘之机了!”

“你们住嘴!”赵王刷得拔出宝剑,歇斯底里道:“谁敢再说逃跑,孤就杀了他!”

“殿下……”田子和等人还想劝,赵王竟真的一剑劈出,田子和震惊之下,只躲开要害,慌忙用胳膊去挡,被锋利的宝剑一下斩掉了右臂,登时鲜血喷涌,半边身子都成了血人。

旁边的将领惊呆了,赶忙上前帮田子和止血,田子和面色惨白的紧闭双目,满脸哀莫大于心死。

“谁敢再动摇军心,就不只是掉一条胳膊这么简单了!”赵王看一眼地上的断臂,提着带血的宝剑,声色俱厉道。

“殿下,哎……”刘强等人只好扶着摇摇欲坠的田子和退下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