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三四章 亲征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7-1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虽然没有证据,但赵王坚信一定是王贤在从中捣鬼,因为普天之下,有能力这样帮助太子,又愿意辅佐太子的,只有王贤一人而已。网

这下局面一下便万分险恶起来,由原先的关门打狗,变成了现在的腹背受敌,赵王殿下和他手下众将领感到了难以承受的压力。

“王爷,我们必须改变计划,立即进攻北京,要赶在太子之前打下京城来!”高正红着两眼吼道。

“京城岂是那么好打的?”刘强却摇头连连道:“那可是先帝营造了二十年的都城啊!别说咱们兵力不够,就是再多上几倍兵马,没有一年半载,也休想攻破北京城的城池啊!”顿一顿,田子和又补充道:“何况攻破了外城还有皇城,攻破了皇城,还有宫城,咱们根本不可能在太子率军抵达前办得到啊……”

“那就先把太子办了!”高正咬牙道:“太子一死,京城可传檄而定!”

“要是京城的军队趁机攻打通州怎么办?”刘强苦着脸道:“我们腹背受敌,焉能取胜?”

“实在不行,咱们往西去吧……”田子和小声道。

“你放屁!”高正愤怒的拔剑道:“还没打就想逃跑,信不信老子先宰了你!”

“放肆!”赵王猛地一拍桌案,才阻止了血溅当场的惨烈场面。

“咱们是绝对不能离开通州的,”这次,刘强却和高正站在一边,缓缓道:“咱们在通州,才能和北京分庭抗礼,把天下之争简化为两城之争。一旦离开通州,天下便为北京独有,咱们就是无依无靠的流寇,唯有死路一条……”

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老刘倒是说说,咱们到底怎么才行?”陈凯忍不住闷声道。

“这个……”刘强一下泄了气道:“暂时我还没计较……”

其实刘强心里想的是,我们根本没胜算了!从得知通州城的商人带着粮草集体南下,他便知道人心向背,这天命,果然是在太子身上!赵王想要逆天改命,只能说已经错过了机会,而这种逆天改命的机会,向来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……

朱高燧显然比包括刘强在内的众将领更加清醒,他已经明白,无论再怎么挣扎,胜算都非常渺茫了。但他心中的不甘胜过一切,他不甘心就这样承认失败,不甘心看着太子登上皇位,自己成为可耻的叛贼,遗臭万年……

众将看着赵王殿下神情变幻数次,最终定格在满脸的不甘和狰狞上!

赵王霍的站起来,咬牙切齿道:“孤意已决,整军迎战太子!”

尽管谁都知道,攻打北京城的意义更大,但赵王在两个方案都希望渺茫的情况下,决然的选择了和太子决战!证明自己比两个哥哥强,这是他一直以来的执念!

无论如何,终究有了个决策,至少众将不再如无头苍蝇一般,终于有个方向了……

济南城,太子殿下在英国公张辅、安远侯柳升、山东布政使储延、按察使魏源,以及跟随他从南京而来的众大臣,完成了遥祭大行皇帝的仪式,身穿重孝的众君臣,便在灵堂外召开起了军事会议,讨论下一步的行动。

与北京城、通州城的情况类似,这里也有不同的声音存在,安远侯柳升认为应当立即率军北上,消灭在通州的赵王军。英国公张辅认为,太子应当稳妥为重,暂时留在山东,等待各地勤王军抵达再兴北伐。而跟着太子从南京而来的众大臣,居然提出返回南京,在南京继位登基,以北京为行在……

兵败济宁之后,英国公并没有马上返回北京,这虽然有皇帝昏迷,无人下旨召回的原因,但更重要的是,英国公自己并不想回到漩涡之中,便一直待在济南城,冷眼旁观局势展,遥控京中张家的举动。

等到张輗参与救驾,张家的态度已经明了,等到朱高炽北上济南,英国公自然出现在迎接太子殿下的队伍中。虽然他手中,只有几千子弟兵而已,但身为大明第一公爵,天下将门领袖,他的态度就是天下武将的态度,没有任何人敢轻忽。

所以张辅一开口,太子便倾向于留在济南,但这显然与王贤的既定路线不符,柳升与魏源对视一眼,后者微微点头,便开口询问张辅道:“不知公爷所谓时机成熟,指的是哪些?”

“自然是等到勤王的军队基本就位。”张辅面无表情道。他当然不希望朱高炽太早北上,想让武将集团来收拾赵王,为新君立下这个大功,稳固勋贵们的地位。

“如今有公爷和侯爷的三万大军,够不够?”魏源问道。

“自然不够。”张辅摇头道:“赵王军号称十万,纵使多有虚夸,也有五万之数,我方兵力远不及敌军。”

张辅话音未落,便听柳升笑道:“报告公爷一个好消息,山东都指挥同知刘信,青州卫指挥使刘俊等人,尽起六万大军,不日即将抵达济南!这样再加上一些杂七杂八的军队,咱们也能实实在在拼凑出十万大军来!”

“他们……”张辅眉头紧蹙,心生不快道:“虽然已被招安,但态度捉摸不定,恐不能为倚仗。”

“哎,公爷这话就让人寒心了。”柳升摇摇头,似笑非笑道:“既然已经接受招安,就是朝廷的军队,如今正是用人之际,何分彼此?”说着他看看太子,正色道:“殿下必须尽快赶到北京,否则,迟则生变啊!”

“嗯……”朱高炽被说中了心思,皇帝驾崩,太子却不在京城,这是祸乱之源!历朝历代,不知有多少次教训,他当然不想步前人后尘,只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北京去。何况,王贤已经写信告诉他,刘信刘俊等人可以信赖。太子殿下心中的天平,又不可避免的向柳升等人倾斜而去。“确实,他们能在这时候来勤王,就说明忠孝可嘉,不应该寒了义士的心。”

为了照顾张辅的面皮,太子殿下又笑道:“再说,退一万步讲,有英国公和安远侯在此,孤也不怕什么万一!”

“殿下言之有理,”见太子这个态度,张辅只能退一步,话锋一转道:“这样兵力勉强能够,可是粮草怎么办?山东久经战乱,十室九空,哪有粮草供应这十万大军?”守着叹口气道:“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,粮草问题不解决,如何进兵?”

“也是……”太子等人深以为然的点头。

“这就更不用愁了!”一直没说话的储延,笑呵呵道:“咱们这次是兵马未动,粮草已经在前面等着了!”

“哦?”朱高炽吃惊的看着储延:“储大人有何高招?”

“回禀殿下,臣今日得报,数日内,有几十名通州粮商,携大量粮草南下,如今已聚集在德州,翘以待殿下!”储延不慌不忙的说道:“这些粮商愿意将粮草无偿奉献给殿下,足以支撑十万大军一年之用了!”

“什么?!”这下不止太子等人,就连张辅也大吃一惊!这可是天助太子!而且对赵王也绝对是釜底抽薪啊!

“果有此事?!”太子一下子站起来,颤巍巍的看着储延,十分罕见的失态了。

“千真万确,臣岂敢用这种事情哄骗殿下?”储延正色道:“只是前日殿下初闻噩耗,悲痛欲绝,一直没有机会禀报而已!”

“哈哈,太好了!”朱高炽激动的搓着手道:“果然如此,这些粮商统统都是社稷功臣,孤一定会重赏他们!”

“大明朝的天命果然是在殿下!百姓这是箪食壶浆以待王师啊!”这下就连原本想回南京的那帮人,也来了劲儿。毕竟谁都不傻,知道这下胜券在握,哪里还会傻到调头返回南京,当然要到北京收获胜利果实了!

张辅何等城府,马上明白过来,一切都在王贤、柳升一伙人的掌控下,甚至可以大胆猜测,这半年来的风风雨雨,都是在王贤的布局之下,一点点变成现在这样子的。

想明白这一点,他暗叹一声,不再坚持己见,转而绽放笑容道:“看来是为臣多虑了,既然是天助殿下,我等还有什么好顾虑的,立即提兵北上,征讨叛逆就是!”

“英国公所言极是,”见英国公也转变态度,朱高炽十分欣慰,当即拍板道:“烦请英国公为主帅,调兵遣将,为孤征讨叛逆!”

太子此言一出,柳升等人的神色便不太自然了,虽然英国公当这个统帅实至名归,但大家毕竟不是一路,谁愿意让他领导?

好在英国公头脑十分清醒,摇头婉拒道:“为臣谢殿下信赖,只是此事,为臣不是最佳人选。为大局计,还请殿下收回成命。”

柳升等人脸色这才好看一点,心说算你识相,柳升更是暗暗得意,英国公不是最佳人选,那最佳人选便只能是自己,不会是其他人了!

“哦?”朱高炽看着英国公,缓缓问道:“那以英国公之见,谁才是合适人选?”

英国公看看柳升,目光又从他的身上移开,最后落在太子身上,淡淡道:“非殿下亲征不可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