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二八章 谁都有后招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7-0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寝宫地下深处,居然有一段幽深曲折的地道,地道的一端连接着龙床的地下位置,另一端则通向西苑某个隐蔽地方。

西苑自从永乐朝开始,便是朱棣在北京的行在。在元朝皇家园林的基础上,6续经过十余年的修建,作为朱棣长久的居所,其中藏有十分宏大的密道机关。当郑和拉下帷幔,便也启动了位于龙床之下的机关,床板立即下翻,将皇帝和郑和送入了位于龙床之下的密道。

然后床板再次翻起,将赵王等人阻挡在密道之外……

这是朱棣最后的倚仗,除了他和郑和,所有知晓这个秘密的工匠和太监,早就被秘密处死了,就连寝宫的两人管事牌子,黄偐和杨太监也毫不知情。

郑和护着皇帝稳稳落在厚厚的被褥上,然后用火折子点亮了嵌在密道墙上的油灯。那油灯设计的巧夺天工,一盏点亮,下一盏也跟着亮起,一盏一盏连成一线,照亮了蜿蜒悠长的密道。

郑和便背起皇帝,往密道深处行去。朱棣全身无力,软软的趴在郑和的背上,面如死灰的看着一盏接一盏的灯光在眼前摇晃,终是忍不住叹息一声道:“想不到,朕横压一世,到最后居然像老鼠一样从地底下逃窜……”

“皇上千万不要这样说,”郑和的武功十分高强,纵使比赵赢低,也低不到哪儿去。背着朱棣依然健步如飞,说话的声音也没有一丝颤抖道:“谁能想到赵王会如此疯狂?好在只要过去这一关,陛下依然可以轻易收拾局面。”

“哎……”朱棣的心情果然好了一些。确实,只要自己离开西苑,联系上朱能、薛禄等人,区区赵王之乱,肯定可以平定。只是能被一个逆子逼到这个份儿上,让素来不可一世的永乐皇帝,如何能咽下这口气?

在郑和背上行出好一段距离,朱棣又幽幽问道:“你说,密道里的勇士营出了什么岔子?”

郑和也是百思不得其解,缓缓道:“看赵王当时的反应,似乎也很吃惊,莫不是还有别人在捣鬼?”

“一定是这样的,不然消息不会这么快走漏,赵王也不会提前难,”朱棣深以为然的皱眉道:“究竟是谁在背后捣鬼?”

郑和摇摇头,正想说自己也想不明白,突然神色一变,背着皇帝转身就走。

朱棣被郑和的反应吓了一跳,这才看见前方地道有滚滚的浓烟涌来,显然有埋伏!

郑和背着皇帝退了两步,悚然现来路上竟然也同样涌起滚滚浓烟,他不禁暗自懊悔,若非方才分心与皇帝说话,怎至于现不了来路上的异常!

“皇上屏住气,老奴背您冲过去!”郑和咬牙说道。至于冲过这段浓烟,又能有什么去路,他已经顾不上思考了。

皇帝点点头,屏住气,便见郑和脚下生风,度陡然快了数倍。

可那地道中的浓烟,竟好似无穷无尽,郑和冲出数丈远,便已经不见东西南北,整个人都淹没在烟雾之中!

幸好郑和内力悠长,屏气的时间远胜常人,一时倒也不必担心喘不上气。

谁知又跑了几丈距离,郑和脚下突然被什么东西一绊,猝不及防间,整个身子被绊的向前扑去。

郑和得憋着一口气,还得顾着背上的皇帝,根本不敢做任何反应,便直挺挺摔在地上,不由自主的闷哼一声,嘶的倒吸了一口气……感到那带着古怪香气的烟气涌入体内,郑和脑袋嗡的一声,知道完了。

果然,当他吃力的背着皇帝从地上爬起来,已经失去了屏气的能力,不可避免的吸入了越来越多的烟气……

郑和坚持背着皇帝又走出几丈远,眼看着前方烟气将尽,却直感觉天旋地转、手脚无力,终于支撑不住,直挺挺摔在地上。朱棣也如木桶一般滚落在地,脑袋还倒霉的磕在墙壁上,登时鲜血长流。

不过朱棣早就先于郑和晕了过去,倒也感觉不到疼痛。

南海湖面上,太孙也到了最后的关头。

赵王军的船只拼命抵挡住锦衣卫的援军,让戴华等人一时无法靠近。而他则被赵赢步步紧逼,已经退到船舱门口。

赵赢举起那只如女子般纤细白皙的手掌,狞笑一声道:“殿下,老奴对不住了。”说着一掌拍出,便要取太孙的性命!

朱瞻基大叫一声,仰面摔进船舱之中,险之又险的躲过了赵赢的一掌。

看着朱瞻基倒在舱内,一双脚还在舱外挣扎,想要爬起来逃走,赵赢感到无比的畅快!龙子龙孙又怎样,自己一样说杀就杀!

在预感到已经无法千古流芳之后,赵赢心里充盈着毁灭一切的邪恶**!他向前一步,就要掀开舱帘,突然一阵毛骨悚然,便见一道凌厉无匹的剑光从舱中****而出!

赵赢想也不想,便猛地一个铁板桥,身体向后仰倒,但那天外飞仙的一剑来的实在太突然,剑法实在太凌厉,赵赢用尽全力,也只是堪堪避过要害,右胸口被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!

赵赢惨叫一声,扣在手中的暗器激,闪电般射向凌空扑来的敌人!

赵赢的武功阴毒天下第一,暗器举世无双,这么近的距离,绝对没有任何人可以避开!

果然,那剑手没有丝毫闪避的意思,任由暗器集中下腹的要害,却没有暗器入肉的闷响,而是出当的一下金铁之声!

赵赢双目圆瞪,旋即明白对方早就料到自己会有这一手,而且很清楚自己射暗器的习惯,早就在相应的位置做好了防护!

一击不成,赵赢一个鲤鱼打挺,眨眼便退出剑手的攻击范围,捂着伤口立在船头,恨恨的盯着那手持长剑,肃立在舱口的士。

“胡灐!”赵赢咬牙切齿的喝道:“你也来趟这浑水!”

“本官奉命保护皇太孙,何来蹚浑水之说?”胡灐正气凛然说道。

赵赢的神情一下子阴沉下去,他知道有胡灐在,今日是休想擒杀太孙了!

当初英国公张辅对王贤纵论天下武术宗师,说除了他自己,天下还有五大宗师,都是以一敌百的绝顶高手!分别是林三、汉王、赵赢、常森和胡灐!

胡灐可谓六大绝顶高手中最不引人注意的一个。但他乃武当嫡传弟子,是闲云的正牌师叔,尽得武当绝学真传,加之惊才绝艳、天分过人,三十六岁便成为当世太极第一高手,太极拳和太极剑皆称与世无双。否则朱棣也不会派他和郑和分水6两路寻找建文十余年!

三年前,‘建文帝’落网,胡灐和郑和的任务完成,后者留在皇帝身边担纲起大内的防务,前者则音讯全无,谁也不知他又在执行什么秘密任务,想不到此刻居然出现在太孙身边!

虽然正常来讲,胡灐不一定能击败赵赢,但太极功夫防御第一,赵赢哪怕不受伤,同样也奈何不了胡灐!

现在胡灐埋伏在舱中,一剑重创了赵赢,胜负的天平已然彻底倾斜。

赵赢行事素来果决,见机不好,与胡灐硬拼了几招,觑得机会便纵身跃入水中,踏一脚前番丢下的模板,便如水鸟一般掠过湖面好长一段距离,落在一条己方的船上。

胡灐要保护太孙,也不去追击,只提剑侍立在太孙身旁,警惕的看着湖面。尽管赵王军的船只已经被锦衣卫分割包围,但明枪易挡、暗箭难防,在彻底脱险之前,丝毫大意不得。

看着赵赢远去,朱瞻基恨得咬牙切齿,他方才一番做作,无非就是想麻痹赵赢,给胡灐创造一个必杀的机会。哪知道赵赢居然如此厉害,居然留他不下!

‘与这样的高手为敌,哪怕深居九重,也会寝食难安……’太孙恨恨的想道,自己登基之后,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将其消灭掉!

眼看着赵王军的船只,在锦衣卫进攻下,或是全船阵亡或是狼狈逃窜,朱瞻基已经不担心自己的安全,他将目光投向寝宫方向,悚然现那里也冒起了浓烟!

之前一直处在生死边缘,朱瞻基顾不上操心其他,现在才现,皇帝也同样遭到了攻击!

“快去救驾!”朱瞻基朝着向自己驶来的锦衣卫船只咆哮起来。

但那些锦衣卫对太孙殿下的话仿佛置若罔闻,只是把船停在他的周边,做出拱卫的架势。

“你们谁是负责的?!”朱瞻基怒不可遏起来,多半怒气其实是来自之前被赵赢围捕的憋屈。

“殿下息怒,”戴华的船只也过来,这才应声道:“我等人数有限,岸上到处都是敌人,这里反而最安全。”

“皇上那边怎么办?!”朱瞻基怒喝道。

“这……”戴华迟疑一下道:“我等接到的命令是保护太孙殿下,不知道其他。”

“谁给你下的命令?!”朱瞻基咆哮道:“王贤呢,他在哪儿?”

“我家大人,尚在宫外。”戴华睁着眼说瞎话。

“哼!”朱瞻基怒哼一声,升起浓浓的不祥预感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