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二七章 绝境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7-0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锦衣卫的快船在雨幕掩护下,快驶过北海,到了金鳌玉虹桥前。≥≥ 金鳌玉虹桥乃是中海和北海的分界,赵王再托大,也不会不派兵在此守备。

然而此刻,桥上却看不到一个赵王军站立。片刻之前,驻守于此的五百赵王军,遭到了王贤手中精锐部队的突袭……这支精锐便是在王贤召唤下,南下山东参与和汉王的决战,最终将其围杀在小山村中的那支部队。

战后,这支由各省武林高手、锦衣卫精英官兵、河套各族强悍之士组成,王贤浇灌全部心血锤炼而出的王牌力量,脱离了锦衣卫体系,成为专属于王贤个人的武力。王贤进京路上,就是由这支军队护送。入京之后,这支军队便如溪水汇入大海,吴为等人的掩护下藏身于京城内外,随时等待王贤的召唤。

这支军队也是王贤敢于自投罗网,以身犯险的底气所在。有他们的存在,王贤就有信心逃出任何牢笼!

今夜,事关未来一切大局,王贤顾不得再藏私,将这支惯于隐藏在黑暗中的王牌精锐打了出来。他们随着大军进入北海后,便在第一时间火完成了对金鳌玉虹桥的包抄,然后猝起难,以区区与敌人相同的兵力,完成了一场毫无悬念的围杀!

最终,五百赵王军无一逃脱,甚至因为雷雨大作的缘故,一点消息都未曾传递出去……

当王贤率众从桥下水门通过时,他抬头看了看桥上某个似乎无人的方向,隐藏在黑暗中的秘军头领向他行了个礼,便迅率众离去,奔赴下一个目标!

锦衣卫的快船通过金鳌玉虹桥,便到了狭长的中海。按照计划,行至湖中央处,队伍将分道扬镳,一路在吴为的率领下继续南下,另一路则折向西岸,皇帝的寝殿方向。

而这时,瀛台上的大火刚起,黄偐和杨太监正抬着乘舆,穿过层层帷幔,准备一个吸引皇帝和郑和的注意,一个破坏密道的机关。

中海虽然大于南海,但南北最长也不过二里多,很快便到了中流分道时,王贤看着即将换船,率众向南的吴为,突然低声道:“你和我一路。”

吴为愣了一下,轻声问道:“那太孙殿下那边……”

“交给戴华吧,”王贤淡淡道:“他能行的。”

“这……是。”吴为迟疑片刻,也只好应下。

戴华也早已经品出些味道来,知道经过严清之事,王贤是担心让吴为继续领兵,恐怕会导致太孙遭遇不测……至于为什么会这样,戴华想不清楚,也不敢去想,他明白自己只要牢记一件事,那就是救出太孙就足够了。

吴为只好留在王贤船上,戴华顶替他到了临近的一条快船,率众往南而去。

王贤看一眼身旁,沧桑消瘦,早没有当年富态模样的吴小胖子,叹了口气道:“走吧,什么事结束了再说。”

“是大人。”吴为神情不动,眼中却难掩失落。

戴华带着十余条快船,转眼就到了中海南侧,金鳌玉虹桥在雨幕中露出了优美的形状。桥上,影影绰绰有军队在来回巡视。王贤的秘军分身乏术,有更重要的任务要执行,无法为他们扫除这道障碍。而且这里已经到了羽林前卫重点布防的区域,一点动静都会惊动南海周围的数千敌军,哪怕是强大的秘军,也没法做到杀人不留行,事了拂衣去。

看着这美轮美奂的玉石桥,戴华叹了口气,挥手示意手下按计划行动。便有几名身穿水靠的手下跃入水中,如游鱼一般悄无声息的游到了桥下。桥上的赵王军注意力都被南海湖面上的围捕吸引,无人察觉桥下的异动。

游到桥底下,几名水鬼浮出水面,在桥洞中寻找起来,很快便在几块巨大的青石缝隙中,找到几段油布严密包裹的物体。几名水鬼用牙齿咬下皮质的手套,露出干燥的双手,这才小心翼翼剥除油布,露出里面的事物——赫然是几段浸着火油的导火线!

那一段段导火线长约一尺,另一端竟连接着伪装成青石,不知何时安放于桥下的烈性炸药!

几名水鬼同时在防水的小袋中摸出火折子,一齐吹出通红的火头,互相看一眼,然后几乎同时点燃了那几段导火线。

引线呲呲冒着火星迅缩短,几名水鬼再也顾不上隐藏行迹,使出吃奶的力气手脚并用拼命划水,以平生最快的度游离了桥底。

这时,桥上的赵王军终于听到哗啦啦的划水声,茫然低头一看,便见几个黑影在雨中湖面上飞快的游动。赵王军士卒忙大叫起来:“什么人……”

话音未落,桥上的赵王军就感觉脚下坚实的玉石桥面猛的一颤,然后便在惊天动地的爆炸中,像狂风中的稻草一般,被掀上了天!

火光和爆炸声中,金鳌玉虹桥碎成数段,桥上精致的石雕,一段段刻着云纹的护栏,全都被高高抛起,然后和碎石残肢一起,如雨点般纷纷落落在南海和北海两端的湖面上,激起无数的水花!

碎石还没有落尽,十几艘快船便冲过断桥,直入南海!

南海中,回过神来的赵王军,已经意识到太孙的援兵到了!这时取胜的唯一机会,便是赶在援兵之前,将太孙先行拿下!

是以那七条赵王军的船只,如见了血的鲨鱼一般,疯狂不要命的追逐起太孙的船只。朱瞻基这边,自然更要拼命躲避,以求拖到援兵过来的一刻。一场惊心动魄的追逐,在小小的南海湖面上展开了,湖水被搅动的如碎玉一般,到处都是漩涡,到处都是溅起的水浪!

“挡住他!”在船上居中指挥的将领,看到太孙的船只想往北去,声嘶力竭的下达命令:“不要让他们汇合!”

马上有两条大船横亘在太孙和援兵中间,一下挡住了太孙的去路。

“往东!”朱瞻基将船桨交给了手下,站在甲板,冷静的观察着湖面的局势。这时,七条赵王军的船只恰巧摆成了北斗七星的形状,如一柄大勺,朝自己这个北极孤星兜头兜面的捞过来!

秦押一边划船,一边观察局势,他也很清楚,这时候只有往勺柄方向逃,才有一线生机!

护卫们拼命划船,在水面上拖出一条白线,转眼就向东十余丈,眼看要逃出七艘敌船的围捕!谁知只听呼啦啦的破风声中,一道黑影居然从岸上纵身飞来,一下子在湖面上掠过三丈近远,眼看就要下坠,那黑影抖手向前扔下一片木板!身形下坠后,脚尖正点在木板上,再次一跃而起,扑向了朱瞻基的这条船!

这一切兔起鹘落,不过是眨眼之间,根本来不及反应!所谓一苇渡江,所谓凌波微步,不外于此!

秦押惊得目眦欲裂,他才现己方光顾着躲避敌船,居然忘记了岸上还有赵赢这位绝世高手!尽管船只距湖边有五六丈远,对常人来说是不可逾越的,但越人体极限的绝世高手,是不能用常理度量的!

“保护殿下!”眼见躲避不开,秦押咆哮一声,举刀劈向那扑来的黑影,想要趁其力道用尽,新力无着之际,将其一刀劈下船去!

“哼……”却只听到半空中,老太监满是不屑的幽幽一哼。

电光火石间,听到这一声,秦押登时魂飞魄散,他以为老太监已经用尽全力,谁知对方居然还有余力出声,更不要说应招了!

果然,只见老太监的身子如麻花般在空中一拧,躲开了那看似避无可避的一刀!同时一道寒光透过漫天的雨滴,直射秦押的眉心!

秦押根本来不及反应,眉心便多了一个猩红的小点,带着万般不甘仰面倒下,直挺挺摔落南海湖中!

“秦将军!”朱瞻基余下的几个护卫,一起出了悲鸣,然后明知不敌,依然义无反顾的举刀迎向了已经屹立在船尾的赵赢。

赵赢轻蔑的笑着,举手投足间,便将那几个护卫悉数击落水中。别看他意态潇洒,但其实下手极狠,那些中招的护卫不是被击碎了心脉,就是拧碎了喉咙!

一场轻而易举的政变,变成了这般鬼样子,几名护卫成了老太监泄满腔怒火的工具。

转眼间,船上只剩下老太监和太孙二人而已……

那七条赵王军的船上,爆出疯狂的欢呼声,居中指挥的军官下令不再追击太孙,而是立即调头,迎上扑面而来的太孙援军!他们要尽力拖住援军,让赵赢击杀太孙之后能全身而退!或者,赵公公能擒下太孙做人质,勒令那些援军缴械投降就更完美了……

无论哪种情况,他们都不担心赵公公分毫,那可是当今世上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!太孙殿下虽然武艺也不错,但在赵赢面前,与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别无二致!

看着赵赢从船头一步步逼近,太孙一步步后退,退到了船舱门口,脸上终于流露出绝望之色……

“殿下,老奴对不住了。”赵赢狞笑一声,竟是要杀之而后快!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