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二五章 火烧龙床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7-05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暴雨倾泻,银蛇狂舞。西苑中的皇帝祖孙二人,都到了最危险的时刻。

南海湖上,秦押等人已经和率先靠近的敌兵短兵相接了,他们立在各自的船上,用长矛长枪拼命捅向对面的敌人,不断有人惨叫着落水。悍不畏死的太孙护卫,哪怕中矛掉落水中,依然紧紧抓着长矛,死也要把敌人拖下水一起死!

寝殿中,朱棣如将死的病虎,哪怕到了生命的尽头,依然保持着君临天下的威势,睥睨着曾经自己的小儿子道:“凭你也敢弑君?真以为朕是冢中枯骨吗?!”

“父皇素来就不把我放在眼里。”赵王笑笑道:“难道今日还不肯对儿臣正眼相看吗?”

“朕素来最疼的就是你……”朱棣有些动怒道:“你难道不知道吗?”

“那不过是因为父皇需要用我来平衡大哥和二哥罢了,”赵王哂笑道:“在你心里,大哥是太子,二哥是制衡太子的人选,而我,只是你加在二哥这边的砝码,好让二哥不至于被太子压垮。”赵王说着激动起来,咬牙切齿道:“一直以来,我都活在他们的阴影下!父皇何曾考虑过一次,让我来继承皇位?!”

“你是这样想的吗?”朱棣哼一声道:“那就这样以为吧。”说着闭上那只独眼,不看眼前的赵王道:“砝码要有砝码的自觉,不要把自己真当成材料!”

“今天,儿臣就让父皇看看,谁才是真材实料,”赵王俊俏的脸上满满都是戾气道:“让天下人都活在我的阴影下!”

“就凭你?还想继承皇位……”朱棣不屑的哼一声道:“朕不过是不想闹出丑闻,才纵容你到现在,既然你无视朕的警告依然执迷不悟,那朕也只能当没有生这个儿子了。”

“哈哈!”见朱棣到这时候还一副胸有成竹的架势,赵王放声大笑道:“莫非父皇还有什么后手不成?!”

任由赵王笑完,朱棣才冷笑一声道:“你以为让人关上机关,就可以把朕的勇士营困在地道中吗?”

“……”赵王脑袋嗡的一声,没料到朱棣竟然对黄偐等人的小动作洞若观火,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,对身旁满脸畏惧的一众手下喝道:“愣着干什么!快上!”

赵王的手下这才勉强控制住对皇帝的畏惧,呈扇形缓缓围拢上去。

朱棣的脸上没有丝毫畏惧,满面冷笑的看着赵王的手下,一旁的郑和按动了龙床床头另一端的龙头,便听沉闷的扎扎之声响起,龙床左近的屏风缓缓敞开,露出一个黑洞洞的洞口!

原来那密道有双重机关,黄偐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破坏了其中之一,依然不影响洞口敞开!

看着那如猛兽择人而噬般的洞口,赵王等人全都惊呆了,他们冲到皇帝附近之前,肯定会被洞中冲出来的勇士营将士挡住去路!

失败似乎在所难免,不少人站住脚步,想要临阵脱逃。

赵王却知道自己绝对不能逃,因为只要逃出这座大殿,天下虽大,也根本没有他的去路!

赵王满面狰狞的盯着那个洞口,咬牙切齿的喝道:“成王败寇在此一举,和他们拼了!”说着倒提宝剑,排众而出,大步向前!

“拼了!”绝大部分手下还是忠心的,举起兵刃紧紧跟着赵王殿下。

走了没几步,赵王突然放声大笑起来,笑的前仰后合,得用宝剑杵着地,才能避免笑倒在地。众手下愣愣的看着赵王,不知他突然犯了什么疯病。

“洞里的人呐?怎么不出来啊!”赵王举起宝剑指着洞口,大笑道:“莫非都睡着了不成?”

这一刻,赵王殿下在心中感谢满天神佛,这样的意外都能发生,天命果然归于自己!

“哈哈哈哈!”赵王的手下也一下子醒悟过来,肆无忌惮的狂笑不休,是啊!洞口打开已经有一会儿了,却一个人影都没有,显然是出了什么差池,皇帝的伏兵出不来了!

朱棣的脸色登时无比难看,一旁的郑和同样满脸惊诧,不知道洞里的勇士营出了什么岔子,为何迟迟不能出来!

“上!”赵王虽然笃定勇士营出不来了,但为免夜长梦多,还是拔剑一挥,声音高亢道:“谁替本王杀了这老匹夫,赏黄金万两!”

“我!”众手下像是打了鸡血,再也不复之前的小心翼翼,挥舞兵刃嗷嗷叫着扑向龙床上的皇帝!

眼看就要被乱兵包围,朱棣黯然叹气,摇了摇头,一旁的郑和猛地一拉龙床旁的一根黄绳,龙床厚厚的帷幔便轰然落了下来,将郑和和朱棣笼罩在里头。

赵王的手下愣了一下,赶忙一齐上前,合力将沉重的帷幔拽到一旁,然后全都呆若木鸡——龙床上哪里还有皇帝和郑和的影子?

“搜!”赵王也惊呆了,没想到今夜的变故会如此之多,再也顾不上什么体统,什么安全,亲自上前翻检起地上的层层帷幔来,可是将那帷幔撕扯成条条丝缕,也依然看不到一个人影!

赵王头发散乱,早就不复潇洒形态,他血红的两眼从帷幔上移开,落在那张被褥散乱的龙床上。

“拆了这张床!”赵王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。

手下赶忙围住龙床,挥动兵刃去砍那做工奢华的龙床,可那龙床是用紫檀木打造而成,岂是轻易可以损坏?锋利的朴刀砍在上头,只能留下一个浅浅的印迹,根本伤不到木料本身!

叮叮当当砍了一阵,见毫无结果,众手下又一起去推那龙床,想将其推翻在地,可任凭几十个人,使出吃奶的力气,全都用力过猛摔在地上,也依然推不动那龙床分毫。

“一群废物!”朱高燧恨恨的骂一声,跳上了龙床,将所有的被褥踢到地上,仔细研究起来。他是精于收藏的大玩家,对各种机关很是了解,不一会儿就发现了端倪,他使劲跺着一块床板道:“这底下有密道!”再去寻找机关时,发现机括已经被暴力破坏,哪怕是制作机关的大内工匠,没有十天半个月也没法修复。

“……”朱高燧咆哮道:“都愣着干什么,点火,烧了它!”紫檀油性很高,非常容易点燃,这确实是个办法。

下面人赶忙将帷幔被褥堆在床上,又拿了火把进来,朱高燧一把夺过来,将火把亲手丢在被褥中。那些昂贵的丝绸制品,腾地一下就燃起了熊熊大火。过了不一会儿,大火引燃了龙床,浓郁的檀香味扑满朱高燧的鼻息。

朱高燧顾不上心疼昂贵的龙床被烧毁,咬牙切齿的等待着火势熄灭。

南海湖上,秦押等人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斗,但朱瞻基统共十个护卫,哪怕拼上命和一条船上的敌人同归于尽,又拿什么和另外七条船上的敌人作战?

朱瞻基的脸上写满了绝望,虽然已经打定主意,宁死也不能被俘虏,可他还有大好的人生,还要统治这个帝国,施展自己的抱负,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!今日却要枉死当场,如何能够甘心瞑目?

岸上的赵赢透过雨幕,目光锁定了那艘孤立无援的小船,以及船上绝望无比的太孙殿下。老太监残忍的笑了。

就在这时,老太监身后突然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,猛烈的冲击波夹杂着碎石朝老太监等人拍打过来,登时就把站在岸上的一丛人全都掀翻在地,不少人直接被爆炸轰落水里!

这突如其来的大爆炸,一下子让南海湖附近的所有人都愣住了,就连湖面上包围太孙的船只都出现了停滞,所有人齐刷刷循着爆炸声望过去,只见蜈蚣桥已经被炸成了齑粉!

所谓好人不长命,祸害万万年,老太监运气依然不错,身后给他打伞的太监挡住了绝大部分冲击,除了暂时失聪,头昏眼花之外,赵赢身体并无大碍。

众太监赶忙涌过来,七手八脚将赵赢扶起来,在他旁边大声说着什么,赵赢统统都听不见,只直勾勾的盯着蜈蚣桥消失的地方!

只见,一艘接一艘的快船从雨幕中冲出,通过炸开的通道,从中海顺流而下,直扑南海湖面!

“怎么会这样?”看着快船上那些身穿飞鱼服,手持丈八长矛的锦衣卫,赵赢整个人都懵在那里,喃喃说道:“锦衣卫不是在营里吗?”他听不到自己的声音。

看到那些乘着快船逼近的锦衣卫,朱瞻基和秦押也愣了一下,旋即醒悟过来,亢奋的高声喝道:“援军到了,我们有救了!”

“快!不要和敌人纠缠,躲开他们!”秦押冷静的下令道。

残余的护卫登时精神百倍,手中的长矛不再刺向敌人,而是探入水中,拼命地划动。太孙殿下和秦押亲自划桨,所有人使出吃奶的力气,把艘小船划得飞快,如游鱼一般钻出了包围!

赵赢见状大急,推开搀扶自己的太监,踉踉跄跄上前,双手撑着栏杆朝湖面嘶吼道:

“不要管别的,擒下太孙要紧!”

湖上都是东厂的精锐,闻令果然不理会迫近的敌军,拼了命的追逐起太孙殿下的船只。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