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二一章 瀛台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7-0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子夜,电闪雷鸣,暴雨依然。

伴着隆隆的雷声,一道闪电划破天际,照亮了雨幕下的街道。街道上,行进着数不清的兵士披盔戴甲,穿着钉着铁钉的靴子,如林的兵刃在闪电下寒光夺目!

这支军队借着大雨的掩护,开出了军营,开赴西苑东侧的永安门前!

按照规矩,天黑之后,除非有旨意,禁苑宫门是绝对不能打开的,哪怕是十万火急的军情,也只能隔着门缝传递。就算朱棣病倒日久,宫中宦官几乎换了个遍,昔日的规矩似乎也随着烟消云散,如今的宫中只有一个规矩,那就是赵赢!宫门也不是他能染指的。

因为把守宫门的禁卫,都归郑和节制!

当那支庞大的军队冒着大雨出现在永安门外,果不其然,见到了紧闭的宫门。

大军不得不缓缓停下,士卒们望着将领,将领们望着处在最前列的赵王和赵赢。

赵王一身戎装,没有雨披斗笠,与寻常将士一样的顶风冒雨,冰冷的雨水顺着金甲的缝隙淌入他的身上,他却只觉得全身血Y都在沸腾!

多少年的压抑,多少年的蛰伏,多少年的磨剑,终于在这一刻扬眉出鞘,向天下亮剑!让所有人都知道,自己绝非混吃等死的安乐王爷,自己才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真命天子!

“王爷。”赵赢的老脸上依旧面无表情,好似所有的情绪都随着岁月流逝殆尽了。哪怕到了这种生死攸关的时刻,他也依然毫无波动。“老奴进去叫门。”

“哦,好!有劳公公了。”赵王这才回过神来,点了点头,可再看那紧闭的宫门,两丈高的宫墙,赵王又犯了糊涂,不知赵赢如何进去。

只见赵赢翻身下马,摘下斗笠,脱掉身上沉重的雨披,亮出那身金光闪闪的座蟒袍,然后箭一般向前疾冲,距离宫墙还有八尺距离时,他的腿一弹,身子便飞跃而起,离地足足拔起一丈高!

但是还不够,西苑的宫墙虽然远不如紫禁城高耸入云,但依然也有两丈多高,绝非人力可以飞跃!

说时迟那时快,就见赵赢快到最高处时,袖中突然S出一段飞爪,飞爪电S,竟然扎入厚实的宫墙。赵赢借着飞爪的绳索,在空中划一道优美的弧线,一下就越过了宫墙,眨眼间消失在赵王等人的视线中。

赵王等人瞪大了眼睛,任由雨水迷蒙了视线,难以想象这是人类能做到的举动。

片刻之后,宫门缓缓敞开,一众太监簇拥之下,赵赢负手而立,迎候赵王的大军入宫。

“赵公公果然说到做到!”赵王大喜,一挥手,大军轰然入宫。

军队入宫之后,宫中依然一片死寂,仿佛所有的太监和侍卫,全都在雨中沉睡一般。

赵赢来到赵王面前,沉声禀报道:“太孙确实不在寝宫,而是回到了瀛台住处。”

“我与你分兵两路,我带人去寝宫,公公带人去瀛台,”赵王早有定计,沉声吩咐道:“我们同时动手!”顿一顿,赵王眼中杀机顿现道:“本王不要活口,提我那侄儿的头来见孤!”

“遵命!”赵赢冷声应下,便带着彭旭的羽林前卫往瀛台而去,赵王则带着孟贤的军队,扑向皇帝的寝宫!

瀛台位于南海中央,因其四面临水,衬以亭台楼阁,像座海中仙岛,故得此名,再往南乃蓼渚芦湾低地,隔水与宝月楼相望。乃是西苑中一等一的风光宝地。朱棣将此地赐予皇孙留宿进宫时的住处,对朱瞻基的宠爱可见一斑。

雷雨是最好的掩护,当赵赢带着军队踏上通往瀛台的玉石桥,保护太孙的侍卫才悚然发现有人入侵!赶忙一面大声呼救,一面拔出兵刃,迎上扑面而来的敌军!

赵赢双手拢在袖中,站住了脚步。跟随他的精锐将士纷纷拔出兵刃,冲向前去,与守卫瀛台的侍卫展开了激战!

负责守卫瀛台的是郑和的部下,郑和顾虑到这阵ZG中事多,唯恐太孙遭遇不测,故而调集了足足五百侍卫驻守岛上。加上只有玉石桥一条通道通往瀛台,故而虽然没有料到赵王一方会在今夜猝然发难,一时半刻却也不至于马上失守!

玉石桥上,暴雨之下,两方的士兵挥舞着兵刃,狰狞着面孔,进行着殊死的搏杀!利刃穿透盔甲,撕裂肢体,鲜血喷涌而出,旋即便被倾盆大雨冲刷稀释!但旋即,又有更多的鲜血喷洒出来,暴雨再大,都来不及冲刷!

地面湿滑,不少将士双双摔倒在地上,便也不再爬起来,便在地上打滚撕扯,不时有将士惨叫着掉落湖中……

瀛台上,涵元殿中,太孙殿下夜不能寐,时而在床上翻来覆去,时而赤脚下地,在殿中走来走去,显然虽已经决定接受皇帝的旨意,但太孙殿下心中依然纷乱如麻。

他怎么可能不心如乱麻?在他心中,继承皇位、身登大宝固然是胜于一切的最高愿望,可是将来该如何安置自己的父亲?那位当了二十年的太子殿下?封为太上皇颐养天年?还是干脆封个亲王冷在一边?似乎不论怎样做,都有悖天理人情,皆难逃悠悠众口……实在是太伤神了。

还有,王贤怎么处置?自己当皇帝的条件是处死王贤,可那是自己唯一的朋友,救过自己无数次的恩人,怎么下的去手?

正当太孙殿下无比苦恼之际,殿门嘭得被推开,秦押满身雨水,一脸惶急的冲进来。

“什么事?如此慌张!”朱瞻基被吓了一跳,Y下脸问道。

“殿下,大事不好!我们遭到攻击了!”秦押顾不上行礼,大声叫道。

“什么?”朱瞻基一下子惊呆了,只觉一股寒意从脚底涌到头顶,一时惊得全身都动弹不得,只能吃力的询问道:“什么人敢在禁宫作乱?他们有多少人?!”

“一时摸不清数量,但远远多于瀛台的护卫!”秦押赶忙一边给朱瞻基套上护身软甲,一边急声禀报道:“应该是羽林卫的军队,还有东厂的人夹杂在里头!”

“赵王!”朱瞻基登时惧意尽去,恨意涌上心头,咬牙切齿道:“他还真敢造反!”说着一把推开秦押,烦躁的踱了几步,心中已然通明——明日早朝一宣布旨意,以及朱棣醒来的消息,便可谓大局已定,赵王若是不想竹篮打水一场空,就必须在今夜铤而走险!

只是,朱高燧怎么知道皇爷爷已经醒来?以及那道旨意的内容?!朱瞻基想不明白,莫非他和赵赢真的已经在宫中无孔不入、无所不知了?

“殿下,如今我们和外界隔绝,情况十分危险!”见朱瞻基在那里苦思,秦押忍不住提醒道:“咱们得赶紧想办法逃出去!”

“怎么逃?”朱瞻基停住踱步,到了大殿门口,看着外头石桥上,双方将士激烈的战况。他能清楚的判断出,虽然眼下两军仍在激战,但很明显瀛台护卫在敌军的压力下不断退却,一旦玉石桥失守,便是敌军倾巢涌上,瓮中捉鳖的时候!

‘支撑不了多久了……’太孙殿下眉头紧紧蹙起。

“走水路。”秦押沉声道:“属下下午时候,命人在瀛台南侧备了一条小船!”

“好!”朱瞻基闻言大喜,便在秦押和几名亲信护卫的保护下,悄悄出了涵元殿,投入大雨之中,深一脚浅一脚来到了瀛台南侧的小码头。

码头上果然系着一条带着篷子的小船,秦押等人护着太孙上了船,便解下缆绳,划着小船悄然离开了杀声震天的瀛台。

坐进船舱,听不到外头的厮杀声,朱瞻基紧张的情绪舒缓下来,解下身上的雨披,继续思索起眼下的局面,以及应对之策来。

很显然,如果那道传位的旨意,和皇爷爷醒来的消息不泄露,赵王在今夜绝不会选择铤而走险。朱瞻基实在想不通,如此绝密的消息,怎么会转眼就走漏出去?!莫非郑和已经背叛了皇帝?但显然是不可能,如果郑和背叛了皇帝,皇帝早就不明不白死去了,焉能苟延残喘至今?

那是皇爷爷故意走漏出去的?显然也不可能。皇爷爷已经时日无多,不愿意再生事端的想法十分明显。明日朝会一过,赵王纵有万般不甘,也只能认命了。皇爷爷怎么会主动引起这样的宫廷政变?不管结果如何,对皇帝本身来说,都是天大的丑闻啊!

莫非是自己这边泄露出去的?朱瞻基马上否定了这荒谬的念头,从寝殿中出来,他便一言不发,更没有联系过王贤的手下,怎么会泄露消息呢?

“真是见了鬼!”朱瞻基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,重重捶一下甲板,心情灰恶无比。他焉能不知因为消息泄露,赵王猝然发难,王爷也和郑和都难免猝不及防,能不能平定今夜这场叛乱,恐怕还在五五之数!

不过对手无寸兵的自己来说,如何在这场宫廷政变中活下来,才是最重要的问题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