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一八章 豁出去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29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西苑入夜之后自然是要宫门紧闭的,但这拦不住如日中天的赵公公,手下人出示了他的令牌,守门的太监就乖乖的放行了。还殷勤的送赵赢的轿子出宫门,巴结道:“老祖宗几时转回,孩儿给您留着门。”

“有劳钱公公了,咱家一两个时辰便回。”赵赢丢下一句,便往赵王府赶去,黄偐自然也乘轿跟在后头。

赵王府中,朱高燧等人正焦急的等候赵赢的到来,听到通禀,赵王殿下亲自到门口迎接,亲热道:“公公可算……来了。”赵王的声音明显停顿了一下,因为他看见黄偐还跟在后头。

“黄公公说他有要事禀报王爷,咱家就带他一同来了。”赵赢面无表情的解释一句。

“怎么,王爷不欢迎老奴吗?”黄偐颇有些怨气的看着赵王。赵王素来与他交好多年,就差换帖子拜把子了,可是他一摊上事儿,赵王就像不认识他这号的一样,别说施以援手了,就连问都不问一句。

“哪里哪里,”赵王勉强一笑道:“本王只是没想到,公公也能一起来。”

“咱家自觉对王爷还有些用处,不然也不来讨这个嫌。”黄偐皮笑肉不笑道。

“众人拾柴火焰高嘛!”赵王脸上挂起了爽朗的笑,挽着黄偐的胳膊,就像从无芥蒂一般:“老黄你能来,本王实在太高兴了。”

“王爷眼里还能有老奴,咱家就知足了。”黄偐笑着进去,有人为他让座,他便不客气的坐下,见众人都看着自己,便清清嗓子道:“王爷想没想过,郑公公为什么敢公然跟您对着干,今夜还调勇士营秘密入宫,藏入寝宫中的地道。”

“什么?”赵王闻言吃了一惊道:“勇士营入宫了,本王这么不知道?”

“确实是这样。”赵赢点点头,证实了黄偐的说法道:“郑和让勇士营穿上羽林右卫的军服,冒充正常换防,趁夜色进了西苑。若非老奴多方盯着寝宫,恐怕也会被他瞒过去。”

“郑和想干什么?!难道区区一个太孙,就能给他这么大胆子?!”赵王倒吸着冷气,看向黄偐道:“还请公公教我。”

众人的目光也齐刷刷望向黄偐,这让黄偐感觉到久违的被尊重的感觉,深吸了口气才沉声道:“郑和没有那个胆子,是皇上在指使他!”

“莫非皇上给他留有旨意?”赵王目光闪烁,显然也想到控制局面之后,就宣称郑和是矫诏……

“皇上给没给郑和旨意老奴不知道。”黄偐卖个关子,直到感觉众人要被憋爆了,这才一字一顿道:“老奴只知道,皇上已经醒了。”

“什么?!”在场众人如遭雷击,一个个瞠目结舌,惊吓到忘记呼吸。

“你胡说什么?!”孟贤像被踩住尾巴的猫,一下就蹦起来,指着黄偐骂道:“皇帝老儿已经醒不过来了,这是王爷和赵公公反复确认的,难道也能有假?!”

“住口!”赵赢却厉喝一声,不让孟贤继续聒噪,冷冷看着黄偐道:“黄公公已经久不在皇上身边,是如何知道的?”他心中一直有几分猜疑,如果黄偐说的是真的,那所有猜疑便都有了答案。

“好叫干爹知道,孩儿在皇上身边侍奉了十年,寝宫之中每一个太监宫女,都是儿子精挑细选过的。”黄偐看看赵王,收回目光道:“所以有些事情,孩儿知道杨公公未必知道。”杨公公便是暂时接替黄偐职务的杨太监。

“什么事情?”赵赢冷声问道,赵王以下一干人等也全都屏息凝神,等待他的回答。

“比如,皇上已经醒了快一个月,只是除了在郑和面前,皇上依然装作昏迷不醒。”黄偐略有自得道:“比如,当时三个大学士入寝宫前,是皇上让郑公公把那枚金印摆在显眼处,为了能让三人偷走,还让他把盒盖打开。”

“……”赵赢和赵王等人听的毛骨悚然,如果黄偐所言属实,那么招太孙入京的旨意岂不就是皇帝默许?自己等人在皇帝床前对郑和大呼小叫,岂不是尽收皇帝眼底?

赵王和赵赢听的汗如浆下,前者颤声问道:“黄公公,这些事情你是如何得知?”

“好叫王爷知道,郑公公虽然寸步不离守在皇上身边,但总要拉尿睡觉,而且他一个人也服侍不来皇上。”黄偐淡淡道:“所以郑公公找了个自认为信得过的小太监,和他一起保守这个秘密,但那小太监正是咱家的干儿子。”

“这真是老天保佑!”赵王掏出手绢擦擦额头的汗水,满脸后怕道:“若非黄公公带来这个消息,咱们肯定会行差踏错!”

赵赢点点头,追问黄偐道:“那皇上今日可曾对太孙说过什么?”

“这就是老奴必须连夜禀报王爷的地方——”黄偐直起身子,神情严肃道:“皇上要让太孙接掌皇位,天亮之后就会宣布!”

“什么?!”赵王惊得一下就站起来,窗外突然亮如白昼,喀嚓一声巨响,积蓄了许久的暴雨终于倾泻而下。

“皇上要让太孙接掌皇位,天亮早朝时就会宣布!”雷声过后,黄偐又沉声重复一遍。

赵王只觉这消息,比九天的雷霆还要令人丧胆,又一屁股坐下颓然道:“难不成,只是一场黄粱美梦?!”

孟贤等人也全都呆若木鸡,被这消息惊得说不出话来。如果朱棣真的已经清醒,拟好了旨意,还调集好了军队,那么己方无论如何挣扎,都是以卵击石,自取灭亡!

那可是横压一世,二十年的至尊皇帝啊,只要他睁开眼,就没有人敢作乱,更何况他还早有准备……

“怎么办?”钱义失声道:“现在是戌时三刻,还有四个时辰,就是早朝了!”一旦早朝上宣布了旨意,一切都将不可更改。

恐惧在每个人的心中蔓延,他们仿佛看到太孙登基之后反攻倒算,自己将面临的悲惨境地了……

“还能怎么办?!”老太监赵赢却满脸凶道:“只能孤注一掷,豁出去拼一把就是,结果无非输赢而已!”得知了朱棣已经醒来,他反倒感觉踏实了。最担心的是不知道对方的底细,如今既然已经明了对方的底牌,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!

“唔。”见赵王满脸的犹疑,黄偐又说了一句:“老奴还有件事要禀报,那密道在寝宫中的机关,老奴是知道的……”顿一顿,他幽幽道:“如果王爷和干爹能下定决心,咱家可以破坏机关,把三千勇士营全都憋在里头。”

“哦?!”众人闻言惊喜过望,万万没想到黄偐还藏着这一手。不过一想也正常,他在寝宫转悠这么多年,什么秘密也瞒不了他!

“王爷!”孟贤等人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,齐刷刷转向赵王,一个个神情狰狞道:“这真是天助我也!我们今晚就行动!”

明日早朝,旨意一宣布,便万事皆休了……

朱高燧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双手在扶手上下意识的摩挲着,显示他内心极度的挣扎。窗外的闪电伴着雷鸣,映的他的面孔苍白一片!

“王爷!不能犹豫了!”见他久久不语,雷声之后,孟贤高声道:“现在已经是戌时三刻,马上就是子夜!咱们得抓紧时间了!”

“太仓促了,我们的军队还没有就位呢。”噼里啪啦的雨声中,朱高燧神情凝重道:“贸然行动,只怕是胜算不大啊!”

“谁也料不到我们今晚会行动!”老太监赵赢却幽幽说道:“咱们的两卫军队没有调入皇城,郑和的军队也同样全在宫外。皇上能倚仗的,除了宫里那点儿侍卫,无非就是那三千勇士营而已,只要黄偐真能把他们困在密道中,今夜行动要比明日胜算更大!”

“公公所言甚是!”众人闻言纷纷点头,神情振奋许多。赵赢说的不错,现在已经是戌时,所有人都相信他们今晚不会行动,这时候动手虽然仓促,但敌人会更仓促。出其不意的效果将十分完美!

“是啊王爷,”彭旭也粗声道:“郑和为了掩人耳目,只调动了勇士营,如今宫中正兵力空虚!有俺的羽林前卫和孟将军的常山中卫,兵力足够了!”

“嗯……”赵王点点头,站起身来,负手踱步,神情变幻的十分激烈。

“王爷!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!”

“王爷,快下决心吧,没时间了!”众将满脸焦灼,视线跟着赵王来回打转,七嘴八舌的劝说道。

‘喀嚓’,一声震耳欲聋的雷霆后,赵王终于站住了,一张俊脸在闪电的映照下,神情狰狞无比,他咬牙切齿道:“好!今晚动手!”

“王爷英明!”见他终于下定决心,众人大喜过望。

时间紧迫,赵王顾不上再照顾众人的面子,独断专行的将计划调整,重新分配了任务。

众将也都知道,未来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,全看今日这一晚上了!自然毫无怨言,全都慨然听令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