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一七章 泄密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28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?“孙儿……”朱瞻基牙齿下意识的打颤,委实难决道:“皇爷爷给孙儿一点时间。”

“朕给你一炷香的时间,”朱棣却不给朱瞻基时间,森然道:“一炷香燃尽,你若不肯接旨,也就不必接旨了……”

在皇帝的示意下,郑和点着了一柱线香,将那散发着沉香气味的线香,摆在朱瞻基面前。

看着那袅袅飘动的白烟,朱瞻基陷入了深深的挣扎和迷惘……

抛去感情不谈,他要想坐稳皇帝宝座,绝对离不开王贤的帮助。别的不说,这次他能及时得到消息,火速返回京城,也全靠了王贤的手下出力!

更别说,天下人都知道,王贤屡次救他于水火……

袅袅白烟中,朱瞻基仿佛回到九龙口,面对着铺天盖地而来的蒙古铁骑,太孙殿下那时的绝望和恐惧,至今仍记忆犹新,时常在噩梦中重现。是王贤主动冒充自己,才让蒙古人放走了自己这个真正的太孙,而他却被蒙古人捉走,九死一生方还……

还有京郊南海子,在那最绝望的时刻,是王贤率众从天而降,将他和朱棣从重重杀机中拯救出来!

十年来,王贤为他出生入死,没有王贤就没有他这个太孙的今天,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。要是自己杀了王贤,哪怕是奉旨行事,也必定会被天下人唾弃的!

更何况,今时今日的王贤岂是那么好杀的?要是真那么好杀,皇爷爷干嘛不亲自动手,那来的有多痛快?非得假自己之手作甚?还不是因为杀了王贤的后果实在太严重!皇爷爷自知时日无多,不愿意再面对崩坏的局面,所以要一股脑丢给自己?!

可是,不答应行吗?不答应的话,自己就要被永久剥夺继承皇位的权力了,那可是自己无论如何都绝对不能承受的啊!

更何况,就算自己不答应,换了别人当皇帝,王贤也一样会被杀掉……

不知不觉,一炷香时间很快过去,看着彻底燃成灰白色粉末的线香,朱棣幽幽问道:“接不接旨?”

“孙儿,孙儿……”朱瞻基满心纷乱的念头,耳朵里尽是各种各样的声音,嘴巴仿佛不受控制的张开,嘶声说道:“孙儿接旨……”

“哼……”朱棣冷哼一声,对他的表现极为不满:“婆婆妈妈。

“皇爷爷教训的是……”朱瞻基赶忙低下头,收起脸上纠结的表情。他深吸一口气,神智恢复正常,一半是解释,一半是询问道:“孙儿只是在担心,如今赵王叔和赵公公已经掌握宫中朝中,恐怕不会甘心皇爷爷传位于我。”他只字未提太子,仿佛没有那个爹一样。

“朕既然决定传位于你,自然不会让他们捣乱。”朱棣却有强大的自信,这自信来自于他笑傲天下无人相抗的二十年,是那样的浓烈和真实。只听他淡淡道:“明日朕便召他们入宫,看到朕已经苏醒,莫非他们还敢乱来不成?”

“皇爷爷,为保万无一失,还要有备无患啊!”朱瞻基低声劝道。

“哼!不必!”朱棣冷声道:“你先回去歇息吧,明日再来侍奉。”

“是。”积威之下,朱瞻基哪敢违背朱棣的命令,只能乖乖退下。不过他自然不会出宫,如今这京城之中,对太孙殿下来说,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西苑。何况就算西苑杀机四伏,朱瞻基也绝对不会这时候出宫!

一旦出宫,再想进来可没那么容易了!

待朱瞻基离去,朱棣疲惫的闭上眼睛,面上浮现出浓浓的灰败之色,若非鼻翼微微翕动,和死人也没什么区别。他确实在被王贵妃死讯刺激昏迷后数日苏醒,但病情并没有好转,反而愈加恶化,每日只能维持一段时间的清醒而已。

郑和上前,想给朱棣盖好被子,让皇帝好好歇歇,朱棣突然吃力的睁开眼,低声问道:“禁军不会出什么乱子吧?”

“老奴不敢打包票……”郑和低声道:“赵公公掌握禁军许多年,这阵子老奴又一直没出寝宫……”

“哎……”朱棣知道,这也怨不得郑和,谁让自己横行一世,到最后只有这一个信得过的郑和,又不能把他分两半,顾得了这头自然顾不了那头。

压住心头浓浓的挫败,朱棣沉声道:“勇士营总不会有问题吧?”

“勇士营不会有问题。”郑和轻声道。勇士营是朱棣从蒙古人和其他内附的藩族中,挑选出精悍勇武之士组成的一支军队,素来只听从朱棣一人的命令,甚至连御马监的命令都不理会。“是否把勇士营调到寝宫外把守?”

“嗯……”朱棣眼皮垂下,缓缓说道:“你连夜将他们调入宫中,然后埋伏进密道。”

“皇上,这么多的军队调动,很难瞒过所有人。”郑和有些担忧道:“老奴担心会走漏风声。”

“朕也没打算瞒着他们,”朱棣的声音越来越轻,直至微不可闻:“朕,倒要看看,谁还敢乱来……”

“是……”郑和看着沉沉睡去的朱棣,心头升起明悟。皇帝已经到了人生的最后关头,再没有与人争斗的情绪,只想安安稳稳走好这最后一程。所以让勇士营入密道,显示出皇帝早有准备的架势,好把野心勃勃的家伙吓退。哪怕只是暂时平安无事也好,哪管他死后洪水滔天。

东厂对宫中的大清洗十分彻底,如今各处宫室,全都是赵赢的门下,西苑中的风吹草动,都逃不过老太监的耳目。

是以郑和尽管已经十分小心,趁着夜色悄悄调勇士营入宫,但还是第一时间就被赵赢的手下发现,报到老太监这里。

“郑和把勇士营调到寝宫,入了密道?”听着下面人的禀报,马德眉头紧皱道:“这马三宝越来越本性毕露了,他这是想要对付谁?”

“太孙刚刚回宫,他就来这套,莫非两人这就勾结起来了?”掌班太监也沉思道:“还真有可能,那份召太孙回京的伪诏,可不就是郑和和那帮大学士搞的鬼吗。

“没错!”其余人等也‘义愤填膺’嚷嚷起来:“老祖宗还是他师傅呢,他这是要欺师灭祖!”

然而赵赢一直阴着脸一声不吭。好一会儿众人才发现他的异状,这才渐渐闭上嘴,马德仗着素来受宠,小声问道:“干爹,哪里不妥吗?”

“郑和……不像是干这些事的人。”赵赢缓缓摇头道:“老夫担心,他的举动有皇上的授意。”

“嘶……”众人倒吸一口冷气,马德强笑道:“哪怕皇上醒的时候说过什么,现在他昏迷不醒,也全都不重要了。”

“倒也是……”众人闻言深以为然,都松了口气道:“就算他手里有旨意,只要咱们掌控了局势,就可以说他是矫诏!”

“无论如何,都必须尽快行事了,”赵赢站起身,看看众人道:“你们守好宫中,尤其是皇上和太孙那里,咱家去赵王府一趟。”

“老祖宗放心,”马德等人赶忙跟着起身恭送道:“老祖宗走好。”

赵赢便坐上轿子,沿着长廊往西苑门而去,路上看着漆黑的宫苑,仿佛潜伏着无数择人而噬的怪兽,老太监皱皱眉,心里总感觉有些不妥,却又说不上哪里不妥。

快到西苑门时,又一顶轿子从另一个方向过来,与赵赢的轿子不期而遇。

“老祖宗,”赵赢的跟班太监轻声禀报道:“是黄公公。”

“是他?”赵赢沉重的眼皮陡然抬起,一双三角眼中寒芒乍现,又倏然不见,语气恢复平淡道:“他要干什么?”

那边黄偐已经下了轿,规规矩矩立在赵赢的轿前,拱手恭声道:“干爹。”

“现在想起还有个干爹来了?”赵赢面无表情的打量着黄偐,借着灯笼,能看到他明显瘦了一圈,也没有往日的盛气凌人了。

黄偐和马德一样,是赵赢的干儿子,不然也不可能多年前就当上乾清宫的管事牌子,成为朱棣跟前最当红的太监之一。不过所谓人红是非多,黄偐风光无限,惹得不少人眼红,比如马德,就一直在赵公公面前说他的坏话。黄偐也仗着皇帝的宠幸,确实有些不把老太监放在眼里,所以这些年来,两人的关系已经很淡了。

但黄偐这几个月日子可不好过,那害的皇帝昏迷不醒的胡道士,就是他引荐给朱棣的。尽管因为皇帝病倒后,宫中一片混乱,至今也没有明察此案,但黄偐还是被解除了官职,彻底从皇帝身边消失。

赵赢已经快忘了这个昔日朱棣眼中的红人,是以再次见到他,难免有意外之感。

“往日里是儿子太过忤逆,”听了赵赢的讥讽,黄偐直接跪在他面前,恭声道:“干爹就饶过孩儿一次吧。”

“先起来吧。”赵赢不置可否的哼一声,淡淡问道:“黄公公要去干什么?”

“儿子与干爹同路。”黄偐恭声道:“儿子有天大的秘密,要禀报赵王殿下。”

“哦?”赵赢本来想问什么秘密,但这里人多眼杂,便暂且压下,点点头,道:“先出宫再说吧。”

“是。”黄偐恭声应下,先目送着赵赢上了轿子,这才也转身上轿,两人一前一后出了西苑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