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一三章 送信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23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听了老太监的话,赵王平白出了一身冷汗,赵赢的意思很明白——要抢在太子或者太孙回京之前,用武力干掉郑和后弑君,再伪造遗诏登基!

虽然早就知道,终究要免不了走这一步,但事到临头,赵王才知道,做此决定是何等的千难万难!

且不说弑君之后,自己必定要被钉在弑父篡位的耻辱柱上,太子和太孙必定会大肆宣传此事,令天下人耻于与自己为伍。:单说有郑和坐镇宫中,大军保护宫掖,凭赵王手中目前的兵力,恐怕没法速胜。一旦不能速胜,图谋曝光,自己将沦为千夫所指,遭遇全天下的围攻啊!

见赵王脸色数变,满面纠结,就是无法下定决心。赵赢暗叹了一声,自觉有些徒劳的再劝道:“王爷,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!”

“我知道,本王知道……”赵王点点头,满嘴苦涩道:“可此事一旦发动,必须速战速决,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,造成既成事实!但我们筹备的时间太短,上直卫的军队还有大部分不在手中,西苑的宫门也依然在郑和的掌控之下……”

“王爷!这种事不能等到把握十足才动手,时机就彻底错过了!”赵赢沉声道:“我们如今上十二卫已有其四,还有王爷本身的三卫兵马,加之郑和的军队要镇守各处,咱们真正需要面对的,最多不过一万多人!咱们可以在局部形成双倍于敌人的兵力!王爷,有五六分把握,就要放手一搏,如果天命在王爷,自然可以大功告成!”

“如果……”赵王下意识想反问一句,‘如果天命不在本王,怎么办?’但这问题实在可笑,他又硬生生咽了回去。可这一刻的犹疑不定,已然分毫毕现的映在赵赢眼中。

“老奴会在三天之内,拿下一处宫门。京中戒严也会再维持三天。”赵赢已经明白,指望赵王立即做出决断,是不可能了。只得叹了口气,退一步道:“王爷还可以再考虑考虑,如果三天后依然不能下定决心,那么王图霸业休要再提,老奴也得考虑退路了……”

“好。”赵王点点头,深深吐出一口浊气道:“本王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全城戒严仍在持续,前门内郑家粮店,也与其他店铺一样店门紧闭,似乎是尽可能的减少麻烦。

店铺内,几名店家、账房、伙计,还有一名坐在轮椅上的文士,状若百无聊赖的在打着牌九。这似乎一点也不稀奇,生意做不得,总要找些事情来打发时间。

但倘若仔细看桌上的骨牌,就会发现这几个人根本不是在打牌,他们将一张张骨牌摆在不同的位置,组成不同的形状,慎而重之的不断变化着局面,分明是在进行某种推演。

这几个人里,为首的也不是店家打扮的男子,而是一名相貌极其普通的伙计,他抱着手臂,目光凝重的看着那名坐在轮椅上的文士。文士手中拿着几块骨牌,投入到代表囚牢的区域内,神情凝重的沉吟着。

“严先生,现在是怎样的局面?”那名伙计一开口,是吴为的声音。

“互相牵制,谁也奈何不得谁。”被称为严先生的文士,自然是严清,王贤的头号谋士。他指着分座一大一小两阵营的骨牌道:“虽然赵王这边势大,但三位大学士成功将郑和拖下水,郑和手中有禁军,有圣旨,赵王不破釜沉舟,奈何不得他。”

“只要奈何不了郑和,那么送到我们手中的金印,就是赵王最大的麻烦!”吴为顺着严清的话道:“只要我们将其送到太子或太孙手中,储君就有可能靠此翻盘!”

“不错,赵王虽然声称金印是大学士偷出宫中,但此事太过匪夷所思,没有多少人会相信。”严清点点头道:“到时只要郑公公站出来,证明皇上曾经在大学士到来时清醒过,这枚金印就可以很大程度上号令文武。”

皇帝印宝除了材质珍贵,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。之所以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,不过是因为大家相信它代表皇帝的意志,一枚被认为是被偷走的印宝和一枚被相信是皇帝给予的印宝,代表的意义可谓天壤之别!前者乃是失窃的皇家宝物,后者却是皇帝权力的代表!

而决定这枚印宝到底是前者还是后者的关键因素,就是天下人如何看待这件事。天下人相信是前者,那么持有印宝者非但没有任何好处,还会被群起攻之,天下人相信是后者,那么持有印宝者,将是皇帝的代言人,可以号令天下!

“所以这枚金印,我们应当立即送出,”吴为点点头道:“只是太孙近,太子远,不知该送往何处。”太孙现在就在距离京城不到三百里的宣府,太子却在近两千里外的南京。

“按说自然是送给太子殿下,”严清看着桌上的牌面,目光愈发严峻起来,皱眉道:“但恐怕来不及……”顿一顿,他解释道:“眼下的局面,赵王比我们更清楚,一旦皇储回京,他的麻烦就大了。所以我推测,最近几天他就会放手一搏!”

“这么说,给太孙殿下把握还能大些?”吴为轻声道。朱瞻基如果换马不换人,接到旨意后,可朝发夕至,一天就到京城。

“是。但以太子和太孙如今的关系看,恐怕会生出许多枝节。”严清微微点头,眉目间颇有许多顾虑,叹口气道:“还是看大人的意思吧。”

“嗯。”吴为点点头,虽然和王贤的联系无碍,但毕竟消息传递也需要时间。

到了傍晚时分,王贤的指示终于送来了,命吴为将两道旨意分别送往宣府和南京,却只字未提金印的事情。

“大人这是什么意思?”吴为不解的问严清道。“为什么不提金印如何处置?”

“大人的意思很明白,金印暂时放在我们手中,至于该给谁,该什么时候给,视情况而定。”严清松了口气,他真担心王贤会把太子和太孙视为一体,让他们将金印就近交给太孙。

“好。”吴为认同的点点头,便吩咐一旁的店掌柜,将两道旨意送出京城。

按照太祖皇帝定的规矩,军队的口粮应该由附近的官府直接解运。但迁都以后,军粮都要从南方发运,单靠官府的漕运难以满足,所以很多粮店做起了军粮生意,将从各种渠道收到的粮食,卖给军队补充军粮。但这种生意不是谁都能做的,有后台的粮店做这种生意量大利多,就像得了个聚宝盆。没有后台的粮店想染指这种生意,会赔的倾家荡产,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。

郑家粮店显然属于前者,他们同时供应十几处军营的粮草,今日的几车粮食,是发往驻守在朝阳门附近的军营。当郑老板亲自押着车到了军营门口,守门的官兵笑道:“什么风把郑老板吹来了?”

“城里戒严,店面没有生意,闲着也是闲着。”郑老板笑着过去,将一串铜钱塞到为首的小校手中,笑道:“给大伙买点儿酒。”

那小校接过铜钱,露出会意的笑,道:“进去吧。”

郑老板道了谢,便押着粮食进了军营。守门的小校将铜钱分给同袍,自己只留下串钱的串子上,三五枚铜钱而已。

不一会儿,那小校下值,正碰上准备去城头巡逻的一队士兵,小校叫住领头的百户道:“齐百户,上回借你的钱。”说着将那几枚铜钱连着串子递给那姓齐的百户。

齐百户略一愣神,笑骂道:“你不说,我还忘了,这么点儿钱,算了吧。”

“别介,好借好还,再借不难。”小校将铜钱串子塞给百户。百户只好接过来,随手塞到靴页子里,约好了回头吃酒,便带队上了城。

百户和手下登上城头不一会儿,天色便黑下来,百户走到城墙拐角处,趁人不注意,将钱串子往外头一丢,同时咳嗽一下,高声道:“都过来,我说两句。”那钱串子便从高高的城墙上落下,啪嗒一声,掉在护城河边。

那啪嗒一声轻响,被百户的声音完全掩盖,官兵们看着百户走到城墙另一头,自然依言围了过去,听他老生常谈道:“这两日还会戒严,都把招子放亮点,夜里不要打瞌睡,不要偷懒,不要让人靠近城墙。谁出了问题,老子扒了他的皮!都听到没有?”

“明白。”士卒们七零八散的回应道。

“打起精神来!听明白没有!”齐百户面带愠色。

“明白!”这次的回答要整齐不少。

就在士兵们背对城外的这段功夫,护城河中居然冒出一名身穿黑色水靠的男子,双手一撑,从水中上岸,然后一把抓住那钱串子,转身重新回到水中。水波在夜色中无声无息的荡开,就像从来也没有人来过一般。

“散了吧。”约摸着东西应该已经被捡走了,齐百户这才摆了摆手,让部下该干嘛干嘛去。

水靠男子借着夜色的掩护,从护城河另一侧上岸,悄无声息摸出一段距离,便展开身法,撒足狂奔而去。奔出去一里近远,一名牵着骏马的骑士迎了上来,水靠男子将钱串子丢给骑士。

骑士用手指触摸着一枚铜钱上的凹痕,轻声道:“南京,太子。”又触摸另一枚铜钱,轻声道:“宣府,太孙。”然后便和那水靠男子各骑一匹骏马,分头策马狂奔而去。(未完待续。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