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十八章 条款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3-08-1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对啊,蚕月停工,名正言顺!”吴为笑道:“按规制,县衙四月份应该停征罢讼、与民休息!这个‘征’包括征税,也包括征夫!”

“那灾民怎么办?”魏知县问道。

“仍旧以工代赈,只是改为在家养蚕,官府发给他们蚕种、口粮,让他们专心养蚕,到时交给官府生丝。”王贤显然早有定计道:“上个月,我就让钱粮商几个,到杭州、嘉兴、湖州去买了大批蚕种……”

“你早料到会有这一天?”魏知县瞪着他道。

“属下也不是神仙,”王贤苦笑道:“只是担心万一出了岔子,也有个补救的措施。”

“未料胜先算败,唔,不错不错。”魏知县不再深究这些细节,现在只要能挽回损失,又不让官府失信,他就谢天谢地烧高香了。但他毕竟是端方君子,讲究言必信、行必果。觉着既然签了契约,不履行就是失信,“只是蚕月过了怎么办?定好的事情,总不能一拖再拖。”

“保准不出蚕月,问题就解决了。”王贤拍着胸脯道:“当然,还需要大老爷出一道告示。”

“什么告示?”魏知县问道。

“大老爷不是伤心说,富阳百姓埋怨你么?”王贤笑道:“这道告示一出,老百姓的心,保准一个不落的,全跑到大老爷这边!”

“你就别卖关子了!”魏知县的心里百爪千挠,催促道:“快快道来!”

王贤便道出告示的内容,听得魏知县和吴小胖都傻了眼……

“这,这也太狠了吧……”吴为瞠目结舌道:“你这是要把他们往死里玩啊!”

“好!”魏知县却兴奋起来道:“既能解决困顿民生的痼疾,又能让那些大户的粮食砸在手里,还为县解了围……真是一箭四雕,何乐而不为!”

便立即亲自起草,写了两份告示,用印后让人先将前一份张贴出去!又将后一份交抄发房各誊抄五百份,在全县张贴!

从签押房出来,吴为小声问道:“大老爷说一箭四雕,怎么只说了三个。”

“小胖,你真有武功么,”王贤转过身,捏捏他的腮帮子道:“看不出来啊。”

“……”吴为郁闷的点点头。“跟我爹学了点三脚猫。”

“真人不露相啊。”王贤笑着压低声音道:“这就是大老爷的第四雕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吴为一点就透。他知道大老爷一副君子相,报复心却很重。所以第四雕就是,能得到机会报仇。

王贤松开手,改为搭着他的脖子,大笑着走出后衙。

杨家别业中,诸位员外再次聚在一起,厅堂里的气氛,却跟昨日判若云泥。

一张张还残留着志得意满的脸上,全都阴云密布。没办法,看着杨简那张被打成猪头的脸,纵使平日和他有仇的,也难免生出兔死狐悲之感。

听杨简讲完了事情经过后,众员外的心情就更糟了。他们一样想不通,王贤怎么会认识马三保呢?

“这下可麻烦了。”于员外忧心忡忡道:“有郑和撑腰,魏知县还不跟我们拉清单?”

“怕啥。”王员外却满不在乎道:“没听老杨说么,郑公公是什么人物?不会管到咱们县里来的。只要别闹大了,咱们该怎样还怎样。”

“也是。”李员外点头道:“咱们没必要慌神,这段时间嘱咐家里小心点,不要授人以柄,官府能奈我何?”

“我们的田……不会有问题吧。”这才是众员外最关心的。

“不会有事的。”王员外断然道:“魏知县已经在白纸黑字的契约上用了大印,他自己都没办法赖账!”

“也是。”众员外点头道:“官府里的契约,就是到了永乐皇帝那儿,也得认账。”

“还有件事儿,大家想过没有。”于员外又小声道:“王贤回来了,粮船还会远么?听说是五十艘四百料的粮船……每船七八百石,就打七百石算,也有三万五千石稻米……咱们那五万石稻米,还不得贬值啊。”

众人登时就下来汗了。这两个月来,富阳闹春荒,大户们却天天乐开了花。因为他们储存下的五万石粮食,是一天一个价,都涨到天上去了。能卖到七八钱一斗,也就是七八两银子一石,你还别嫌贵,有钱都没处买!

这让他们体会到了资产飞速增值的快感,心情自然也飞到云端。但湖广的大米一到,粮价肯定应声下跌,至少得跌去一半,那得少赚多少钱啊……

“这真是个麻烦事。”杨员外擦汗道:“不能让粮价跌下来!”

“怎么可能……”众员外发现他不光长着猪头,还有一个猪脑,“要是和县里关系好,甚至能控制住知县,还有指望。可现在姓魏的都恨死咱们了,不可能帮咱们抬价的。”

“没什么好犹豫的了。”李员外拍案道:“趁着老百姓还不知情,赶紧分头出货去吧!能赚多少算多少!”

“好。”众员外纷纷点头,于员外道:“要想尽可能多卖,是不是得降点价?”

“最少六两一石。”李员外想一想道:“但不到最后别亮底,能高价卖一石,就多赚一点!”

“晓得了。”众人便起身要往外走,却见李寓李秀才,一脸见鬼似的急匆匆进来,顾不上向诸位长辈问安,便惶急道:“爹,大事不好了!”

“冷静!”李员外感觉有些丢脸,呵斥道:“平常怎么教的你!”

“……”李寓郁闷的抿抿嘴,低声道:“孩儿是惊呆了。”

“你将来是要做官人的,不管什么事,都要保持镇静。”李员外这才板着脸,端起茶盏,轻呷一口,八风不动道:“讲吧。”

“县衙贴出布告说,因为四月蚕忌,官府停征罢讼、与民休息!故而暂停开田一月,一应灾民不再出夫,改为为官府养蚕……”

‘噗……’李员外一口水,结结实实喷在儿子脸上,声音都变了调道:“什么?”因为过于激动,又被口水呛到,李员外剧烈咳嗽起来。

厅堂里登时炸了锅,员外们的表情精彩极了!

“太无耻了这也!”王员外怒不可遏道:“把我们的粮食骗去,转眼就不认账了!”

“卑鄙!”杨员外气得直哆嗦道:“才签字用印就不认账,姓魏的还有一点信用么!”顿一下道:“人无信不立,他就不算个人!”

“畜生啊畜生!”李员外终于在儿子的帮助下顺过气来,一张脸仍憋得发紫道:“太不要脸!人怎能这样不要脸呢?”

“难道他能随意停工?”众人望向杨员外和王员外,契是两人签署的,自然应该熟悉条。“你们是怎么看的合同?”

“契书上有限定交付日期啊。”两位员外无比冤枉道:“不信拿出来看看!”

“快,拿出来!”李员外摸出钥匙递给儿子。

不一会儿,李寓将那份由李家保存的契书取回。众员外围上来一看,见第三条上明明白白写着交付日期……一共分五批,一批两千亩,第一批四月初五交割,第二批五月初五,之后一个月一批。

王员外见状大声道:“我说吧,我们当时仔细看了,没问题的!”

“哈哈,有这个就不怕他们耍赖!”员外们不太踏实的笑道:“大不了告到省里,官府自己定的合同,官府必须认账!否则如何取信于民?”

那杨员外却似乎想起什么,翻到约书最后一页,细读其中一个条款,登时慌了神:“坏了……”

众人闻言,都瞧向那条款,只见上面写着:

‘以上条款之履行,应以不违背国法律条、公序良俗为前提。若有违背国法律条、风俗良俗的情况发生或可能发生。双方有权免除或推迟条款之履行。”

“这是啥意思?”好些人看不太懂。

“就是说,在这两种情况下,他们有权免除或推迟履行合约……”李秀才小声解释道。

“这次他们能用上这条?”众员外瞪大眼道。

“蚕月官府停征罢讼,是两浙不成的法条,民间禁止外出,专心养蚕,也算是公序良俗。”李秀才叹气道:“能用上。”

“他们岂不是可以名正言顺的拖延?”众员外刚刚燃起的一点希望之祸,又被一泡尿浇灭了。

“更可怕的是,”李秀才脑子转得快,黑着脸道:“养完了蚕,又该收夏税了,收完了夏税又该编造黄册了,编完了黄册,又该收秋税了,收完了秋税,灾民也该回家了……官府可以一直有理由拖下去!”

“这……”员外们听得心肝直颤,于员外小声道:“三月到十月,官府确实不征民夫。但那是对县百姓来说。这次开田的民夫是外县来的灾民,在县没有田产生业,没道理也不能征发吧?”

“要开工,光有民夫不行,还得有官府的人组织、监工啊!”李秀才苦着脸道:“魏知县完全可以说,衙门要忙着收夏税,忙着编黄册、忙着收秋税,抽不出人手来组织开田……依然可以往后拖。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