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一二章 窃国者诸侯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22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这是用来对付江洋大盗的虎狼套,但凡被锁住了,任你武功高强也逃脱不得。但给杨士奇戴上,却是为了羞辱于他。因为从头到脚都是锁链,每走一步都会锒铛作响,而且人犯受锁链限制,只能弓腰碎步行走,就像裹脚的老太太一样,所以又有个名字叫‘金步摇’。

杨道也同样戴上了金步摇,东厂番子重重一推父子俩的后背道:“出去吧!”

杨士奇父子便踉踉跄跄向前几步,噗通一下双双趴在地上。毫不意外,引来了东厂番子们的哄堂大笑。这些日子,东厂番子们频繁爆发出这样的笑声,让他们觉着这段可以肆意羞辱达官显贵的人生,实在是快意至极。

杨士奇却神情平静,有些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,再伸手掸一掸衣袍上的尘土,然后从容的向外走去。他的儿子杨道也爬起来,跟着父亲往门口走去。

看这父子俩宠辱不惊的做派,马德等人心中一阵腻味,但看到面前高高的门槛,又幸灾乐祸起来,一个个抄手立在那里,想看看这父子二人爬过门槛的窘态。

果然,杨士奇走到门槛前,愣了一下。

“想过去吗,很简单,像狗一样趴下,然后就能爬过去了!”一名东厂执事怪笑道。

谁知杨士奇不慌不忙,背对着门槛缓缓坐下,用手将两条腿依次抬过了门槛,然后便缓缓站了起来。

杨道自然有样学样,让想看他们父子笑话的东厂太监们好生失望。

“搜!”马德恶狠狠的啐一口,让人重点搜查这间正屋。正屋里最显眼的,自然便是那口棺材,可几个番子合力将棺材盖掀开,却发现里头只有杨士奇的官服和官帽,其余什么也没有。

这时候,别处搜查的番子也纷纷过来禀报,说宅子里空空如也,一个人都没有,也没有值钱的东西,更别提要找的印玺了。

马德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,死死盯着站在院中的杨士奇,阴声问楸:“人都去哪儿了,东西呢?”

“朝廷已经半年用宝钞发俸禄,哪还养得起家人,早就都遣散了。”杨士奇淡淡道:“至于东西,值点钱的都卖了换粮食,不值钱的想必你们也看不上眼。”

“我问的是印玺!”马德咬牙切齿道。“你们从寝宫里偷走的那枚!”不少厂卫官兵这才知道,原来皇上的印玺丢了。

“一派胡言!”杨士奇把脸一沉,虽然锁链加身,却不改忠臣气度道:“本官乃圣人门徒,渴不饮盗泉之水,热不息恶木之阴!更不要说偷窃皇上的印玺了?!”

“这么说,你是不承认了!”马德转动着脖颈,将指关节捏的叭叭作响,阴森森道:“那就到诏狱试一试,看看你能熬多久?”

就在杨道以为,自己的父亲要做那受尽酷刑,仍铁骨铮铮,死不开口的大丈夫时,却听杨士奇幽幽说道:“印玺确实是经我之手带出宫的。”

“哦?”不光杨道愣在那里,就连马德等人也愣住了,还以为要费一番功夫,用上十八般酷刑,才能撬开杨士奇的嘴呢。没想到他稍一吓唬就招了,跟那些脓包懦夫别无二致。

“哈哈哈哈!”马德等人笑的前仰后合,眼泪都夺眶而出的大笑道:“不愧是大名鼎鼎的杨学士,如此识时务,当真是人中俊杰!”

‘还有脸叮嘱我不要给祖宗丢脸,祖宗的脸让你一个人丢光了。’杨道面色灰败,生出偶像幻灭的锥心之苦,恨不得立即断绝了父子关系。

杨士奇却神情自若,仿佛一切都跟他无关。

“这么说,你承认是你盗走了御印?”马德轻蔑的看着杨士奇。

“你耳背吗,本官只是说,金印是我带出宫的,”杨士奇却淡淡道:“但不是偷的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马德被搞糊涂了,一众手下也面面相觑,不知姓杨的在说什么。

“不告而取谓之偷,但御印是皇上所赐,命本官送给太子殿下,怎么会跟偷扯上关系?”

“什么?!”马德等人倒吸一口冷气,险些被活活吓死。还是马德脑袋转得快,定定神,厉声喝道:“一派胡言!皇上至今仍昏迷不醒,怎么可能赐印给你?!”

“皇上自然曾清醒过。”杨士奇缓缓说道:“当时在场的还有郑公公,你们不信可以去查证。”

“呃……”听到杨士奇这样说,马德等人一时间竟不敢胡乱开口。郑和乃,手握重兵,要是真给杨士奇背书的话,可不是他们这些喽啰敢随便质疑的。

又听杨士奇满面正气道:“还有,本官乃内阁大学士,没有皇上的旨意,任何人不得拘传,你们的旨意何来?给本官看看吧!”

“这……”马德等人这些更是无言以对。朱棣虽然有玉玺、金印,以及各种私章。但了解宫中制度的人都知道,通过朝廷正式颁布的诏书、圣旨,用的是皇帝玉玺。不通过朝廷,由皇帝下达的谕旨,也叫中旨,则加盖金印。至于其他私章都是皇帝私下里题诗作赋,赏玩字画时使用,并没有印玺的作用。

朱棣的金印失却后,朱高燧手中虽然有玉玺和各种私章,却没法在谕旨上使用。所以此刻马德怀里的‘旨意’,不过是赵王手书,加盖了赵王的王印而已。真要较真起来,非但不能作为捉人的依据,反而是藩王勾结厂卫的罪证。

只是这种时候,没有人会跟你论这个,手无寸铁一方只能任由如狼似虎一方宰割……所以杨士奇一开始,什么都没说,而是任由他们把自己拿了。直到此刻,吓唬住了马德等人,才提出这一条作为震慑。

当然也只是震慑而已,并改变不了什么……

好一会儿,马德等人才回过神来,恼羞成怒的让人将杨士奇父子押上囚车,然后押送回诏狱去……杨道看向父亲的目光,却又恢复到无比崇敬的状态。他很清楚,纵使什么都改变不了,但自己父子可以少受皮肉之苦了。因为对方的焦点必定会转移到别处去……。

西苑,夜色漆黑。

寝宫外点起一盏盏红色的灯笼,远远望去,宫殿就像漂浮在红色的海洋上,阴森森,令人胆寒。

赵王背着手在寝宫院中来回踱步,脸上满是焦灼之色。从下午时分,他便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,滴水未进,粒米未沾,两眼血红血红,就像高悬在梁柱上的灯笼。

之前便有禀报,说京城城门关闭,厂卫和顺天府的官兵在大搜全城,掘地三尺也要将丢失的金印找回来。但赵王并不抱多大希望,那是一枚可以藏在身上任何地方的印章而已!比个火折子还小,上哪里去找?!

赵王很清楚,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撬开三个大学士的嘴巴上!只有让他们招认出金印的下落,才能找回!

‘实在不行,只能伪造一枚了!’赵王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。‘只要谎称已经找回了金印,就可以糊弄过去!’

但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,皇帝的金印如果那么好伪造,这大明的江山早就乱了套!

虽然一般人可能分辨不出来,但只要有真的一比较,就能高下立判,根本不必多言。

赵王正满心烦躁,看到赵赢从外头进来。赵王连忙去看赵赢的脸色,才想起来这老太监永远一张死人脸,根本看不出变化来。只好沉声问道:“怎么样,招了吗?”

“招了……”赵赢点点头,神情却愈发阴沉道:“三人一口咬定,那金印是皇上所赐,让他们带出宫去,交给储君的!”

“胡说八道!”赵王闻言勃然大怒道:“皇上一直昏迷在那里,怎么把金印赐给他们?”

“他们说,当时有郑和在场,可以由他作证。”赵赢阴着脸道。

“郑和!”赵王俊秀的脸上,写满狰狞之色,道:“他们果然勾结在一起了!”

“是。”赵赢早就想清楚前因后果,沉声道:“郑和已经和我们撕破面皮,必然会替他们说话,横竖他手中有旨意护身,我们也拿他没办法!”在他看来,此情此景之下,连进去向郑和求证的必要都没有。

“真的没有办法吗?!”赵王咬牙切齿。

“是。”赵赢点点头,轻声道:“郑和手中有兵,又有旨意,名实皆备,正常情况下,谁也动不得他。”

“难道一点办法都没有吗?”赵王满面不甘,又重复一遍。他很清楚,虽然已经全城戒严,但对方一定有办法将金印送出京城,这样一来,太子也好,太孙也罢,全都可以摆脱束缚返京了!

一旦让正牌子储君回到京城,他费尽心机才营造出的大好局面,一下子就会岌岌可危!功败垂成也毫不意外……

“还有最后一个办法。”赵赢目光冷冽,狠声说道:“请王爷立即下定决心,在储君回京之前身登大宝!以皇帝之尊压制前代储君!”

赵王的瞳孔猛地一缩。


下一篇: 上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