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一一零章 矫诏

所属目录:大官人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06-21    作者:三戒大师

“本官回去后,会立刻拟旨,召太子和太孙殿下回京!”杨士奇一语惊得满堂瞠目结舌。

不只是郑和,就连杨荣和金幼孜,也一副震惊不已的神情,万万没想到杨士奇会如此胆大包天,居然敢假传圣旨!

不过一想到,自己等人连贵妃都敢谋害,假传圣旨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……

“杨学士慎言!”郑和看一眼藏在帷幄外偷窥的杨太监,皱眉说道:“咱家就当刚才没听到,您请回吧。”

“请问公公,如今皇上昏迷在床,神器为歹人窥伺,太子和太孙却不得返京,这与始皇末年何其相似?!公公纵使安守本分,不理会赵高与胡亥,难道能忍心看着扶苏被逼死吗?”杨士奇定定盯着郑和,一字一顿说道。

“这……”郑和神情为之一变,沧桑的脸上难掩纠结之色。他是经过靖难,数下西洋之人,何等见识过人?焉能不知眼下的朝局发展下去,很可能就是秦末乱数的重演!只是他素来忠谨,是个把原则看的比天还重的人。不然朱棣也不会放心将庞大的远洋舰队交他统领。

“公公,如今赵王和赵赢勾结一气,内控制皇上,屠戮宫闱,外兴起大狱,党同伐异!现如今,京城已是妖魔横行、大乱在即!唯有请回太子太孙,方能扫清妖氛,粉碎妖人。”杨士奇上前一步,再接再厉道:“下官非是为一己之私,而是为天下计,为苍生计,为皇上计,请公公明察!”

“哎……”郑和终于叹息着点点头,“学士告诉老奴这些,想让我做什么?”

“只要公公做一件事,证明皇上在此刻曾清醒过来!”杨士奇目光锐利的看着郑和道:“他们敢假传圣旨,本官不过是照方抓药!”

“如果皇上真的清醒过来,怎么办?”郑和神情凝重的问道。

“一切责任由我承担!”杨士奇沉声说道:“公公只是证明皇上曾醒过,不用证明皇上曾说过什么,这样皇上将来即使清醒过来公公也没什么责任!”

“咱家岂是那么没担当的人。”郑和瞥一眼御案,淡淡道:“你既然告诉咱家了,一旦皇上醒来。咱家自会如实禀报皇上,听凭皇上处置。”

“我等忠臣自当如此!”杨士奇点头称善。杨荣和金幼孜也认同的点点头……

当三位大学士走出寝宫,得到禀报的赵王,才面沉似水的乘轿赶来。

“三位学士为何擅闯寝宫?!”赵王目光冷冽的盯着三人,他真后悔顾忌太多,没有先把这三人拿下!

“不知皇上何时赐给王爷禁宫乘轿的权利?”金幼孜也冷冷盯着赵王,不咸不淡的问道。

“皇上自然是赐予了,还需要向三位报备不成?”赵王冷声道。

“我等有紧急军情要禀报皇上,还需要先得到王爷的恩准不成?”金幼孜反唇相讥道。

“好好!”赵王压下急躁的情绪,从轿子上下来,冷冷盯着三人,点点头,阴声说道:“三位是打定主意和本王对着干了,是吧?”

“我等行事,但凭人臣本分、天地良心,没有和任何人对着干的意思。”杨荣不卑不亢道:“王爷多心了。”

“但愿如此吧!”赵王哼一声,甩手进殿。

“哎……”看着赵王负气而去的背影,杨荣叹口气道:“看来我等要遭一番牢狱之苦了。”

“早知这样,你就不该跟来,这样起码还能留一个在外头!”金幼孜无奈的看着杨荣。

“我不跟来,赵王就会放过我?”杨荣摇头笑道:“咱们三个是一根绳上蚂蚱,一个都跑不了。”

“也好,进去了至少就省心了,”杨士奇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:“咱们也算是照方抓药了。”

金幼孜闻言有些迷糊,杨荣却会心的笑了。

杨士奇看到杨荣的笑容,哈哈大笑道:“勉仁,我说到你心坎里去了吧。”

“呵呵,一半?半吧……”杨荣老脸一红,忙岔开话题道:“赶紧回去把旨意发出去吧!”

“是,得抓紧时间了。”金幼孜点点头,三位大学士便赶回内阁,杨荣拿出两份空白上谕,在上头写了两道十分简单的旨意,分别是召回太子和太孙。

“用印怎么办?”金幼孜这才想起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,正常来讲,内阁拟旨之后,要交给皇帝用印,旨意才算生效。内阁这里什么都不缺,独缺皇帝的印章!

这时只见杨士奇拿过那两份旨意,从袖中掏出一枚黄橙橙的小印,盖在了落款处。

“你怎么会有这个?!”杨荣和金幼孜瞪大眼睛看那印章,正是如假包换的皇帝私印!

“从皇上桌上顺的。”杨士奇淡淡说道,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。他昔年亡命江湖,倒学了一些顺手牵羊的把戏。

“这……”杨荣仔细回想,想起杨士奇给皇帝磕头之后,把军报放到床边的桌案上,是背对着所有人的,肯定是那一刻动的手脚……杨荣不禁被杨士奇的大胆,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但转念一想,这时候也只有他这种以毒攻毒,才有可能让局面起死回生了。若是还顾忌那么多,怎么可能斗得过已经彻底疯狂的敌人。

“士奇兄,你可把郑公公坑得不轻。”金幼孜也明白过来,摇头苦笑。赵王很快就会发现这枚印章丢失,他们三人自然难逃嫌疑,就连郑和也肯定说不清楚。

杨士奇却十分镇定,用印之后,将旨意用信封装好,火漆封口,淡淡道:“赶紧送出宫去。”

“怎么送,正常廷寄肯定不行,就算八百里加急也有可能会被追回来的。”金幼孜皱眉道。如今朝中内外都被赵王把控,想通过官方渠道送出旨意,很难不被赵王的人扣下。

“不走官方渠道,”杨士奇却早有定计,淡定道:“送到前门内的郑家粮店。”见两人神情迷茫,他轻声道:“那是王贤指定的联络点。”

“这下不用担心了。”两位大学士笑着点点头,起身道:“我们各自回家去准备准备,诏狱里见。”

“对了,把这枚金印也送过去吧。”杨荣轻声提醒道:“把咱们当枪使了这么久,哪能这么便宜了他。”

“那是当然,留在手里,可是抄家灭门之罪。”金幼孜深以为然。

杨荣却笑笑没说话,杨士奇也了然的一笑,他们将这枚金印送给王贤,就等于把后面的事情、所有责任都丢给王贤。想到能小小的报复一把,二杨均觉十分快意。

“正当如此,诏狱里见。”杨士奇也笑着点头,大家确实要回去跟家里人打好招呼,弄不好就是永别……

那厢间,赵王黑着脸进了寝殿,杨太监小心翼翼迎上来。

‘废物!’赵王心中怒哼一声,但杨太监如今十分重要,他也只能暂且忍下。

“王爷放心,皇上一直没醒,他们只跟郑公公说了几句话,就灰溜溜的出去了。”杨太监忙对赵王解释起来。

“他们说了什么?”赵王面色稍缓,沉声问道。

“这个……”杨太监苦着脸道:“郑公公把奴婢撵出去了,具体说的什么,咱家真不知道……”

“你!”赵王狠狠瞪一眼杨太监,跺脚进去内殿。

内殿中,朱棣依然昏迷不醒,郑和依然静静守在一旁。

赵王看着郑和,满肚子质问的话说不出口。对方又不是他的人,凭什么问人家,为何要跟大学士私下交谈?

赵王只能气哼哼的拿起桌上的军报瞥了一眼,冷笑道:“拿鸡毛蒜皮的小事做借口,他们还真是敷衍!”

郑和眼观鼻鼻观心,就像没听到他说话一样。

过了一会儿,赵赢也闻讯赶来,赵王出到外殿,恶狠狠的对他说:“把那三个家伙抓起来!”

“王爷,他们是内阁大学士,必须有皇上的旨意才能逮捕。”赵赢也不问什么罪名,只是提醒他道:“而且这三人要是下了大狱,国政可就瘫痪了。”

“顾不了那么多了!”赵王咬牙切齿道:“你等着,我给你拿旨意!”

说完,赵王转身进了内殿,来到御案前,当着郑和的面提起朱笔,写就一道旨意,然后想找皇帝的印章盖上,却悚然发现,存放御印的金盒中空空如也,哪有御印的存在?

赵王寻遍了御案,也找不到那该死的御印,抬头冷冷盯着郑和道:“御印在哪?”

郑和垂着眼皮,淡淡道:“向来是王爷拿起来就用,咱家怎么会知道。”

“少跟我在这儿打马虎眼!”赵王厉声道:“你一直在这儿没出去过,岂会不知?”

“确实不知。”郑和缓缓道。

“你!”赵王心头一下就想到,八成是杨士奇等人方才带走了御印!一想到他们只要有御印,就能用皇帝的名义下达旨意,他升起一阵寒意,感受到强烈的威胁!不由面目狰狞,深恨自己为什么要顾忌皇帝突然醒来,不敢随身携带那该死的御印。

“御印丢失了!”赵王厉喝一声。

外头的赵赢听到动静赶忙进来,看着气急败坏的赵王,“是谁干的?”


下一篇: 上一篇: